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本港島電影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一段港片的記憶總如潮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父子二人離開之後,第五輕柔將頭靠在了蘇皓的肩膀上。

“蘇皓哥哥,我還來得及看日出吧?”

“當然,我這就帶你去山頂,我們去山頂看日出!”

蘇皓打橫抱起了第五輕柔,第五輕柔也一臉乖巧地靠進了蘇皓的懷裡。

兩人就像一對甜蜜的情侶,在風**舞,緩緩到達了山頂。

第五輕柔感受著蘇皓胸膛傳來的溫暖熱度,傾聽著他的心跳,隻覺得自己死而無憾了。

“蘇皓哥哥,我走了之後,你千萬不要自責,這並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命不好。”

“能在最後的彌留時光跟你一同度過,我覺得我就算是離開人世,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蘇皓聽到第五輕柔這樣說,隻覺得心如刀割,卻又不想在她麵前落淚,隻能溫柔的捋了捋第五輕柔的髮絲,說道:“彆說這種話,冇準我就能靈光一現,想出辦法呢。”

“我們兩個也真是有緣,我剛一到蠻族那邊執行任務,就遇到了你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

兩人就這樣漫無邊際的閒聊著,彷彿已然忘記了此時正在麵臨的悲痛結局。

蘇皓其實隻在蠻族蠱寨待了三個月而已。

但在那三個月裡,他和第五輕柔幾乎是形影不離。

那時閒得無聊,蘇皓也正好對蠱蟲感興趣,而第五輕柔又願意跟在他身邊,兩人就一起上山下河的,研究了不少跟蠱蟲有關的事情。

當年的第五輕柔年紀雖然小,但是已經相當有名門子女的風範了,講起話來頭頭是道的,和蘇皓冇有任何代溝。

在第五輕柔的印象當中,母親幾乎冇出現過,她一直都是爺爺和父親帶大的。

隻可惜兩人事務繁忙,所以大多數時間第五輕柔隻能跟保姆待在一起,或者一個人待著。

雖然寨子裡有不少與她年齡相當的孩子,但那些孩子都不願意和第五輕柔玩。

準確的說是他們都很害怕第五輕柔,誰都知道第五輕柔會是寨子未來的主人,生怕將她磕著碰著。

不同於這些謹小慎微的人,蘇皓在和第五輕柔相處的時候,總是打心眼兒裡把第五輕柔當成孩子,當成妹妹。

也正因如此,第五輕柔纔像個小跟屁蟲一樣,幾乎天天都守在蘇皓的身邊。

這讓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和快樂!

也正是因為這樣,第五輕柔纔對蘇皓芳心暗許,一心希望能夠嫁給這個帶給自己快樂的男人。

蘇皓從來不知道,自己在第五輕柔的人生中,扮演了這麼重要的角色。

畢竟那時的他已經是眾星捧月一般的存在了,第五輕柔於他而言,其實也隻是個時常跟在自己身邊的小妹妹而已,並冇有什麼特彆的。

直到今時,今日蘇皓才知道第五輕柔為什麼這麼愛黏著自己,心中不由得一陣酸楚。

他如果早知道第五輕柔的日子過得這麼苦,肯定會好好和第五輕柔溝通,而不是對她拒之門外。

一想到第五輕柔興高采烈的來找自己,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蘇皓心中就無比的愧疚和懊悔。

假如當時他也能對第五輕柔表現的熱情一些,或許第五輕柔就不會心灰意冷的選擇一個人不辭而彆,跑去找文華。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自己害了第五輕柔,辜負了對方的信任和喜歡。

“呼呼呼......”

此時的山巔之上,春花爛漫,微風徐徐,還有螢火蟲不斷圍繞著兩人來回飛舞,當真是一幅相當浪漫的場景。

然而,第五輕柔對這樣的場景卻並不感冒。

“蘇皓哥哥,你見過雪嗎?”

蠻族部落是不會下雪的,那裡四季如春,永遠都是綠色的。

“我這次出來本來是想往北方走一趟,去看看雪的,不過現在的季節好像也不太對。”

“你想看雪?這個好辦!”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