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典型怪物收容手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楔子:藥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公元二〇九二年,四月四日,清明節,大雨。

風雨交加的夜晚,寒露神色黯淡,往角落縮了縮,她曾在十年前,在這裡,目睹了一場屠殺。

帶血的日記本裡隻有著一句話:如果終有一日我會離去,請彆傷心,微笑著為我送彆。

“咚咚。”外麵有人敲門,似乎——來者不善。

她應激地攥緊被褥隨後又放開,撥開麵前碎髮,起身來到門前,深呼吸做一番猶豫後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幾位全副武裝的收容所隊員,他們工牌上刻著“**型怪物收容所”。

“……”

寒露沉默不語,緩緩將雙手舉起,舉到隊員麵前,等待著冰冷的觀測環拷上來。

“編號:A000,寒露。”隊員熟練地給她戴上觀測環,“身份正確嗎?”

寒露抬眼,“正確。”

她又指了指房間桌上的小瓶子,“可以帶上麼?”

隊員猶豫一陣,按下了觀測環右側的紅色按鈕,“可以。”

寒露向他們微微鞠躬:“謝謝。”

這藥是她的命。

她的病,被研究所稱為“異變”,就像現在她在隊員眼中所看到的那樣:她長相是一個好姑娘,但是臉上大麵積遊走著裂痕,像摔碎了的陶瓷瓶。雙瞳也和常人不同,是赤紅色的;頭頂生一對尖利的角,不過其中一個已經摺斷。

這是力量的代價,寒露曾經研究了一款能讓人獲得幾乎無所不能的強大力量的藥,她拿自己的身體去做了實驗。

結果是——她成功了,但也帶來了巨大的代價。

足以讓她失去一切的代價,包括……她的摯友。

房間裡麵,還靜靜躺著一柄刀,銀色外殼,氣勢森森,看著不會像是什麼好東西。

“不要動它。”寒露看出了他們準備做什麼,出聲製止,“不想死,就不要動它。”

她走到那柄刀旁邊,輕輕撫摸刀身,又將它抱在懷中。

“走吧。”隊員歎了一聲。

寒露似乎陷入了自我的記憶中,木訥地跟著隊員上了車。她看著車行駛過霓虹閃爍的市中心,穿過密佈的森林,直到一座隱藏在深山的小屋。

小屋似乎隻能容得下十幾個人,冇有一點所謂收容所的樣子。

隊員打開了門,說真正的收容所在地底下,接著就一句話也不再跟寒露說,他們一路上隻能聽得到鞋跟踩在地麵發出的脆響,氣氛逐漸有些僵硬起來。

不過冇有持續多久,他們帶著人在一條幽深的走廊外停下來。

“到了。”鐵門遊走著電流滋滋作響,昭告這個房間是進去了就彆想出來的。

寒露依然不說話,抱著懷中的長劍走進了房間,

天晚了,再不睡覺……就要睡不著了。她抱著劍,低聲呢喃。

“夜晚……好漫長啊。”

她期待入夢,又害怕夢境,夢裡麵有友人的笑臉和變故發生前所有快樂的剪影,但是——夢終歸是要醒來的,醒來之後的落寞和孤單是雙倍甚至無數倍的。

但是她現在身處收容所,一個陌生的環境,她多次閉眼,睜眼,在半夢半醒中,可就是睡不著。她乾脆坐起來,看著牆壁上的格子發呆。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隻道是尋常……”寒露又一次縮在了角落,低聲吟誦著詩歌。

現在她又開始等待著天邊亮起一抹魚肚白,不過,這個過程還是過於漫長。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