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邊星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他在草稿紙上心不在焉劃了幾筆,在題乾後麵草草寫了個C,接著又悄悄把手機從桌洞裡拿出了。

劃了兩下點開微信,就見那個人又給他發來了資訊。

棒棒的:“你來不來?”

他偷瞄了一眼台上穩坐的老頭,隨手打下幾個字:“不來。”

棒棒的:“真不來?”

SSR:“真真不來”

棒棒的:“真真真不來?”

他被這狗東西氣笑了,感情對方算好了他還在考試,在這裡玩什麼廢話文學。

SSR:“超級無敵爆炸天打雷劈情真意切真真真真不來。”

對方消停了一會,他接著看向下一題。

第八題最難了,他盯了兩眼,隻覺得腦中纏了分不清得一團線,也不知道這題目在鬼扯些什麼,在草稿紙上裝模做樣寫了兩個數字,又悠哉悠哉劃掉了。

算了,看下一個。

手機在手中震動兩下,對方又發了一條資訊過來。

棒棒的:“今年怎麼不去了”

SSR:“我爸媽國慶回來,剛好聚一聚”

理由十分充分,“棒棒的”也無話可說,停頓了兩秒,資訊框又開始跳動起來。

棒棒的:“行吧,隻是老太太得唸叨你了。”

他腦中又想起了那個麵目慈善的老太太,糾結了一會兒,又打下幾個字:“等後麵放了寒假我獨自去看看老太太。”

棒棒的:“好吧。”

他剛要放回去手機,對麵緊接著又發來一條資訊:“你完蛋了。”

他看得一臉茫然一頭霧水,緩緩在框中打下一個“?”,冇等他按下發送鍵,書桌就被人敲響了。

他凝滯在原地,心虛地抬起頭,就被剛剛還穩坐在穩坐在台上的小老頭一聲吼:“路純!好你小子,考試還藏著手機呢!”

路純就明白棒兒子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他下意識看向窗台,就見剛和他隔著一個螢幕聊天的狗東西,在窗邊得意地衝著他搖晃著手機。

路純衝著他彎起一個微笑,深覺自己後槽牙要被咬碎了,隨後倔強的衝著狗東西豎了一箇中指。

“老師你聽我說——”

冇等他說,小老頭的臉皺成一團,恨鐵不成鋼地盯著他,隨後生氣地往門口一指,壓低聲音:“我不聽!手機留下,給我滾出去做題!”

得嘞。

也不用再求情了。

路純麻溜的站起身來提著卷子就走,動作利落,抬頭挺胸,絲毫不見悔意,氣得小老頭在後麵給了他一腳——但苦於腿短並冇踹到,自己還踉蹌了一步。

周圍人不禁發出低低的笑。

小老頭一急:“乾嘛乾嘛!都給我好好做題!”

剛走出教室的後門,路純就迫不及待走上前,給了還在門口一臉笑得狗東西一拳。他可以收著力度,狗東西也作勢朝後躲了兩步。

“三好學生還有時間來找我,稀罕。”

江霽白笑著迎過拳頭:“做什麼白日夢呢。”

“我是來找你們數學老師的。”

路純不耐煩一聽,隨即往牆上一靠。

“不穿校服,3班扣掉三分。”

江霽白嘴賤,非得加一句。一邊說,一邊朝著教室的正門走過去,冇有理會路純在背後送給他的“滾一邊去”。

他禮貌地敲了敲教室的前門,隻見剛剛還趨於暴怒,雙手掩耳我不聽的老頭臉色和悅,掛著笑朝他走過來了。

路純在後門不老實站著,距離遠也聽不太清,在他耳中,兩個人嘰嘰喳喳了一會兒。老頭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人走了。

可喜可賀的事,老頭最後大發慈悲給路純一個眼神,還是矜持著說了一句:“下學來我辦公室。”

隨後昂首挺胸走回了教室。

江霽白嘴甜隨口一句“老師再見”,之後就邁著大長腿又衝著他走過來:“我們明天就要走了,晚上我爸媽想讓你來我家吃飯,程耳也要跟著來。”

路純不解:“那小子跟著乾什麼?”

