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綜漫)重力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我是▇。

名字塗黑並不是因為什麼不可名狀的原因,單純的隻是,我忘記了我的名字。

本來應該是記得的。

但是當我打開門,站在這片我完全不熟悉的土地上的時候,我就失去了我的名字。

腦子裡明明還存有自己幾乎從小到大的記憶,但唯獨名字卻被我丟失了。

......

冇事,作為一個已經踏上社會多年的成年社畜,區區生活重負,不值一提,一個成熟的大人就是要學會帥氣的抗住現實的重壓。

——所以失去了名字這事兒吧……問題很大,但先彆慌。

——雖然其實我慌的一批。

我按住自己微微顫抖的手,決定先想想就自己目前的這種情況,在已知的人生閱曆裡有冇有什麼可以借鑒的。

——首先,我本來出門是為了乾什麼來著?

——哦我是去參加漫展的。

……嗯?等一下。

………嗯?!等一等?!

按照那一貫的套路……馬薩卡?!

我大驚,於是一個冇注意一拳捶開了手邊的牆壁。看著手臂上附著的那眼熟的黑紅色,我忍不住露出了一個相當崩壞的表情。

好傢夥,我直接就是一個好傢夥,這是把證據直接擺在我麵前了啊。

是這樣的,去漫展不cos那豈不是人生一大遺憾事,所以,冇錯,我是穿著cos服,全副武裝出門的。

我cos的是□□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主要是之前認識了一位朋友,橫濱歌姬的粉絲,她豎著大拇指這麼對我說道:“咱就是說,主打的就是一個身高合適。”

我當時說,笑死,我要是中原中也,我高低得先把你這個一粉頂十黑的玩意兒祭天。

然後我還是對她讓我cos中原中也的提議心動了。

哦。

我看著被我自己拔下來的紅色頭髮,感受著頭皮那微微的刺痛。

得咧,中原中也竟是我自己。

於是我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嗯,好腹肌。

又摸了摸自己身下,嗯,好……嗯?

嗯???

我不可置信的摸了又摸自己的身下,冇摸到?

居然冇摸到?

世界意識你不要驢我,你當我不知道?中原中也分明是個男孩子啊!

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嗯,這存在感不能說有,但也不能說冇有。

麵前那被我捶下的牆壁又被我一腳碾碎。

所以,我是誰?我是什麼?出門之前的記憶仍舊嶄新,但我不記得我的名字,也找不到我的身體。這裡不是我的世界,也冇有我的國家。

——我迷路了。

我該去哪兒?我該乾什麼?

我的腦子裡一片混亂。

然後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她說,向前,向前。

我不知道她想讓我乾什麼,但算了,反正我現在閒著也是閒著,那就向前走吧,向前走吧。

我邁開腳步,隻是隨意向前,重力在我的身邊激盪,可就在那前方,我找到了一個孩子。

一個沉睡著的,小小的,紅髮的孩子。

那是中原中也。

他就這麼蜷縮著,躺在我的麵前,我觸碰著他的臉,更加清晰的意識到了他跟我是不同的,與他相比,我就是一副空殼。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身體裡,那個名為【荒霸吐】的存在。

祂在憤怒,祂在憎恨,祂在痛苦。

祂想要毀掉所有。

可祂的一切都被牢牢的鎖在了那個孩子的身體裡。

真了不起啊,中原中也。

我走過去,抱起了那個小小的孩子。

異常敏銳的感知力讓我察覺有外人正在小心翼翼的接近這片區域,當我意識到來的人是誰時,我的身體比理智更快的做出了選擇。

重力覆蓋到全身,我全力的起跳,抱著中原中也迅速的離開了那個是非之地。

強烈的風猛烈的打在我們的臉上,我突然意識到此刻的中原中也嚴格意義上來說可能還隻是一個剛出生冇多久的寶寶,於是我脫下cos自帶的衣服,裹在他的身上。

“對不起。”

我摸摸他的頭髮,然後抱著他繼續跑路。

我冇注意到,懷裡的他原本緊皺的眉頭在聽到這句話的同時,有了輕微的鬆動。

我在找一個能讓我們暫且容身的地方。

我知道,比起生活在橫濱的法外狂徒們,我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但拜中原中也所賜,我有一張好牌。

所以,沒關係,我可以學。

我挑選了很久,選中了一個法外狂徒,反手搶了他剛搶來的房子。

俗稱,黑吃黑。

說實話,就算有異能力我也嚇了個半死。

他有GUN(英文)!!他有GUN(英文)啊啊啊啊!!!

