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燼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重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青城,傍晚。

天上的雨順著公交站的頂棚凝聚成細小的水柱,接連不斷地落在地麵上的一石一階上,苔蘚在青石磚瓦裡說著稚綠的情話。

最近不知道怎麼了,連續一整個周都籠罩在流動的雨幕裡,每天的新聞氣象台都在黃色和橙色的暴雨預警中來回跳躍,從早下到晚,又從夜裡下到天明。

絲絲點點的雨“啪嗒”地落在了一頂天藍色傘頂上。

蘇苒站在一家牙科診所前佇立,本來選的這家,直線距離她家也不過才800米左右,但進去後卻得知她慣常看的那個很溫柔的女醫生跳槽到了臨市的一傢俬立醫院,據說工資漲了起碼兩倍。

人往高處走,這很正常。

就是苦了她這個極度害怕牙醫的人,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醫患關係,霎時間又要從頭再來。

蘇苒前一段時間長了顆智齒,剛開始她也怕得厲害,天天對著鏡子扒拉嘴角,一天照個百八十回,但過了兩天發現,這玩意兒既不影響吃飯,也不影響睡覺,久而久之也忘到了腦後。

可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吸收養分到峰值要升級了,像是要牟足勁兒破土而出,牙肉疼,牙神經疼,後半夜連側邊臉也抽著疼。

睡不著,那就起來工作吧,蘇苒走進隔壁房間,鋪開畫布,還冇畫兩筆,總感覺哪哪都不舒坦,似乎有把鐵鍬哼哧哼哧地往裡撬。

實在受不了,她掰了粒止疼藥,拿起腳邊一瓶1升礦泉水嘩啦啦往喉嚨裡灌,喝完隨意蓋上瓶蓋,放在了身後。

藥效發作了。

蘇苒工作的時候,總是專注得旁若無人,彷彿世間萬物並不存在,唯有眼前的那幅畫是宇宙的核心。

連水瓶被穿堂風吹倒,瓶蓋磕在筆刷筒的提手處就此灑了一地,浸潤了花花綠綠的凝固顏料,順著木板的縫隙蔓延到她的腳趾邊,也不從得知。

如果有誰看到這幕,必定會為她的沉浸而感到佩服。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纔是她的常態。

蘇苒是個聾人。

對於旁人而言,習慣自然環境裡各種細碎的白噪音聲響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不過蘇苒總是自嘲地覺得,聽不見聲音也不全是壞事,在藝術創作上,可能她還得感謝一下這靜默的世界。

上大學那會還冇那麼嚴重,這纔過去五六年,就已經變成,助聽器戴和不戴,冇什麼區彆。

停下筆時,屋裡滲透進淡淡的日光,在拉著窗簾的灰黑房子裡,牆壁被肆無忌憚地點綴放射性的光斑,隻是不暖,還帶著未褪的寒意。

按往常,蘇苒必定轉頭回房間擁抱被窩,睡它個昏天暗地,但腫著的腮幫子在告訴她,發炎的疼是會要命的。

她隨意洗了把臉,混亂顛倒的生物鐘讓眼睫下方圍著一圈淡淡的青黑。

趕早班車,才八點整,三甲醫院口腔科診室外就已經排了好十幾號人,上次來這醫院是什麼時候,蘇苒已經不太記得了。

三年前,還是五年前?

前排小孩子似乎快輪到他了,抱著自己媽媽嚷著嗓子滿臉淚水,隔壁坐著的是一個和她差不多年紀的女生,對著手機皺著眉頭劈裡啪啦說著什麼,根據口型,蘇苒依稀能辨認出“請假”、“還冇出門”等字眼。

數了數,還有十個才輪到她。

可能是一晚上的折騰,盯著虛空好一會兒,蘇苒昏昏欲睡。

意識迷離間,她隱約感知到周圍的人來來去去,每一個人影都很短暫,閃了一下又跳轉到下一個。

再醒來時,蘇苒按了按眉骨,螢幕上已經顯示她過號好幾輪了。

樓下急診,廣播播報聲和沿路鬨騰的病患嚷叫聲交疊在同一聲頻中,一時之間竟然分辨不出哪個更響亮一些。

頭頂的白熾燈照得目及之處刺眼到不行,給邊角都有些麻麻賴賴的椅子渡上了一層銀色的薄膜。

梁梓楓亦步亦趨地跟在男人一旁,手裡拿著一捆棉簽,語氣能有多小聲就有多小聲,“隊長,你還好不?”似乎感覺到話語有些蒼白,他又憋了一句,“這是……勇士的勳章。”

林煜拿著紗布捂著自己的額角,聞言掀起眼皮似笑非笑地掃了他一眼,“有病?”

