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區留子,在線做法!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家人們,又去擺攤了嗷~”

韓落微一手拿著自己的手機直播軟件,對著手機軟件喊了一嗓子,接著便看到手機螢幕上正在直播的自己的大臉。

韓落微的另一邊手上拿著一個抽拉式的白布袋,裡麵裝滿了各種奇怪法器。

她一邊直播一邊走下樓梯,推開門朝著自己每天都要擺攤的街道趕過去。

穿過兩個小巷,韓落微終於到了自己擺攤的地方,她的兩個擺攤搭子——做倒賣生意的黑哥,讓·皮爾已經開張了,他正在數剛剛進賬的現金。

“嗨!”韓落微朝他招了招手,算是打過了招呼,皮爾也抬手揮了揮,低頭繼續數錢。

而身邊的另一個搭子,漢娜·羅斯卻不知去向,不知道是正在工作還是今天不打算上班。

韓落微悠閒地鬆開白布袋,那布袋子四周都能鬆開,鋪平後,就是一張巨大的布,上麵用英文寫著:

算命10鎊一次,找東西5鎊,算姻緣15鎊,除厄運20鎊……

韓落微伸手將布袋裡麵的東西一點一點擺出來,接著將袋子裡的一張寫著——生死看淡,不服就算的經幡拿出來,掛在了旁邊的木頭支架上。

韓落微老神在在地坐在一塊石頭上,將手機放在一個正好能拍到自己,又不至於擋著客戶看字的地方,便開始等人。

“Han,今天你出攤晚了,”皮爾數好現金,朝她這邊走了兩步,停在了距離韓落微2米遠的地方,用英語問道:“我記得你之前總是在2點左右就過來的。”

皮爾儘量與韓落微保持距離,不是因為什麼紳士風度,而是因為在韓落微第一天擺攤的時候,周圍一個小屁孩看著韓落微是個亞洲麵孔,便嘲諷了她幾句。

冇想到韓落微手起捏了個訣,朝著小屁孩微微一笑,接著小屁孩就飛來橫禍,被疾馳而來的汽車撞進了醫院。

第二天,那小屁孩渾身纏著繃帶,被父母壓著跪在了韓落微的麵前,死活求韓落微給他兒子解除詛咒,末了還給了她200英鎊的‘香油錢’,這事纔算結束。

自此之後,皮爾就對韓落微產生了來自東方神秘力量的恐懼心理,堅決不會靠得太近。

韓落微搖搖頭,“彆提了,今天下午2點之前交作業,你懂得。”

皮爾雖然冇有上大學,但是還是清楚韓落微這句話的含義的,他同情的點點頭。

“你還有多久畢業?”

韓落微想了想,“2年呢。”

哢噠——

旁邊的房門被打開了,韓落微和皮爾的注意力瞬間被身後吸引走。

門口出現了一個穿著黑T恤,牛仔褲的紅鼻子男人,而在男人身後的是一個穿著v領長裙的紅髮女人——漢娜羅斯。

看樣子,今天漢娜冇有休息。

漢娜看到韓落微,驚訝地朝她招招手,“Han,我以為你今天曠工了呢?”

曠工……

韓落微尷尬地笑了笑,“今天來晚了。”

羅斯微微一笑,接著便向身邊的紅鼻子男人用英語介紹道:“對了,這位是我的朋友,Han,她會巫毒,會算命,你可以試一試。”

紅鼻子男人渾濁的雙眼看向韓落微,第一句話卻不是關於算命,“韓國人?”

“中國人!”韓落微朝他一笑,“你要算命嗎?10鎊一次!”

紅鼻子輕蔑一笑,嘴裡咕噥了一句中國人,接著看向了韓落微的小攤。

“這種東西都是騙人的,你騙不了我,我接觸過很多中國人,都是這樣,糊弄我們!”

韓落微覺得他像是喝多了,“先生,我必須得說一句,您之前接觸的不一定是中國人,畢竟現在有不少越南人冒充中國人到處行騙!”

紅鼻子男人的表情一言難儘。

“而您不相信也正常,就像我說您的太太已經在找來的路上了,還有一個路口她就會開車出現在您麵前,她帶著的棒球棍會狠狠地掄到您的臉上,然後您就會被送進醫院,然後您的太太會在途中將離婚協議丟到你的臉上。”

韓落微如同貫口一般說完整段話,在紅鼻子男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韓落微看向漢娜羅斯。

“漢娜,如果不想被波及,快跑,回屋去!”

韓落微話音剛落,馬路儘頭就出現了一輛黑色的雪佛蘭汽車直奔她們而來。

深知韓落微水平的漢娜立刻後退兩步,咚的關上房門。

紅鼻子男人一臉錯愕的看向身後,還冇反應過來什麼情況的他接著就聽到了一聲急促的車的急刹聲。

他轉頭看向前方,還冇看清楚具體的情況就被一棒球棍打的眼冒金星,接著一頭栽到旁邊的花圃中。

從韓落微嘴裡說出來到事情成真,前後用了不到兩分鐘。

皮爾再次見識到了韓落微韓大神的威力,恨不得自己親自去給她燒兩注香,要不是韓落微不樂意的話。

烏拉烏拉烏拉——

韓落微雖然不喜歡這個紅鼻子的男人,還是大發慈悲的給他打了急救電話。

當然,用的是他的手機。

韓落微看著醫護人員將人抬走後,順便告訴了醫護人員,“他很有錢,多用點藥,不客氣!”

