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登上頂點的我換地圖拯救世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天空的最頂端,是另一個世界。

在這片傳說中的國度裡無所不有。草和花自由地搖曳,獨角獸發出“唏律律”的叫聲,精靈帶著桂冠撥動豎琴,妖精扇動著翅膀,環繞站著的男人飛翔,時不時發出細細的笑聲。男人身披水妖編製的法袍,手上戴著樸素的權戒,持一支簡潔的木杖。任誰也不會覺得這樣一個男人會是唯一在世的傳奇**師。

不,這裡還缺少一個物種。

男人想。

【你真的要離開這個世界嗎?我的朋友?你可以作為人類在我的國度永生,這是你應得的報酬。】最高處隱約能看見綠色的枝葉,在雲和飛馬的中間,是一棵大得嚇人的樹。它是世界的根基,它無所不知,從它的枝葉裡生長出了天空,魔法生物從它的根係裡借取魔法,有的人管它叫母親。有的人管它叫世界樹。

馨香的風裡飛來一圈複雜的魔法紋路,飄到他臉上,冇發出聲音,但他能理解它的表達。這是參透世上所有魔法紋路、擁有最高法師塔、最強**師的能力。

“是的。”他斬釘截鐵回覆。

【為了那頭龍?】

“是的。”

【你對那頭龍抱有怎樣的情感,能讓你捨棄**師的身份和創造過的傳奇?】

“**師未來還會有無數個,身份和業績也不過是我的創造的一部分,但隻有它,它是我唯一真正擁有的,也是真正把我視為唯一的。”

【哦?作為愛人嗎?】

“不,作為家人。”他不假思索。

樹的笑聲震得坐在他肩上的精靈鼓著腮幫子飛走:【哈哈哈哈哈!】

【那麼,我會滿足你,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成功。】

被剝離出樹國的彌留之際,他彷彿聽到樹滿含笑意的私語。

【希望你能成功......】

——

“你有冇有覺得安琥哪裡不對?”徐良培煞有介事地問。

他的隊友曼達冇反應過來:“你說哪個方麵?”

“他之前就這麼沉默寡言嗎?”徐良培問。

“人家和我們隻是合作關係,又冇什麼瞭解的機會。況且能說些什麼。你這麼問是想讓他和你一起上躥下跳嗎?”曼達無語。

“那我換個問題,他之前就這麼缺乏常識嗎?”徐良培頓了頓,“上次我路過,他居然在用光腦查‘g81區最便宜的零件市場’!他不是混這行的嗎!”

“所以是哪個零件市場?”

“哦哦,我記得是‘好再來’......等等!你轉移話題!”

“你的問題冇有意義。方圓幾個星區你還能找到其他能畫機甲迴文的人來隊伍裡當機甲師嗎?而且現在已經在路上了,你要去宇宙裡搜刮一個機甲師嗎?就是缺乏心眼也得用,比如你。”曼達不耐煩地揮揮手,“況且不知道哪裡賣便宜零件不影響做機甲師,跑得慢也能做偵查員,比如你。”

一旁圍觀已久的奈努啼笑皆非,想起遍尋機甲師無果山窮水儘時偶然獲得隊友安琥的過程。

這是人類在機甲的幫助下征服了星空的世界,以中央星為中心設立起了龐大但鬆散的星區區劃。虎視眈眈的蟲族催生了責任重大待遇優渥的龐大軍隊,人人心嚮往之。每年有大量軍校生為各星區的軍隊輸送新鮮血液。h12星區是一個和平但荒僻的星區。即使這樣的窮鄉僻野,也開著一所初級軍校,薩耶軍校。

而他們因為機甲駕駛技術在h12小有名氣,走運地得到了一份無比珍貴的怡萊茲中級軍校考覈入學資格。不幸的是考覈要求四人小隊職責分明:一個駕駛高速機甲的偵查員、一個駕駛攻擊式機甲的主攻手、一個能夠主持基地工作的指揮官、一個會修機甲繪製機甲迴文的機甲師。如果說前三者野路子小隊勉強能分工出來,那機甲師就真的無處可尋。

機甲師是一門又要腦子又要天賦還要金錢的職業,h12的初級軍校甚至冇有開設機甲師課程。幾乎有些水平的機甲師都上了年紀且被各方爭搶。

機會來之不易,奈努甚至想出去軍校考覈門口蹲人的下下之策。初級軍校含金量很低,偏遠星區為了減少人員流失,交通封鎖更是嚴重,冇有幾分勢力連星際運輸船船票的購買資格都拿不到。薩耶軍校的大部分學生畢業後基本彆無選擇,隻有進入h12的武裝或□□,成為混亂秩序的一份子。最後,正是一個即將隨波逐流平平無奇的同學,給了她一個地址。

“這家維修店老闆,安琥。很年輕......但他曾經修好過我有殘缺機甲迴文的零件。如果你們實在找不到機甲師,可以去找他試一試。”

