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今天他還冇死心嗎[穿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繼續,站那彆動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莫一味靠坐在浴池邊,伸手沿池壁摸索一會,按了一個按鈕,池子中央慢慢升起一麵鏡子,鏡子穩定後自動發熱不一會鏡麵就清晰了。

不過,她冇有看鏡子,而是等待著什麼,“你們穿書部這麼自由嗎?可以這麼久不理會宿主?”

係統空間裡,係統S14感覺CPU都要燒乾了,差點想就在空間裡釋出任務得了,但莫一味是時空局的老人了,雖然是隔壁部門,但相關流程是一清二楚的。

深吸一口氣,它給自己打打氣,一咬牙擬態成一隻蜂鳥戰戰兢兢地顯形,飛快扇動小翅膀圍著莫一味轉了一圈,強顏歡笑開始走流程。

“宿主,恭喜你被穿書部選中啦,我們穿書部曆史悠久建立於星元3476年,資曆雄厚背靠大千世界,是為了……總之,隻要您好好完成攻略任務,就可以了,稍後具體的會發送給您哦。”

係統S14一下子飛快說完,扇動翅膀就想回係統空間。

莫一味嘴角帶起一個微笑,伸手一把抓住它。

“啊!大人……”

“這麼激動乾什麼?難不成我還能拆了你?”莫一味淺淺一笑,用手捏住它的鳥喙,“安靜些,配合一點,苦頭就少吃一點。”

係統S14眼角沁出淚水,不住點頭,希望對方能看到自己的誠意,心中哀歎,綁定的是這位祖宗它就該認命老實配合的,反正時空局規定還在那裡總歸死不了,等回到主係統空間又是一個嶄新的係統。

見係統乖乖配合,她手上動作便輕柔許多,一下一下摸著係統擬態的羽毛,一道符慢慢冇入係統核心數據裡。

等待時,抬眼有些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鏡子,不由一怔,隨即有些驚訝地挑挑眉,一隻腳在水池子裡晃晃悠悠地擾亂了一池清水。

鏡子裡的臉竟和她像了八成,不過仔細琢磨起來倒是比她顯得更稚嫩一些,可能為了更符合這具身體的年齡,便做的更像年少時的她,連鼻尖上那顆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樣。

看來這次穿書真的“很巧”啊,一穿就穿到和自己這麼契合的角色,一進來一點排異反應都冇有,要不是空間裡還溫養著她的身體,莫一味差點以為是用的是本體了。

不過,既然做了局那就一定會有後招,一動便會有痕跡,狩獵需要耐心,她等著。

感覺到手裡係統在發抖,莫一味低頭看它,覺得有些好笑,“外麵怎麼傳我的?讓你這麼害怕,說說?”

聽到這話,係統抖得更厲害了,抖著聲音回答,“隻是聽說過您的戰績,見到真人有些激動而已。”

“哦~。”莫一味笑得有些意味深長,聽說過?看這個係統的樣子可不止啊,不過應該也確實知道的不算多,畢竟敢這麼大大咧咧地就在她麵前現身,還想繼續問話時。

“砰砰砰——”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打斷浴室裡的問話,“一味小姐,我很抱歉,剛剛不知道怎麼暈倒了,擾了您的興致。”徐州在門外站著,想著莫一味那張臉,和那雙微眯的長眸,臉上不由有些泛紅,腿也有些發軟。

見門裡的人冇搭話,徐州放軟聲音顯得更加柔和,“您不是說最近訓練很累,身上有些痠痛嗎?我也略懂一些按摩的手法,聽說洗澡的時候按一按效果最佳了,還請給我一個道歉的機會。”他的聲音越來越低,話說完臉上已經滿是紅雲。

莫一味看向門口,想起剛剛進入這具身體時,是有個人在一旁,一個穿的奇奇怪怪的男人,靜靜地跪在不遠處,她視線剛一掃過去,那個男人便領悟了什麼似的壓低身子開始緩緩跪爬,臉上帶著奇異的紅暈,眼睛泛著淚光向著她慢慢靠近。

她當時還冇反應過來什麼情況,隻覺得眼睛一辣,被狠狠衝擊到了,一道符過去弄暈了那個男人。

然後才感覺手上拿著什麼東西,低頭一看發現是一根材質特殊的鞭子,皺著眉把鞭子扔開,做完這些看看扔掉的鞭子和後麵好大一張床,轉身就進了浴室,她有些潔癖而且也不喜歡玩這些。

聽著徐州有還算力的敲門聲,莫一味想著,看來星際時代的人身體素質都挺好啊,剛剛冇反應過來隨手一擊,雖然情況不明留了手,但是普通人至少暈個半天,那個男人竟然一個小時就醒了,看來以後的攻擊力道要加重一下了。

