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無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新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在滿屋的哭聲中,隻有祁羽平靜地站在角落,看著躺在冰棺上的屍體,雖然死的是他的外婆,但他卻平靜的像陌生人一般,在他眼中死亡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死人也不會因為眼淚而活過來。

外婆今年才六十四歲,卻因誤食毒藥去世。

而此刻有一個女人坐在長凳上望著冰棺,身體也在微微顫抖,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但又似解脫般的歎了口氣。那個女人正是祁羽的表姐鄭婷,是外婆唯一的兒子所生的,外婆共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自從鄭婷父母在她八歲時,相繼離世後就由二女兒也就是與祁羽的母親一起生活,但自從鄭婷十七歲那年外婆就強行將鄭婷留在了自己的身邊,逐漸的鄭婷身邊圍了幾個與外婆關係較好的老人,說道“小婷啊,彆傷心你外婆雖然走了,但她在天上一定會保佑你的。”

祁羽才懶得聽她們講話,就走出了那間房,他想著外婆是因為誤食了老鼠藥所以纔會身亡,但祁羽總感覺哪裡不對外婆是個知道掙錢不易的人,平時節約到腿疼連藥都捨不得買,居然會花錢買這種強效老鼠藥,而毒發時居然剛好家中冇人,實在讓人起疑。

祁羽正在想著外婆為何會捨得買老鼠藥的時候就響起了祁羽母親的聲音“小羽,香冇有多少了,你出去買點回來。”

祁羽抬頭望向她,看著母親那紅腫的眼睛回答道“好,媽你也累了先去休息會兒吧。”祁羽說罷就朝著大門去。

這裡的街道很熱鬨不同那個哭喪的房間。

祁羽朝著一家名叫喪葬一條龍的店走去,“老闆你這香多少錢一把”,祁羽一邊問道一邊拿起了離自己最近的那把香。老闆看見來客了急忙從躺椅上站起笑到,“帥哥,你手裡那種十八。”

“好,這種十八的給我拿兩把再拿個口袋給我裝一下,謝謝。”

“好勒帥哥,一共三十六,現金還是掃碼。”

祁羽將手機向老闆轉去“給你轉過去了。"隨後就提著一個紅色塑料袋往回走,路過垃圾桶時看見了一條狗正在垃圾桶旁,狗被一個透明塑料袋裝著,傳出陣陣惡臭,狗眼狗身都有泥土在表麵,祁羽看著那條狗心裡想道,這條狗該不會也是被毒死的吧,腦中頓時閃過之前看到的一則新聞,新聞中的妻子為了看毒藥是否能毒殺丈夫,就先餵了自家的狗看毒藥效果,但這條狗身上也冇有其他外傷,多半就是被毒死的,這條狗真的會與外婆的死有關嗎?祁羽朝那條狗的屍體走去,一隻手提著香,一手提著狗就向外婆家走去,祁羽雖然對外婆冇啥感情,但還是想知道外婆究竟是誤食了老鼠藥死的,還是有其他人害的,而後他就這樣提著狗的屍體走著,引得路上行人都停了下來,街上不少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救人是出於善意,並不是一定需要理由的,但殺人一定需要理由,儘管理由很荒謬。

這條狗因該是已經被埋了的,為什麼會突然在垃圾桶,是誰對這條狗真的下的毒,會是鄭婷嗎?可外婆對她的好都有目共睹,但剛纔在家中無意聽見彆人說外婆對鄭婷的掌控幾乎達到了瘋魔的地步,不想被控製所以就把人殺了一勞永逸,鄭婷有殺人動機,但她的膽子很小,真的敢殺人嗎?這條狗又真的與這些事有關嗎?

他將香隨手放到了桌上,就提著狗的屍體向正在陽台透氣的鄭婷走去。

鄭婷聽見後麵有聲音就轉頭看去,先是看到了祁羽,然後就見祁羽手中提的東西,肉眼可見的慌亂起來,見祁羽隻是盯著她一言不發,嘴角淡淡的微笑,鄭婷眼神躲閃,手也在無意中手也摩挲起來,鄭婷明明記得已經將這隻狗給埋在了老遠的山上,為什麼會出現在祁羽手中。

鄭婷開口說話了“表弟,你提著隻死狗乾嘛,有什麼事嗎?"她的聲音也有些不自然,祁羽看見鄭婷的表現心中的猜想又確定了幾分,祁羽的眼睛黑得深邃,盯得人心裡發毛,“冇事,隻是覺得這狗和外婆死的挺像,好像也是中毒,怪可憐的。”祁羽見到外婆時人早就死了,根本不知道快死時有哪些症狀,這番話也就隻是說給鄭婷聽的。

看在鄭婷的表現像是從冇想過這隻狗會出現在祁羽手中。

現在來看鄭婷應該是把這隻狗給埋了的,但又不知道是誰將它給挖了出來放置在垃圾桶旁。肯定還有第三個人。

鄭婷越發恐慌起來,“哦,是嘛那確實挺可憐的,把狗交給我吧,我去把它給埋了,也算有個歸處。”祁羽看著鄭婷心中的答案已經出來了,他冷著一張臉直接就開門見山地說道“你說外婆究竟是誤食了毒藥,還是說有人給她下毒了,鄭婷姐,你覺得呢?”祁羽的表情冷的可怕,但語氣又很柔和,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鄭婷與祁羽在同一屋簷下相處了十年從未見過他這副模樣,心中僅存的鎮定悄然無存,情緒一下奔潰聲音顫抖了起來“你究竟想要說什麼。”

“鄭婷姐你覺得呢?”祁羽見鄭婷隻是眼神飄忽,冇有說話,便又開口了“我想知道鄭婷姐是不是殺了外婆,還希望你如實回答。”祁羽始終都是是維持著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讓鄭婷心中止不住的發毛。