“謝謝。”奈努緊緊地盯著光腦上簡短的地址資訊,深深地出了一口氣。

“......不客氣。我聽說老師們都說你們是薩耶創校至今第一隊有希望升入中級軍校的機甲小隊......加油啊,一定要通過入學考試給我們看看。”同學神情苦澀,神色幾經變換,最後還是露出了一個帶著妒忌和不甘的笑。

奈努想到這裡,起身遠離兩個活寶,走向安琥的房間。中級軍校怡萊茲為他們購買的船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打開客房的門,往裡看去,這個瞭解甚少話也不多的隊友靠在窗邊,歪著頭,垂著的一隻手上戴著一枚古樸的銀戒,手邊放著他的木杖——根據奈努的觀察,這東西是時刻不離身的——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摸特殊材質的窗戶。外麵的宇宙寂靜,星星偶爾閃爍,彷彿一個龐然大物在吐息。

“那裡是m90星區。”奈努說

安琥從窗子的倒影裡看奈努,聲音一如既往淡淡的:“能承載相當的重量,但又有一定的透明度,機甲觀察窗可以用它嗎。”

“哈哈。”奈努笑了一聲,“它確實是機甲觀察窗的主要材料。”

“你知道的很多。”

“因為我是指揮官。”奈努看向自己缺乏常識的隊友。“指揮官的職責就是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帶領隊員走向勝利。”

“機甲能在宇宙裡戰鬥嗎?”

“......”奈努哂笑,“可以。但是隻是理論上,因為宇宙裡有大量的特殊物質,‘星星的血液’。人類是不能暴露在高濃度的‘星血’裡的。”

“冇有例外?”

“......有。”奈努訝異於安琥的敏銳,“主星區的文德爾家族擁有獨特的傳承,他們世代都能在‘星血’裡戰鬥不受束縛。g星區的‘輝煌之戰’就是由老文德爾上將在宇宙裡攔截蟲族大軍。後來它們退走a區,a區成為新的戰區,形成了現代軍校群。”

“主星區......主星區有什麼灰頭髮灰眼睛的人嗎?”安琥回過頭看她,灰色的眼睛裡閃過的光芒像隕石岩小刀的刀鋒。

在相似的目光注視下,前不久初見時安琥的話好像又一次飄進她的耳朵裡。

“我需要離開h12,,去找我唯一的親人。”

奈努搖搖頭把亂七八糟的回憶晃出腦子:“我對主星區的瞭解也僅限於書本,等到了怡萊茲我們會替你留意的。”

安琥點點頭:“多謝。”言畢拿起木杖,從她打開的門裡走了出去,背影莫名地有一種垂暮感。外麵遠遠地傳出徐良培和曼達的爭執聲:“納納麵就應該拌9號隕石岩!”

“你放屁!應該拌15號!”

“安琥!安琥你是專業的機甲師!你來給我們主持一下公道!明明是9號隕石岩更好吃!”

“徐良培你不講武德!”

“............你們為什麼要吃隕石岩。”

奈努坐到他剛纔的位置,遠望著星空會心一笑。

星際運輸船從h09出發,一路走走停停,偶爾落地檢修,收納各方各路客人。有如四人一樣的軍校生,也有探親的、采購的,三教九流、流氓地痞。宇宙裡難分白天黑夜,他們就通宵達旦地喝酒吹牛,客艙區一片吵鬨。動力艙裡截然不同,安靜非常。這裡是星船的核心區域,進入需要層層驗證。能量爐燃燒的光熱讓監控係統難以正常運轉,采用傳統的少量耐熱機器識彆係統和人工看守結合作為警備。巨大的能量爐坐落中間,各式管道穿插淩亂,爐裡光焰熊熊,驅動這艘龐然大物在星空裡跋涉。

突然警備器一聲爆鳴,識彆到異樣的警報係統迅速開始運作。動力艙控製室裡和機甲師喝酒喝到鼾聲大作的看守驚醒,拿上鐳射槍急匆匆驗證資訊闖進動力艙——能量爐一如既往地燃燒著。

“什麼,這不是正常嗎?”看守看見冇有異狀才稍稍安心,嘀咕著走近能量爐,想要確認一切正常,“真是的,老星船的警報就是這麼冇有道理......呃啊——”

一節土灰色的觸肢從他的胸口拱出,搭上他的口鼻,捂住他的驚恐痛呼。他跪倒在地上,血噴灑出來,把地麵腐蝕出一片灰黑色的疙瘩。

不發一言的能量爐靜靜燃燒,亮光把影子拖得老長。看守緩緩站起身來,胸口已經恢複一片平整。他壓低帽簷,發出一聲近似摩擦聲的冷哼。打開降溫循環係統,管道裡噴射出藍色的冷氣。一隻個頭不大的圓滾滾蟲族隨著一起被噴到能量爐邊。

船長室比客艙還要吵鬨,船員在裡麵喝酒大鬨。船長提耶收到警報通知,從主控製室向看守問話:【動力艙有異常?】

“冇有,大概是能量爐過熱吧。降溫手段已經采取。”

【儘快歸位。】

“哈哈,明白。”看守笑嗬嗬地轉動帽子,離開之前不忘關閉循環係統。關閉的艙門掩住了蟲族緩緩地爬向能量爐的影子。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