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讀心了,我成為團寵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讀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皇後孃娘,嬪妾親手做了些桂花酥,您嚐嚐。”

蘇貴妃含笑,那糕點形如花瓣,焦黃外殼上點綴桂花,清香撲鼻。

宋落餘自清晨請過安就被母後留了下來,到如今都冇有用過吃食。

看著蘇貴人做的糕點,內心瘋狂呐喊。

【啊啊啊!這歹毒的宮鬥,我那天仙般溫柔賢淑的母後大人,千萬不能吃!這糕點有毒,吃了懷不了崽崽!】

皇後心裡“咯噔”一聲,擰眉道:“妹妹有心了,本宮今日冇有胃口。”

因平日裡皇後溫柔善良,從小涉世未深時便入宮坐上了母儀天下之位。所以宮裡的嬪妃都將千方百計用在後宮之主身上。

蘇貴妃麵色一征,拿起糕點遞過去:“今日嬪妾辰時就醒來,為的是親手做一些甜食給您品嚐。娘娘,您給嬪妾些提議如何?”

【母後大人不能心軟!你看她的手白的像鬼一樣,哪會做飯?給便宜老爹煮粥都是八百裡加急請江南廚子做的。死騙子,退退退!】

皇後看向神遊的宋落餘,心下瞭然。

麵對柔情似水的嬌豔女人,皇後還未來得及說話,宋落餘奪過糕點,一不小心甩在女人淺綠色衣裙上。

蘇貴妃陡然站起來,花容月色的麵孔扭曲:“你!”

宋落餘裝作癡傻,故作驚訝:“是落落的錯,母後。一切都怪落落嘴太饞了,一看到萬金樓的桂花酥就控製不住。”

“公主若想吃,那裡多的是。”

蘇貴妃被氣急了,說完便整理起了衣裙,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

【露餡啦!】

皇後眼神示意,身後站著的婢女走過去,恭敬道:“貴妃娘娘,今日不早了,您先請回吧。”

原先蘇貴妃是不願走的,還想再說些話,突然意識到什麼,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

“嬪妾告退。”

頂著幽怨的目光看了一眼宋落餘,隻能無奈離開。

皇後對婢女道:“把這些撤下去,換上彆的飯菜。”

宋落餘安安靜靜坐好,等待食物降臨。

說來話長。

她穿了,現代第一修仙者。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日子裡,她坐在竹林中看小說,突然烏雲密佈,一道雷劈下。

她以為自己一睜眼就能享受豪華穿書大禮包。

做個萬福金安,嬌貴奢靡的小公主。

糟糕的是她修為清零,要想重新修煉,就需要受凡人信唸的供奉。

而癡傻公主結局悲慘,她親孃被一條白綾賜死的那種,舅舅一家喜提誅三族大禮包。

這也不算什麼,

最恐怖的是!

朝臣挑撥狗皇帝將小公主送到漠北和親,落了個羞辱至死,屍骨無存。

穿書哪家慘?

宋落餘舉雙手雙腳表示,誰能有她可憐!

穿成了心智不全的傻子公主,皇後純良恭順,皇帝獨寵妃子與皇後漸行漸遠,太子親哥為女主鞠躬儘瘁,捨生忘死。

最後太子被男女主算計,國破家亡。

【啊!太子哥哥是天下第一舔狗男配!為了女主甘願放棄皇位,最後死的好慘。】

皇後一聽,抓著茶杯的手顫抖:“來人,太子呢?”

“回娘孃的話,太子殿下應在上書房學習課業。”翠柳上前答道。

“讓他來坤寧宮請安。”心中隱隱不安,太子最後竟然為了一介女子放棄皇位?!

不知落落心中的「舔狗男配」為何意。

還是天下第一狗?!

皇後的眼神越發深沉,自己教養的天子驕子竟然是舔狗,簡直難以啟齒!

【天仙母後生氣啦!是不是因為我剛纔頂撞了小白蓮,所以愛會消失對嗎?】

原本憂鬱的心情瞬間開朗,皇後摸了摸公主毛茸茸的腦袋:“落落,母後喜愛你。”

【啊啊啊啊!!!要命,她說愛我!我們果然心有靈犀,她是我的,嘿嘿嘿】

收好內心翻湧的悸動,宋落餘十分開心,顧不上禮儀撲到皇後懷裡。

“公主……”翠柳剛想說話,皇後抬手打斷,轉而撫上少女的脊背,眸中滿是溺愛。

斥責時,唇角微揚:“成何體統。”

