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日落印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相遇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飛鳥滑行天空,印下獨屬天空的賽道。日落西山,黑夜遮住時間的印記。在路燈的照耀下,謝溫藉著光慢慢悠悠往家走,謝溫喜歡這樣靜謐幽深的感覺,於三兩個行人擦肩而過,吹著涼爽的晚風。

謝溫大學讀的是醫學專業,結果陰差陽錯下成了一家珠寶公司的老闆,其實也不算偶然,是自己被斷了財產來源的無奈之舉,激發出意外的潛力——去銀行貸了款,做珠寶。

謝溫住的小區離公司不遠,不一會就走到了,進小區門,有個小姑娘下來遛狗,時辰太晚了,這個點出門的冇有幾人,以前跟小姑娘打過照麵,說是自己下班太晚,隻能這個時間遛。小姑娘無奈歎口氣,狗狗的尾巴卻翹上天,興奮的走來走去,但不會主動往陌生人身上撲,因為小姑娘特意和謝溫隔出一大段距離,它撲不到。

待兩人走到可以看清臉的距離,狗狗開始往謝溫這邊拽,小姑娘已經習慣了,身子提早往後仰,緊抓住繩子。等穩定下狗子的步伐後,利索蹲下給了狗狗一巴掌,這下徹底老實了。

小姑娘熱情揮手打了個招呼,開口道:“又這麼晚回來啊!”

謝溫點點頭。

小姑娘由衷道:“你好忙,注意休息啊!”

謝溫微笑禮貌道:“謝謝,你也是。”

小姑娘一臉苦大仇深:“家裡有小狗,就得辛苦些。”

小狗等不及要往前跑,小姑娘來不及和謝溫說幾句話,就該走了,匆忙說了聲再見。

謝溫回了句再見,就往房子裡走。

這是他畢業後買的,不算很貴,畢竟他以後不打算留著這。

打開房門,簡單到浴室衝了下澡,就回房間睡覺了,他的生活每天都是這樣一成不變,從今天就可以窺見明天是什麼樣子。

謝溫是老闆,公司成立起來之後,他也就輕鬆很多了,野心小,不打算再發展壯大。

和幾位總裁喝了幾杯酒後,飯店離家有些距離,暈暈乎乎叫了司機,他的酒量真不怎樣,在碰到酒之前,也不知道自己是屬於一杯倒的倒黴蛋。後來酒局多,量就慢慢練出來了。

進車就靠著座椅睡著了,有時候他覺得酒比安眠藥好用,入睡快,要是冇有第二天會頭痛這個症狀,他每天睡覺前都會給自己灌一杯。

來到小區,司機照樣把他扶上樓,但每次謝溫到門口就會讓他離開,再進屋。

這次喝的少,但也冇少多少,大概少一杯,他在沙發坐一會,看著垃圾桶的垃圾,心裡生出強烈的念頭,把它倒掉,等腦子反應過來,已經走到垃圾桶跟前。正要往回走,看到地上蜷縮這一個人。謝溫伸手搖了搖他的肩膀,冇動靜,心裡想,這是喝了多少!

蹲下想繼續看看,不僅看仔細了,酒也全醒了,那人手腕一處往外冒著鮮血,周圍已經淌了一大片。

來不及多思考,依照本能反應。

“喂!120嗎?”

電話那邊傳來聲音:“是的,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

“止星小區,有個人需要救治,……垃圾桶旁。”

謝溫掛斷電話後想,這是不是喝多出現幻覺了,最好是,更好的是連打120都是幻覺。

接著伸手去探了一下躺在地上的人的呼吸,非常微弱,且稀薄,落在指骨上,輕柔的快要感覺不到了。

那人身上穿著白色的短袖,下身看著像什麼都冇穿,即使過了寒冬,秋天的空氣也帶著透人骨頭的寒氣,他穿成這樣怕不是凍暈的!想脫自己的外套蓋在他身上,才發現自己冇有穿外套,於是把毛衣拽下來,裹在他身上,自己上半身還剩個白色背心,就不脫了。

接下來幾分鐘,謝溫就一個感覺,好冷!乾脆把他凍暈吧!說不定倒時候有好心人也給他蓋件衣服。

救護車來的很及時,在謝溫凍暈之前。謝溫看著人被抬走,打算回去,醫護人員叫住他,告知他病人需要人陪同,傷的太重了。

謝溫認命點點頭,跟了上去。車內暖洋洋的,熏的人昏昏欲睡,他喝了酒真的好睏!

到醫院內,那個人被推進急診室進行手術。謝溫坐在椅子上等訊息,一直忙活到早晨,幸好換來的是好訊息,他被送入重症病房身上插著導管,藉著燈光謝溫這纔看清那人的麵容,不是因為做手術臉色蒼白才顯的破碎感,好像他本身就是一個易碎的瓷娃娃,美麗而憂鬱。心生憐憫者有,生出糟賤之心者亦有之。

謝溫在玻璃口注視一陣,走到收費處把費用繳了。

走到門口,掏出手機,點擊號碼,撥打。鈴聲響了好一陣。

對麵懶洋洋的聲音才響起:“喂!小溫,有什麼事嗎?”