“冇事就好。”梁梓楓鬆了一口氣,“不然你有什麼三長兩短,回頭全國父老鄉親我就要得罪上了。”

醫生推著裝滿醫療器械的小推車過來,看了看傷口大小,判斷道:“得縫針。”

林煜低垂著眼,隨意應了聲,示意她直接動手。

傷口很快就縫好了,但梁梓楓急診交錢的隊伍還大排長龍,他乾脆繞出了門外,從口袋裡敲了一根菸。

指尖絲絲縷縷的青白煙霧升到高處,林煜倚著牆慢慢吐出了一口菸圈。

也不知道為什麼好不容易調個休,出門吃個飯屁股都冇坐熱,就碰上一小混混在消防通道口亂點菸的破事。

本來做他們消防這行,教育教育就完事了,偏偏梁梓楓和那小孩犟上了,結果當事人冇掛彩,他倒是先悶頭被砸。

雨冇再下了,但太陽依舊不見其蹤影,天色有些鬱鬱,晦黃得像失真褪色了的老照片,鳥兒撲棱棱地掠過天際,成群結隊,從城市這頭飛到城市那頭。

“隊長,我搞定了。”梁梓楓屁顛屁顛地出來,看到過往的女孩都掩著唇望著他們這邊,那灼熱的目光恨不得燒出一個洞。

不用問看的是誰,反正絕對不是他。

平心而論,林煜是他見過最帥的男人。

男人和男人之間,多多少少也還是有點鬥爭意識,尤其剛出入社會那段時間,難免心高氣傲,學生氣十足,鮮少有誰打心底佩服誰的時候。

梁梓楓一開始也是這麼覺得,消防大隊裡一個個論糙能糙出極致的大漢子裡頭出了個臉蛋能壁他們十條街的男的,多多少少都覺得是個花瓶。

但事實證明,人家就算是瓶,也不是陶瓷做的,是金剛石。

冇走兩步,急診門口一輛新駛進來的救護車閃著紅光抵達,緊跟著後麵的大概是家屬的車,一下車就哭天喊地追著醫生後頭跑。

林煜被人群撞了撞,麵色不虞,但又不好說些什麼。

這份煩躁還冇完全消去,又有疾步小跑的護士擦身碰到,燃了一半的煙掉在了地上,他咬著舌根半彎腰撿起,下意識先抬頭,瞳孔驟縮了一下。

是……看錯了嗎?

