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紅樓夢全真本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亦真亦幻石頭記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列位看官,此書究竟從何而來?說起根源,雖略顯荒誕,但細思卻頗具趣味。待在下細細道來,以便讓讀者一目瞭然,不再困惑。

話說京城之西,隱匿著一隅古韻猶存的村落——黃葉村。它靜臥於滿清時期香山正白旗四王府之畔,與地藏溝相鄰,旁伴一片碧波盪漾的河灘。每當踏足此地,村口那棵參天槐樹便映入眼簾,它宛如一位滄桑的老者,矗立歲月之中,靜靜地訴說著過往的風華。

在一九七一年四月的一個黃昏,京城西郊正白旗39號的老屋中,赫然發現了曹雪芹親筆書寫的“題壁詩”,那墨香猶存的字跡述說著:“遠富近貧,禮尚往來者世間罕見;疏親慢友,因財而散者世間頻現。”此詩深邃地揭示了當時社會的貧富差距與人際關係的冷漠,更流露出曹雪芹對世態炎涼的深沉感慨。這一發現,無疑為後世提供了窺探曹雪芹生活與創作背景的珍貴線索,也為曹雪芹紀念館的籌建奠定了堅實的曆史基石。經縝密考證,此地被確認為曹雪芹著書的“黃葉村”,隨即,一座莊重的曹雪芹紀念館便應運而生。

歲月流轉,五十年光陰轉瞬即逝。一日,一位美籍華人張先生,作為哈弗大學東方文學院的教授,歸國探親時踱步至黃葉村曹雪芹紀念館附近的那座祖屋前。他的目光中,交織著對這片故土的眷戀與敬仰,那是作為清代詩人張宜泉後代的血脈傳承。他輕輕推開那扇佈滿歲月痕跡的木門,每一步都如同穿越曆史的塵埃,既輕盈又沉重,承載著無儘的回憶與期盼。

走進內室,張先生的目光在琳琅滿目的古董與書畫間流轉,每一件物品都彷彿在低語,訴說著家族昔日的輝煌與榮耀。然而,他的視線卻突然被一麵看似普通的大理石壁畫吸引。那壁畫上描繪的是山水之間的詩意景象,青翠的山巒、潺潺的流水,構成了一幅和諧寧靜的畫麵。然而,當張先生仔細觀察時,卻發現其中隱藏著微妙的機關——壁畫上的某個角落,似乎能輕微地轉動,透出一股不尋常的氣息。

張先生伸出手,輕輕觸碰壁畫上的一處凹陷。隨著他的動作,整個壁畫彷彿活了過來,緩緩地向一旁移動,露出了一個隱秘的密室入口。密室中散發出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氣息,讓人不禁心生敬畏。

張先生稍作遲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毅然踏入了這片幽暗之地。密室內光線昏暗,他打開電筒,環顧四周,在密室的牆壁上,張先生驚喜地發現了數首字跡遒勁的“題壁詩”。其中一詩雲:“遙憶芹溪處士家,石頭一夢醉天涯。千秋遺韻今猶在,萬卷詩書共此華。”此詩字裡行間流露出對曹雪芹的深切懷念。

另一詩則勾勒出曹雪芹隱居山林的悠然生活:“芹溪居士隱山林,筆墨為伴度晨昏。清風明月常相伴,不問世事自悠然。”字句間透露出一種超脫塵世的寧靜與淡泊。

還有一首詩寫道:“尋訪芹溪路未迷,竹林深處有幽居。清茶一盞話今古,笑看紅塵萬事虛。”此詩彷彿預見了後人尋訪曹雪芹故居,與其心靈相通的情景,充滿了感慨與懷舊。

張先生的內心如波濤洶湧,手電筒的光束在幽暗的密室中搖曳生輝。眼前,塵封的仲尼式古琴、莊重古樸的紅木傢俱和細膩精緻的青花瓷瓷皆映入眼簾。這些物件似乎都在低語著往昔的故事,讓張先生的思緒在曆史的深處遊弋。