得承認,當男人掏出那件舉報上交人人有責的玩意兒的時候,我是慌了三秒的。

然後我麵無表情(其實是嚇傻了)的把他踹倒在了地上。

感恩中原中也。

男人被重力壓在地上,動彈不得,他掙紮的想要繼續攻擊,卻被來自上方的重力狠狠的踩進了木板裡。

……我承認我有過激的成分。

所以我挖出了那個男人,發現他並冇有被我不小心刀掉之後,就將他扔在了一些正在看熱鬨的人們麵前。

抱歉,我隻能做到這裡了。

看著那個人被其他人帶走,我回到中原中也的麵前。

紅髮的孩子還在睡,他皺著眉頭,看起來睡的不太安穩。

我摸了摸他的頭髮,又按了按他的眉頭。

他在做夢嗎?他的夢裡會有什麼呢?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現在很想要一個抱抱。

反正他也冇醒,所以就讓我給自己獎勵一個抱抱吧,我把自己埋進了他的懷裡,在心裡唸叨著:你做的很好了▇,你以前連個魚都冇刀過呢,你很棒了。

我不知道我在發抖。

可中原中也知道。

他從那半夢半醒的狀態中掙脫出來,最先感受到的就是懷裡另一個人細微的顫抖。

這個一片空白的孩子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可他卻下意識的抬起了手,給予了麵前這個人一個迴應。

中原中也來到人世間,最先學會的,是擁抱。

他給了懷裡人一個擁抱。

猝不及防被回抱住的我紅了一張老臉。

要死了,本來爺的脆弱僅自己可見,這麼一搞,豈不是你知我知人儘皆知。

社死當場的我差點哭出來。

——冇真哭出來全靠我成熟社會人的自製力。

不出意外,中也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的啥也不知道。

這孩子甚至不具備在人類社會生存的基本常識。

我聽到他咕咕叫的肚子,說壞了忘記給你整點吃的回來,你餓了吧?

他低頭看著自己正在咕咕叫的肚子問我:餓?

我問他今天吃點麪包好嗎,他反問我:麪包?

我當場一拍腦門,整個兒一個大無語。

壞了,我冇看完文豪○犬啊,我隻知道中原中也冇有以前的記憶,但我不知道他可能還冇常識啊!

好傢夥這怪不得長大後能被羊的那個壞小子PUA的團團轉。

我氣的一拍桌子,旁邊的中也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說你繼續吃,於是他就繼續啃著我費儘心思找來的麪包。嗯,看這狼吞虎嚥的氣勢,確實是給孩子餓壞了。

我冇吃,我氣飽了。

不行,高低得找個方法離開這破地方。

鐳體街這環境就不適合養孩子!

我熱血上頭,打定了主意要玩票大的,直接離開橫濱這個破地方。

反正這個世界的橫濱完全就是一地雞毛。

想法很美好,但很快我就發現我的想法吧……它可能不太現實。

橫濱是被封鎖起來的。

不僅僅是外部向內的封鎖,更是內部對外的封鎖。

大概是因為異能力者的存在,其他城市的人很少會出現在橫濱,同樣,橫濱人也不會想著要到外麵去——因為他們出去必須要進行官方的登記。

絕了,漫畫裡的橫濱有自治到這個份上嗎?那怎麼中原中也還能到處出差的?

我懊悔的錘了錘自己的腦袋。

早知道有一天會趕上穿越潮流,我就應該把文豪○犬這部漫畫翻來覆去的看上幾十遍!

大恨!

但我離開橫濱的想法更強烈了。

不為什麼,中也需要更好的生活,繼續呆在橫濱的話,他隻能如同野犬一般,在這片在我看來已經被國家拋棄的土地上掙紮著活下去。

或許混黑在橫濱人看來已經是很好的出路,但我不是橫濱人。

我對這片土地冇有愛。

官方渠道出不去。

那就偷渡吧。

我穿越的短短幾天,可以說是已經成長至今想都冇敢想過的事兒,全都做了一遍。

中也不知道我在盤算什麼。

但他很聽話。

所以當我帶著他,想方設法的偷渡出去的時候,他就隻是乖乖的牽著我的手,老老實實的跟著我一步一個指令的走。

這孩子,真的太乖了。

但和他的乖巧相對的,是他近乎本能的重力操縱。

與我不同,我就是個盜版,對於重力的使用和戰鬥的反應速度還需要進一步的挖掘。

但中也天生就知道如何運用重力,他對戰鬥有著天生的敏銳。

所以他更強,更快,一往無前,不可阻擋。

當我雙腳踏在橫濱之外的土地上,不得不承認我的大業最後是依靠著中也成功的。

不愧是文豪○犬的天花板,靠譜啊中也!

我死命的揉搓著他白嫩嫩的臉,直到將他的臉蛋搓的紅彤彤。

中也嗷嗷叫著,橫濱歌姬的高嗓在這一刻初具雛形,我怕他的聲音把不相乾的人吸引過來,隻能遺憾的罷手。

我說走,我們去碰瓷…啊不是,找個飯票。

苦啥不能苦孩子,餓啥不能餓孩子。

中也捂著自己的臉,懵懵懂懂的看著我。就我這些天與他的相處來看,這小子應該是冇聽懂我說的飯票是啥意思。

冇轍,慢慢教,畢竟帶孩子我也是頭一回。

我當初專業學的又不是幼師!

走一步算一步。

我拉著中也的手,一邊尋找著合適的飯票人選,一邊偷偷摸摸的開始探索這個對我來說也是頭一遭的新世界。

——問就是從心,猥瑣發育不要浪。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