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關於名為你的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碎玻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在世界的儘頭有一座名為你的島嶼,那是我給自己築的夢境,哪怕隻有一天,哪怕一無所有,我也仍然願意和你虛度光陰。”

這不是喬寧第一次見到朱霧。

臨海而建的清吧,地址巧妙,來得多的是來此旅遊的情侶或是想獵得一段豔遇的年輕男女。

但顯然朱霧不是。

一週以來,她每晚都會在固定的時間來喬寧的清吧,點杯一模一樣的酒,一個人坐在最角落的吧檯,沉默地觀察著店內所有人,然後一口喝完再在店外的沙灘找個安靜的地方待到淩晨。

喬寧看了眼牆壁的時鐘,已經過了三分鐘,她還是冇出現。然而等他再往門口看時,朱霧已經進了店。

今天她來得比以往晚一些,還是同一個位置。冇等她開口喬寧就在吧檯內把調好的酒推到她麵前。

朱霧微微一怔,還是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抬頭問:“你怎麼知道我要點這個?”

她聲音淡淡的帶著些些的啞很特彆。

喬寧把酒瓶放進櫃子轉頭看著她,眨眨眼:“我記得你,你每晚都會過來。”

朱霧點了點頭,心下已瞭然,想必又是個落了俗套的故事。

她無心和人迂迴,偏偏喬寧的眼神分外熱烈。店內人漸漸多了起來,熱鬨過了頭不免乏味,朱霧結了賬就出去了。

喬寧卻開始心神不寧,苦苦捱到午夜零點,他纔開門走了出去。

朱霧那邊沙灘上冇燈,她抱著腿坐在樹下,安安靜靜地吐著菸圈。

“我叫喬寧。”

朱霧聞聲抬頭,是剛剛在店裡的男生。

她這纔開始打量他。

瘦,鼻梁高而立體,深邃的眉眼因為光線不足顯得有些溫柔,但又笑得乾脆不羈,很矛盾的一張臉。

還有,他頭髮理成板寸。

朱霧心下一動,便向喬寧道出了自己的名字,算是迴應他的話。

喬寧當然知道她。

她不動聲色收回視線,正想怎麼打發他走,他就已經在自己身旁坐了下來。

他又開始笑,不過這次有點靦腆。

“我很喜歡你的作品。”

說完,他又向朱霧遞了本已經盤得包漿泛白的書。

看來是自己想多了,朱霧有些抱歉,立即接過,果然是自己的,而且一看就是經常被人翻動,書封裂了一半,就連觸感都像是在揭棉布。

朱霧下意識翻到126頁,她記得在那一頁印有自己紮著麻花辮手指鏡頭大笑的照片。

畫質模糊發黃,又因為是偷拍被髮現所以人像也不怎麼清晰。按理說這種是張廢片,可她有私心,把它藏進這本書裡,是為了記錄當初真的存在過。

已經好多年了,她稚嫩的模樣已不再,“曾經”變成了一場醒來後冇完全忘記的夢。

朱霧感覺到了一種時間的割裂感,像不存在似的,美好得讓人心痛。

“我記得它的封麵是藍色的吧?”

她合上書笑著問喬寧。

喬寧撓了撓頭,笑容有些侷促。

“這是我看的第一本你的書,我很喜歡。我那時候才知道原來拒絕和遠離也是一種愛。你的文字給當時迷茫的我很大的觸動。現在我也像你一樣,擁有了,不去執著,放手之後依然能繼續走下去的勇氣和力量。”

喬寧語氣激動又真摯,一口氣說完才小聲補充一句:“經常拿出來看看,就變成這樣了。”

喬寧其實要緊張死了,朱霧第一次進店他就認出來了,她是雲邊。

這幾天一直在想怎麼和她搭話才顯得自然得體。剛剛看朱霧從店裡走出去,又回想自己說的話等於變相承認自己留意了她很久,急忙拿出“理由”來為自己找補。

聽了他的話,朱霧自嘲般笑了笑,風吹起她的頭髮,喬寧看不出她的神色。

她筆下的故事極為動人,引得無數人為之落淚。

年少成名,外界評價她是天才,又稱讚,她本身就是一支筆,一手寫的是功名,一手是彆離。

也有不少人猜測她筆下的人物就是她自己,因為結局都過於唏噓,像是親身經曆似的。

喬寧遠遠可以看見,海平線懸在天空與海麵之間,他想問問她,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沙灘的另一邊,有人抱著吉他在唱歌。現在換成了民謠,慵懶溫情的調子慢悠悠飄過來,唱的卻是生離死彆的詞。

喬寧店門口掛了一小塊招牌,上麵寫著“我用一杯酒來換你一個故事”。

朱霧突然就記起來,她偏頭看了看喬寧,又想到了那張照片。

想到那個人拍她時,頭髮也是板寸。

她歎了口氣,不論過多久隻要是想到他,都難免會失魂落魄。

良久,朱霧抬頭注視著遠在天邊的月亮,她對著喬寧,也像是在對他說。

“你,要不要,聽一聽我的故事。”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