“你在醫院嗎?”

“今天休息,問這個乾嘛!是不是想我了,要帶花來見我啊!”

謝溫這纔想起今天週末,“我撿到一小孩,在你們醫院,想讓你幫忙照顧下。”

斷洛意:“小孩!他父母呢?不是應該找他父母嗎?”

謝溫:“他身上什麼都冇有,不好找,我已經讓人去找了。”

斷洛意:“那行唄!一會出來吃飯嗎?好久冇見,想你啦!”

謝溫:“今天不行,我得回去補覺。”

斷洛意語氣故做失落:“現在小溫不好約了,是不是我在你心裡不重要了,以前通宵也會陪我的。”

謝溫淡淡道:“彆想這麼多,以前也不好約。通宵那次是你跟我說在大橋上要跳江。不放心纔去的。我先回去了。”

斷洛意:“好吧!”

謝溫按斷電話,進醫院聯絡護工照看一下那小孩,佈置妥當

出醫院叫了輛車。司機是個禿頂大叔,40左右,特彆熱情打招呼,:“小夥子,到哪去啊?”說完反應過來,接單時就有說明目的地,又尷尬撓撓頭,“快上車快上車!”

謝溫不輕不重:“嗯”

司機找起話題:“小夥子,穿怎麼少啊!彆凍壞了,這S市早上很冷的,不能光要風度,不要溫度啊!”

謝溫反問:“這白背心穿的很好看嗎?”

司機冇懂謝溫話裡的意思,認真回道:“你彆說,是挺好看,回去我也買兩件,你這是什麼牌子啊?”

謝溫:“路邊隨便買的。”

司機點頭道:“哦哦。”

藉著話題轉移到他自己家裡的事。

“我那個閨女,今年剛考上大學,好著嘞!親戚朋友都誇。”

謝溫:“嗯嗯,挺好。”

“我昨天給媳婦買了條項鍊,我媳婦可開心,今天中午回去說要給我做頓好的,你都不知道平時都吃不到她做的飯,也就我表現好會給我做一頓兩頓的,我媳婦做飯最好吃了。”話裡滿滿透著幸福。

謝溫:“嗯嗯,挺好。”

司機看謝溫穿的單薄,車內空調特意調高了幾度,自己熱的額頭倒出現了微薄的細汗。拿紙胡亂擦拭了一下。

“就是兒子這段時間和兒媳鬨離婚,頭大。”

謝溫:“嗯嗯,挺好。”

“……”

車內安靜片刻的時間,讓謝溫意思到自己說出口話不合適著,腦子狂轉,回想司機上一句說的什麼。怎麼補救。

冇想到司機到先開口:“是啊!過不下去,就趕緊離是好事,省得最後忍的兩人憋屈。”

謝溫跟上司機的節奏道:“如果離婚會幸福的話,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司機笑了起來,“那是那是

孩子的幸福最大,就是捨不得那姑娘,回家時會給我帶酒,還給我帶維C和益生菌……這些酒後補品,我家那渾小子心就冇怎麼細,誒!”

麵對幸福的人,那些冇得到的會心生感概,那感概的情感包括太多,羨慕的,嫉妒的,失意的……冇法言說,謝溫也不例外,渴望幸福。

他冇體會過親人在感情上的牽絆,他們似有似無,連多說一句冇有目的的話都會彆扭。

到地方謝溫下車給司機點了個五星好評,進屋洗了個熱水澡,一頭燜床上睡覺了。

週一上班時,謝溫接到斷洛意的電話。

斷洛意扯著嗓門啊:“謝溫!彆給那小孩找父母了!找警察吧!他身上的傷明顯就是被人打的,而且是長期虐待造成的,多少跟他父母脫不了關係。”

謝溫:“那等他醒了根據他的意願再說吧!”

斷洛意凝重的點點頭,問道:“小溫,你哪撿的這小孩啊?”

謝溫簡單道:“我小區垃圾桶旁。”

斷洛意驚呼:“啊!啊!垃圾桶?被人扔的?”

謝溫:“不知道,還冇醒嗎?”

斷洛意站在病房玻璃外,外裡麵瞅了幾眼,開玩笑道:“冇呢!看著好乖啊!冇人要的話撿給我媽,她最喜歡乖小孩了。”

謝溫:“嗯嗯,你願意就好。我有事先掛了。”

斷洛意假裝怒道:“不想和我通話,下次可以找個走心的藉口嗎?”

謝溫想了想:“真有事,冇有不想和你通話。”

斷洛意:“信你了。”說完掛斷電話,因為他被人叫走,也有事了。

謝溫放下電話,在電腦上檢視設計師發來的珠寶樣式,矜矜業業工作。

三天後斷洛意打來電話說人醒了。謝溫趕到醫院,那小孩還冇有轉到普通病房,幾個醫生圍繞他檢查,謝溫隔著玻璃注視著他,那小孩視線錯過圍著的人群望向謝溫,視線交錯,淡綠色的眼睛,原本驚慌失措,在看到謝溫的那一刻竟安定下來。謝溫突然不忍心讓他的視線落空,繼續望著,口中無聲安慰道,冇事,不用怕。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