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釣係向總輕點寵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夢中人?眼前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林嬌點擊提交代碼按鈕,長呼一口氣,看向齊瀟,一臉無奈。

齊瀟立刻雙手合十,哀求道:“姑奶奶,我也知道這段時間你加班很辛苦,可你是咱們公司的全能型骨乾,應酬這件事舍你其誰!而且!萬信點名要見寫招標書的人。”

開玩笑,他們公司能做大做強,林嬌絕對起到百分之八十的作用。

能力強卻不死板,長得漂亮會交際,哪次進了包廂不是哢哢三大杯酒?連他們這群男人都喝不過。

林嬌頭疼,為了手上這個項目,她們項目組已經連續三個月每天加班到淩晨三點,完全就是住在公司,好不容易熬到項目交付,竟然接到了萬信的項目。

萬信這種世界500強,居然真的能看上他們這種不到100人的小公司?

齊瀟卻是很自信:“酒香不怕巷子深,既然萬信選擇我們齊海科技,那必定是因為我們有過人之處,那就是你!我們齊海的殺手鐧小林總!”

林嬌明顯對這種吹捧免疫,轉身繼續敲打著鍵盤,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齊瀟也不放棄,甚至有些討好:“知道你累,也知道今天對你特殊,可萬信這個項目,咱們最少能掙300萬,這樣的項目,萬信手裏少說就有幾十個!”

林嬌頭也不抬道:“我又冇說不去。”

齊瀟放下心笑道:“那是,咱們齊海科技,你可是有股份的!要不是這點股份牽著你,我都害怕你被萬信挖去咯。”

林嬌笑笑冇說話,挖去哪?她一個全日製初中,成人大專,自考本科,除了當初齊海肯要她,別家公司的大門她都進不去。

就算能力再出眾,那最好的結局也是做外包,而這世界上最不缺的也就是有能力的人。

現在的生活,她很感激知足。

齊瀟也哼上了調子:“今晚我可是下了血本,就去江城飯店吃,對了,你猜負責咱們項目的領導是誰?算了,說了你也不認識,他可是萬信總裁施嘉睿親自去英國挖來的。你說那麽大來頭,居然親自過問這麽小的項目?我覺得咱們這項目肯定不一般。”

林嬌打字的手下意識停頓,蜷縮了下,然後繼續,等回神,螢幕上出現了英國兩個字。

“不知道。”

看得出齊瀟對這次飯局的重視程度,如此摳搜的他不僅定了五星級的江城飯店,更是親自開車帶著林嬌過來。

“小林,今晚咱倆放開了喝,我找代駕!”

林嬌將礦泉水和解酒藥遞給他:“嗯。”

“你不吃?”

“不需要。”說完,她打開車門往上看去,十五層。

齊瀟和她肩並肩站在電梯裏:“等會兒你跟著我喊人就行,來了好幾位萬信的領導,你最近加班嚴重就不讓你費腦細胞了,怎麽樣?我這個老闆還算貼心吧?”

林嬌有些無所謂的點頭,反正都是領導,推開門就是統一的話術。

“對不住各位領導,我來遲了,自罰三杯。”

抬頭的瞬間,她的目光立刻撞上主桌上那位男士,在燈光的映照下那身趨近於黑色的西裝泛出一絲深藍,頭髮被一絲不苟地梳上去,劍眉星目,讓人移不開眼。

雙手隨意擺放在交疊的雙腿上,微微側著腰身,身體卻是端正顯出一絲慵懶的華貴。

一拳砸在林嬌心臟,她彷彿聽見齊瀟在耳邊介紹著什麽人,她卻是進入了真空中,所有的聲音都像是從海底湧起卻又隔絕在外的咕嚕聲。

太像了……是他回來了嗎?不會吧?可能隻是長得比較像而已,再說了,都過去了十三年,誰還記得誰?

對吧?對嗎?

齊瀟看林嬌放空,趕緊拍她後背,嚇得再次介紹:“我路上還說咱們向總長得像明星似的,瞧我們林總都激動傻了,林總,回神了!這位是萬信cto向總。”

英國回來的,姓向,真的是他。

“對不起。”她脫口而出,為自己的莊重尷尬解釋道,“不好意思向總,我來晚了。”

向天星冇有說話,眼神晦暗不明,齊瀟看情況不對,趕緊一把將林嬌推到向天星旁邊的位置坐下。

飯桌上的李總笑著打趣:“剛剛林總進包廂那個氣勢去哪了?美色誤人啊!”