正當他欲轉身離去,手電筒的光芒卻不期然地定格在兩個鎏金紅色的木箱之上。這兩個木箱曆經風霜,表麵覆蓋著厚厚的塵埃,彷彿是被歲月遺忘的珍寶。好奇心驅使下,他輕輕拂去塵埃,箱蓋上的字畫逐漸顯現。畫中蘭花與頑石相映成趣,旁邊題有四句詩:“並蒂花呈瑞,同心友誼真;一拳頑石下,時得露華新。”詩句之下,署名“題芹溪處士句,乾隆二十五年歲在庚辰上巳”。

張先生目光如炬,他驚喜地發現箱子畫中上題寫的詩句竟與先祖張宜泉《春柳堂詩稿》中的某篇詩題不謀而合。那畫中的石頭和蘭花意境,似乎也與“石頭記”的主題相契合,彷彿訴說著一段段塵封的曆史。

他迫不及待地打開一個書箱,隻見箱內靜靜躺著一些古籍,旁邊是四本《春柳堂詩稿》的抄本,每一頁都透露著歲月的痕跡。這些發現讓他心中的激動如潮水般湧動。懷著更加濃烈的好奇,他又緩緩打開另一個箱子,目光瞬間被一紮古樸的線裝泛黃書冊牢牢吸引。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這本抄本,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輕輕翻開,一頁頁泛黃的書頁展現在眼前,上麵工整地抄錄著一百二十回的《脂硯齋重評石頭記》。那熟悉的字跡、那獨特的批註,都讓他確信這是一部極其珍貴的古籍。

他細細品讀著書中的內容,彷彿能穿越時空,與書中的人物共悲喜。這部古籍不僅承載了家族的榮耀,更蘊含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曆史價值。張先生深知自己手中的這份寶藏非同尋常,他決定將其妥善保管,讓更多的人有機會領略到這份曆史的瑰寶。

當位於華夏大鵬古城的高山流水先生得知黃葉村的張先生家裡藏有珍貴的古籍時,他內心的激動如同波濤洶湧。他深知“芹溪”正是曹雪芹的彆號,這些古籍很可能是與曹雪芹先生有著深厚淵源的寶貴遺產。高山流水先生對《紅樓夢》的研究一直充滿熱情,他迫切地想要一睹這些古籍的真容,希望從中發現曹雪芹未曾麵世的珍貴手稿,或是與《紅樓夢》相關的重要資料。

經過一番周折,高山流水先生終於來到了黃葉村,見到了這兩個鎏金紅木雕畫書箱。在古色古香的書房內,柔和的燈光灑在兩張曆經風霜的書箱上,為它們增添了幾分神秘與莊重。

他輕輕打開第一個書箱,箱蓋背麵的紙張上寫著“春柳堂藏書”,字跡蒼勁有力,透露出一種歲月沉澱的韻味。春柳堂,那是張宜泉的堂名,而《春柳堂詩稿》正是他的傑作。

他繼續翻閱著《春柳堂詩稿》的抄本,一頁頁泛黃的紙張上,字跡依然清晰可辨。其中有幾首詩特彆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些詩句中蘊含著對曹雪芹的深深懷念和敬仰。他彷彿能夠感受到張宜泉在寫下這些詩句時的心情,那是一種對友人的深情厚意,也是一種對文化的執著追求。

懷曹芹溪

闊彆三秋如一日,彆後常夢會君時。懷人無計頻相見,鴻雁傳書恨已遲。何時重聚把酒歡,共賦新詩話彆離。

題芹溪居士

揮毫潑墨展才情,西郊幽居彆有韻。山川美景入眼底,花鳥清音入詩心。不羨高官顯貴寵,難忘先賢立本羞。誰人能得此中意,唯有白雲伴君留。

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

君詩高雅不容輕,廢寺遊曆感懷深。破刹滄桑含雨色,斷牆斑駁映陰雲。蟬鳴荒野空寂寥,蛙唱破屋無人聞。西郊少有人至處,獨步煙林思紛紜。

傷芹溪居士

謝草池邊曉露寒,懷人不見淚潸然。北風呼嘯魂欲斷,白雪紛飛夢未殘。琴聲淒切如泣訴,劍影冷冽映蒼天。多情再問藏修地,空山寂寥晚照寒。

當高山流水先生打開另一個箱子時,他看到了那紮古樸的線裝泛黃書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全集抄本。他迫不及待地翻開書頁,那熟悉的字跡、那獨特的批註都讓他激動不已。這部古籍不僅是對《紅樓夢》研究的重要補充,更是連接著過去與現在的文化紐帶。

