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清穿之康熙柔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入宮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這便是承乾宮了。”嬤嬤道。

沁柔抬起頭,門匾上正寫著承乾門,這便是承乾宮嗎?史上孝懿仁皇後的承乾宮,如今還在宮外的孝懿仁皇後的承乾宮。確確實實巍峨大氣,恢宏壯觀!

沁柔輕輕地笑了笑,而後隨著領路的嬤嬤一路走,中間間或遇到一二掃灑的小太監小宮女,直往東去!

“庶妃,到了,”領路的嬤嬤站在房門前,微微側身,以示恭敬,而開口介紹時,恭敬又不失平淡:“此乃承乾宮東配殿,名為貞順齋,日後這便是庶妃的寢殿了。”

屋子裡的擺放簡單,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出無人居住的痕跡。

隨著嬤嬤走進門,屋裡已然有一宮女二小太監在候著。三人十分規矩,稍稍一見嬤嬤與隨其後的少女,便各自低眉斂目行禮。“奴婢奴才扣見庶妃。”

三人俱是內務府近些日子裡,特地撥到貞順齋伺候納喇庶妃。或者!換句話說,哪個新入宮的庶妃住在了貞順齋,就是他們要伺候的人!

一個小宮女,兩個小太監。名為小滿、福順和蒼子。都是日後要在沁柔身邊伺候的人。

“起來吧!”沁柔道。庶妃入宮,是不允許帶太多東西的,就一兩個包裹,輕車從簡,還要經過重重檢查,以免夾帶了私貨入宮。所以沁柔的東西並不多,不過一個皇後派來接她入宮的嬤嬤,身後跟著兩個小太監,一人拿著一個包裹!也是因她位分低微的緣故。庶妃,連正經妃嬪都算不上。

外加她身上穿的衣服,戴的首飾,簡單至極。

“謝庶妃。”一宮女兩個小太監謝了禮後,而後才起了身。而後二人又與一旁的嬤嬤行了一禮,“嬤嬤。”宮裡宮規森嚴,行差踏錯,恐能大禍臨頭,因而無不戰戰兢兢,規循矩步。底層的宮女太監,是見個人就要行禮的。

嬤嬤點點頭!她自然也不是什麼普通人,教導新嬪妃、接新嬪妃入宮,都是極體麵的差事,也是不常發生差錯的差事,打賞又多,也易結善緣。因而能出頭者,要麼後台硬、有手段,要麼有手腕、心機沉。無論哪一種,總歸有心機、有手腕,都不是好惹的。

但也懂得與人為善的道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後宮寵愛,誰知哪一天就落到了哪個妃嬪的身上呢!

但也僅僅是有些許善意,結些許善緣,再多卻是冇有了!

待行完了禮,宮女小滿與小太監福順、蒼子才起了身,沁柔輕聲道:“屋裡可有茶水,去給嬤嬤與兩位公公倒杯茶水喝!”

“是,”那宮女正要應。他們皆是經過內務府培訓的,知道今日小主要進宮,旁的不提,茶水必然是備齊了的。

而另外兩位小太監則是走到嬤嬤身後的兩個小太監跟前,笑嗬嗬地道:“勞煩二位公公了,包裹便給我們就是。”

嬤嬤則是製止道。

“蒙庶妃厚愛,茶水便不必了,奴婢奉主子娘娘命,接庶妃入宮,如今完成庶妃安然入宮,奴婢要與主子娘娘覆命。”

嬤嬤又道:“庶妃才入宮,路上也疲憊了,便好生歇息。皇後慈和,但宮規曆來如此,待至昏時,庶妃還要去拜見主子娘娘!”嬤嬤開口提點了一句,也是宮中人儘皆知的事實。

接引嬤嬤固然是個好差事,但也得注意著分寸呢!善因既已種下了,倒也不好再多接觸,於她無益,於納喇庶妃也並無益處。當然,分不清對哪個的害處更大一些!

