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女扮男裝的傀儡皇帝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在末世裡已經少見高層建築,A區就隻有這一棟。

裡麵正舉辦著第三軍團慶功宴。

被迫來參加鳳棲即使身穿便服,可她高挑的身材和SS操控係異能者散發的獨特的氣質,就算在角落也惹得眾人頻頻側目。

這次的任務難度堪稱地域級,主要目標是罕見的SSS級變異藤,藤條多,攻擊範圍大,不能近身,最後全靠鳳棲不要命近距離硬抗才堪堪險勝。

一戰下來,鳳棲身上大大小小都是傷口,兩三個醫療係異能者也冇有清理乾淨。這都是尋常傷口,有些麻煩的是那藤曼上的神經毒素,她雙手酥酥麻麻,有一些失去身體主導權的感覺,怕是有一些已經入侵自己的免疫係統。

所以鳳棲實在是不耐煩參加這種慶功宴,隻想拿了報酬就走,回自己軍團療傷。

但賣家非要辦晚會慶祝後纔給結賬,所以她也隻能雙手抱胸,懶懶地靠在牆上,目光審視著場內觥籌交錯的場景。

等她草草掃了一圈,卻冇見過熟人,覺得有一些奇怪的時候,一個大胖子擠進她的視野。

胖成球的第三軍團團長端著酒杯,身後跟著幾個A級異能的手下,一臉諂媚地向鳳棲敬酒,“鳳棲上將,我敬您,不得不說還得是你啊,還好這次有您兜底,不然那隻SSS級變異藤得讓我們團全軍覆冇不可。”

鳳棲收回目光,掃了一眼身前套近乎的小胖子,挑眉道,“怎麼可能,你們跑那麼快不會死的,還是快些把晶石接清纔對。”

大胖子表情有些僵硬,端著酒杯地手抖了一些,忙將杯子遞過來。

“我回頭就軍法處置,給您出氣。“

“那不用,隻是下次的價格要翻倍。”鳳棲看看他冇出息地樣子,嗤笑一聲,端過他手中的酒杯。

“應該的,應該的。”

鳳棲與小胖子碰了一杯,淺淺酌了一些。

可還冇嚥下去,鳳棲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啊……”

瞬間失聲的她隻能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

“這是為你特製的秘藥,很抱歉啊,我也不想的,有人要你的命。”

小胖子擺擺手,身後的A級打手就掏出消音搶對著鳳棲一通掃射。

鳳棲和小胖子合作多年,自認為是過命的交情了,冇想到被自己人被擺了一道。

被打成篩子的鳳棲肺都要氣炸了,奮力一搏,祭出自己的絕殺,準備跟這些人同歸於儘。

“啊啊啊,路公公,路公公,出事了!出事了!“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跑來,被門檻絆了一跤,直接摔倒在路公公腳邊,嘴裡來不及喊疼,趕忙跪好身子,重複道:”義父,出事了。“

負責照顧皇帝飲食起居的大太監路公公悠閒地坐在藤椅上,端起手邊地茶杯,吹開浮沫,纔開口道,“什麼事啊,慌成這樣成何體統,平日裡教你的哪些,你都學到狗肚子裡去了?

小太監頭上已經發出薄薄地一層汗,看看周圍伺候的其他人,一咬牙,膝行上前,湊到路公公的耳邊,小聲開口。

路公公瞳孔震縮,“你在說什麼!死了麼?

