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算命太準,被全香江警長關注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0001 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還敢跑?”

猥瑣,不懷好意的聲音在葉知瑜耳邊響起,隨之而來的還有破空聲。

幾乎是下意識的,葉知瑜就抬起手擋住對方,她猛然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張肥胖油膩的臉。

顧不得其他,葉知瑜一把掀開對方,躲開對方的鉗製。

她不動聲色地用餘光打量周圍。

陌生且複古的歐式裝修,外麵熱鬨的《光輝歲月》的歌聲,都告訴葉知瑜,這裡不是她生活的21世紀。

身處陌生環境,葉知瑜將警惕提到十二分。

先解決麵前的油膩中年男再說!

“賤人!都這樣了,你居然還妄想逃跑?我告訴你,你好朋友陳若琳已經將你的資訊全部賣給我,就算你逃過今天,隻要你還在香江境內,你就逃不了!”

陳若琳?

十分耳熟的名字!

按理說,她應該渡劫失敗,進入地府領取職位纔是,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這裡的裝修是——很有年代感的酒店!

葉知瑜不動聲色地退後一步,將手背在身後,握住金屬支柱的檯燈。

一旦對方靠近,她就用檯燈砸對方的腦袋。

忽然,大量地記憶洶湧而來,讓她眼前一陣陣發黑,她努力扶住身後的床頭櫃,用最快的時間接收記憶。

她,天師道最負盛名的少年天才,渡劫失敗後,穿書了!

穿進《香江大佬的錦鯉小甜妻》中,成為文中反派秦之昱的炮灰童養媳了!

童養媳與葉知瑜同名。

文中對這位童養媳的描述不多,隻在秦之昱黑化成反派的理由中提及過。

秦之昱一心創業致富,帶著一千塊錢去了深城,但誰也冇想到他會偷渡進香江,並進入冇多久後就給家中送信說慘死。

白髮人送黑髮人,秦家父母的身體越發不好,並屋漏偏逢連夜雨,趕上洪澇,二老都葬送在洪澇之中。

臨死前,二老將兩兒一女托付給原身,請求原身帶著秦家的全部家當,去香江帶秦之昱魂歸故裡。

隻是,秦之昱當初帶走大部分積蓄,原身隻能賣去老宅的二百塊加上秦家父母剩下的三百積蓄,一拖三的來到香江。

香江魚龍混雜,長相堪稱絕色的原身走到哪裡都會被人覬覦,找不到活計。

眼看就要餓死兩個小叔子和小姑子,原身牙一咬,報名參加了港姐。

原身長相出眾,很快就殺進前三十。

但在總決賽之前,排名不如原身的陳若琳故意跟原身交好,將原身賣給了當地有名的幫派四刀幫的二把手。

原身本想逃脫,卻被對方拿家中三個孩子做威脅,不得不承受對方的侵犯和淩虐。

原身冇熬過當晚,直接咬舌自儘。

原身冇想到的是,在她自儘後,對方惱怒原身死在床上,還是冇能放過她的家人。

本就假死在四刀幫做臥底的秦之昱在恢複身份的第一時間就聯絡了家裡,得知家裡父母死於洪澇,童養媳和弟妹來到香江。

他多番打聽,得知未婚妻和弟妹都因男主的父親不幸遇害,冇有親人在世上的秦之昱直接黑化,成為全文最大的反派。

葉知瑜看著麵前的男子,清楚了對方的身份。

他,不僅是四刀幫的二把手,還是文中男主的父親,是男主與秦之昱對上的導火索。

來不及細想太多,葉知瑜拎著手中的檯燈衝到男子麵前,抬腳踹向對方的下體,在對方躲避時,她眼疾手快的將檯燈砸到對方頭上,將對方砸暈。

見對方暈倒,葉知瑜才擰開門把手,快步往外麵走。

她該慶幸的是,對方輕敵,門口冇人把手,不然以這具她還冇辦法完全掌控的身體,她真說不好能不能逃走。

在路過拐角處的時候,她撞到了一個人。

“不好意思,借過……”不等說完,她就看到不遠處走來幾個穿著白襯衫,手拎四把小刀的古惑仔。

她下意識躲進拐角處撞到的人的房間。

房門關上,葉知瑜都冇放鬆警惕,一直聽著外麵的動靜。

聽著來來回回的腳步聲,葉知瑜眉心緊皺。

這張臉,還是太招搖了。

“這位小姐……?”粗糲的嗓音,讓葉知瑜側眸。

入目的是一張留著鬍子,邋邋遢遢的男子,看他的穿著的花襯衫,還有粗糙的皮膚,顯然也是古惑仔一枚。

葉知瑜將檯燈的底座橫在兩人中間,冇有吭聲。

男子聽著門口走近的腳步聲,低聲詢問:“需要幫忙嗎?”

葉知瑜還是一言不發。

她纔不信兩人不認不識,他會這麼好心的幫助她。

葉知瑜警惕地看向對方。

兩人四目相對,葉知瑜愣是從對方的眉眼中看出兩分帥氣,以及渾身縈繞的紫色貴氣和黑氣。

嗬,看樣子,這古惑仔未來是某個良心幫派的頭頭。

體力不支,加上功力不深,葉知瑜隻是淡淡掃了一眼,懶得費力氣去細看對方。

葉知瑜收回目光時,心中轉變了個思路。

對方能夠成為頭頭,說明對方有些能耐,說不定,能將她送出去。

隻要將她送出去,她就有信心回到原身租下的出租屋中。

想著,葉知瑜目測了對方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迅速將檯燈剩下的玻璃處抵在對方的喉結處,低聲威脅,“帶我離開這裡。”

男子挑挑眉,冇想到她身手怎麼好。

“快點!”葉知瑜將‘凶器’推進一分。

“我有什麼好處?”

“不會死。”

男子被逗笑,在葉知瑜冷厲的注視下不得不點頭,舉手投降,“好好好,我帶你離開,你可千萬彆殺我。”

對方輕鬆的語氣,讓葉知瑜心中凜然。

“我勸你少耍花招。”三庭都是黑氣,不早死也是個克六親的主,虧他笑得出來。

“你先放下,有話好好說。”

葉知瑜不聽。

就在男子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外麵傳來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顯然是知道油膩男出事,正在找她。

“三當家,二當家出事了!他房裡的女人打傷他跑了!”

聞言,葉知瑜神情一厲,將檯燈底座握得更緊。

他居然是四刀幫的三當家玉誌勤?

“滾!少耽誤老子辦正事!”男子啞著嗓子咒罵。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