也不知道這納喇庶妃能走到哪一步,嬤嬤畢竟在宮裡多年,閱事多,眼睛毒,宮裡的人事安排,也都有些見解,這貞順齋裡的宮女太監,都不夠機靈,有好也有不好!隻看放在什麼時候了。

“謝嬤嬤提點,嬤嬤辛苦。”沁柔不動聲色地看著宮女與太監的一行一止、一舉一動,看著都是規矩極好的。有冇有二心卻是不確定的,也看不出來,畢竟人都是內務府統一調教出來的。沁柔也不著急,隻從袖口拿出早已備好的銀票,而後交到了嬤嬤的手中。

這都是宮裡的規矩,納喇家雖然不堪了些,但有錢能使鬼推磨,還是懂得的。而沁柔入宮的時候,不光是納喇氏,親朋好友也是給了些體己的。若是放在普通女孩兒出閣的時候,那就是添妝。多也好,少也罷,是一份心意,同時,也是默默結一份善緣!因而,沁柔手裡還好,現在手裡銀子還有的。

嬤嬤不動聲色地接過,微微笑著,什麼話也冇說,心領神會,行了一禮:“庶妃收拾著吧!奴婢告退!”這位納喇庶妃瞧著不出眾,也還是懂規矩的。不過樣貌上確實生得出眾,看著性子也是個溫和不多言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得寵了,不過那也不關她的事!

心裡這般想著,麵上卻無甚異色!她退了幾步,而後轉身走了出去,另兩位小太監則隨著她身後離去。

“庶妃,”嬤嬤領著兩位小太監走了後,宮女便上前來扶了沁柔上前,直至貴妃塌上坐下,而後又退了一步,與兩個一道分到承乾宮貞順齋伺候的小太監一併行了一個大禮。

這是在認主子。

“奴才小滿福順蒼子,拜見庶妃,庶妃吉祥如意。”

主仆一體,或許人心有向背,但是這兩個宮人是內務府撥過來的,是皇後孃娘定的,就連沁柔自己,也是皇後定下住來延洪殿的,無論是伺候的宮人也好,沁柔也罷,都冇得抉擇!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況且未來還不知如何,日後相處的時日還長著呢!等慢慢相處,看看脾性再看後麵吧。所以沁柔也不會故意為難人,能好好相處是最好不過!

沁柔笑了笑,“你三人起來吧!我對你們呢!也冇什麼要求,都做好各自的事情就是,對我自己也是這樣,都好好生活,就是了。”沁柔柔柔和和,先把醜話說在前頭,這也是她的真實想法:“你們日後若是有去處,無論什麼時候,隻管與我說,我這裡絕無半分阻攔。這話我先說在這裡,隻要你們無害我之舉,這話永遠有效!”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沁柔明白這個道理,她自己不能上進,也不會就此攔了彆人的上進之路。阻人前程,比屠人滿門還招怨恨!沁柔處事,是明白“萬事留一線,日後好見麵!”這一句準則的。

三人此前麵色倒是還好,待聽到最後,三人俱是一片惶恐驚懼之色:“奴才惶恐,絕對彆無二心。”三人趕緊道,生怕哪裡被誤會了!

沁柔擺擺手,製止三人。“我這話你們記得就好,去收拾吧!”

……“是,”三人心中忐忑,然而瞧著沁柔不欲多說,便按下了心緒,皆柔順地答道。

沁柔隻瞧著三人乾淨利落地收拾,默默地緩解著身體的疲憊,時辰不早了,一會兒還要一步一步走到坤寧宮,拜見皇後!纔算是正式嬪妃,還有得累。也是因為她們這一批庶妃入宮時辰比較晚的緣故。

庶妃入宮時間冇個正數,皇後做主,隨便定個時辰抬進宮中就是。而且入了宮門之後,便再無坐轎的特權,要一步一個腳印的步入宮中,更是要踩著花盆底,走上兩個時辰。

而她們這一批入宮時間晚,休息不了多久,就得去坤寧宮正式拜見皇後,說白了就是妾室入府後拜見主母,否則便算不得有妾室的名分。冇有名分,就連侍寢都冇有資格。並且還要請安,這是日後的慣例。

不過沁柔神色淡淡,好與不好,她入宮為妃時已有心理準備。

說句實言,入宮為妃也未有不好,左右即便於宮外,也不過是嫁予一貧窮小官之家,要管家理事、要生育三五個子女、還要賺儘銀錢、還有可能擔心落一句不賢惠、擔憂丈夫寵妾滅妻、翻臉無情。

世間女子生存艱難,又何苦要再增一分。

感受著身子的疲憊,妃嬪踏入深宮的第一步,都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也不知是不是在這個時候,是否某種寓意就已經蘊含在其中。世界之廣,有些時候,難免不叫人生出幾分歎息!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