返回

青梅推我入火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青梅推我入火海,投入初戀的懷抱。臨死前,她對我說:“要不是你,我早就跟心愛之人雙宿雙飛了!”原來我的愛是乘人之危,是挾恩圖報。重生到青梅父親葬禮上。這一世,青梅你還是自生自滅吧!1.重生當我看到易嵐池身穿喪服,一臉哀痛的時候。我知道,我重生了。少女倔強的仰著腦袋,努力不讓眼淚落下。清冷的眼眸中是難以掩飾的悲傷。悲傷像是潮水一般,暈染整個靈堂。我有些恍惚。“憑什死的是我丈夫,而不是你?”怒吼聲和指責聲響起,將我的思緒拉回。那個曾經溫婉如水的婦人,如今像是一個潑婦一般,指著我的父親嘶吼。父親被她拉扯著衣服,渾身是傷,卻也不願還手。易嵐池抱著她父親的遺照,眼眶紅紅的看著我們。曾經我以為,她是悲傷,是哀痛。後來我才知道,其中更多的是仇恨!兩家相交甚好,我父親和易嵐池父親情同手足。我和易嵐池亦是青梅竹馬。可是三天前,兩箇中年男人相約去潛水。結果遭遇了暗流,我爸艱難逃生,卻也是在礁石上撞的遍體鱗傷。而易父卻被捲入其中。屍體被找到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幾乎被魚蝦啃食的麵目全非……我爸心有歉疚,不願反駁,任由婦人的打罵。我看著這一幕,眼神中帶著一抹悲慼。上一世,就是因為這一場意外,改變了我們的未來。易家遭逢大難,失去了頂梁柱。我爸心懷愧疚,對易嵐池母女二人有求必應,百般照顧。最後更是將青梅接進了我家。“反正以後嵐池和小軒也是要結婚的,提前住進來也好提前培養感情!”父親如是對我和易嵐池說著。我滿心歡喜,眼都是那個少女的模樣。我對她百依百順,視為世上最珍貴之人。終於,我們結婚了。青梅竹馬終成眷屬,所有人報以祝福。本以為我們會幸福生活下去。可接連出現的災禍,令我意識到出了問題。可我怎也冇想到,那個枕邊人,纔是一切的罪魁禍首。她聯合她的初戀,盜竊公司機密,侵吞我家財產。當我發現的時候,一切都晚了。她一把大火將我和父母困在房子中,眼神冷漠的看著我。“都怪你爸,害死了我爸,我和我媽才淪落到寄人籬下!”“還有你,趁人之危,逼我嫁給你!”“要不是你,我早就跟徐彥雙宿雙飛了!”在我被烈焰吞噬的那一刻,我看到易嵐池投入另外一個男人的懷抱,滿臉幸福。原來,我的愛,是趁人之危,是挾恩圖報?真是可笑啊!甚至還害死了我的父母,實在是不可原諒。父母的慘狀浮現在我眼前,令我忍不住有些咬牙切齒。她恨,我更恨。重活一世,我不會讓這一切再重演!2.葬禮“為什要害死他?你讓我和嵐池兩母女怎活?”易嵐池她媽還在拉著我爸大哭大鬨。來悼唸的人都是眼神異樣,看著我爸的神色怪怪的。易嵐池父親死去之後,易家很快被人奪權,甚至財產被侵吞,隻留下一大筆債務。我爸暗中出資償還了債務,徒留空殼的易家公司自然是到了我們手中。可在易嵐池她們眼中,就是我們害死了她爸,然後趁機吞並了他們家的一切。我們付出的一切,她們都覺得理所應當,甚至心懷恨意。“嵐池,你好苦啊!我們該怎辦?”婦人抱著女子哭泣,聞者悲傷。我爸低著腦袋,不知道說什。我冷眼看著這一幕。上一世,她就是這樣撒潑打滾,最後承諾說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找我們家。“嫂子……大哥發生意外,我也冇想到。以後……”我爸有些悲傷,畢竟是最好的兄弟逝世。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似乎也覺得過意不去,想要做出承諾。我知道,要是再不站出來攔著,往事就要再度上演了。“以後還是要好好生活啊!往前看,別回頭!”我突然出聲,令所有人都是一愣。我爸詫異的看了我一眼。易嵐池有些愣了愣,看著我的表情有些僵硬。她媽的表情也有些不自在,甚至於連哭鬨都停止了。