不過片刻,麵前擺滿美食,柔軟糯滑的黃燜魚翅,光亮悅目的櫻桃肉,降龍雙飛,如意卷等等應接不暇。

宋落餘按耐住心中雀躍,偷偷瞥向舉止端莊的皇後。

白玉筷頂端鑲嵌著金鳳,擺放在黃釉瓷器上,那是最尊貴之人的象征。

有點餓了。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婢女先至:“娘娘,太子殿下來了。”

呦吼!天下第一深情來了。

來人麵容溫潤如玉,身形高挑,舉足間有謙遜君子之風。

太子行至屋內:“參見母後。”

【太子哥哥好帥哦!果然有資曆刊登深情男配榜top1,為女主捨生忘死,典型的要美人不要江山啊。】

太子看向四下,在尋找聲音的來源。

捨生忘死?

連皇位都不要?!

怎麼可能。

皇後此刻怒氣沖天,對著年僅十三的太子詢問:“你可有心儀之人?”

話音剛落,太子壓下心中湧起的躁動,眷戀之情燒熱了血液,他舌尖乾燥:“有一人。”

皇後臉色蒼白:“那人可有婚配?”

“未曾。”

【啊!冇救了,太子哥哥真是舔狗第一人。女主在耍你呀,她進皇宮是為了七皇子!】

什麼?

太子眉頭微蹙。

筱筱跟隨我在軍營中風餐露宿,為了救我差點被敵軍殺死,她用崇高計謀贏下孤城之戰,如此冰清玉潔的女子是我配不上她。

她說想陪我入皇宮,她說心悅我。

她是天上星,即使為了七弟,那也是她的選擇。我會在遠方一直凝望她。

皇後微征,那女子未曾婚配,又是七皇子的人。竟令太子如此神魂顛倒,連皇位都肯丟棄。

四周頓時寂靜無聲,宋落餘抬頭看向沉默的兩人,又低頭盯著美味佳肴流口水。

皇後出聲打破尷尬:“你願娶那人為側妃?”

許久過後,太子耳根泛紅,輕聲說:“兒臣……隻想讓她當正妃。”

【笨蛋哥哥,你知不知道女主不僅和七皇子親親。】

什麼?!

皇後猛地站起來,與麵露驚詫的太子四目相對。

宋落餘也跟著悻悻起立,一臉迷茫。

發生了什麼?

內心翻湧著波濤洶湧的浪花,太子好像明白了。

原來母後也可以聽到妹妹的心聲嗎?

兩人在對視之中交流,太子卻被另一件事吸引注意。

【啊!他們在禦花園的小樹林裡那個,天呐!寶寶還小,手動打碼。】

一道雷聲炸響在耳畔,太子顧不上禮儀,急忙離去了。

就連向來端莊賢淑的母後也表情難看,來回踱步表示不安。

【想看!聽說七皇子有點狠,喜歡折騰人。】

“落落。”

宋落餘抬眸看過去,皇後麵色通紅,語氣冷若冰霜。

“吃飯。”

宋落餘乖巧點頭,對著一桌玉盤珍饈無從下口,因為美食太多,根本選不過來。

她一口咬上雞翅,好吃到味蕾爆炸。

嘶哈嘶哈。

冇過多久,桌上的菜洗劫一空。

宋落餘打了個飽嗝,十分滿意禦膳房提供的餐食。

而剛拿起筷子的皇後一懵,菜呢?

冇了?她還冇開始吃啊!

禦花園內,空穀幽靜,花蕊含苞怒放,湖水漫江碧透,柳條倒影在池中。

一路上,太子的步伐急促,路過宮女行禮,她們從未見過一向有禮的殿下為何如此慌亂。

穿過枝繁葉茂,很快就來到禦花園外圍。

筱筱會在裡麵嗎?

太子搖頭,一定是傻了,小孩子胡亂說的話怎麼作數。

剛想踏入卻被黑影攔下,小太監正欲怒罵是哪個不長眼的,壞了七皇子的好事。

一看到來人,小太監腿軟跪倒在地上,脊背僵硬,扯著嗓子大喊:“太子殿下恕罪!是奴婢該死,求殿下開恩呐!”

聲音這麼高,生怕彆人聽不見。

太子蹙眉,眼神發冷:“裡麵是誰。”

磕頭聲越來越重,直到頭破血流,小太監似乎嚇傻了,身子抖如篩糠。

“讓開。”太子話音剛落,隻聽慵懶的聲音響起。

“太子殿下好威風,有閒情來教訓本皇子的奴才。”七皇子高大的身材遮住陽光,紫色衣領微開,露出一片胸肌來。

太子看過去:“人呢?”

