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與卿何曾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意外得知冤案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銅鏡前端坐著一位美人。

正是嬌嫩的年紀,輕磕雙眸,帶著些許睏倦,身著藕粉色裝束,任由貼身丫鬟在她頭上擺弄,乍一看,好似祈春府的年娃娃。

饒是臉上帶著幾分病態,卻也剛好契合她慵懶的氣質,三分孱弱更顯得柔和,不急不躁恬淡靜雅。

“小主今日比昨日多睡了半個時辰。”

若雪一邊替溫夢綰梳妝,一邊暗自垂淚傷神,溫夢綰的身子愈發遲鈍了,一日比一日晚起,若雪當真害怕。

“是嗎,那今日晚些時辰去坤寧宮請安。”

“是……”

若雪欲言又止,到底是冇開口。

半晌,溫夢綰悠悠睜開雙眸,銅鏡裡美人如畫,眸若星辰、青絲如瀑,若是無人告知,誰又能想到,這樣一位美人已經半隻腳跨進了閻王殿。

溫夢綰抬手拂過自己的臉,溫熱、滑膩,可同時也飄渺、遙遠,捉不住似的。就好似那個人的心,捉不住,但又放不下。

溫夢綰抬眸看向若雪,若雪瞬間意會,遣散身旁的幾個宮女,偌大的宮殿裡便隻剩下主仆二人。

“若雪,本宮這一生從未作惡,將來……會到天國吧?”

溫夢綰喃喃自語,麵上不驚,手卻微微一抖。

“小主……”

若雪聲音哽咽,“小主吉人自有天相,切勿多想,皇上那麼寵愛小主,定會為小主尋來最好的大夫和藥材。”

“但願吧。”

溫夢綰輕笑,但心裡卻很清楚,她這具身子,早已油儘燈枯。

梳妝完畢,若雪扶著溫夢綰起身,門外一眾仆人已經等候多時,溫夢綰步伐緩慢,在若雪的攙扶下坐上步輦。

因著顧及溫夢綰的身子,若雪特囑咐眾人行得緩慢,一路搖搖晃晃,一群人浩浩蕩蕩前往坤寧宮。

“昭妃到——”

通報聲響起,溫夢綰邁著不急不徐的步子走進去,殿裡其他嬪妃都已經到了,唯有溫夢綰的位置空著。

溫夢綰揚起笑容,忽略各方不善的目光,抬眸看去,主位之上的人雖不及皇帝縱橫睥睨四海,但眉眼之間鎖滿了聰明才智,儀態端莊,舉止從容,大有母儀天下之感。

是不折不扣的皇後之選。

溫夢綰回過神,不卑不亢道:“皇後孃娘鳳體安康,近來入春,臣妾愈感疲乏,便是貪睡了些許時辰,皇後孃娘寬宏大量,想來定不會與臣妾計較。”

“本宮自然諒解,妹妹年紀小,貪睡也正常,就是不知其他幾位妹妹如何作想。”

皇後話鋒一轉,其他幾位嬪妃頓時如芒在背,其中最為聰慧的琪美人率先接過話茬,“妹妹深得皇上寵愛,蜜裡調油的日子自然睏倦,哪像姐姐我,整月見不著皇上,彆說貪睡了,夜裡得以入睡都好。”

此話一出,逗得幾人哈哈大笑,一旁的貞嬪卻是拉下臉,“妹妹自是得寵,卻也該懂些規矩,當今誰人不知皇上最看重規矩,皇後孃娘傳承良好,可妹妹如此,要外人知曉如何是好?”

聞言溫夢綰抬眼看向皇後,皇後但笑不語,溫夢綰勾唇,“今日確是妹妹的錯,改日定向幾位姐姐奉上新進貢的流金布匹以此謝罪,還望姐姐們不要嫌棄纔好。”

話落,幾人麵麵相覷,要知道那流金布匹可是上等的好物,就連皇後都不曾一睹其真容,溫夢綰卻可以拿出來分以眾人,可想而知溫夢綰有多受皇上寵愛。

果然,皇後臉上的笑容一頓,但很快便又恢複明朗,“怎會嫌棄,本宮高興還來不及,若不是托妹妹的福,本宮也冇機會用上這上等物件,幾位姐妹們想來也是如此。”

皇後都開口了,其他幾位嬪妃也不好再說什麼,堪堪住嘴。

待人全部散去,皇後微微眯眼,懶懶向後靠去。

“杜鵑,你說昭妃這身子到何地步了?”

一旁的杜鵑眉眼低垂,慎言道:“依奴婢看來,怕是熬不過這個冬天。”

“嗯……”

皇後沉吟,緩慢吐字“太晚了,本宮等不及。”

杜鵑眼眸一跳,輕笑一聲補充道:“明眼人誰看不出來昭妃身子抱恙,這其中若是出什麼差錯,再正常不過。”

主仆二人相視一笑,眼裡皆劃過狠戾。

長長的宮道,春雪散去不久,帶著些許寒意,溫夢綰在若雪的攙扶下慢悠悠走著,見四下無人,若雪輕輕拉了下溫夢綰的衣袖。

“小主,您這又是何必?”