江霽白說:“說是七天不見我,心癢難耐,所以一定要來給我送行。”

路純聽了一笑,抖了抖該死的卷子:“德行,說的好像你一去不回來似的。我看他就是想蹭這頓飯。”

江霽白又補充道:“你來的時候彆不要臉空手來,記得——”

他打了一個響指:“記得去後街買兩份生煎包,我媽愛吃。”

他這樣一說,路純也無可奈何,抬眼懶懶的衝著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

“說完了就快滾。”

江霽白聽話:“那就不打擾路哥罰站了,你放心,照片我一定在背後偷偷拍。”

實則這狗東西比他還大半年。

冇等路純開始動腿,江霽白就麻溜滾了。

*

老頭姓趙,年事已高。

高到下一年你說他退休了也不為過。

由於路純還不算太過完蛋的數學成績,所以他常和趙老師打交道,平日無非“路純!來辦公室一趟!”“路純,臭小子你又逃課了是吧!”“路純,你就給老頭子一點希望吧!”“都高三了,怎麼就不能努力拚一把呢!”。

路純的父母常年在國外待著,一年纔回家一兩次。趙老師知道這件事後,恨不得聲淚俱下。在他看來,路純這個年紀的孩子需要愛的澆灌,用心的關懷,如此才能成長為新一代頂天立地的青年。

在這麼緊要的關頭,他的父母竟然不在家給予他成長的養料!

趙老師連忙把他帶回家裡促膝長談,自認為將心比心,貼心教導,唯恐路純缺失親情,認為自己是一隻缺愛的怪物,從此誤入迷途,青春不再。

這一點路純不知道,他隻是奇怪並且苦惱老頭有一段時間抽風,經常把他叫到家裡講大道理,企圖給他洗腦。

所以。

“所以路純,你這次寫的怎麼樣?”

路純心道不怎麼樣。

趙老師帶著眼睛,湊近路純剛剛上交的答題卡。

絕不出乎意料,他連著搖了三次頭,歎了六口氣。如果他此時是個醫生,那站在他旁邊的路純絕對命不久矣,下一秒就一命嗚呼了。

趙老師摘下眼鏡,揉了揉眼,又帶上:“這次放假,你爸媽回不回來?”

路純說:“回來。”

趙老師鬆一口氣:“那就好,記得和父母好好相處,一年見一次麵也不容易,好好完成作業啊,都高二了還不讓人省心。”

路純微笑:“好的老師,我一定會好好寫完作業的。”

趙老師“哼”了一聲:“我還不知道你這臭小子。”

放假,假期,走出校門就是假期。

路純剛要乖巧地說拜拜,祝老師假期快樂,老頭就扭過頭,平淡地拋出一句:“如果你爸媽有時間的話,讓他們給我打個電話吧。”

頓時就開心不起來了。

路純狡辯:“......我爸媽很忙。”

趙老師抿了一口茶水:“是嗎。”

“你猜我信不信?”

趙老師一臉期待地看著他,等待著回答。

路純:“......”

*

閩城二中是整個閩城市最好的中學,這個好指的是各個方麵,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教育資源,又或者是招生素質。

從學校北門走出來,穿過馬路另一邊的那條巷子,就是一條不太正經的商業街。

比起市中心高樓林立,環境優渥不見塵土,這裡的商業街顯然灰敗許多。

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眼見網吧餐館,露天燒烤,時不時還有出來擺攤的大爺大媽,再往前走就是一條小吃街,但看過來走過去,也就那幾樣全國共有的小吃。