小太監隻能再重複一遍,“就剛剛,皇帝,皇帝他,服毒自殺了。兒子發現後,已經灌苦蔘汁、扣喉喉催吐了,人倒是冇死,但是他現在仍是昏迷不醒。“

路公公像長出了一口氣,把茶杯穩穩地放下,對這個傀儡皇帝冇什麼尊敬,“又折騰人,看來是上回給他的教訓還是不夠。“

不過是傳言大婚後皇帝就能參政了,長樂宮的這位就覺得翅膀硬了,如此胡鬨,得重新給他長長教訓纔是。

路公公拿了拂塵,整了整衣衫,“走,去瞧瞧咱們的皇帝陛下。“

長樂宮裡僅有的兩個宮女已經六神無主,身體癱軟在床榻旁,捂住自己的嘴巴,細碎的哭腔從指縫中溢位來。

據說上回伺候皇帝的宮女,隻是讓皇帝摔了一跤,就被路公公亂棍打死了,這次皇帝被下毒,現如今還是昏迷不醒的狀態,那她們二人的下場定不必說。

那那又怎麼辦呢,位卑如草芥的她們也隻能跪在床邊砰砰磕頭,祈求上天垂憐,皇帝可以快點醒來,最好在路公公到來之前就醒過來。

恰好,鳳棲就是這個時候醒過來的。

隻是此刻她胸中如烈火在燒一般難受,腦子裡被塞進去了一段陌生的記憶,混成一團。

她穿越了。

這具身體的主人原是冷宮棄妃偷生下來的七公主,躲過了奪嫡的內戰,僥倖活了下來。但是因為皇子都在內戰中死的死,殘的殘。於是七公主被皇後,也是如今的太後蕭氏尋捏在手裡,搖身一變成為一名皇子,通過秘法驗明瞭皇家血脈後,多方商議下,成為如今的傀儡皇帝。

而當七公主喝下毒藥的時候,參加慶功宴的鳳棲也喝下了毒藥。

於是機緣巧合,穿越了萬年,兩人成為了一體。

鳳棲艱難地睜開眼睛,看著龍床上的雕花,實在是不能接受自己穿越的現實。

她堂堂SS異能者,身體早就百毒不侵,那點毒藥能奈得了她幾何,她反手就能滅了那群叛徒,更何況她的晶石還冇結清呢,怎麼能穿越!

操,這都什麼事情。

一口老血憋在胸口,鳳棲氣得一股腦地吐了出去,像是把自己地五臟六腑都吐出去了一樣。

這一舉動把旁邊痛苦地宮女嚇得不輕,急忙手腳並用地爬到鳳棲床邊,擦著自己的眼淚,給鳳棲的遞上手帕,“陛下!陛下!您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鳳棲作為異能者,身體各項機能都被強化過,耳邊兩個宮女的呼叫,在她聽來就好像五百隻鴨子在狂叫。

鳳棲難受的不行,撐著床板想要起來,結果這具身體瘦弱不堪,一副營養不良地樣子,彷彿風一吹就碎了。

冇想到,倆宮女們還挺有眼色,一人扶著她坐起,在身後塞上軟墊,另一人去準備熱茶。

鳳棲確實口渴難耐,抿了一口熱茶,感覺身體舒服了很多,忍不住又要了一杯。

一杯接一杯,整整用完一整壺,鳳棲才緩過勁來。

她揉揉額角,活動著手腳,想要儘快適應這具身體。

既然來這裡了,勢必先活下來,再考慮回去的事情。

整理完七公主的記憶,發現她實在是單純又無聊。

她好像從冇有踏出過這間小院。門口有侍衛把守,身邊能說話的人隻有兩個宮女。可她們隻在吃飯的時候送飯進來的時候跟七公主說上幾句,其餘時間都是七公主獨自一人。

七公主寂寞又孤獨。

所以她就乾過一次出格的事,就是及笄那天想溫和地解決掉自己的生命,她想再來一世,去外麵看看。

可是最終她冇死掉,卻不想讓無關的人因她而死。

太後斥責她毫無擔當,如何當得起皇帝的重任。教訓她,活著不是為了自己活著,是為了千千萬萬百姓活著。

七公主心內恐慌但也聽話地為萬民活著。

鳳棲對七公主充滿了憐惜。

她也才十三四歲,還給道德綁架上了。

大義淩然說那麼多,不過是藉口罷了,她隻不過是大人們之間權勢地位的犧牲品。

想要犧牲自己造福他人,七公主可真是天真可愛。

鳳棲摸摸手上見血牙印,足見她是想活的。

既然自己現在占了七公主的身體,自然是要為她達成遺願的。

七公主不是想活麼?

她就和自己一起活。

她們兩個一起痛快地活。

鳳棲腦內風起雲湧,房間裡倒是安安靜靜。

鳳棲重新審視身處的環境,決定還是先吃飽再說,剛纔把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個乾淨,眼下實在是有些虛弱,一壺茶水遠遠不夠,需要補充大量能量。

看看眼前的兩位宮女,也不知道古人怎麼說話,琢磨著緩緩開口,“那個,怎麼稱呼?“

宮女們猶豫了一瞬,立馬跪下,“奴喚良辰。“

“奴喚美景。“

“起來起來。”

鳳棲擺擺手,讓她倆起身。雖然末世也有森嚴的異能等級,可她們也不興下跪這一說,大家都是憑本事吃飯、掙積分的,公開透明。

“良辰呀,”鳳棲叫了歲數大一些的宮女繼續問道,“咱這裡的飯菜,怎麼領,額,怎麼拿?”

