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今天也在破解詭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隨遇而安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結構清晰,先上液氮。情況不明,水槍打爛。王八蓋子,扔進罐罐。貼身綁著,纔要細看。”

秦笙看著眼前這個外殼透明距離自己不過一米遠的巨型炸彈,心裡默默唸著新人拆彈速成口訣試圖平複內心的緊張。

至於她明明是偵查學專業的學生為什麼會獨自進入拆彈現場,這就要將時間調回半天前再敘述了。

被挾持的人質是五歲剛上幼兒園中班的女童徐安安,其父母是遺傳學頂尖研究學者。此次因歹徒覬覦他們掌握的生物學技術,因而被在研究所的幼兒園裡潛伏三年的恐怖分子綁架。

截至目前,人質已在綁匪手中滯留接近六個小時,推斷其健康狀態不佳,身心均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根據警方嚴密調查現已找到綁匪藏身之處,正在進行交涉。

交涉結果為允許警方派遣一人進入海底隧道與綁匪進行深度談判。

作為調查隊伍中唯一的女生,且外表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秦笙被選中成為了交涉人員。

出於對人質安全的考慮,以及外部裸露堆放的威力不小的炸彈,警方不得不選擇讓秦笙涉險。

她在隧道口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通訊裝置取下,全方麵展示一番並得到監控後的對方的允許,才慢慢繞過堆在隧道口壘成一個特定角度的金字塔形狀的炸彈們。

作為剛剛建成還未準許通行的海底隧道,裡麵的燈光早已被謹慎的對方切段。秦笙閉上眼睛摸索著牆壁前進,在確定眼睛可以適應對應光線後,她睜眼扶著牆壁快步行走。

約莫兩公裡的距離,前方隱約透露出一絲亮光。

她悄悄在心裡給自己打氣,等走進近時才發現光亮原來是來自於對方的頭戴式礦燈。

直麵強光使她忍不住微微眯眼,秦笙仔細分辨著確認對方的身份。

“李老師”她的話音剛落,便被對方做出的噤聲動作製止。

“她哭了好久,好不容易纔睡著了。”李玉濃輕輕拍著懷中孩子的背部,讓因為聲響而皺眉睡得有些不安穩的徐安安再度陷入睡眠,“我們小聲一些。”

李玉濃的臉上雖然滿是慈愛的笑容,但秦笙看向她的眼睛時,發現她的眼裡無悲無喜。

“老師,我知道您是因為您孩子的原因所以才帶走安安,我想這件事情我們還有討論的餘地。”秦笙壓低聲音,她與李玉濃保持著五十米不會讓對方不安的距離,半跪在地上展示自己的無害。

李玉濃打斷了秦笙未儘的話語:“我知道,我的囡囡不是因為他們治療不當才離開我的,我隻是太痛苦了。”

“家裡人因為我主動要求多接觸孩子,才特意將我安排進這所幼兒園。這些年我的心理評分一直在穩步提高,很早就恢複了正常的數值,他們才一步步放寬對我的看管。”

李玉濃憐愛地摸了摸徐安安的臉頰,微微收緊抱著她的手臂,“但自從我看到安安以後,我就覺得她該是我的孩子,是上天賜給我的失而複得的囡囡。”

她洋溢著幸福的味道:“在囡囡離開我的那天我就瘋了。”

“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李玉濃微微側身向秦笙展示自己身後,那個巨大的外殼透明的炸彈,“在我精神失常以前,我也曾是你的爆炸品處理課老師。我記得你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現在該是你實戰的時候了。”

前因交代完畢後,將時間線重新拉回到秦笙麵對巨型炸彈的時刻。

這個炸彈經過她的觀察後發現,就目前狀況而言她無法處理。

一、炸彈內包含GPS定位無法移動;

二、其內置玻璃水銀管平衡無法傾斜超過三度;

三、還帶有溫濕度監測和內置浮力閘裝置,溫度限定且禁止液體灌入;

四、裝置通過電氣部分鎖定機械引信,以及電子計時引爆電□□;

五、外殼易碎並內附極細導線纏繞,無法強行破殼以及鑽孔。

一般情況下這種不能進行移動的炸彈需要驅散現場,再用超高壓水炮直接把它打碎。

但現在冇有場地和工具,她無計可施。

“是不是很有趣。”李玉濃愉快的笑聲從身後傳入秦笙耳中,“有點可惜,他們盯我太緊了,這麼短的時間內我隻能製作到這種程度。”

“老師,還可以有彆的選擇嗎。”秦笙麵對這種無解的狀況,當機立斷選擇祈求。

在一段無聲的沉默後,對方交出了一個無解的命題。

“好啊,我再給你一個選擇。在自己和安安之間二選一,留下一個人陪陪我。”

“我留下。”

秦笙的回答過於迅速,李玉濃微微一愣,然後輕輕拍醒了徐安安。

女孩被半推著離開了李玉濃的懷抱站在地麵上,她剛睡著冇多久,整個人顯得有些呆愣。

“安安,向著你現在麵對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就可以見到爸爸媽媽了,快去吧。”李玉濃輕輕推了她一把。

徐安安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用衣袖擦了擦還殘留著些許淚斑的小臉,然後頭也不回地向著前方跑去。

秦笙回頭看了一眼倒計時,還剩下半個小時,足夠安安順利跑出爆炸範圍了。

看著女孩越跑越遠最後不見蹤影,秦笙緊繃的身心也終於放鬆了下來。她小幅度地直接坐在地上,雙手撐著臉頰放空大腦。

李玉濃看到秦笙一副生死有命,無所畏懼的模樣有些驚訝;“你不怕死?”

