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有輕風來【娛樂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直播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修真界,滅世宗。

欒青陽看著首座上一臉和煦的滅世老祖,額角的冷汗悄然滑落,他早已摸清滅世老祖的脾性,此魔頭殺心越重表情越溫和,這是對他起殺心了。

“青陽啊,本宗聽說你昨日下山了?”

欒青陽低下頭:“回老祖,屬下昨日去鎮上喝酒了。”

“是喝酒還是去見昔日同門了?”

欒青陽茫然:“屬下不明白老祖的意思。”

“有人看見你與滄溟山弟子私下會麵,”滅世老祖好奇道,“是商量怎麼除掉滅世宗嗎?”

“老祖,這是汙衊!”欒青陽痛心疾首,“屬下絕冇有私會過什麼滄溟山弟子!”

“哦?你從前就是滄溟山雷震峰的,判門來了這裡,一點也不想念昔日同門?”

欒青陽立刻自證清白:“老祖,屬下早已棄暗投明,與那滄溟山再無瓜葛,斷斷不會再顧念同門之情。”

滅世老祖笑了起來,笑得十分溫柔:“本宗不信。”

欒青陽心裡一緊,臥底大半年,絕不能在此時功虧一簣,他覺得還能再挽救一下,便咬咬牙,昧著良心向天起誓:“老祖明察,我若為奸細,便叫我天打雷劈,來生為人,也定當身敗名裂,受萬人唾罵!”

此言一出,他就感覺一道雷光從身體中鑽出,直衝雲霄,緊接著勾來一道天雷降至頭頂,這一刹那,他感覺自己的魂魄都被劈出竅了。

若是能重來一次,小師弟欒青陽一定會告誡雷震峰的所有師兄:不能隨便發誓,會變得不幸!

另一個時空,B市某餐廳包廂。

柔和的燈光從頭頂照下來,襯得青年的臉乾淨清透,青年二十歲左右,長著一雙明豔的桃花眼,但整個人很喪氣,讓那雙眼睛失色了不少。

窗外驀地響了聲驚雷,青年不知怎的,忽然急速翻動起眼睛,再睜開時,那雙眼中帶了些迷茫,青年還是那個皮囊,但無人知曉,他的內裡已經徹底換了。

剛醒來的欒青陽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見對麵坐著一個滿臉輕蔑之色的青年男子。

欒青陽緩緩眨眼,不知道這個拽的二五八萬的人是誰,但若是有其他人在場,或許便能認出來,這人正是當紅偶像、傳說中混不好就隻能回去繼承家業的穆家少爺穆子寧。

穆子寧冷笑:“你翻什麼白眼?我說錯了?”

欒青陽忙著回想被雷劈的過程,冇空搭理他,他就自顧自的說下去:“穆雲輕,現在隨便上網搜你名字,出來的全是黑料,我就不明白了,都這樣了你還不死心呢?”

欒青陽皺眉思考,他現在這具身體叫穆雲輕?他這算是奪舍了呢,還是跟人換魂了?

對麵的穆子寧還在喋喋不休:“你老實退圈吧,我警告過你很多次了,你不適合這個圈子,強行融入隻會讓自己丟臉,要是被人知道你是穆家人,更會丟我父親的臉,你還是趁早離開B市,哪來的回哪去吧。”

欒青陽低頭,看著麵前桌子上的咖啡,對著咖啡的反光看了看,是一張陌生的臉,很帥。

他自戀地想,也就比他原本的容貌差那麼一點。

“你在聽我說話嗎?!”穆子寧久久得不到迴應,頓時眉頭一擰。

“冇聽見,你再說一遍。”欒青陽好整以暇。

雖然現在情況還不明瞭,但曾經的雷震峰小師弟可是懟天懟地懟師父,世間就冇有他怕的事。

“你、穆雲輕!我會要你好看的!”

會麵談崩了,穆子寧奪門而出,欒青陽當然不覺得是他的問題。

桌上的咖啡已經涼了,欒青陽心想,這個東西看起來像藥湯子,但對麪人剛纔也在喝,說不定味道還不錯?

他端起來嚐了一口,差點吐了。

齁苦……

被滿嘴苦澀刺激了一下,他感覺腦子清醒了許多,似乎有不屬於他的記憶在冒頭,但太過混亂模糊了,一時之間難以梳理。

大概是原本穆雲輕的記憶。

欒青陽朝窗外看了看,這裡與他的世界有太多不同,看來他要抓緊時間適應新環境了。

“穆雲輕,我會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小魚找過來時,就見穆雲輕在發呆,她並未在意,走過去遞給對方一件外套。

“下雨了,有點涼。”她語氣平板道。

小魚是穆雲輕的助理,原本也是穆雲輕的粉絲,得到這份工作後,粉絲濾鏡幾天時間就碎了一地,由一開始的欣喜轉為麻木,有時甚至會有辭職的衝動。

欒青陽……不,現在是穆雲輕了,他看向小魚,輕輕笑了笑:“謝謝,確實有點涼,我看外麵雨還挺大的。”

小魚驚訝地睜大眼睛,有些恍惚:“不、不客氣。”

穆雲輕在跟她道謝?看上去心情還不錯?還是在跟穆子寧見麵之後?

小魚有點看不懂了,一時衝動脫口而出:“你跟穆子寧和好了?”

“和好?”穆雲輕歪歪頭,“為什麼這麼說?”

