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聲之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未知的世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苦悶。

煩悶。

鬱悶。

夏天的熱氣蒸騰,擾的人心緒不寧,蟬躲在樹葉裡,不厭其煩地一直演奏著歌曲。

陸闕整個臉都貼在桌上,由於太瘦,臉頰骨幾乎與桌麵嚴縫密合,硌得生疼。

可他的怪脾氣便是這樣執拗,認定的事情就一直堅持,連這個讓自己不舒服的小習慣都遺留了下來,如同與生俱來的倒睫一般,刺痛,而清醒。

火車晃悠悠的開著,一圈,一折,不停地與鐵軌發出沉悶地撞擊聲,狹小地臥鋪間,近乎密閉的空間中,是上中下三層簡陋而逼兀地床板。

一道玻璃,構造出冷熱兩個分離的世界,熱的燥人,冷的腦闊子疼。

“嘿,兄弟,你是哪裡的呀?準備去哪個哨所?”

上鋪的年輕嚮導是個活潑的性子,在這個小車間裡被關了好幾天後,實在是憋不住了,即使都不認識,還是大著膽子,好奇地發問。

陸闕不太想回答,他的腦袋還不太適應這個世界地資訊,光是處理所謂地嚮導,哨兵等一大堆設定,就足夠使他頭昏腦脹,更彆提他剛從醫院醒來就被打包進了去藏南的火車裡,一路上陌生地資訊素,繁雜的聲音圍繞著他,使他在這幾天的車程裡一直昏昏欲睡。

對麵的人忍不住插嘴到,“哨所,有啥區彆嗎?不都是些窮鄉僻壤處,隻有咱們這些冇權冇勢的,才被髮配到這狗屎地方,他們倒是在首都吃香的,喝辣的,被人好好的捧在手心裡,我們就隻能跑到這鳥不生煙的地方喝西北風!”

這一串的抱怨直接將涉世未深的嚮導給打擊到了,他撇了撇嘴,“那你就彆來了唄,有本事你偷偷跑掉呀,哼。。。。”

這話一出激得是讓那人連連發出嗤笑聲,“跑,你以為藏南是交通發達的大都市呀,這裡以前可是無人區,且不說這大的能把人繞暈的路線,光說這一路上的森林野獸,外加常年不化的雪原,冰川,隻要你掉隊了,在夏天裡,都能把你活活凍死。再說不來,我們這些吃穿靠國家的嚮導,不來,又能去哪呢?”原本高昂的語調,急轉而下,瀰漫著淡淡的憂傷,“除了軍隊,我們又能去哪裡呢?

無怪乎這人的低迷情緒,這幾天的行程裡,大家全部都在車上度過,裡麵吵鬨的環境本身就會對嚮導敏銳的五感帶來刺激,使其精神壓抑。

更彆提窗外的皚皚白雪,半天都見不到一座村莊,一隻動物,甚至是一點彆的顏色的東西。隻有火車,一直順著藏南線前行,忠誠地履行這60多個小時,3700多公裡的旅途。

這條路總是給以陸闕熟悉感,讓他聯想到上輩子獨自去西北的經曆,為什麼我會來到這個世界呢?這裡已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了,草木,人群,器物,國家,一切的一切是那麼有疏離感,他清楚地認識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朋友了。

漫長的旅途,時鐘走得越發慢了,車後,狂沙如潮,身前寒峰如浪。

兩聲哨響後,車上的人都窸窸窣窣地動了起來,他們收拾好行李,便聽從列車員的指揮下車去廣場上站好,這群行伍中還順帶夾雜著陸闕這個渾水摸魚的。

這是一個可以俯瞰四野的製高點。北風浩浩蕩蕩,直撲而來,吹的人眼睛已睜不開。陸闕踉踉蹌蹌,腳方纔站住,卻因為溫差,聽到自己牙齒打戰的聲音,嗬一口熱氣到手掌,捂住雙耳,用力的蹦躂幾下,才能安靜下來好好站在隊伍裡。

隻見不大的廣場裡,幾百個嚮導列成四個方塊,隊伍前還各有一個哨兵頭子在維持秩序。待所有人都集齊之後,一個穿著黑色軍裝,其前襟還佩戴著雙劍銀棕櫚葉徽章的軍人走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本冊子。

棕櫚葉,哨兵的標識。

雙劍,職位的象征。

這個領隊的哨兵,在逐一清點人數,等級後,又將隊伍分成了不同的行列,並指使其手下將分配好的隊伍帶走。

眼見人越來越少,剩下的嚮導逐漸開始喧囂起來,畢竟無論是人還是羊,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等待你的命運。

人群的躁動,那些哨兵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他們隻是默默加快了速度,並冇有選擇嗬斥這些人。

陸闕也默默地隱在人群中。

“陸闕,第五哨所!”

大聲的呼喊,伴隨著一聲“到”,一個身影立在了負責人的眼前,他抬頭一看,青年清俊挺拔的身姿,和蒼白毫無血色的臉頰,成功讓他呆愣了一會兒。

眉毛不自覺的夾了起來,成功的形成了層層的褶皺,他翻了翻資料,將眼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形象和資料裡那個成績優秀的3級嚮導努力對應起來。

……

……

……

“嚮導服役3年後可以申請調離的。”留下一句話後,陸闕便被打發走,去候車區等待接他的哨兵了。

所謂候車區,不過是又一塊空地,上麵略略停了幾輛雪地車,有些車子已經接了嚮匯出發了,有些則如陸闕一樣正在等候。

遠處西北的群山都積著雪,層層疊疊,直逼天際。每個站在此處的人都感覺身處大海邊的礁石上一樣,那些山,隻是凍海冰浪罷了。

站立了太久,本就是大病初癒的陸闕,感覺自己腦子昏昏沉沉的,身邊的人來來往往,聲音雜亂無章。

忽然,一隻手將他地上的行李拎起,另一隻手則伸到了陸闕眼前。

“第五哨所,林與聲,你好”

相較於陸闕的體形,身前這人可真的稱的上是英俊了,一雙細長的眸子,劍眉薄唇,身形挺拔,腿長腰細,給人的感覺如刀刃一般鋒利,含著冷光。

“你好,陸闕”

握了個手後,陸闕便在他的領導下,向著一輛銀白色的雪地車走去。

兩人都不是多話的性子,於是也不覺得回去的路程有多寂靜。在窗外遠山的陪伴下,第五哨所也越來越近。

陸闕心中充滿迷茫,迎接他的會是什麼樣的未來,冇有人知道。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