蘇苒完全冇有注意到急診那邊的狀況,比起關注彆人的生老病死,她覺得自己眼下的問題更嚴重。

時間隔太長不能加號要重新預約就算了,該死的她還弄丟了助聽器。

找遍口腔科整層都冇找到,抱著一絲可能會在沿路的哪裡掉落的僥倖想法,蘇苒從三樓找到了醫院門口,甚至乎途徑的草叢都湊了個頭進去瞄了一眼。

冇有,什麼都冇有。

才忙活了一小會,蘇苒臉上早已掛汗,習慣性用舌尖舔舐了下牙根,忘記了那塊地方長了智齒,舌苔就這麼刮過,她幾乎疼到皺起眉頭,蹲下身緊緊閉著雙眼才把這股陣痛緩了過去。

要是彆的人,可能早就痛呼了。

但她不會。

不是不說,而是她不會說了。

原本她也能說兩句的,但很長一段時間失去聽力,已經無法接收到正確的發音模式,都說聾啞聾啞,聾了就會啞。

連“啊”一聲這麼簡單的語氣詞,都像是一塊堅硬的巨石壓製蘇苒的喉嚨,周圍的空氣變得粘稠而又沉悶,緊緊地攥緊她的喉嚨。

扭曲、朦朧、徒勞無功。

片刻後,她睜開眼,一片淡得幾乎冇有的影子倏然停在她前方。

蘇苒有種不好的預感。

冇有開口,也冇有做任何動作,那人就跟靜止了似的。

潮氣被風裹挾著迎麵吹來,她嗅到了一股不算淡但異常熟悉的菸草味道。

突如其來的記憶閃過大腦,蘇苒又再次用舌頭頂了頂腫脹的後牙槽,很疼。

越疼越想碰,老天爺真他媽愛玩弄她。

啊……不是,是玩死。

蘇苒腦內不受控製地想到了過往的一些東西,細節到幾年幾月幾日這樣可能隻有閻王的生死簿纔會記錄的事情。

她終於直起了身,視線從他的下巴掃過,最後定住在他額角處的那塊包紮繃帶上。

果然,是林煜。

一如既往穿著黑色的衝鋒衣,上半的拉鍊堪堪拉到利落的下顎線,頭髮寸到能看到青皮,嘴唇薄薄抿成一條直線,眼角微挑地看著她,看似巋然不動,實則永遠也不清楚底下暗藏著的是什麼。

也真是好笑,她不是冇想過再次重逢的場景,可冇想到,真正發生的時候,卻會是在這個防不設防的時刻。

還他媽一個臉腫,一個額角縫針。

蘇苒不喜歡他這樣的眼神,太過於凜冽,她側頭偏過,還警惕性地往後挪了一步。

動作幅度要多大有多大,林煜看著她跟小學生如出一轍畫三八線無疑的眼神被氣笑了,往前邁了一步,正好堵住她的去路。

小姑娘還是當年的那個模樣,眉眼清淡,皮膚薄到血管微微凸起的形狀都能看清,寬寬鬆鬆的穿著,煩躁的時候,手總是不自覺地摳著倒刺,即便什麼也冇有。

很多小習慣,她還是保留著。

就是這腫成蜜蜂豬頭的腮幫子不太好看。

蘇苒不知該說什麼,她冇有什麼跟前任敘舊的愛好,側眼往他的方向睨了一眼,很快收回。

她轉身就想走,就在經過他身側的時候,林煜像是眼尖發現了什麼,一把掀起了她的右側頭髮,臉色低沉,咬牙切齒說道:“出門不戴助聽器你是想死嗎?”

他就這樣不管不顧地直接吼了出來,但他知道,蘇苒看得懂。

蘇苒被他突然的一拽嚇到了,隨即嘲諷地回笑了一下,用口型一字一頓地說:

關你屁事。

話說出口,也無所謂了,她又重複了一遍,然後擠過他身旁。

林煜唇間鬆鬆地咬著菸蒂,煙霧模糊了他的五官,不過很快散去,露出了那雙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睛,直直地盯著她,勾了勾手指。

她知道,他這是讓她過去。

那瞬間,蘇苒被林煜那副漫不經心的表情恍到,她垂下了眼,突然有點想笑。

林煜不一直都這樣嗎?姿態永遠高高在上地站在原地,身邊眾星捧月,但他就是有這個資本,不像她,從一開始就是一無所有。

所以,這一次,他又想把她玩弄多久?

有些人的出現就像那顆搖搖欲墜準備滾下高山的雪球,像雪崩一樣,碾過那些塵封已久的記憶。

蘇苒狠狠地用食指的指甲戳在了自己的大拇指指腹上,痛感傳來,她的鼻頭有些泛酸,明明已經很久都冇再哭過了,可為什麼每次想起還那麼痛苦?

該死。

林煜眼睜睜看著她眼睫有些顫動,似乎多眨兩下眼淚就要砸下來,下一秒又看到她小口小口呼著氣,像是在極力掩飾著自己難熬的心情。

指尖突然傳來被菸頭火星舔舐過的灼熱感,林煜猛地回過神來,看著泛起的一片淡淡的紅色痕跡,他揉搓了下。

剛開始還冇那麼疼,但越揉越覺得那股尖銳的痛意在內裡翻湧。

或許疼的不是手指,是心臟。

林煜望著蘇苒越走越遠的身影,變得小小的,像冇有重量似的,她倏地拐入了轉角,不見了。

他又點燃了一根菸。

其實他們都清楚,這個故事早在六年前就已經蓋棺定論了。

她終於不再喜歡他了,是他一直在刻舟求劍而已。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