溫夢綰知道若雪的意思,今早她明明可以如往常一般放低身段,這事也就過去了,如今她把人得罪了遍,往後的日子怕是不好過。

“若雪,這宮牆太高了。”

溫夢綰輕歎。

“小主,若雪不懂。”

“無妨。”

溫夢綰仰頭看著這厚重的宮牆,宮牆太高了,太過壓抑,她想擺脫這牢籠一樣的生活,可她又無形之中被束縛於此。

為自己所困,為旁人所困。

“若雪,你可知菟絲花?”

無法單獨存活,依附而生,極度依賴宿主。就像她依賴宋君九,在他鉤織的溫室裡生存,小心翼翼,循規蹈矩,不容出半點差錯。

可於她而言,盛寵失寵,遭人喜歡遭人妒嫉,都無妨。

她隻是想放縱一回,趁著她僅有的時日。

“若雪,陪本宮去找阿九吧。”

溫夢綰輕歎,這會兒宋君九該下朝了,近來宋君九朝政事務繁多,算算時日,他們也有些日子冇見了。

溫夢綰一揮手,隻留下若雪作伴,主仆二人悠哉前往紫宸殿,好不清閒。

“你們說,昭妃娘娘到底是何來頭,皇上素來清心寡慾,卻願為她破了規矩,予以盛寵,可謂遭人羨慕。”

路過一片竹林,竹葉在陽光的照射下影影綽綽,遠遠便聽聞幾位小宮女竊竊私語聲。

“昭妃娘娘生來命好,她爹是當朝重臣,她兄長是赫赫有名的鎮遠大將軍,咱可比不過。”

“那又如何,再怎麼優秀,跟昭妃娘娘何乾?昭妃娘娘雖說家世極好,說到底,不過是一介女流。”

“這其中緣由……”小宮女一頓,似是有所顧慮,隻輕笑,“昭妃娘娘就算毫無家世背景,單憑她那傾國傾城的身姿,當初無數長安城公子為其傾倒,再說了,昭妃娘娘出生世家名流,琴棋書畫是出了名的精通,皇上也是俗人,怎能不心動?”

“得了,咱們也就私下裡說說,要是被上麵聽到,下場可就慘了。”

幾位小宮女唏噓連連,很快散開走遠了。

“小主,您方纔為何攔著奴婢?宮女私下妄議主子,奴婢就應該上去掌她們嘴。”

若雪臉頰氣得鼓鼓,為溫夢綰不值。

“若雪,她們所言又何嘗不無道理。”

溫夢綰苦笑,若是她冇有如今的家世,若是她冇有過人的外貌,她如今又該身處何處?

溫夢綰無心跟幾個小宮女計較,隻拍了拍若雪的手以示安慰,繼續提步向前走。

殿外,高太監見溫夢綰前來,正欲開口,溫夢綰微微搖頭示意他噤聲,想給宋君九一個驚喜。

往裡走,殿內靜謐無聲,唯有她的腳步聲清晰可見,細嗅之下鼻尖隱隱縈繞著墨香,溫夢綰心跳聲漸漸加重,莫名有些緊張,這麼久不見,也不知宋君九見到她時是否會感到歡喜。

可令她奇怪的是,繞了一大圈,她並未見到宋君九的身影,紫宸殿之大有些超出她的預料,她來這裡的次數並不多,大多數時候都是她在攬月閣乖乖等著宋君九的到來。

就算偶爾來一兩次,也是在宋君九的帶領之下,所以這些陳設對她來說,是陌生的。

溫夢綰頓足,正欲原路返回,忽的瞥見牆上掛著的一副畫,溫夢綰歪頭打量這幅畫,她自小跟著長安城有名的大師作畫識畫多年,卻從未見過這種風格的畫作,一時之間被畫所吸引。

溫夢綰情不自禁抬手輕輕拂過畫作,畫筆勾勒算不上細膩,色彩算不得和諧,可就是有種說不出的美,像是循規蹈矩的畫手遇見天賦型畫家,溫夢綰突然很想知曉這幅畫究竟出自誰之手。

像是被某種力量所牽引,溫夢綰輕輕撥了下畫框,意外發現畫框後居然有一個暗格,溫夢綰汗顏,腦子裡好像有個聲音在慫恿她按下按鈕。

‘嘭’的一聲,塵土揚起,牆麵轉動,溫夢綰瞬間瞪大了雙眸,被眼前這一幕震撼到。

牆後麵,是一個巨大的書閣,架子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卷宗,溫夢綰隨手打開一卷,無一不是名人名作。

宋君九尤其愛好作詩寫詞,精通各大文學,以至見到這些溫夢綰隻是略微震驚,並未感到奇怪,想來這些書卷都是極其重要的,不然宋君九也不會設立此暗室。

溫夢綰本無心闖入此地,意欲轉身離開,忽然聽聞‘吧嗒’一聲,是書籍掉落的聲音。

溫夢綰蹲身撿起,拍了拍書籍封麵的塵土。

“四大女官親筆……”

溫夢綰喃喃皺眉。

前朝四大女官她曾有所耳聞,先時流傳有四大女俠之佳話,那時她們的名氣之大可以說是婦孺皆知,其武藝學識一直流傳至今,無數人效仿。

前朝在她們的帶領下曾空前盛世,但不知為何,後麵卻杳無音訊了,前朝也逐漸走向衰亡。

翻開第一頁,往下看去,溫夢綰雙手逐漸發抖,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

“先皇忌憚,大臣妒嫉,二者聯手加之以莫須有的罪名……”

這些字眼一直縈繞在溫夢綰腦海裡,溫夢綰似乎感受到了深入骨髓般的疼痛……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