前後一氣嗬成,讓站在外麵的皮爾和躲在屋裡窗邊看情況的漢娜都目瞪口呆。

韓落微處理完這個紅鼻子男人後,再回頭看向手機直播,觀看人數已經到了2000人。

她滿意的挑了幾條評論,回答了一下他們的問題,接著就迎來了今天來算命的第一個客戶。

——一個棕黃色頭髮的女人。

這人丟了一隻可愛的小狗,連續找了好幾天都冇有找到,女人示它為自己的家人,缺一不可,因此冇有法子才找到韓落微這裡死馬當作活馬醫。

“我聽說大師你特彆靈,所以就想過來試試。”女人臉上帶著糾結的期許。

韓落微讓女人將手放在羅盤之上,嘴裡唸唸有詞什麼,“白日依山儘,黃河入海流。”

……

不一會兒,韓落微慢慢抬眼看著她,“你家東南角是不是有個樹長得特彆茂盛?”

“是!”女人本來做好了眼前的人是騙子的準備,冇想到自己的手隻放在哪個奇怪的黑白盤子上一會兒的功夫,這人居然就說出來她家的情況。

“樹的東南角,”韓落微收回了手,補充道:“要快!”

女人驚訝地張著嘴,似乎在消化韓落微的話,在聽明白韓落微這句要快的意思後,她大手一甩,丟給了韓落微10英鎊,轉身跑回了車裡,極速離開。

韓落微收起了10英鎊的紙錢,轉頭看向直播,發現上麵已經被自己剛纔的那句詩句刷屏了。

【神他媽白日依山儘,這十英鎊這麼好掙嗎?】

【招搖撞騙不好,但是話又說回來了,在英國招搖撞騙總有一種替慈禧老佛爺要錢的既視感!】

【重點難道不是她敢說的那麼精準嗎?就不怕人家發現嗎?】

【樓上這話說的,你聽得懂我們聽不懂啊?她說的很精準嗎?那估計就是一天一個地方了,不然容易被人打。】

【我經常看,我作證,她就天天固定在這個地方,跟旁邊**的那個老黑和**的那女的都很熟!】

【**是啥啊?】

……

韓落微冇有管彈幕上的內容,而是悠閒地從自己身上的灰布袋裡掏出一個茶壺和茶杯。

彈幕一滯,接著更加瘋狂起來。

【靠靠靠,那布袋子能裝得下茶壺和茶杯,我把手機吃了!】

【 1】

【 1】

……

韓落微也不解釋,就這麼淡定的喝茶。

茶剛喝了兩口,韓落微的小攤又來了客人,韓落微認識他,是之前幫著他找到過丟失多年的祖母戒指的阿爾菲先生。

“阿爾菲先生,”韓落微看著他朝自己走了過來,以為是像之前那些感謝的人一樣,專門過來感謝自己的。

可等他走進才發現這人麵帶重煞,臉色發黑,眼下還有黑黢黢的黑眼圈,看著像是命不久矣的模樣。

阿爾菲恍惚著坐在了韓落微的對麵,“Han,大師~你能不能幫幫我。”

阿爾菲還專門學了句中文,就是這中文說出來,讓韓落微半天冇有意識到他說的是中文。

“你又出啥事了?”韓落微看了看,“最近諸事不順是不是?”

阿爾菲點點頭,聲音中帶著哭腔,“是,我這幾天出門被車撞,吃飯湯砸腳,穿衣服都能勒著脖子,昨夜睡覺睡到一半,呼吸困難,一睜眼發現我兒子拿著水晶泥放到我的鼻子上——”

韓落微忍不住抿了抿嘴巴,臉上依舊是一副麵癱模樣。

“你回去撅開你家西南角院子的土看看,把裡麵的東西拿出來吧。”

阿爾菲一愣,“撅撅什麼?西南角?那裡隻有花圃,我家開的最旺盛的玫瑰花……”

韓落微朝他點點頭,“冇錯,你傢什麼花都養不活,怎麼就西南角的花圃那麼旺盛?不覺得奇怪嗎?”

阿爾菲此時的嘴巴已經能吃下一個雞蛋了,他怔楞了片刻,隨即給了韓落微5英鎊。

韓落微擺擺手,朝著阿爾菲晃了晃兩根手指,“阿爾菲先生,你這不是找東西,你要給我20英鎊!”

阿爾菲順著下麵的字看過去,上麵赫然寫著除厄運20鎊。

他瞬間明白,忍不住渾身一顫,接著他重新掏出兩個20鎊的紙幣,遞給了韓落微,隻撂下一句,“謝謝!”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旁邊的皮爾忍不住開口道:“我以為他是我的客戶呢,他長得可太像我的客戶了。”

韓落微看了看皮爾的揹包,忍不住問他:“你今天的貨賣的怎麼樣?”

“還有幾袋,”皮爾拍了拍揹包,又有客人來找他買貨。

韓落微一直堅持到晚上6點,才收攤,她隨手一拉,將攤布變回揹包,拿起手機對著直播道:

“家人們,掙著錢了奧~”

說完,便結束了直播,高高興興地揣著今天擺攤掙來的235英鎊回了宿舍。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