據史籍所載,曹雪芹於黃葉村嘔心瀝血,創作了長篇钜著《石頭記》,後更名為《紅樓夢》。他傾注了十年心血,五次增刪修改,終成這部震撼人心的钜著。高山流水先生深信,這兩隻古樸的舊箱或許便是曹雪芹遺留之物,而那《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更是他畢生的心血與智慧結晶。

高山流水先生對這部古籍進行了細緻入微的整理與研究。隨著翻閱的深入,他發現了越來越多的驚人線索。這些殘本中,不僅儲存了曹雪芹的親筆手稿,更有脂硯齋、畸笏叟等評批人的批註與見解,而張宜泉正是這些評批人中的一位。這些珍貴的文字,猶如黑暗中的明燈,為解讀《紅樓夢》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線索與依據。

高山流水先生傾注了大量心血,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全集抄本進行了深入挖掘與精心整理。他細心比對各種版本,探尋曹雪芹的原意,力求還原一個更加貼近曹雪芹原作的《紅樓夢》。經過無數個日夜的辛勤工作,他的努力終得回報,凝結成了《紅樓夢全真本》這一嶄新版本。

這個版本以東方補天石、西方神瑛侍者和絳珠草化身為賈寶玉、北靜王水溶和林黛玉下凡曆劫為開篇,巧妙地將神話與現實交織在一起。

在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的興衰沉浮中,作品細膩地描繪了閨閣佳人們的人生百態。其中,林黛玉誤識恩人,錯愛一生;賈寶玉無意負心,負疚一世;北靜王以身飼虎,得道成佛;薛寶釵賢良淑德,成貞潔夫人。這些愛情線索交織在一起,勾勒出一幅幅動人心魄的畫麵。

通過這些人物命運的刻畫,《紅樓夢全真本》不僅深入探討了人性的複雜性和人生的意義,還對封建社會進行了深刻的批判。這種批判和探索具有普遍的價值和意義,讓人在閱讀中感受到作者對人性深刻的洞察和關懷。

話說曹氏家族為康熙朝顯族,旗屬正白旗包衣。自曹雪芹的上世曹世選被俘入旗後,至其高祖曹振彥時已以軍功起家。隨著多爾袞的逝世,正白旗直接歸皇帝統轄,成為上三旗之一,併入內務府,曹家因此與皇室緊密相連,成為皇家的忠實臣仆。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字子清,號荔軒、楝亭,是康熙年間的一位顯赫人物。他早年擔任康熙帝的侍衛,後曆任正白旗旗鼓佐領、內務府慎刑司郎中等職。康熙二十九年,曹寅以內務府廣儲司郎中的身份出任蘇州織造官,兩年後又轉任江寧織造官,直至康熙五十一年逝世。在此期間,他還與內兄李煦輪流兼任兩淮巡鹽禦史之職,手握重權。

曹寅的長女更是嫁給了平郡王訥爾蘇,成為王妃,進一步鞏固了曹家在皇室中的地位。作為織造官,曹寅還兼任皇帝耳目的角色,擁有密摺專奏權,這一特權凸顯了他與康熙帝之間的深厚關係。康熙帝六次南巡,其中有四次選擇江寧織造署作為行宮,由曹寅負責接待,此時的曹氏家族達到了鼎盛時期,可謂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

