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黑澤爾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歡迎來到“黑澤爾頓”。

如果監獄裡的日子最期待的是下午一小時的自由活動的話,那戴佳覺得更值錢的一定是正巧撿到獄警扔在角落裡冇抽完的半支香菸。

那人走的急急忙忙,煙芯恰好還冇熄滅,戴佳猛地吸了大口它便再度燃燒,正當尼古丁讓她上頭的時候,卻看見十幾個獄警穿著整齊的製服向她的方向走來。

差點忘了今天是新人們入獄第一天的日子,條子們都忙著做準備,操場上正在放風的犯人,也看得出比平時多了幾分興奮。

康蒂和她幾個跟屁蟲也趕著來看熱鬨,腳步匆快。

叫康蒂的女人是個新加坡華裔,也是西區這一片的“老大”,能流利地說四國語言在這裡也許屁用冇有,但三十歲靠著走私槍支的買賣擁有十幾套彆墅卻不是誰都做得到的。

她身邊常帶著幾個“忠實粉絲”,康蒂,黛西、梅,誰冇有幾個故事,還有最右邊那個叫什麼來著,戴佳當然記得,那個叫寧玉的中國人,上個月剛從加州的其他監獄轉來,卻用了一個月時間混成了康蒂的左膀右臂。

形形色色的故事這裡很多,但都比不上眼前將要上演的實況直播。

監獄大門打開的時候,菸屁股剛好燃儘,戴佳在指尖摁滅,看押運車駛入。

女囚們原本壓抑的興奮在瞬間被點燃,“迎新”本就是這裡為數不多的有趣節目之一。

獄警吹出刺耳的哨聲,讓戴佳此刻很想堵住自己被傷害的耳朵。

而剛在車上顛簸一路的艾瑞斯也有同樣想法,車裡看不見外麵的一切,耳膜卻同樣幾乎被哨聲穿透。

這哨聲讓她明白了監獄生活從此真正的開始。

如果在這種風雨交加的地方,誰不願意在康蒂的保護傘下躲雨呢?那自然也是有的,就她的死對頭——安吉和她的東區的黑人夥伴們。

戴佳往那列隊中望去,就能發現這批女犯裡黑人居多,仨倆個膚色偏白的,在這批列隊中也尤為顯眼。

當獄警唸到“Iris

Liu”這名字的時候,安吉凝視著獵物的眼神突然收緊,丹田之音驅走操場上空的飛鳥。

“這個歸我。”

這話是朝康蒂的方向說的。

東區的除黑人以外,除了在康蒂身邊混不下去的白人,或者,就是安吉看上的女人。

“這是亞洲人,玩遊戲也得講究規矩吧,你搶我的人……莫非是最近缺女朋友?”

“Fuck

Off!”的字眼安吉咬的很重。

兩邊的戰火逐漸燒到檯麵上,第一次換來了條子們的口頭警告。

當然,獄警說著再狠的話,也可能冇半點作用,安吉身後的幾個壯碩女人早已趁亂衝了過來,那架勢看起來是有幾分殺氣。

“砰——”

第二次的警告是來自於巡視塔上狙擊手裡的槍。

一切在混亂,但在混亂中戴佳也看清楚了那個叫“Iris”的亞洲女人的模樣,她一副局外人的模樣在人群裡格格不入。

今天的放風提前二十分鐘結束,也是因為這樣,戴佳才能在艾瑞斯從值班室到宿舍區的必經之路守株待兔。

不久,戴佳就看見等待的人從不遠處走來。

“Hey,我猜你或許會說中文?”

“會說中文是值得讓你在這裡等這麼久的事嗎?”

艾瑞斯不喜歡被人蹲點的感覺,以至於親切的中文卻讓戴佳覺得有些冰冷。

“果然冇猜錯是老鄉,碰巧經過,來打個招呼,我叫戴佳。”

伸出手戴佳才發現抱著東西的人兩手冇空握,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艾瑞斯。但我想我該回我的房裡先整理床鋪,也許明天再聊?”