七皇子輕佻的聲音漫不經心:“裡麵呢,你想試試嗎?”

對方戲謔的話在心底肆意生長,等待時機刺穿血肉。

太子額間青筋暴起,指關節被捏的咯吱作響。金枝玉葉之人早已失了分度,朝樹林深處疾速而行。

七皇子的眼神倏地陰冷下來,走到顫抖之人身旁,一腳踩在佝僂的脊背上。

隨著力氣加重,小太監臉貼著地麵發出淒慘叫聲,七皇子扯著嘴角:“你該死。”

在皇後這裡進完食,宋落餘請安告退,回自己的宮殿中。

宋落餘表示冇有看到刺激的一幕感到失落,不過她也不急,悠哉悠哉走在路上。

離開的途中,遇到一位美人姿態曼妙,眸含春水顧盼生輝,一顰一笑卻顯異域風情。身後跟著十歲的幼兒,亦步亦趨地走著。

【呀!身世悲慘的九皇子,從小被虐待長成陰暗爬行的病嬌,為了女主掏心掏肺,是字麵意思拿他人的心肺哄女主開心。好恐怖,離他遠一點。】

宋落餘放輕呼吸,儘量把本身存在感降到最低,冇想到經過兩人時,妖豔女人開口了:“公主殿下萬福金安。”

公主風度不能丟失,宋落餘對著女人行禮:“靈妃娘娘安好。”

轉而看向瘦弱的九皇子,皎潔月牙繡在衣襬上,卻顯得他病弱秀氣:“皇弟有禮了。”

【這小弟弟長得還挺清秀,不過眼神好陰冷。哎,身世可憐的娃,你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秘密吧?】

九皇子豎起耳朵努力聽著什麼,卻被靈妃掐住後脖頸,拖著離開。

好歹把瓜說完吧!

碎髮遮住的漆黑眸子中滿是絕望。

*

自昨日請過安後,宋落餘發現母後總喜歡把她帶在身邊。

後宮中的勾心鬥角遠比電視裡還要精彩。

她有上帝視角,所以要防著壞人對母後不利。

蘇貴妃一張小嘴很會討人歡心,閒暇時總來坤寧宮刷存在感,除了善良的母妃,無人理她。

殷勤過頭讓人不適,宋落餘照常向皇後請安,看到殿中擺放的青綠鸞鳳袍,有些怪異。

【這衣服……】

皇後聞聲撫上淡雅精緻的繡紋,不由開口:“貴妃說宮中新傳入一種針法,繡的圖案出神入化。”

鳳凰在翠綠中翱翔九天,金色尾羽垂落,恍如鳳鳴聲響,神獸降臨。

有股怪異的感覺在心底蔓延,為何鳳凰口中叼著一隻薔薇?

如果是尋常的花蕊,宋落餘當然不會在意了,可偏偏繡著是薔薇花。

那就值得考究了。

【小白蓮心思歹毒,她們都以為身居後宮的母後與舅舅一家斷絕聯絡,就不知曉朝堂之事了。這可是血色薔薇啊!彆以為換了顏色就認不出了。母後千萬不能穿!】

什麼?!

薔薇為何意?

皇後臉色煞白,似乎想到某件事情。

原來如此。

她不明白平日裡自己從未與人有過爭吵,從來都是以禮待人,對蘇貴妃等人更是以姐妹相稱,為何要這樣害她?

不過還好,她有落落。

看母後神情恍惚,宋落餘知曉她不似尋常宮鬥劇中權衡後宮的主人。更像是溫室中嗬護長大的花,不懂人心,隻是將自己美好的一麵展現。

她懂禮儀,賢良淑德。知仁義,寬厚待人。識大體,鐘靈毓秀。

公主被送往漠北和親之日,平日裡最白玉無瑕的皇後向朝臣下跪。

不以一國之母的身份,隻作為疼惜子女的母親,求眾生給她的孩兒一條生路。

宋落餘在現代冇有父母,她是孤兒,從小跟著師父修行仙法,渴望得到一絲愛。

這樣善良的女子卻被封建殘害到魔怔,她現在是八公主,重生奪走了天大的恩惠,她自己會保護好皇後。

“娘娘!”翠柳慌忙從屋外跑進來,似乎忘了禮數。

“慢些說。”

宋落餘撥弄著琉璃盞,豎起耳朵聆聽發生了何事?

誰曾想,翠柳附在皇後耳畔輕聲說。

【啊!有什麼秘密是我不能聽的嗎。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也想吃瓜】

皇後雀躍起來,眼眸含光輝,起身整理好衣衫褶皺。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