曹家四度盛典接駕康熙帝,以及他們無休止地應酬和奉養皇親國戚、王公貴族,加上曹寅的奢華生活習性,如廣交文人墨客、刻書、興建園林、養戲班等,使得曹家雖然表麵繁榮,實則已經揹負了钜額的債務。《關於江寧織造曹家檔案史料》詳細記載了曹寅晚年時,江寧織造的財務虧空已高達九萬餘兩白銀,而兩淮鹽務的虧空更是達到了驚人的二十三萬兩白銀。曹寅去世後三年,再次查出江寧織造尚欠銀兩三十七萬三千兩,這使得曹家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曹寅晚年的生活充滿了憂慮與恐懼,他常常以“樹倒猢猻散”這句成語來形容自己內心的惶恐不安。曹寅去世後,他的兒子曹顒短暫地接任了江寧織造一職,然而三年後他也因病去世。康熙帝深感曹家兩代孀婦的孤苦無依,於是特彆下令將曹寅的侄子曹頫過繼給曹寅的妻子,並讓他繼續擔任江寧織造,以確保曹家的地位和生計得以維持。

雍正帝即位後,他的政治手腕果決且嚴厲。在嚴懲與他爭奪帝位的兄弟的同時,他大力整頓吏治,嚴查財政虧空。曹氏家族因有著钜額的財務虧空,自然成為了雍正帝徹查的重點對象。雍正元年,就查出曹頫虧欠銀八萬五千餘兩,加之其他種種問題,使得曹家失去了昔日的聖寵。

雍正六年初,曹家因“騷擾驛站案”被抄家,這一事件徹底斷送了曹家的複興希望。抄家時,家中竟有“當票百餘張”的記錄,可見曹家當時的困境。曹頫被抄家後,還因應分賠的銀兩被枷號催索,這種追索直到雍正死後,乾隆帝即位時才予以豁免。據史料記載,曹頫因騷擾驛站案應賠付四百四十三兩二錢,已賠付一百四十一兩,尚缺三百二兩二錢。這些數字直觀地反映了曹家衰敗的程度。

曹雪芹就是在這樣的家族背景下成長起來的。康熙五十四年,曹家被抄時,曹雪芹已經十三歲。他出生之時,曹氏家族雖已近末世,但仍保持著鐘鼎富貴之家的氣派,曹雪芹可謂是生於繁華。然而,隨著家族勢力的衰敗,曹雪芹的生活也陷入了困境。他的朋友敦誠曾描述他的生活為:“滿徑蓬蒿老不華,舉家食粥酒常賒。”這真實地反映了曹雪芹晚年的貧困與窘迫。

儘管如此,曹雪芹依然保持著文人的風骨和才情。他的友人們記述他工詩、善畫、放達、喜酒,詩風奇詭,有魏晉名士之風。敦敏在《題芹圃畫石》一詩中寫道:“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見此支離。”這句話很能體現曹雪芹的風貌和品格,即使身處困境,他依然保持著傲骨和才華。

在脂硯齋的記述中,曹雪芹是因為“淚儘而逝”,這一說法體現了曹雪芹在創作《紅樓夢》過程中傾注的深厚情感以及他對於家族衰敗、人生無常的深刻感悟。反映了曹雪芹一生的悲劇色彩。他出身於鐘鼎之家,經曆了家族的興衰榮辱,親身感受到了人生的無常和變遷。他將這些經曆傾注於《紅樓夢》的創作中,創作出了這部具有深厚思想和藝術價值的钜著。然而,他個人的命運卻與小說中的人物有著相似的悲劇色彩,最終冇能逃脫命運的安排。

《紅樓夢全真本》這個版本不僅展示了曹雪芹原作的全貌,還融合了眾多評批人的見解與批註小說原型,使得讀者能夠更加深入地理解《紅樓夢》的深層含義與精妙之處。高山流水先生的工作,為我們呈現了一個更加真實、完整的《紅樓夢》,讓我們得以窺見這位文學巨匠的深邃思想與非凡才華。

談及《紅樓夢》,總令人感慨萬千。張愛玲曾言:“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無香,二恨鰣魚多刺,三恨《紅樓夢》未完。”如今,我們能夠有幸補全這部傳世之作,實乃今人之大幸。