我聳聳肩,我說的冇毛病啊!還真想賴上我們家嗎?“發生意外是誰都不想看到的,還請節哀!”我語氣誠懇,似乎真的在安慰易嵐池。易嵐池清冷的臉上掛上一抹寒霜:“崔哲軒!難道我爸的死,一句話就能夠帶過嗎?”少女初長成,本該明媚的臉上如今卻冷漠無比。精緻的小臉有些蒼白,柳眉微皺就如山巒起伏。“就是,你爸害死嵐池父親,難道不應該做出補償嗎?”就在此時,有人衝出來,滿臉不忿。我看著那人,雙眸微眯。徐彥,是你啊!看著眼前的少年,我有些忍不住渾身顫抖。那不是畏懼,而是憤怒!上一世易嵐池出軌的徐彥,將我蒙在鼓,最後害得我家破人亡。“人死不能複生,嵐池失去了父親,阿姨失去了丈夫,怎能就此結束?”徐彥站在易嵐池的身前,有些義憤填膺的感覺。易嵐池母親紅著眼點頭,似乎很是讚同這樣的說法。在她心中,根本就冇有什兄弟情,更多的是關於自身的利益而已。“你是誰?你覺得你能代表易嵐池嗎?”我笑了。我盯著徐彥,眼神中是毫不掩飾的輕蔑和冷漠。那種俯視的態度,瞬間令徐彥有些語塞。“這重要嗎?我隻是看不慣你們這無情無義而已!難道還不允許我仗義執言嗎?”“言論自由,你懂嗎?”徐彥指著我低吼著。我爸站在我身後,冇有說話。這種年輕人的交鋒,他若是插手的話,那就是以大欺小了。不過我也不是那個年少無知的少年了。經過多年的商界沉浮,更是經曆生死,內心早就強大無比。單單兩句話就想讓我破防?“你們該不會在戀愛吧?怪不得他這護著你!”我笑眯眯的開口。此言一出,在場的人臉色都是微變。3.早戀徐彥和易嵐池臉色一僵。易嵐池她媽眼神有些陰沉的看著徐彥。我有些想笑,當然知道她的想法。兩家親近,我和易嵐池更是青梅竹馬,所以一直想撮合我們兩。哪怕現在有些鬨崩了,可還是希望能夠嫁入我家,也能夠享受榮華富貴。至於徐彥,誰知道傢什背景呢?“嵐池,他是誰?”婦人冷聲開口,將之前的事情都是暫時放下了。易嵐池精緻的小臉也是閃過一抹慌亂,但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她走到徐彥的身旁,拉著他的手,淡淡的開口:“媽,這是我的男朋友!”她看向徐彥的眼神溫柔,宛若一汪清泉,泛起淡淡漣漪。那種柔情似水,是我從未見過的風景。哪怕是上一世我們結婚之後,她都冇有對我流露出這樣的神色。也是,她恨我都來不及,豈會對我展露溫柔的一麵?徐彥有些激動,緊牽著易嵐池的小手。“阿姨好,以後我會照顧嵐池的!”少年和少女的手緊牽。像是背離世俗的愛人,相互成為對方的依靠。這個時候,易嵐池她媽也有些顧不上這是葬禮了。丈夫意外身亡,女兒也被人拐走了,她怎辦?“不行,我不同意!”她語氣堅定,堅決反對。易嵐池表情僵硬在了臉上,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母親。“其他人照顧你我不放心,還是要小崔照顧才行!”“誰要他照顧?冇了男人,難道我們還活不下去了嗎?”易嵐池氣惱的吼著。我聳聳肩。太好了!那你們還是自生自滅吧,千萬別來纏著我!回家路上,我爸看著我,眼神有些怪。“你不是最喜歡易家那小姑娘嗎?”我輕描淡寫的略過:“愛過。”我爸有些氣笑了。但最終他還是有些語氣悶悶的開口:“你易叔……唉,你還是多照顧一下嵐池吧!”我點點頭,冇有反駁。在他眼中,易嵐池還是那個跟在那個男人身後喊他叔叔的乖巧小姑娘。所以纔可憐她。但是在我心中,她卻是那個最惡毒的女人,背叛我,還殺了我一家的凶手。我不主動找她麻煩,都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還照顧她?4.流言學校,有流言傳出,說我爸害死了易嵐池她爸。“聽說了嗎?這就是商戰嗎?”“冇想到上層社會比我們可要黑暗的多啊!”“冇想到崔哲軒他爸下手這黑,隻是可憐了易女神了……”有人對我指指點點,眼神中帶著明顯的厭惡。我看著桌麵上的“殺人犯”的猩紅字體,我微微一愣。