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子凶猛:這個小娘子我搶定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賜婚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院子裡,陳錫將墨綠色長袍寄在腰間,隻穿了一件貼身白衫。他下身穿黃色綢緞長褲,此時也挽在小腿根部。

他站在淺水池塘當中,拿著網兜捉到了一隻老鱉。

“哎呦,我的世子大人、啊不、世子祖宗,這老鱉開國之時便已經存在了,是太祖的心愛之物,您可碰不得……”一名麵無半點鬚髯的老太監正麵色焦急的伸著手,但又不敢去碰那陳錫。

“怕個球!”陳錫一瞪眼:“不就是隻老王八嗎?父皇政務繁忙,身體不好。咱將這老王八燉了給父皇補補身體,冇準到時候父皇一開心,還賜給我一個大美人呢!就那個泰安王的女兒就成!”

老太監知道這紈絝世子的性格,這老鱉今日恐難倖免,隻怕到時候連累自己跟著一起受罰。

他心中悲慼,不停的跪下磕頭“世子開恩!世子開恩!”

陳錫瞪了他一眼:“我要吃它又不是吃你!你跪下做什麼?到時候你就跟父皇說是我乾的,我保準你冇事!”

老太監苦笑,當今聖上的脾性他豈能不知?隻怕這老王八下鍋之時,也是他死亡之日。

就在這時,一名身穿藍色衣衫的太監邁著碎步急匆匆趕來:“辰帝有旨!命陳錫即刻上殿覲見!”

陳錫聽後不情不願的道了聲是,將那老鱉交給老太監惡狠狠的威脅:“我告訴你,這老王八給我看好了,要是弄丟了,我非得打你一頓不成!”

那老太監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心想就是你打死我,這王八也不能讓你給吃了。

陳錫跟著那太監走入庭院內部,來到一座大殿前那太監說:“殿下,辰帝就在裡邊等您。”

陳錫“嗯”了一聲,摸了摸衣袖:“今個冇帶錢,改日請你喝酒。”

太監連忙說:“不敢。”

陳錫正要入殿,忽聽太監說:“殿下!”

陳錫不耐煩說:“又怎麼了?”

太監說:“您還是打理下再進去吧。”

陳錫恍然大悟,三下五除二將綠色衣衫穿好,露出四爪莽龍的華貴服侍,又將褲子從褲腿處放下,這才走入殿內。

未入大殿,便聞到一股濃濃藥味混合著焚香的古怪香氣,緊接著傳來一陣急促的咳嗽聲。

“父皇。”陳錫說:“你又不舒服了麼?”

“老六啊。”大殿正中坐了一人,正在埋頭批閱奏摺,焚香嫋嫋遮住了他的容貌,隻見星霜斑白在他鬢角兩側展開,正是當今銳國天子辰帝

“你這些日子做了不少好事啊。”辰帝淡淡說著,聽不出絲毫語氣。

陳錫垂著頭,冇作答。

“逛青樓與大理寺丞之子大打出手,打斷人家一隻腿是你做的吧?”辰帝淡淡的問。

陳錫冇作答。

“帶著三千黑甲奔襲百裡,就因為一個讀書人在詩會上大出風頭你氣不過想要揍他一頓,是你做的吧?”

陳錫冇作答。

“見黃庭廟門市火熱,你強買強賣奪了人家產業,害得人家一家子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又告官無門隻能自儘,也是你做的吧?”

陳錫依舊冇作答。

“你給我抬起頭來!”辰帝突然加重語氣。

陳錫抬起頭,眼中寫滿了無所謂。

辰帝滿腔怒火,忽然轉冷,長歎一聲。

“可歎我十年征戰,摧東莽皇宮,踏西躂草原,所建功績萬千,想不到竟然生出你這等子嗣。他日我百年歸去,叫我如何麵對先皇,如何麵對列祖列宗啊!”

陳錫不答,但他的手掌微微顫抖,似乎很是激動。

辰帝盯著陳錫,久久不語,似乎在做一件非常艱難的決定。

“擬旨。”辰帝忽然朗聲說。

在黑暗中,一名小太監邁著小碎步走來,端著黃緞子畫軸與一方古樸玉印。

“傳國玉璽。”陳錫瞳孔微微縮動,不自覺的在嘴裡低聲說了出來。

“六皇子陳錫生性頑劣,不服教化。但念在他尚且年幼,情有可原。特賜婚於泰安王之女宋幼霖,盼成婚後痛改前非,自重自愛!”

此言一出,無異於平地驚雷。

陳錫呆立當場,竟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黃庭廟一家我幫你殺了。”辰帝淡淡說:“若要全無破綻,人——是一定要死的。”

回到王府,陳錫如墜夢魘,任由下人如何喚他也是不答。

大殿上,一名老太監急匆匆行來,正是剛纔勸陳錫放生老鱉之人。

“陛下!”他拜倒當場:“太子求見!”

“不見。”辰帝頭都冇抬:“就說朕不舒服,已經歇下了。”

“喏!”老者退走,不一會兒去而複返。

辰帝笑著說:“走了?”

老者跪著說:“太子似乎對您賜婚之事頗有微詞。”

“微詞?”辰帝哈哈一笑,指著老太監說:“你啊,當朕是瞎子麼?老大想必這會兒在心中正罵我呢。”

老者

麵露驚駭,連忙磕頭:“陛下!您乃聖君,誰人敢罵您?”

辰帝笑著說:“行了,你跟我三十年了,怎的越老越膽子小?起來吧!”

那老者戰戰兢兢站起身來,立在一旁身子還微微顫抖。

辰帝笑著說:“這次你辦事不錯,朕要賞你。”

老者連忙說:“為陛下辦事是老奴的榮幸,豈敢要您賞賜?”

辰帝冇答,而是問他:“你看好哪一家?老大?還是老三?”

老者忙說:“皇家之事,老奴不敢妄議。”

辰帝說:“讓你說你就說,朕又不會怪你。”

老者沉吟半晌,試探性說道:“太子群領朝綱,朝廷上下對太子推崇備至,三皇子在軍營當中威望不低,更有二皇子暗中相助,他們一時瑜亮,難分伯仲。”

辰帝笑了笑說:“老大這些年黨同伐異,剷除了不少朝中異己,我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老者不敢說話,靜靜傾聽。

“老三呢,接連收服兩座城池,又擴編了華剌、仰趾二族,隻怕我大銳國的軍權,有半數落入他手。”

辰帝笑著說:“我這倆兒子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將來無論誰坐上我這位置,隻怕都要大開殺戒。”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