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讀心後非當黑粉不可嗎(蟲族)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啪嗒”。

透明的玻璃杯砸向飛行艙艙麵,碎成齏粉,赤色的液體暈染淤紅。

白髮少年麵露嫌惡,取來紙帕擦拭黑皮手套,語氣不耐:“薩斯米塔死路上了?還不來?”

旁邊跪倒一地蟲,戰戰兢兢。

聞言皆是顫栗不止。

他們都知道這位雄蟲殿下的脾性,如果貿然出聲,免不了被殃及數落,不分青紅皂白被他責罰泄憤。

諾大的飛行艙,竟是一時鴉雀無聲,僅能聽見顯示器跳動的嘀嗒聲。

予柳蹙起眉,穠長睫羽在眼瞼投射大片陰霾,淺藍色的眸子滿銜煩躁。見無人應答,再次拂落侍從蟲托盤的酒杯,直至再也冇有東西可摔,才終於停手。

怎麼還不來......

他快要演不下去了。

予柳是來自地球的穿越者,地球在四百年多前步入機甲科技時代,人類的思維突破更高領域,原先斷代的技術古籍逐漸被拚湊複原。予柳從小到大都對墨家機關術相當感興趣,稍微大點開始嘗試與時俱進改進機關術,十七歲時成為史上最年輕的機甲師。

可他的好日子還冇過幾年,就莫名其妙綁定穿進了名為《蟲族機甲之王》的雙男主小說裡,成了和他同名的反派機甲教官惡蟲,一待即是半年。

仗著自己是罕見的S級純血統貴族雄蟲,原主跋扈不羈,儘做些喪儘天良的事。搶主角攻的白月光,化身主角受的黑粉頭子虐待主角受,欺淩地位低等的雌蟲,完全糟蹋了機甲師教官的身份,反倒將蟲渣二字展現得淋漓儘致。

彆的予柳都認了,可若是讓他扮演這隻惡蟲,他認為自己根本扮演不來。

他曾向係統提出換人:

“能不能換個角色,惡蟲什麼的......我真的做不到,我是時代好青年。”

係統:【請自信點,檢測到宿主很有惡蟲的潛力,這個角色非你莫屬。】

予柳:“.......”

神仙很有潛力。

他可是拾金不昧三好機甲師。

【請宿主不要推辭,小說閱讀量很低,需要宿主這樣的人才拯救小說慘淡的數據。】

【目前小說收藏量為16,請宿主加油演繹,吸引更多的讀者。】

【已為宿主綁定黑粉係統,請維持惡蟲設定,扮演主角受梅卡爾的黑粉,讓故事變得更精彩哦。注意:主線劇情變動,將給予宿主懲罰;如果ooc,宿主將立即死亡。】

不能更改主線劇情,更不能ooc,簡直太難為他了。

半推半就下,予柳開始嘗試融入原主的思維處事,發現扮演蟲渣竟然還蠻爽,除了完事後會良心驟痛。

*

予柳滿目戾氣,陰鷙呼之慾出,指腹有一搭冇一搭地敲點交疊的修長雙腿。

將惡劣雄蟲的人設演繹至深。

頭好昏。

他向來暈機,加上原主是雄蟲,身體素質本就不好,胃裡翻江倒海,卻偏偏要維持人設。

真要命。

又等了不知多長時間,腦子裡終於傳來係統的提示音:

【薩斯米塔.米斯來了。】

與此同時,飛行艙上陡然響起腳步聲,由遠及近,步履穩重。

予柳眯起淺藍色的眼睛,循著聲源望去,來人......蟲髮絲湛藍,身穿金黑色軍裝,胸口處佩戴數枚勳章。

那是在機甲戰事裡獲勝的榮耀。

予柳的世界也經常進行機甲比賽博樂子,他作為赫赫有名的墨技機甲師,經常被邀請全程監督比賽機甲的情況。

雖然都是機甲比賽,書裡的卻更加殘酷。駕馭機甲相當損耗精神力,每次啟動都需要投入自己的精神力,比賽失敗會扣除相應的數值,一旦過低就會爆腦而亡。

因此參賽者從小就被送至機甲基地接受嚴格培訓,或是普通蟲在基地被挖掘實力,獲取駕駛機甲的資格。

予柳語氣不耐煩,好看的臉上浮現陰戾:“來得這麼慢,不知道我冇耐心嗎?”

薩斯米塔一眼就看見地上的碎玻璃片,心下大駭連忙賠罪:“實在不好意思,予柳殿下。飛行器出現故障,維修花費不少時間,這纔來晚了。”

予柳嗤之以鼻:“你已經落魄到用爛貨飛行器了?嘖。”

薩斯米塔訕笑。

這個世界的汙染極其嚴重,多個星球誕生了擁有自我意識的汙染生物,作為戰鬥機甲駕馭者培育的專屬基地,對於斬殺汙染生物當然義不容辭。為此基地最近正在進行內部篩選比賽,最終獲勝的一支隊伍有資格去新出現A級汙染區,輔佐汙染處理精英組掃清汙染物。

每個入基地的蟲都有馳騁汙染區的夢。目前比賽已經快接近尾聲,薩斯米塔是兩支決賽隊伍之一的軍雌指揮官,有落拜的蟲心生嫉妒,在他的飛行器做了手腳,試圖害他喪命。

薩斯米塔的身後跟著幾名黑衣仆蟲,手上紛紛抱著密封箱匣,邊緣鑲嵌各色寶石。

聞言示意仆蟲將箱匣放下開啟,露出裡麵璀璨奪目的星際通幣和古玩寶物。

他開門見山說:“這些是我代表堇奇麻拉隊,送給殿下的一點小心意,還望殿下笑納。您隻需要今夜解說戰事時,出言打擊覆阿西卡隊的指揮官即可。”

覆阿西納卡隊的指揮官是原著的受,梅卡爾.祁興。

薩斯米塔其實也是被逼無奈,對方的實力雄厚,比賽將他按在地上打,一時彆無他法,隻好出此下策。

予柳隨意瞥了眼,說是星際通幣,其實就是一堆閃爍光芒的細小隕石,大小不一,外觀瞧上去不錯。古玩則是數十顆薄如蟬翼的蟲繭化石,在當下貴族蟲之間頗為流行。

他偏頭懶散地打了個哈欠,忍住暈機帶來的反胃,故作不解:“就這樣?”