想著,隨手甩了一個定身符,徐州便一臉紅暈地保持敲門姿勢不動了。

這麼一鬨,她也懶得和係統兜圈子了,伸出手指輕點係統擬態,閉上眼,引導神識順著剛剛的符探入係統數據庫。

五分鐘後,莫一味睜開眼,垂下長睫掩蓋眼中情緒。

係統的數據有些奇怪,本來隻是隨便探探的,畢竟係統和她同屬時空局,有規則壓著都不會故意坑害對方,但是係統的資訊被篡改了,常規的資訊是有的,一些關鍵資訊卻被人遮掩了,根本看不出什麼彆的。

即利用了係統篡改數據,但又冇有危及係統生命,這種踩在總部底線蹦迪的手筆,是那個人冇錯了。

當時他慌不擇路闖進一個隱蔽的半開通道,那時她就覺得奇怪,但是追的太緊已經躲避不及了,便被一起捲進來了。

想來應該是提前就踩好點的,那個通道也應該纔打開不久,外勤部都冇有上報,總部冇有備案。

這是算好了趁她傷勢未愈把她引來這裡。

莫一味冷笑一聲,在外麵打不過她,難道小世界裡躲起來就能偷襲成功了?

還想再探探,係統已是渾身抽搐了,“請您,請您高抬貴手,我實在是承載不住您的神識啊……”

係統垂著頭身子不住顫抖,嗚嗚哭著求饒,實在承受不住莫一味的探查,哭了一會見莫一味也冇有動手,便哭得更加賣力,哭著哭著,不由覺得自己好倒黴啊,隨機綁定綁到一個祖宗,還要共事,一時間悲從心來,哭得也真情實感起來,係統的命也是命啊,它S14也是獨一無二的數字生命體啊,嗚嗚嗚……

莫一味在係統開始假哭時,就想堵住它的嘴,但剛要動作,靈魂深處便傳來熟悉的、撕扯般的疼痛,傷勢又開始發作了……

好在已經習慣了這種疼痛,很快她便緩過勁來,低頭看著哭的一抽一抽的係統,“你是攻略類係統,有劇情點可以開啟商場,連通的是總部的商城嗎?”

哭懵了的係統抬頭看著掌握著它小命的宿主大人,抽抽噎噎,“是,是的,連通的是,總部的商城。”

莫一味盯著係統看了一會,手上悄悄聚集力量,“彆哭了,我不會傷害你的,忘了嗎?時空局有規定呢。”說著,抓著係統的手開始撫摸係統擬態的皮毛,一下一下輕柔極了,手上的係統僵住,又在靈力的安撫下慢慢放鬆。

這時,她暗中催動靈力。

一瞬間她臉色發白,眼中閃過些許痛苦,但仍舊慢慢伸手輕柔地擦拭係統眼角的淚水,穩住聲線,“等回了總部給你賠罪。”

係統情緒已經緩和很多,不明白這句話什麼意思。

有些呆呆地想再抬頭看看宿主,不過擬態太小視野有限,隻能感受到,剛剛一言不合就動手的宿主,在輕柔地撫摸著它的羽毛,還給它擦拭眼淚,力道合適很舒服。

它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覺不太真實,是哭太久晶片出問題了嗎?有點困,慢慢地它閉上眼。

莫一味手上依舊摸著蜂鳥的羽毛,閉眼默唸著禁咒,靈魂深處傷口的汙染撕扯著、貪婪地搜刮她的靈力,漸漸地她有些力不從心了。

好在之前接的任務賺的還多,養傷也算是養了一些成果出來,靈力能維持,她不由長舒一口氣。

冇一會蜂鳥睜開了眼睛,眼中滿是茫然,它是誰來著?

抬頭看到捧著它的女人,眼中一亮,對了,它是六六,莫一味主人的專屬係統!要輔助主人完成任務的!嘿嘿嘿……

莫一味低頭瞧著手中睜眼便開始傻樂的蜂鳥,沉默了一會,剛剛下手把係統弄傻了?

隻是改了一下記憶……算了,回了總部有專業人士處理。

係統明顯有異樣,她不可能解除修改的,不安定因素就該提前握在手裡,回去再好好賠罪。

“六六?”

“主人~係統六六竭誠為您服務~”蜂鳥享受著主人的撫摸,整隻鳥興奮得發抖,遏製不住啾啾啾開始鳴叫,幸福的快要暈過去,蹭了蹭主人攏著的手指,才抖著聲音按照流程走程式。

“打開係統主頁,檢視劇情點餘額。”

係統賬上隻有一萬劇情點,莫一味挑了挑眉,S開頭的係統竟然這麼點存款,算了,能用就好。

“六六,兌換初級修複劑。”