江霽白口中的生煎包就是其中的一種。

除此之外,商業街的儘頭處有一座小區,層次不高不低,大都被附近有學生的家庭租著或買來。路純的出租屋就在那裡。

劃重點,中間途徑的這條小巷在二中學子心裡的位置可見一斑。因為如毛細血管一半錯綜複雜的分佈,同學們放了學,心癢難耐,想鬨點事,多會選擇在這個地方。

光顧巷子和小吃街的年輕人們除了二中的學子,剩下的就是他們口中的隔壁學校——二十八中學。

路純眼中特彆會搞事情,找存在感的學校。

這個學校介紹起來簡單的很,各方麵和二中都是對著來的。

前麵所說的想鬨點事,也大都是二十八中學的學生乾的。路過時聽見劈裡啪啦,慘叫驚喝,也大可不必慌張。因為這群人還挺有原則,說好了今天和誰比拚,就絕不會把無辜的人拉進來。

問就是麵子問題,玩的就是真實。

這裡路純舉雙手發誓,他逃課大多是去網吧打遊戲,極少和人肉搏。

所以當他慢悠悠走到巷子拐彎的地方,聽見肉搏聲時,心裡還挺平靜。

但天性使然,他耐不住還是好奇地朝著右邊的巷子裡瞅了一眼,等他看清楚形勢之後,心裡不由得咂然:“群毆啊。”

他看不見被揍的人是誰,隻見五六個人圍著一個人又蹬又踹。

而被打的那個人竟也冇發出任何聲音。

稀奇。

路純停在了原地,糾結著下一步要乾什麼。

理智告訴他快走,這事兒又不是第一次見了,何況他打一兩個人還行,麵前這麼多人,他要是插手,肯定會被打成麻花,和牆角那位老哥排排坐,一起捱打。

但腦中又始終繃著一根弦,邁動兩步,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簡言之,做個好人的心思蠢蠢欲動,聖母心開始氾濫了。

認命吧。

路純在心裡歎了一口氣。

緊接著,他拿出了手機,熟練地開始報警,後麵的事就隨緣吧。隨後他若無其事走過巷子的分岔口,走到商業街上麵。

他先回家把書包扔到了沙發上,把穿了一天的運動短褲換成了休閒褲,這才又下去。

“阿姨,三份生煎包。”

生煎包不算貴,六塊錢四個,大少爺金口玉舌也吃得下去。

賣生煎包的阿姨麵善,操著一口標準的南方話:“放學了?”

路純盯著手機,分神衝著她一笑:“嗯,什麼時候收攤?”

阿姨給他打包好:“還要早,得等到晚上九點多。”

這時手機彈出一個語音通話,路純接過生煎包,支付了錢,就向阿姨告了彆。

電話是江霽白給他打過來的,估計是問他幾點到,因顧及著兩手都有東西,他直接點了拒絕,改用打字。

無外乎閉嘴,這就到。

路純把手機放到上衣兜裡,尋著原來的路走回去。

或許是人都還冇下工,此刻巷子裡寂靜得很。十月的蟬聲虛弱,將要落下的太陽反而把巷子照的悶熱無比,深綠色槐樹或隨便一枝長得蔥綠的樹都能占據三分之一的路,橘紅色屋頂還泛著光。

路純哼哼著耳機中放著的歌,正要拐個彎,就看到了巷子邊上的不明物體。

說是不明物體不太禮貌,那是一個蹲在路邊的人。

這人穿著純黑色的短袖上衣,頭髮很長,都窩到了頸處,恨不得遮住整張臉,還分層明顯,髮尾枯黃。他低著頭,手中擺弄著手機,褲子上磨蹭的全是黃土,露出的胳膊上還有不少青紫交加的傷痕。

應該就是那個被群毆的可憐蛋了。

人看著年紀和他相仿,不過十**歲,不過瘦弱得很。從他分層的頭髮來看就不是他們學校的學生。

要麼是個無業遊民,要麼,就是隔壁學校的學生了。

路純一挑眉,有些好奇,距離他給安叔打電話,這才過了一個多小時。雖然警局就在這一片,但冇想到這麼快人都被放出來了。

可歎這就是效率。

他過來,人家冇抬頭,相安無事,他就直接走過去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