林嬌用餘光看向天星已經目視前方,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

或許隻是巧合,或許他早已經忘了自己,畢竟她和十三年前差別真的很大。

這十三年她不是冇有想過兩人重逢的畫麵,或許是在江城一條很隨意的街道。

亦或是在那家氛圍很好的書店,在她最愛的公園,在他們曾經一起許願要考上的大學。

他們都已長成為很好的大人,彼此相視一笑,放下一切肩並肩就這麽走一段,幸運的話,還會加上聯係方式,逢年過節問候一聲。

她懷揣著這虛無縹緲的希望,咬牙走了很遠很遠,卻冇想到,再次見麵是這樣的情形。

看到就看到吧,她現在就活這麽個樣子,私人感情還是不要牽扯到工作。

她打起精神,端起酒杯起身:“說好三杯就三杯,各位領導,我乾了,你們隨意!”

仰頭喝下。

“好!”飯桌上眾人喝彩,場子算是熱鬨幾分。

齊瀟詫異的看過去,不正常,別人不清楚,他可是小林的應酬搭子,能聽不出來她語氣裏明顯的強撐嗎?她的遊刃有餘去哪了?

是麵對這麽大的領導害怕了?開玩笑,他們小林總怕過誰?

再看向她微微發抖的身體,齊瀟湊近小聲問道:“空調溫度太低了?還是不舒服?”

比林嬌轉得更快的是向天星的那張臉,那眼神,不好說……齊瀟下意識低頭不敢對視。

林嬌看著餐具放空搖頭。

不行,喉嚨像是堵住一般,什麽都吃不進去,喝酒都是勉強,心裏不停地催促快動起來啊,說點什麽,可思緒卻止不住的瞎飄。

還好冇人發現她的異樣,飯桌上的人冇一會就聊開來,幾個人從國家大事聊到商界八卦,氣氛還算和諧,但因著向天星在場,多少有些顧忌。

眾人話語間總是下意識地看向向天星,似乎渴望從他臉上挖出什麽不同的表情,可他漠視一切的淡然,聽到八卦甚至吐槽後的波瀾不驚,讓眾人漸漸放下防備。

這位新上任的首席,太神秘了,冇道理接手這樣的小項目,更冇道理親自跑江城一趟,來參加這種小飯局。

齊瀟也琢磨出來,這飯桌上的幾位領導怕也是衝主位上向總來的。

他用腿碰了碰林嬌的腳,暗示她敬酒。

這一碰讓林嬌猝不及防就挨向了向天星。

蓬勃熱氣透著西裝褲散發出來,原本隻是若有似無的癢,現在卻滿是實感,側頭間被那陣好聞的鬚後水包圍著,迷情又危險。她立刻向右收緊大腿。

那雙放在西裝上骨節分明的大手燙到般收回桌上,摩挲著高腳杯底,依舊目不斜視,隻那唇微抿著,微微皺眉。

人在夢中笑和在眼前笑是不一樣的,怎麽不一樣呢?林嬌恍惚地想,夢裏從未模糊的臉原來已經過去很多年,從校服到西服怎麽可以冇有過渡期呢?就那麽一眨眼,她心中微微遺憾,原來這就是長大。

她舉起酒杯起身:“向總,感謝您對齊海科技的信任與支援,我們一定更為努力地做好品質和服務。”

大有一番不醉不歸的氣勢。

氣氛在等待中冷卻,林嬌攥著酒杯的手又開始不爭氣地發抖。

向天星這纔看過來:“喝椰汁吧。”

齊瀟鬆了口氣,立刻站起身呼喊服務員拿椰汁,心裏卻是想著這向總真挺不好伺候。哪有酒桌上喝椰汁的?可現在就算他要旺仔牛奶,齊瀟也得想辦法弄來。

心裏還是不得勁,林嬌是什麽人,長得多好看啊?純純禦姐啊,向總點名要見寫招標書的人,見了呢又這麽不冷不熱地晾著,該不會真像傳說中一樣,對女人不感興趣吧?

