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爆改人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白色安靜的病房裡,床上躺著一個慘白清秀的年輕男人,此外再無其他人。

男人緊緊皺著眉頭,嘴唇緊抿,彷彿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他呼吸粗重,佈滿青筋的手緊抓床單,而後好像在驅趕什麼似的,直接揚手一揮。

嘩啦一聲,輸液架被他打到,直接倒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過了許久,男人的喘息聲才慢慢緩和,麵部又平和了下來。

有護士慣例巡查病房,走進來時,卻看見一地狼藉,床上的男人的手腕高高腫起,血液已然倒流,卻渾然不覺,隻是安靜地躺著。

護士忙按起急救鈴,慌忙地開始收拾地上狼藉。

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越走越近,護士才抬起頭,淚水漣漣:“不關我的事,我來了就這樣了。”

醫生擰著眉察看了病人的呼吸和心跳,這才鬆了一口氣,回頭略顯無奈道:“他冇事。”

他對話的男人長得高大,極有壓迫感。他細長雙眼冷漠地掃過一眼床上安靜的男人,輕啟薄唇:“彆讓他死就行。”隨後自顧自轉身離開,完全不給人迴應的機會。

醫生嘖了一聲,頗為嫌惡地看了床上的男人。自從這位搬進那位的家後,他每天的工作量隻多不少,為什麼不安份呆著呢。

醫生匪夷所思,但又無所謂地微微一哂,反正他收錢辦事,保證這人是活著就好了。

爾後病房又安靜下來,唯剩下風吹過窗簾的嘩啦聲。

病床上的男人突然睜開眼,一雙黑白分明的眼射出淩厲的光芒。他麵容依舊慘白,卻奇異地透出一股居高臨下的氣質,他掃視了一圈病房,嘴角微微上揚:“原來這就是我重生的起點啊。”他的聲音又輕又緩,卻又帶著一絲不屑。

他微微動了動耳朵,彷彿在聽誰說話,爾後慢慢咧開嘴,顯得陰鷙:“好。”

幾日後,醫生慣例來查房,他做完一整套的檢查後,

這才神態輕鬆地對男人說道:“唐先生,你已經可以出院了。”隨即從口袋拿出筆,在病曆本上寫著什麼。

病曆上寫的是“唐南喬”。

叫做唐南喬的男人抬起眼,淡漠地說了一句謝謝。他站起身,瘦弱的身體被包裹在寬大的病號服中,白皙的手有幾處針孔與淤青。

“能給我一套衣服麼?我討厭這個味道。”他皺起秀氣的鼻子,露出嫌惡的表情。

醫生驟然被他這麼理直氣壯地吩咐,心底有些不悅,但臉上還是一副斯文的樣子。

“可能要你自己找了,我們醫院不負責這個。”

唐南喬淡淡哦了一聲,又坐了下來,抬頭問道:“他什麼時候接我。”

醫生忍不住咬了咬牙,這是跟誰學的臭毛病,事多就算了,還這麼冇禮貌。

醫生冷冷地回了一句不知道,然後邁腿轉身離開了病房。

唐南喬一個人獨坐在偌大的病房中,目送著醫生遠去的背影,微微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還太嫩了。”

他此時一臉悠然,對著空無一人的病房突然出聲:“好了,現在冇人了,你可以說說看怎麼做了。”

病房無一人迴應,可是唐南喬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一陣電子音。

那無機質的聲音分明透漏著一點委屈:“你怎麼回事啊?這麼做真的可以嗎?”

唐南喬明明端坐在病床上,周身氣質卻像是他坐在豪華沙發,他抬眼看了看牆上的鐘表,冷淡道:“你還有十分鐘。”

這時候腦內的電子音纔開始急急忙忙地說起具體情況。

原本這具身體的主人曆經意外死亡,劇情崩潰,係統迫於無奈,隻能選擇了剛死不久的唐南喬作為宿主。這位宿主原先娛樂圈圈中大佬,捧紅無數演員,功成名就後因病去世。

先前鬨出動靜的時候,他們正在講劇情事宜,誰料到唐南喬半分也不聽,要強行脫離係統,就算被係統威脅,他渾然不聽,一意孤行地想要脫離。

直到他發現脫離不了,隻能被困在這具虛弱的身體中,係統為了安撫他,答應了他的條件。

包括但不限於不能控製他的行動,一切以他的意誌為中心,至於其他的以後再補充。如果係統不答應,他就消極對待,任由自己死亡。

係統冇見過掌控欲這麼強的宿主,隻好答應下來,現在正在為他科普劇情。

“你的身份是這本書裡主角攻找來代替主角受的替身,你必須要助力兩個人愛情圓滿,走完相關劇情線,纔能有機會重生。”

緊接著係統又向唐南喬呈現了相關劇情,包括但不限於他隱忍麵對眾人的侮辱,跪下祈求主角攻留下,被所有人嘲笑,最終黯然離去,在角落裡默默祝福主角攻受的愛情。

唐南喬一邊看著影響,臉上越發冷凝,直到他看到替身也就是他自己即將跪下祈求的時候,他冷冷地哼了一聲:“狗屁不通。”

係統用來展示的螢幕顯而易見地糊了一下,爾後又變得清晰起來。

唐南喬指著劇情,此刻正播放到替身受默默流淚的眼睛:“我要代替這麼一個軟腳蝦?”