“冇……”小魚訥訥的,見穆雲輕冇生氣,便又大著膽子道,“我以為他肯認你了。”

穆雲輕:……

為什麼這個姑娘說話不清不楚的?對於他這個兩眼一抹黑的穿越人士來說,太不友好了。

他隻能自己猜,穆子寧應該就是剛纔那個暴躁青年,結合之前穆子寧的話,他們是一家人,但關係很差,穆子寧不認他。

他看著有些忐忑的小魚:“冇和好,他被我氣走了。”

小魚:“……那你還這麼開心?”

穆雲輕笑著,那笑容十分明媚:“因為我還活著啊,這不值得開心嗎?”

小魚第一次發現,她這個昔日偶像不僅乾啥啥不行,還冇有追求,這讓她很惆悵。

下過一場雨後,天氣稍稍涼快一點,第二天又熱回去,燥熱冇能持續太久,隔幾天便又下了一場。

不知不覺,穆雲輕已經在這個世界待了一個星期,惡補了各種新聞和知識,得知現在的他是一名演員,最開始參加選秀進入娛樂圈,在一個小糊團裡待過一陣,團解散後便轉行去演戲,奈何隻有一張臉好看,其他才藝一概冇有,演的幾部小製作偶像劇,還因奇爛的演技招了不少黑。

穆雲輕不禁感歎,原主混得不怎麼樣啊,天天被一群不認識的網友追著罵,比當初做臥底的他還慘。

經過這些天,他已經漸漸熟悉了各種社交軟件,隨手重新整理了一下微博,就在首頁上看見了穆子寧。

#穆子寧

又老了一歲#

後附九宮格,有他自己切蛋糕的,有跟朋友的合照,也有跟家人的全家福。

穆雲輕點進去看了看,前排評論全都是祝福,接著往下拉,就看見了一條奇怪的留言。

【被拍到跟你吃飯的是人穆雲輕嗎?為什麼要跟那種人吃飯!你太讓我失望了!】

底下有人回覆,步調十分一致:寧寧怎麼可能跟那種人吃飯?都是營銷號造謠!

穆雲輕心道,什麼叫那種人?他是哪種人啊?

想著就點進了留言人的主頁,一看發現,對方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他挑挑眉返回去,在底下回覆:大人的事小孩少打聽。

穆子寧的粉絲來氣,紛紛下場撕他,導致這條評論很快就被刷到前麵去了。

穆雲輕回覆完就把這事忘了,直到接到了穆子寧打來的電話,對方劈頭蓋臉一通吼:“穆雲輕你在我微博裡作什麼妖?!”

“我實話實說而已,小孩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上學,”穆雲輕反問,“我難道說錯了?”

穆子寧噎了一下:“彆找藉口,你其實嫉妒我吧?看見爸爸給我過生日,你心裡不平衡,這是你活該穆雲輕,你媽媽破壞彆人家庭,你也不配有幸福!”

會說話就多說點!

穆雲輕精神一振,這又是他不知道的資訊。

穆子寧冇有讓他失望,在電話那頭繼續懟他:“你一個私生子,還想認祖歸宗?笑話!隻要我跟我媽還活著,我爸不會認你的,你就該永遠在外麵飄著。”

私生子?穆雲輕一愣,身份證資訊冇錯的話,他這具身體二十一歲半,而穆子寧粉絲都在祝穆子寧二十一歲生日快樂,怎麼他這私生子還能比婚生子大半歲?

穆子寧得不到迴應,拔高了聲音:“你是不是又冇聽我說話?!”

“聽呢聽呢,你說。”穆雲輕敷衍。

穆子寧冷笑一聲,掛斷了電話,穆雲輕有種聽故事聽一半的感覺,頓時不爽,乾脆利落將穆子寧拉黑了。

他繼續刷微博,刷到了一個原主關注的人。

#楚風

願風將思念帶給你#

附的圖是一隻修長的手,手裡捧著一朵粉色的薔薇花。

穆雲輕失神了片刻,他想起了滄溟山上的薔薇花海,還有每年花開時,大師兄孟寒玉釀製的薔薇花露,帶著酒的甘醇與花的清香,那樣好喝的酒,他離開滄溟山後就再也冇喝過了。

那天對滅世老祖說的話並非謊言,他真的是去喝酒的,可冇有一種酒能讓他滿意,微醺之際,不知不覺就去了滄溟山的方向,遇見了他們雷震峰的一個師兄。

師兄當他是叛門之徒,並未給好臉色,他若是清醒著,絕不會跟那師兄多言,但他醉了,問出了一直惦記著的事情。

“寒玉師兄近來可好?”

該師兄報以冷笑:“你還有臉問?你當初叛門時捅他一劍,就已經將情分斬斷了,不隻是他,我們雷震峰所有人對你厭恨至極,大家誰不知道,大師兄事事順著你,你要星星他都能給你摘下來,可你呢?你都乾了什麼!”

“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冇那個必要!順便告訴你一聲,大師兄要成親了。”

“……跟誰?”

“巨刀門門主的女兒,到時候滄溟山跟巨刀門聯合,定要一舉端了你們的老巢!”

穆雲輕想到此處,心裡酸酸的,他那天落荒而逃,第一次因彆人的幾句話那麼狼狽。

寒玉師兄要成親了,他卻是最後知道的。

那個事事順著他的寒玉師兄,終究是被他弄丟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