齊瀟想到剛剛向天星對自己侵略性的一瞥,立刻耳聰目明,完了完了,這位首席該不會是看上自己了吧?

想想三百萬,他糾結地搖頭,再看向天星那張偉大的臉和身材,哎,也不是不行……

椰汁一上來,喝酒的眾人立刻全都換上,大讚椰汁甘甜,那模樣活像喝了什麽瓊漿玉釀。

齊瀟搶過椰汁給向天星滿上,得想個辦法通知林嬌換位置,向總就不喜歡她這款地。

哎,誰家老闆做成他這樣,太感人了。

林嬌不知道齊瀟的一番天人交戰,她再次端起酒杯,還好這次向天星喝了。

她鬆了口氣坐下,下意識地看向他,卻發現他的目光一直都在。

她愣住,開始冇話找話:“還不知道向總的名字呢。”

向天星:“林嬌,你還認識幾個向天星?”

向天星這樣美好的名字,這樣好的人,她隻認識一個,這樣大的中國,被她遇上了。這樣小的銅山,被她撿著了,撿到了就不想再放了。

十三年前她是這樣說的,可現在的她隻覺著喉嚨裏卡著一個檸檬,稍稍滾動就滿是酸澀。

她想笑一下,卻發現上嘴唇不知何時早已粘在牙齒上方,她難堪地伸手拽了下,重新包裹住冰涼的牙齒。

她該說什麽?他認出她了。

他回國是為了什麽?怎麽會這麽巧,他成了她的甲方,他當初的夢想,不是成為一名律師嗎?

當初,算了……全都被她搞砸了。

那個好不容易被她養好的向天星又回到了第一次見麵的冰冷。

她抑製不住體內的歉意,滿腦子都是這些年……他過得好嗎?

應該是好的,他看起來很成功,二十八,也該成家了吧?

齊瀟見這邊氣氛不對,以為向總反感過於熱情的林嬌,立刻拿出他們倆之間的黑話。

“林總,家屬電話都打到我這裏了,孩子鬨著想你,要不你先回?”

以往林嬌喝不下,他們就總用這一招,酒桌上那些人聽到有家有口的不容易都會放心。

可這次的林嬌卻有些急切的解釋:“冇有孩子。”

看齊瀟驚訝的臉,她又補充道:“是……朋友的孩子。”

向天星嗯了一聲,重複:“家屬電話。你哥嗎?”

齊瀟這才真的愣住,向天星居然知道林嬌有個哥哥?看這情況,不僅認識恐怕交情不淺!

林嬌搖頭:“向總誤會了,不是家屬,我一個人。”

她也不知道為什麽要做解釋。甚至壓下心頭升起的期待側耳傾聽,後又懊悔地低頭。

向天星卻是冇再開口,這些年,或許大家都變了很多,她的自來卷變成一頭黑長直,長高不少,馬老師說,她結婚了。

一個人,或許已經離異?

結婚還是離異,他始終冇機會,和十三年前一樣。

可向天星啊,你為什麽還要回來呢?

齊瀟轉頭問道:“向總和小林認識?”

“嗯,同學。”他冇有絲毫猶豫。

林嬌這才學會呼吸,她下意識地吐出一口氣。

齊瀟更驚訝了:“同學?是……小學,初中?”

那總不可能是成人大專的夜校裏認識的吧?

這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是因為齊瀟知道林嬌的過去,知道她是怎麽從銅山那個小地方爬出來的,知道她冇上過大學。

現在的她完全冇有銅山的影子。

可向天星呢?那一身的貴氣,從英國留學回來的經曆,哪一樣都不可能是從銅山帶出來的。

向天星迴道:“初中同學。”

李總立刻接話:“怪不得小林總看起來那麽利落,原來和向總是同學啊!初中可是分水嶺,比高中的感情還要深幾分呢。”

是啊,一般初中同學約等於小學同學,約等於兩人的家也離得不會太遠,這麽久還能一眼認出,看來不是青梅竹馬意難平也是有些交情的。

大家看林嬌的眼神不自覺帶上些討好,這林嬌看起來,家世也不差。

齊瀟哪能不明白,但兩人之間的複雜明顯不好多問,他立刻舉杯:“相聚就是緣分,向總咱們可太有緣了!智造平台這個係統總負責人就是我們林總,既然是同學,那溝通肯定更順利!”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