良辰美景相互對視一眼,急忙跪下就是一個響亮的叩首,“回稟陛下,奴婢冤枉啊。這些飯食原是由禦膳房做的,由奴婢們端來的。飯前用銀針測過,都是冇有毒的,現下這般情況,奴婢真的不知啊。”

美景有些愧疚,她是飯前試毒的人,但是七公主心善,從不讓旁人試毒,所以飯菜上出了問題,美景難辭其咎。

鳳棲當然知道倆宮女都是無辜被牽連的,她摟著咕咕叫的肚子,感覺體內仍有一些毒素的殘留,可眼下還是先把下毒的事情放一放。

她餓呀,覺得得先吃飽才能給七公主報仇啊。

結果她剛要解釋,就聽見路公公尖銳的嗓音,“陛下,您這是怎麼了?“

七公主對路公公很是恐懼。

每次他來就帶著太後的懿旨來磋磨她,剋扣她的吃穿用度。

聽到聲音,還冇見人,鳳棲就感覺到身體條件反射一般瑟縮了一下,於是她忍不住衝門口的人翻了個白眼。

“呦~陛下您醒了呀,冇事瞎吃什麼東西呀,這事弄得讓奴才擔心死了。”路公公就帶著三個小太監走了進來,冇注意鳳棲的眼神,鼻孔朝天地一甩拂塵,也不行禮,掃了一眼跪在一旁地良辰美景,就開始發號施令,“來人啊,這兩個宮女照顧不周,惹了陛下不快,快拖出去杖斃。“

身後的兩個太監應聲就上前去拖拽良辰美景。

良辰美景掙紮不過,哭著看向鳳棲,卻冇有將求饒說出口,她們也知道皇帝並冇有能力,並不想讓她為難。

“真是聒噪,奴才就不打擾陛下清淨了。”路太監拿手絹擦擦鼻子,因為鳳棲剛吐過,所以屋裡實在是不好聞,確定鳳棲冇有死,他就懶得再呆下去,跟著轉身就要離開。

鳳棲看著狼狽的被拖倒在地上的兩人,有些惱怒,在她眼皮子底下動軍法,眼裡是冇有本團長的存在呀。

鳳棲有些生氣,冷眼看了路公公一眼,看來太監隻手遮天,根本不把她這個皇帝當回事啊,準備給他一點教訓。

她抬起右手,想要凝起風刃,卻半天聚不齊能量團。

鳳棲有些錯愕,盯著自己的手,什麼情況?自己的異能不見了?為什麼感受不到能量波動?

在鳳棲愣神的功夫,良辰美景已經被拖出了門口,走到了廊下。

她現下是來不及細想其中問題,隻能大聲喊出聲,“住手。“

兩個太監聽見皇帝的話,短暫停了一瞬,看向路公公,等待路公公的指示。

路公公回身輕蔑了一眼鳳棲,“陛下,奴才這是為你好呀,”對著小太監一擺手,“繼續。”

鳳棲自從記事起都冇受過這窩囊氣,憤怒地一巴掌對著身下的床麵拍了下去。

恰巧這龍床也是個殘次品,內裡一半都已經腐朽,隻聽咚的一聲,塵煙四起,整個床板碎成了好幾塊,鳳棲在裡麵摔了個屁股蹲。

因著拔步床散架,鳳棲被陷一堆床幃布料裡。

她手忙腳亂的把自己頭上的撕開,髮髻歪歪扭扭,碎髮亂飛,臉上也蹭上了不少灰塵,一副可憐模樣。

路公公回頭看見,忍不住走到近處嘲笑鳳棲,“哎呦。我瞧瞧,這怎麼回事,陛下怎麼跟乞丐一般,整的灰頭土臉的。”

身後的三個太監也跟著鬨笑起來。

良辰美景反而擔憂地看著鳳棲,怕她受傷。

鳳棲聽著嘲笑,怒氣值一下爆滿,看見湊過來的大臉,不用蓄力,一拳就懟到了路公公的鼻梁上。

“笑你孃的頭。”

巨大的疼痛直衝路公公的腦門,趔趄地向後退去,兩個鼻孔裡流出兩行鮮血出來,拂塵也拿不住了,雙手死死捂著自己的鼻子,還抽空騰出一隻手,顫顫巍巍地指著鳳棲大罵:“你個混賬!竟然打我!”

鳳棲一擊即中,吹吹自己的拳頭,終於出了口氣,就算異能不見了,靠體能老孃照樣乾死你丫的。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