冇想到所謂的校園霸淩竟然會落到我的身上。好友臉色難看,有些替我打抱不平。“憑什怪到你身上?這些人為了討好易嵐池,都瘋了吧!”他皺眉盯著那些傳閒話的人。我看著那群不良少年,眼神淡漠。他們也不害怕,甚至還有些洋洋得意,覺得自己做的很正確。他們覺得自己是正義的朋友!可是我豈會是好惹的?“我不管誰讓你們這做的,我隻說一遍。”“這件事隻是意外,誰若是亂傳,那就是汙衊,是誹謗!”我冷漠的開口。不過我知道,這樣是堵不住世人的口舌的。他們隻願意相信自己想看到的,至於真相?誰在乎呢?時代變了,動動嘴就能“殺人”的事,誰不想參與呢?放學後,一群人在巷道中攔住了我的去路。“你很狂啊崔哲軒?”我看著遠處的徐彥,微微挑眉。幕後的始作俑者,不言而喻。“替人當刀,你們,還不行。”我語氣淡漠。他們暴怒,覺得遭到了侮辱。在校園中橫行霸道的年輕人,哪能受得了這樣的挑釁?怒氣上湧,有人對我揮動拳頭。然而下一刻,我身後有數道身影撲向了那些少年。那間,慘叫聲此起彼伏。我倚在巷道的牆壁上,眼神冷漠如冰。一股莫名的威勢蓋壓全場,那是我上一世掌握權力的氣勢。“就你們?也配?”少年有一腔熱血,覺得憑藉拳頭就能稱雄。他們不懂,鈔能力,纔是王道。我看向不遠處的徐彥,向他招手。徐彥臉色有些蒼白。“你怎能這樣?”我看著他,冷笑:“怎樣?我可什都冇做!”我不給他留下把柄的機會。“他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有何不可?”身後,那群人下手極狠,打得所謂的校霸們都是在求饒。徐彥咬牙切齒,聲音低沉的盯著我。“崔哲軒,你家有錢,為什不對嵐池家進行補償?”我有些想笑。“我有錢就該給她?憑什?我家錢是大風颳來的?”“憑你喜歡易嵐池嗎?那你怎不給?”連串的質問令徐彥有些啞口無言。他張了張嘴,有些不知道從何反駁。徐彥有些氣急敗壞,死死的瞪著我:“你要是不對嵐池進行補償,你信不信我讓你身敗名裂!你是殺人犯兒子的身份,會跟著你一輩子的!”我雙眼眯了眯。“你威脅我?”徐彥雙眼微紅,像是一頭野獸:“我威脅你又如何?這是你欠她的!”我點點頭,冇有反駁。徐彥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下一刻,他猛然轉頭,聽到警笛的聲音。5.錄音混亂的現場被瞬間控製住。包括我和徐彥,一起被帶回了警局。警局中。“我就是路過,放我離開好嗎?”徐彥有些慌了神,卻冇人理他。我老神在在,絲毫不慌。而那群少年,都將矛頭指向了我。“我們隻是有些言語衝突,崔哲軒就叫了這些人來打我們……”“就是,下手也太狠了,我們要去醫院驗傷!”咋咋呼呼的,整個警局都是有些喧鬨。我笑著看他們,他們則紅著眼瞪我。傷勢當然冇那嚴重,要不然早就送去醫院了。都是老手,下手當然知道輕重。而當警方問詢另外一群人的時候,得到的答案卻截然相反。偶遇校園霸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難道做好事還有錯?可以賠償,但是絕不認錯!同學們想要將我拖下水。可動手的人都說不認識我,甚至還都指證他們欺負我。若是追究下去,情節可就不一樣了。“若是繼續下去,故意傷害未遂,還有聚眾鬥毆……你們擔得起嗎?”有人冷漠開口。那間,所有人都住嘴了。他們紛紛簽下諒解書,在警方的見證下握手言和。我笑的看著這一幕。至於徐彥,此刻也是鬆了一口氣。就在所有人準備離去的時候,我笑著取出一支錄音筆。“這位同學汙衊我的清白,惡意散佈損害我名譽的不實言論,甚至還對我進行恐嚇,我合理懷疑他對我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威脅……”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