“啊?”正在放空大腦的秦笙慢半拍才發現她在詢問自己:“我是孤兒,從小到大靠著政府的補貼和幫扶政策才一路平安長大,我冇有擔心我的家人。”

說起自己的身世秦笙並不自卑,她從心裡覺得這是一筆劃算的交易,就當是自己提前為國家做貢獻了。

“老師您還是一如既往的厲害,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這麼一個炸彈來,而且選擇的位置也很讓我們為難。”她眉眼彎彎地看著李玉濃誇讚道。

李玉濃看著身後這個自己曾經帶過的學生,不知為何想到了囡囡。

“我以後也想成為像媽媽一樣厲害的,為社會做貢獻的人。”

她將臉埋進手心裡,話語溫柔而決絕,肩膀卻在微微顫抖:“抱歉。”

秦笙歪了歪腦袋,看著不知為何情緒突然低迷的老師,下意識安慰道:“不要難過呀……”

話還冇說完,身後炸彈的倒計時已經歸零。

最後的最後,秦笙不得不感慨還好自己離得近,死得也快不是很痛。

下墜,下墜,彷彿永無止境地向下墜,她的眼睛隻能微微睜開一條縫,卻看到一片黑暗,某種寒意從四周傳遞過來。

一大股寒冷而又渾濁的液體流進秦笙的鼻腔,迫使她張開了嘴。口中不斷湧出氣泡,窒息感緊緊環繞著她。

她想動,但身體的迴應隻有無力與麻痹感,意識與身體的一切都切斷了聯絡,隻有眼前模糊動搖的畫麵。肺部的空氣逐漸被榨乾殆儘,此刻的秦笙無法呼吸。相反,思維因恐懼的侵蝕而而迅速暴走。

“好累。”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沉重而又僵硬,靈魂彷彿就要脫離身體,唯留下無聲的死寂。

“我不想死,至少不要是這種痛苦的死法。”秦笙的視野早已因為被渾濁的泥水沖刷而變的模糊,不甘心的淚水終歸於急湍的河流。

求生欲衝破思維的牢籠,她在內心無聲地呐喊著,也努力控製自己的肢體想要向上浮去。

“檢測到您有相當強烈的求生意願,是否綁定一鍵修複係統,綁定即可獲救。”冰冷而無機製的詭異聲音突然出現在秦笙的腦中,將她已經在崩潰邊緣的意識強行聚集。

“綁定。”身處絕境的她冇有拒絕的餘地,無論它是誰,抱有什麼目的,活下去纔是秦笙現在的第一目標。

“綁定成功,初始積分10點。已扣除5點,剩餘5點。”

有什麼未知的存在向著秦笙湧來,一股向上的推力直直送著她衝破隨波逐流的引力和無儘的混沌。

“啊。”她努力地扒著河岸的邊緣,大口呼吸著久違的空氣。手指直直插進潮濕而又粘稠的土壤中,即便是被夾雜在其中的石子割傷,她也奮力將整個人的重心壓在土地上避免被急促的水流帶走。

秦笙的耳朵被淤泥堵住,眼睛也快無法睜開,她匍匐地向前摸索著,手上滿是細小而又繁多的傷口。她不敢停下,手腳並用終於將半個身體搭在了岸上。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將自己從河流中拉出。待她整個人都脫離危險後,秦笙將身體的全部重量都壓在相對於左臂來說冇有過多傷口的右臂,蛄蛹著給自己翻了個身。

“結構穩定,記憶冇有損傷,生理無異常。恭喜宿主自救成功。”

機械的聲音突然在她腦中響起,秦笙努力睜開眼,彷彿是在通宵後的深眠中驚醒,大腦裡還殘餘著某種刺痛,渾身都充斥著一股強烈的酸澀。

她抹了一把臉,向兩邊都微微側頭將耳裡的泥水稍稍倒出一些,劫後餘生地感慨:“我又活過來了。”

秦笙的喉嚨因為在水中長時間的壓迫和窒息變得有些嘶啞,但仍掩蓋不住她語氣中的小雀躍。

脫離了危險的河流,她才突然發現今日的天氣還不錯。熱烈的陽光炙烤著她,她一邊宛如無法蹦躂的鹹魚以大字型癱在地麵上,一邊謹慎地接觸自她有意識以來腦海中突然出現的白色光團。

等身上那件被臟水與淤泥浸透了的衣服半乾時,她就將這團帶著身體原主人記憶的光團接收完畢。

原主是一名窮困潦倒的醫女,她的父母在其十二歲時皆因天災去世。荒年亂世中女子難活,原主將臉劃傷,再一直躲藏在幾乎無人涉足的深林中,並靈活運用所學才勉強活了下來。

自災難平定後原主離開深林,遊走於各個偏遠的村落中行醫以此勉強維持生計。

但天有不測風雲,今年又恰逢洪災。原主感同身受,因心中不忍遂日常在洪水流經的河邊遊走,救助被沖刷到河岸邊的傷員。再將其運送到刑部臨時設下的養病坊,還可以從中獲得一些錢幣和救治災民的稀粥。

但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今日不知為何水岸線突然蔓延而上,原主來不及察覺,一時不慎便被捲進了湍急的漩渦中,最終葬身在河底。

看完原主的記憶後,秦笙側過身,再以手撐地慢慢從地麵上爬起。她的腿因為僵硬和無力無法互相配合行走,在不斷爬起和摔倒的嘗試中終於可以勉強站立。

腳下是鬆軟容易陷入的土地,她小心地以一步三晃的行動軌跡慢慢向著記憶中的養病坊走去。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