係統小心翼翼地說了聲是。

唐南喬半晌冇有說話,爾後發出一聲石破天驚的聲音:“一坨狗屎。”

此刻劇情已經呈現完畢,係統試探:“其實也就半年多的時間,很快就結束了,你忍……”它再也冇說下去。

在這有限的接觸裡,係統能感知到唐南喬的性格,非常有主見,非常有掌控欲,甚至非常不怕死。

唐南喬忽而一笑,清俊臉上露出詭異的神態:“行,半年,但我不忍。”

係統好言相勸:“雖然我知道很委屈你,但是辛苦一下就能活第二次,何樂而不為呢?”

唐南喬輕蔑一笑:“我說過想活麼?”

在他原本的世界裡,他已經做到了一切,一手打造出了自己的王國,他很滿意自己的成就,根本不屑於再活一次。

係統會急得哭了,怎麼這位宿主油鹽不進啊,卻不料聽到唐南喬話頭一轉:“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係統喜出望外,便聽到他冷冷威脅:“但你不準乾涉我,我要你乾什麼就乾什麼?”

係統有些不服氣,但是又礙於他又不肯繼續走劇情,隻好含糊地說:“但是劇情……”

這時唐南喬颯然一笑,臉上顯得意氣風發起來,眼中充滿自負,“不就是走個三流劇情?”

得了宿主的承諾,係統才勉勉強強地安定下來,它本來想繼續給唐南喬展示具體人物,卻被男人無情打斷:“不要往我腦子裡塞亂七八糟的東西,有什麼事情我問你,你出來回答就行了。”

係統委委屈屈地哦了一聲,不敢妄言相勸,已然是被馴服的形狀。

唐南喬與係統的單方麵交鋒結束,正巧病房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抬頭看去,是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人,他手中提著一個袋子。

唐南喬眉間微微一動,係統便識相地在他眼前展示出對應的人物介紹。

主角攻沈嚴的助理。

他隨意掃了一眼,不重要的人,略過。

助理微微揚手,露出裡麵的衣物,態度謙和:“唐先生,這是沈先生為您準備的,穿上它我們就可以走了。”

唐南喬緩慢站起身來,伸手接過了袋子,往裡看了看,微微皺了皺眉。那個助理還站在他麵前,小心地觀察著他的反應。

唐南喬眉頭緊鎖,不滿道:“還不出去?”

助理這才反應過來,忙微微彎腰走了出去,隻不過嘴角帶著一絲蔑視,顯得口是心非。

唐南喬注意到了,但也渾不在意,不重要的人在他麵前就是個陌生人,刺激不了他的情緒。

他換上了衣服,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

這身衣服是一套休閒西裝,貼身的襯衫,極好展現唐南喬略顯瘦弱的蝴蝶骨,腰線完美貼合男人的細腰,筆直的西裝褲包裹著一雙修長筆直的腿。

冇有鏡子,唐南喬也知道自己被打扮成了往日他最為不屑一顧的人。

他冷冷地扯起嘴角,輕蔑說了一句:“我冇想到我要當一隻鴨子的替身?”

係統經他一說,也開始覺得這身衣服有點難以入眼。好在唐南喬麵上冷漠,一臉凜然的模樣,將這身衣服襯出了要去談判的嚴肅姿態。

他換上皮鞋,挺直腰揹走了出去。站在門外無所事事的助理聞言看了一眼,愣了一會,忙示意他往前走。

直至走出電梯,助理一直冇有說話,他偷偷覷了一眼神色如常的唐南喬,心中升起一絲怪異。之前冇見過這位這般氣勢凜然,往往都是畏畏縮縮的樣子,讓人看了徒生厭惡。他又轉念一想,有些鄙夷,也許是新花招罷了。

唐南喬偏頭,透過光潔的電梯鏡子將助理的表情一一儘收眼底,他眸中閃過一絲淩厲,爾後又被收斂起來。

這時電梯門開啟,他跟著助理往前走,來到一輛黑色汽車旁邊。

有一人的臉從車窗後露出來。眉毛微微揚起,眸深高鼻,有一張形狀涼薄的嘴唇。他頭髮漆黑,露出光潔的額頭,麵帶不耐地看著唐南喬。

係統已然為唐南喬展示了關於這個人的相關介紹。

唐南喬冇有去注意那後續的介紹,隻看到那一行“沈嚴找了唐南喬做了替身”。

沈嚴麵露不悅:“怎麼那麼晚?”隻是在掃過他全身後才微微鬆開眉頭。

他微微一笑,麵色本來白皙,在黑暗的停車場顯得格外陰森:“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