開卷首章,乃作者自陳心跡:曆經世事,恍若一夢,故將真實之事藏匿於筆墨之間,以“通靈”之喻,著成《石頭記》一書。然此書究竟記載何人何事?作者娓娓道來:“我風塵碌碌,半生未有所成,回首往昔,那些女子們的品行才情,皆勝我數倍。身為男兒,竟自愧不如,然悔之已晚。因而,欲將昔日倚仗天恩祖德、忘卻父兄教誨、辜負師友規勸,終至一事無成、半生落魄的過往,編為一集,以警示世人。我之罪責深重,然閨閣之中,佳人如玉,豈可因我一人之不肖而埋冇?雖身處茅屋,生活簡樸,但晨昏之景,階前柳綠,庭中花香,皆能助我揮毫潑墨。縱使我才疏學淺,筆力有限,亦願以樸實之語,述說一段段故事,讓閨閣之美名得以傳世,亦能為世人帶來些許慰藉與歡愉,豈非善舉?”此書之中,“夢”與“幻”之字眼頻現,意在提醒讀者留意其深層含義,亦為此書之精髓所在。

話說在遠古的西方,廣袤的大地上,有一片秘境,名為靈河之畔。此地四季皆春,草木蔥蘢,繁花似錦,彷彿是大自然最慷慨的饋贈。一條靈河,宛如一條晶瑩的玉帶,在大地母親的懷抱中輕輕蜿蜒,河水清澈見底,波光粼粼,映照著天空的藍與白雲的潔。這靈河之畔,恍若人間仙境,讓人流連忘返。

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巍然屹立著一塊鬼斧神工的三生石,石畔生長著一株非凡的絳珠草。此草非比尋常,晶瑩剔透,宛如天地間最純淨的靈氣所化。微風輕拂,它便搖曳生姿,散發出淡淡清香,沁人心脾,令人心曠神怡。

話說有那麼一天,年輕的修行者神瑛侍者,一身潔白如雪的佛袍,在清風中飄然若仙,他來到了這片靈河之畔。他的臉兒清秀,眼神深邃,彷彿能洞穿世間萬象,看透生死輪迴。

神瑛侍者悠哉悠哉地漫步在河畔,心中默唸著佛法,尋找著心中的答案。他無意間低頭,發現了一株絳珠草。這草兒看上去病懨懨的,葉片枯黃,莖乾彎曲,彷彿一陣風就能將其吹倒。神瑛侍者心生憐憫,蹲下身子,輕輕撫摸著那絳珠草的葉片。

就在他的手指觸碰到草葉的瞬間,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從草兒中傳出,宛如涓涓細流,湧入神瑛侍者的心田。他的心中頓時起了一陣漣漪,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悄然甦醒,觸動了他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

神瑛侍者目睹絳珠草的萎靡之態,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憐憫之情。他深知,唯有悉心照料,才能讓這株草兒重煥生機。於是,他輕輕捧起靈河之水,那水清澈透亮,彷彿蘊含著天地之精華。他小心翼翼地將水灑在絳珠草的根部,每一滴都凝聚著他的關愛與期待。

自那以後,神瑛侍者每日都會來到這片河畔,為絳珠草澆水、施肥,細心地照料著它。在他的精心嗬護下,絳珠草逐漸恢複了生機。葉片變得翠綠如玉,每一片都如同精心雕琢的翡翠,散發著生機勃勃的氣息。而它的莖乾,則呈現出淡雅的粉色,宛如少女嬌羞的臉頰,透著一股清新脫俗的氣質。

夜幕降臨,月光如絲如縷,輕柔地灑在三生石畔的絳珠草上。那草兒似乎有了靈性,被月光鍍上了一層銀白的色澤,如同被披上了一層輕紗,更添幾分神秘與美麗。微風拂過,草葉輕輕搖曳,彷彿在訴說著古老的秘密。

絳珠草的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它深知是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讓它得以從死亡邊緣掙紮回來,重新煥發生機。每當神瑛侍者靠近時,它都會輕輕地搖曳葉片,彷彿在向他道謝,向他表達著無儘的感激與敬意。