鄭婷哭了,她很傷心開口說到“自從我到這邊來的第一天開始,她就已經將我吃什麼,用什麼幾點起,幾點睡,都被規劃好了,我以為等我熬到成年就好了,冇想到她又開始規劃我的婚姻,連結婚的對象都給找好了,我冇想到的是原來我每次出門她都會跟蹤我,哈哈五年了,她終於是死了哈哈......我再也不用活在她的支配下了哈.......哈哈。”鄭婷像是瘋魔了一般,癲狂的笑了起來。

她到底還是被逼瘋了。

祁羽與鄭婷一起生活了十年,這十年連隻雞都不敢殺的人,現在居然殺了人,而且剛纔買香去時垃圾桶還是正常的,回來時就突然多了隻狗,就好像有人一直在注視著他想要告訴他答案一般。

祁羽也隻是默默的將狗身放進了袋子中,淡淡的說了一句“我無法理解你的痛苦,也冇有資格評判你孰對孰錯,是去自首還是掩蓋心中的罪惡活下去全看你自己。”

鄭婷抬頭看著祁羽哀求道“祁羽,我求求你,你可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放過我嗎?”

祁羽的眼睛黑的可怕,但嘴卻依舊保持著微笑“她雖有過,但罪不至死,你糊塗了,鄭婷姐。”

此時房內的哭喪聲都不見了,隻有幾個男人的聲音“接到舉報,這裡有人毒殺老人,誰是鄭婷女士,請跟我們走一趟.....”

“鄭婷姐,我想問你這件事是否有人指示你,如果有的話,那麼恭喜你,你被算計了,外麵的警察想必也是特意給你準備的禮物。”祁羽笑意不減,看著鄭婷。

“不會的,他是好人他是我最信賴的人不會害我的,你說謊,不會的.....不會的...你騙我,祁羽你騙我”鄭婷跌坐在地,頭痛欲裂,雙手不停地抓撓著頭。

“警察先生,你要找的鄭婷,我剛纔看到她在陽台上,您趕緊去看看,彆讓她跑了。”說著話的正是剛纔安慰鄭婷的老太太。

“鄭婷姐,你好之為之吧。”說罷祁羽轉身離去。

警察也隨後將鄭婷帶走,但鄭婷的表現實屬有些瘋癲,嘴裡一直不停的叫嚷著。這件案子的難度不大,警察找到證據也隻是時間問題,鄭婷背後之人既然報了警,想必鄭婷也不過是一顆棄子。

現場已經被封鎖起來,祁羽表情漠然的站在一棵桂花樹下,隻見一名警察向自己走來,“您就是報案人,祁羽先生嗎?”

祁羽很疑惑,但還是禮貌的回答了“我是祁羽,但是我並冇有報案,你認錯人了吧。”

周圍的人看見警察在和祁羽交談都紛紛豎起了耳朵,向祁羽看去。

“確實是一位自稱是祁羽先生的人報案,電話中的人說穿了一件黑色上衣,戴了一頂白色棒球帽,剛纔打電話說顯示已關機,所以來找的你,報警人不是你嗎”

幕後的人一直在暗處盯著自己,讓警察誤以為自己是報了案也是他計劃中的一環嗎?既然如此就暫且先看看他想搞什麼鬼。“確實是我報的警,有什麼事嗎?”

“還請祁羽先生跟我們走一趟,錄口供時還請您如實回答。”

“好的”

祁羽提供的口供和他乾的事情幾乎一致,隻是多了一條報警。

他從警局回來後到處都有人在說什麼,鄭婷這姑娘心真狠,祁羽真聰明居然看出來是謀殺案,這孩子真機靈。

“叮咚”手機發出了微弱提示應,但祁羽還是聽到了,他打開手機發現有一條匿名簡訊。

簡訊內容:祁羽寶貝,這件禮物你喜歡嗎?

祁羽的表情愣了愣,這幕後主使是個變態嗎,,故意用這種方式來噁心他的?禮物又是什麼?

祁羽現在有些興奮,冇想到連自己都會被算計,那人是故意將狗的屍體放在垃圾桶旁,然後讓自己發現,要是冇有發現,或者置之不理的話,幕後之人應該又會在自己麵前放出更直接的證據,說不定連前幾天看到的那則新聞也是他事先就計劃好的,祁羽啊祁羽你真的是笨的可以啊,現在才發現。

幕後主使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鄭婷,一開始就是衝著自己來的。

他目的又是什麼,他是如何操控鄭婷在他想要的時間殺人,這幕後之人對時機的把控可真是堪稱完美。

“叮咚”又是簡訊提醒的聲音,祁羽聽見這聲音就立馬打開了手機,果然又有一條匿名簡訊。

簡訊內容:如何把握好完美的時機且讓一個膽小的人擁有殺人的勇氣這其實很簡單。

1.你需要聽她傾述生活中的煩惱,成為她可以信任依賴的人。

2.認同她,不斷的放大她心中的惡,把她的恨意拉到最高點。

3.在逐漸用言語暗示她,要是這個人死掉該有多好。

逐漸的恨意就會被殺意取代,然後在添油加醋一番就好啦。這就是操控鄭婷是所用的啦,滿意嘛?

致親愛的小羽寶貝

與其說這人可以完美操縱時機,不如說是可以完美操縱人心。

確實這套方法放在鄭婷身上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鄭婷這幾年一直被管束,連身邊的朋友都因害怕外婆找麻煩離她而去,這時要是出現在她麵前還當真是剛剛好。

祁羽看著這條簡訊,彷彿不止有鄭婷被她操控,連同自己心中所想也被看穿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