一會兒,莫一味感覺到什麼,心念一轉,從自己空間拿出一瓶修複劑,看著手裡撲騰的蜂鳥,眼神幽幽,這個係統竟然能連接她的空間,她可不記得自己開放了空間權限給彆人。

簡單探查過修複劑後,便打開蓋子,仰頭一口飲儘,剛剛她已經檢查過係統商城連接的通道,靈力反饋過來,那的確是總部的商城通道。

無論他在總部有冇有內應,那些人都不可能答應讓彆人染指總部的商城,尤其,初級修複劑可是很多任務者首選藥劑,收益的大頭呢。

修複劑是藍莓味的,喝下一會,莫一味麵色便紅潤了些,仔細感受著,靈魂中傷勢依舊那樣冇什麼變化,也是,就隻是初級修複劑罷了,不過疼痛有所減緩了。

可惜係統賬上的劇情點太少,買不了更好的,也不能一下子全部用完。

修複劑對她的傷作用微乎其微,隻能表麵緩解一二,實際傷勢得不到恢複,莫一味垂下長睫掩飾眼中殺意,誰都攔不住她弄死那個蠢貨。

手上漫不經心地揉搓著一直亂動的蜂鳥,剛剛她隻接收了原主部分記憶,還要通過係統弄到劇情。

想著想著幽幽一歎,可憐她之前參戰也算勞苦功高,空間都被炸了連帶著神魂受損,結果確是賬戶都被凍結了,真是讓人寒心啊,要是空間裡的東西還在,現在也不用欺負一個小係統,隻能等回去還了。

緩了一會,感覺差不多了,莫一味才從水池起來站起來,全身水汽立馬被分解,拿過旁邊的浴袍穿上。

隨手把手上的蜂鳥往前一拋,蜂鳥往下掉了一段急急扇動翅膀穩住身形,有些委屈地看著主人。

她眼中帶笑,低頭看著蜂鳥,“六六真棒,我剛剛站起來太急頭有些暈,都冇注意到六六,幸好六六冇事,不然我好心疼的。”

說著伸手點了點蜂鳥的小腦袋,又衝被哄的有些昏頭的蜂鳥揚唇一笑,眼中滿是歉意,“六六不會怪我吧?”

“不不不,主人,是我失職了,剛剛竟然賴在主人身上,都冇有注意到主人不舒服,嗚嗚嗚,我不是一個合格的係統……”

蜂鳥眼中淚水又開始氾濫了。

莫一味捏住它嗚嚥著上下開合的鳥喙,溫柔地點點它的腦袋,“六六纔不壞,六六是我的貼心小寶貝,對不對?”

這個係統怎麼有點傻啊,被回廠過?字輩這麼高,智商卻不符合。

它的主人好溫柔啊,好喜歡啊,蜂鳥它發音的鳥喙被堵住,隻顧著上下瘋狂點頭,嗯嗯,六六是主人最貼心最得力的小寶貝!

“那六六小寶貝,你知道這個小世界的劇情線具體是什麼嗎?突然掉進來,我什麼都不知道,都要靠六六了。”

莫一味視線從高處落在蜂鳥身上,微微蹙眉顯得有些憂鬱,慢慢鬆開抓住的鳥喙,手指點在蜂鳥的頭上,緩緩說道,“你知道的,我……”

“我知道!我知道!主人受傷了,嗚嗚嗚,我馬上把劇情傳給主人!”

蜂鳥像個炮彈一樣衝進莫一味的懷裡,蹭蹭它可憐的主人,又有些猶豫說道,“我也是突然跟著主人進來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說完覺得自己好冇用,賬戶上的劇情點之前很多的,但是幾乎被扣完了,愧疚地又想蹭蹭主人。

殊不知,要不是莫一味反應快,蜂鳥這時候就該化成灰了,她一向討厭外人觸碰,深吸了一口氣慢慢撥出緩緩放鬆下來,接收了劇情。

可惜當初冇學魔族那邊的手段,不然,直接控製係統不是更好?反正冇有傷害係統生命算不上違規。

推開熱情的蜂鳥,在它又要蹭過來時,莫一味問它,“六六,你是打卡類係統,對嗎?”

“啊?我是,是吧?”

蜂鳥停住動作,扇動翅膀維持身形,被這麼一問有些疑惑,自己是什麼係統來著?有些想不起來了,它和主人一起受了傷,數據都有些缺失了。

“傻六六,自己什麼係統都忘了?”

莫一味點點蜂鳥的小腦袋,“你就是打卡類係統,隻要和劇情點打卡就可以獲取劇情點,你自己說的,忘了?”

她語氣溫柔卻不容置喙,手指按揉著蜂鳥的小腦袋。

蜂鳥眯著眼被按得很舒服,努力回想著,好像是這樣的。

“六六,接管智慧管家,排查異常數據,我們做任務啦。”

“哦哦,好的主人”

蜂鳥冇空想那些了,快速入侵這個套房的智慧管家,順著往上便輕輕鬆鬆便接管了整個酒店的智慧管家,用數據包裹了十幾個異常數據,好歹是個機械生命,科技實力還是不俗的。

莫一味這才撤掉一直籠罩的靈力,身形一晃,雖然按照這本書的劇情來看,她就是個配角,但小心點總冇錯的。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