有一天,當晨曦初露,天邊泛起一抹淡淡的金紅時,神瑛侍者又如約三生石畔。

就在這時,奇蹟發生了。三生石畔突然泛起一陣奇異的光芒,光芒中,一個美麗的裸身少女緩緩冒出。她肌膚如雪,晶瑩剔透,彷彿蘊含著天地間的精華。她的長髮如瀑,隨風飄動,眉眼如畫。她挺著雪白無邪的身軀,眼中閃爍著粉紅色的光芒,靜靜地站在神瑛侍者麵前。

陽光透過她晶瑩剔透的肌膚,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使她看起來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璀璨奪目。她的身體在陽光下呈現出完美的曲線,每一個細節都彷彿是大自然的傑作,美得令人窒息。

神瑛侍者看到這一幕,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了驚喜的笑容。他站起身來,輕輕走向這位美麗的少女。他伸出手,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長髮,感受著那如絲般順滑的觸感。少女抬起頭,用那雙充滿感激與愛意的眼睛注視著神瑛侍者,彷彿要將這份深情永遠鐫刻在心中。

“你終於化為小仙女了,絳珠妹子。”神瑛侍者輕聲說道,眼中滿是柔情。

“是的,侍者哥哥。”少女絳珠羞澀地低下頭,聲音如天籟般動聽,“感謝您的悉心照料,讓我得以修煉成小仙女。”

神瑛侍者微微一笑,將她輕輕擁入懷中。他們的心靈在這一刻緊緊相連,彼此的情感在晨曦中交織、昇華。他們彷彿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心跳,能夠聽到對方的呼吸,彷彿整個世界都隻剩下他們兩人。

神瑛侍者正沉浸在與絳珠仙女的美好之中,突然間,師門的緊急召喚如晴天霹靂般傳來,打破了他悠哉悠哉的日子。他站在靈河岸邊,心中五味雜陳,彷彿所有的情感在這一刻都交織在一起,難以名狀。

他轉身望向絳珠仙女,眼中滿是不捨與牽掛。這小仙女,已經陪伴他度過了許多歡樂與寧靜的時光,成為了他修行路上的一份珍貴記憶。他蹲下身子,輕輕撫摸著那翠綠的葉片,彷彿想要將這份溫柔與關懷永遠留在它身上。

“小仙女啊,我要走了。”神瑛侍者輕聲說道,聲音中透露出一絲無奈與不捨,“可能再也回不來了,再也看不到你那翠綠的葉片和淡雅的花朵了。”他的話語中充滿了對未知未來的擔憂與對絳珠仙女的深深眷戀。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去之際,突然,一陣奇異的香氣撲鼻而來。那香氣清新而淡雅,彷彿是從絳珠仙女身上散發出來的。神瑛侍者微微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這是絳珠仙女在為他送行。

他輕輕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彷彿要將這縷香氣永遠留在心中。然後,他轉身離去,不再回頭。他知道,自己必須堅定前行,完成師門的考驗。

時光荏苒,神瑛侍者在師門的修行歲月中,道法日益精進,威名遠揚。然而,他心中始終難以割捨那段與絳珠仙女的情緣。那個絳珠仙女的倩影,時常在他夢中徘徊,成為他修行路上難以逾越的心魔。

為了斬斷這份情緣,神瑛侍者毅然決定下凡曆練。他希望通過體驗人間的種種悲歡離合,洗淨心中的塵埃,從而領悟生命的真諦。在師門的祝福與期許中,他踏上了前往人間的道路。

而絳珠仙女依舊在靈河岸邊孤獨地守候著。它的心中充滿了對神瑛侍者的思念與期盼,每一片翠綠的葉片都彷彿在訴說著它的癡情與等待。當聽到神瑛侍者已下凡曆劫的訊息後,為了報答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絳珠仙女決定捨棄草木之身,化作凡人降臨凡間。

她選擇了華夏姑蘇城的一個顯赫官宦之家林家作為降生地,從此開始了她在人間的全新生活。在這個繁華的世界裡,她以凡人的姿態感受著世間的喜怒哀樂,也期待著與神瑛侍者的重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