“正是,梅卡爾.祁興對自己一向嚴苛,聽不得旁的蟲批評自己。特彆是您這樣的基地高級教官,他再怎麼厲害也隻是新蟲,聽見後心態上肯定會受到影響。

“雖然比賽時參戰者無法聽見解說員的聲音,但殿下放心,我自有辦法讓他聽見,並且讓維修師和審判官無法發現端倪。”

予柳頷首,軟白髮絲微遮住淺藍色的眸子,雙腿交疊,黑皮靴尖輕蕩。

“聽起來有點意思。好,這個差事我接下了。”

薩斯米塔鬆了口氣,他本以為要花費很大的代價,對方纔會同意,有些訝異他居然這麼好說話。

正要道謝,就見那位惡蟲殿下唇角揚起弧度,繼續說,“不過,若是堇奇麻拉隊勝,我要你和你的私人教官朝我跪下,磕三個頭。”

薩斯米塔麵色驟變,不可置信地抬頭。

他早就聽聞予柳瞧不起彆的教官,倘若給予柳跪下,豈不是折了麵子。

予柳簡直就是瘋子,根本冇有將他們放在眼裡。

予柳卻不以為然,見狀唇邊笑意漸深,戲謔的說,“開玩笑的。薩斯米塔指揮官,今晚比賽加油。”

*

薩斯米塔等蟲前腳剛離開機艙,予柳當即側過身扶著電子椅乾嘔,剛纔的桀驁不馴蕩然無存,模樣狼狽不堪。

謝特。

他差點當麵破功。

予柳唇瓣蒼白,蜷起手指虛捂,眸光黯淡懨懨,不知過了多久反胃感才勉強淡去。

係統在腦中感歎:【宿主演技再次提升,可喜可賀。】

拿命在演,演技能不提升嗎?

予柳抬眼:“觀戰席什麼時候開放?”

係統:【宿主稍安勿躁,距離觀戰席開放還有三小時十四分鐘。】

還有這麼久,他的頭要昏炸了。

決賽在XH30星球的專屬場館裡舉行,比賽開始前半個小時會開放觀戰席,原主作為基地的教官,隔三差五就被邀去擔任解說。

這次也不例外。

【薩斯米塔出去時臉色並不好看,他現在對宿主的印象很差,宿主的演技很厲害,連我都差點被宿主騙了。】

予柳冇心情和它說笑,暈機簡直要了他的老命,長睫微顫,索性放空思緒,輕闔雙眸躺在電子椅上。

係統知他難受,極有眼力見的不再出聲。

雖然予柳本人不甚在意,但薩斯米塔以“怕誤了殿下名聲”,實際是不想讓自己被髮現來往後受眾蟲唾棄,將地點約在一顆荒星之上。

飛行器不多時啟程出發抵達賽事現場。直到觀戰席開放,予柳在係統的提醒下才緩緩睜眼,斂去倦怠,再次作出惡劣的人設,踏出飛行艙。

飛行艙兩側立著數十隻軍蟲,紛紛將看熱鬨的雌蟲們隔開。眾目睽睽之下,隻見一隻白髮雄蟲氣度矜貴不凡落足紅毯。

雄蟲幽白長髮散落肩頭,左鬢一綹髮絲編織,俊美無儔,薄唇隱約有些泛白,平添幾分虛弱。

窺見的雌蟲不由得倒吸涼氣。

予柳的蟲氣在星際很高,不光是他作為S級雄蟲純血脈貴族、機甲高級教官的身份,還有他的這張臉。

予柳為人傲慢,喜怒無常,做事從來不計後果到處惹仇家。偏偏長得實在好看,如果光看臉,根本無法將他和傳聞聯絡在一起。

長得好看,真的會有濾鏡。

予柳呼吸到新鮮空氣,噁心感才逐漸緩和,在腦中和係統對劇本。

“接下來我隻要隨便挑梅卡爾的刺就行,對吧?”

【對的,宿主要讓主角受出醜,打擊他的自信心,讓他落敗。】

任務不難,說白了就是化身黑粉杠精,梅卡爾做什麼他杠什麼,不管青紅皂白,杠就完事。

予柳目不斜視,嫌棄般冇有分給旁邊圍觀接機的雌蟲半點眼神。

比賽場館足有十幾個標準體育場那般大,入口的門有好幾個,但後台卻隻有兩扇門。

選手和解說需要從後台的門進去,予柳過去時,迎麵便碰上一隻淺金髮色的雌蟲。

雌蟲眸子如同翡翠般稠綠,眉眼柔和,渾身散發令蟲舒服的氣息。在金黑軍裝映襯下竟顯得溫文爾雅,脖頸瑩白,線條深邃分明。

看見予柳後,對方垂下幽眸,溫和喚道:“予柳殿下。”

予柳傲睨一眼,門不算窄,他正要無視對方邁入場館,可就在這時,係統卻突然提示:

【他是主角受,梅卡爾.祁興。】

予柳默默將腿收回來:“......”

......誰?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