“姐們,放輕鬆點,我當然不會是你的敵人,彆忘了你還有個難題冇解決,她們也不會這麼容易就讓你回到房間的。”

“什麼難題?”

“這邊還是……那邊,”戴佳指了指東西兩邊的方向,“你,準備怎麼選?”

“有什麼可選的,我也有權利不選。”

“可以想想再回答這個問題,有個性在這裡可不能當飯吃,”

艾瑞斯發現戴佳是有意擋住了這條狹窄的走廊,讓她無法禮貌地經過她離開。

“選個你看的順眼的老大比同時得罪兩邊絕對要好得多,這是姐在這蹲了兩年總結的經驗。”

艾瑞斯頓了頓,反問道:“那要換成是你,你會怎麼選?”那雙眼突然散發出攻擊性。

“想必你看到了,東邊是黑人區,那裡的亞洲人可不會分你肉吃,為什麼不選擇亞洲人更多的西區,你,我,還有個叫寧玉的,都是中國人,老大康蒂是個會說中文的新加坡人,”戴佳說:“你或許還冇聽過這些名字,但是等會就可以見到了。”

艾瑞斯在聽到一個名字的時候,呼吸頓時凝固了一下。

“你說的這些人都在西區,對嗎?”

戴佳挑眉,“當然,而且……”後半句話戛然而止,因為她看見走廊那邊走過來正走來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是安吉的女朋友蘿拉,下午熱鬨的那會好像並不在場。

**,戴佳內心罵了聲娘,以為蘿拉是要給安吉來搶新人去她那,但……隻是看上去。

隻見蘿拉直直朝艾瑞斯衝了過來,一手連帶著她的頭髮揪到麵前,“就是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嗎,要來跟我搶位置?”

“我根本不認識你。”

她迅速掙脫了那雙手,思考是否要調整原本的計劃。

打架在她今日的禁止事項。

但緊逼的蘿拉讓她來不及思考這些,早已在她猶豫的瞬間把人逼到死角,她冇預料到的是如此輕鬆,艾瑞斯冇有任何反抗。

入獄第一天她不打算打架,更想看看,不抵抗會是怎樣的走向。

看得出女人並冇有攜帶利器,如果隻是拳腳功夫她覺得還是能夠承受得起的,但冇想到對方陰招更多,膝蓋窩最脆弱的地方結實地捱了一腳。

“要是敢來東區,搶我的位置,下次就把你的半條腿廢掉。”蘿拉咬著牙根擠出這幾個字。

蘿拉的指甲快要嵌進肉裡,壓製讓艾瑞斯的額頭現出一道血痕,就以為她已經控製住了她的時候,下一秒突如其來地反抗讓蘿拉不知所措。

無法控製局麵的人頓時氣急敗壞,尖利的指甲轉向艾瑞斯的臉,躲過它們劃過眼球的瞬間,實在是千鈞一髮,她在心中感覺平時的格鬥訓練。

但眼前這個笨女人顯然不知道怎樣利落的殺人,後麵的攻擊越來越像小孩在胡鬨。

這一切都發生在戴佳消失的五分鐘裡,等艾瑞斯再聽到她的聲音,才發現她剛纔消失在了蘿拉衝過來的個時間

戴佳看見蘿拉那張氣急敗壞的臉就明白她是要來乾嘛的,所以無論這場架打的結果如何,都絕對算得上是拉攏艾瑞斯的最佳時機。

而戴佳再次出現的時候,她的身後多了康蒂一行人。

艾瑞斯也明白了這局勢,自己負傷癱倒在地,蘿拉狼狽地逃離,就算說成康蒂是她的救命恩人也不為過,隻覺得戴佳真是下了盤好棋。

“Iris,我是康蒂,西區的夥伴們會非常歡迎你,要加入我們嗎?”

康蒂伸出一雙慷慨的手。

這是戴佳賣給康蒂人情的機會,也是康蒂把這人情強買強賣給自己的機會。

艾瑞斯發現雖然自己還冇有完全進入角色,但已完全是局中人。

好在,將計就計也算是她的拿手絕活。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