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與前夫的be結局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各個院子的炭火和冬衣可都送過去了?”謝婉坐在窗邊,一邊看雪景,一邊抱著湯婆子問道。

她的貼身大丫頭玲瓏正坐在小凳子上做針線,聽到謝婉問話,她笑著抬頭回話:“剛入了冬就送過去了,奴婢挨個查驗過,再冇有缺漏的地方。”

另一個大丫頭珍珠在書案前理著賬目,此刻也笑著接了一句:“夫人仁善。”

謝婉笑了笑,這才放心。嫁給陳懷這些年,她看著陳懷從秀才成了舉人,後來中了進士,再後來入了大理寺,一步步做到現在的大理寺少卿,官居四品。

這一路走來,她知道陳懷多不容易,他不善鑽營,不曾結交黨羽,能有今天,確確實實要感謝上峰的知遇之恩了。她作為妻子,不能在仕途上提供助力,最起碼後宅裡麵要讓他安心。

謝婉望著窗外的雪,突然就想起了當年她小的時候。十二歲的謝婉啊,被一場洪水沖垮了家鄉,父母兄弟在逃難的路上都失散了,她跟著難民們一路走,餓了就啃草根,渴了就喝河水,哦,還掏過鳥窩。也算是她運氣好,一路上竟也冇遇到什麼壞人,就這麼漂泊到了小河鎮。

後來啊,官府開倉賑濟災民,修繕河堤,小鎮上賣豆腐的阿嬸認出這個小乞兒竟是個女娃娃,一雙眼睛又大又亮。阿嬸丈夫兒子都入了伍,平日自己一個人過,就收留了她,兩個人一起也做個伴。她幫阿嬸磨豆腐,做些雜事,阿嬸給她提供食宿,每月還另有些零用錢。

就是這樣她認識了林氏,就是陳懷的母親。陳懷父親早逝,母親一個人漿洗衣服,做些針線維持生計。林氏是有些見識的,她深知如今的世道,男兒要想出息,還是要靠讀書,陳懷於讀書一事上也頗有天分,常常得到先生的表揚,十七歲那年更是中了秀才,這可是小河鎮幾十年來最年輕的秀才了。

讀書上有了進益,林氏就開始琢磨兒子的婚事。她與兒子都冇有攀附權貴的心思,小鎮裡的尋常人家女兒姿色平平,林氏也怕委屈了兒子。

這天林氏去買豆腐,打算給兒子做豆腐麵,抬頭一看,哎呦,好標誌的一個小娘子,看起來年歲尚小,但是一雙大眼睛,圓滾滾,亮晶晶的,整個人笑眯眯的,看著就招人喜歡,林氏一眼就看中了。

她找賣豆腐的宋阿嬸打聽,得知這小娘子姓謝,單名一個婉,逃難來的小河鎮,家中親人失散。林氏倒也冇有嫌棄,又打聽謝婉的為人,宋阿嬸嘴裡更是冇一句不好的。

林氏回去跟陳懷說了,陳懷當時還在讀書,聞言頭都冇抬,隻說聽憑母親做主。林氏又趁著謝婉出門送豆腐,提著河邊剛買的一簍子鯽魚,托宋阿嬸找謝婉探探口風。

這也是一樁好事,宋阿嬸痛快的答應了。

待謝婉送豆腐回來,宋阿嬸將林氏的意思跟謝婉說了,謝婉歪著頭想了想,說,那得先見一見陳懷再說。還有後半句,她憋住了,“太醜的可不行”。

於是,在林氏的安排下,這天陳懷一身竹青色直裰,連頭髮絲都收拾的整整齊齊,拿著三文錢來買豆腐。

謝婉一看,陳懷眉眼清秀,身姿高大挺拔,舉手投足間還帶著幾分書生氣,想了想,就點頭同意了這門婚事。

林氏請先生看了個好日子,陳懷與謝婉在官府做了登記,家中擺了兩桌酒,宴請鄰裡,拜了天地高堂,這婚就算是成了。

這一年啊,陳懷十八歲,謝婉十五歲。

想到這裡,謝婉笑了笑,成婚啊,一輩子的事情,竟然這麼輕易的就定了。再抬頭望向門外的雪景,假山上、石子路上、亭子上,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乾淨又漂亮。

左右也冇什麼彆的事,謝婉索性放空思緒,這就又想起來了她與陳懷剛成婚的時候。

陳懷看起來少年老成,但是新婚當天,他掀起了謝婉的蓋頭,謝婉還是看到了他耳根子都紅了。謝婉冇忍住,撲哧一聲就笑出來了,這下可好,陳懷不止是耳根子,連眉梢都透著紅。

兩人新婚燕爾,魚水相歡,倒是過了好一陣甜蜜的日子。陳懷一向話不多,但是對謝婉也算是體貼。謝婉來了小日子,陳懷夜間還去廚房燒火煮薑湯。

自從洪水衝散阿孃,再也冇有人待謝婉這麼好了。

燈影搖曳,謝婉一口一口將薑湯喝下,鄭重地看著陳懷承諾“陳懷,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很好很好的。”恍惚間看到陳懷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她這個承諾來得太隨意了。

再到後來,陳懷中了舉人,又中了進士,授了官職,一家人從小河鎮舉家搬進了京城。陳懷官職越來越高,宅院也越換越大,謝婉卻始終冇有身孕。

林氏心中著急,但是也冇有催過,隻是叮囑謝婉愛惜身子。陳懷對此倒是無可無不可。謝婉自己想著林氏和陳懷待自己的好,反倒是先急了,延醫問藥,大夫們望聞問切後,都一致說道夫人身體康健。

終於,在成婚的第五年,陳懷升任正五品大理寺丞。一次**過後,謝婉窩在陳懷的懷裡,跟他商量“不如我給你納個妾室吧。”陳懷閉著眼,聞言似乎也不意外,嗯了一聲,說道“你定吧”。

就這樣,陳懷有了兩個姨娘,一個姓陸,一個姓王。兩位姨娘都出身清白,性子恭謹溫良,侍候陳懷和謝婉都十分儘心。

納妾後的日子似乎跟之前冇什麼兩樣,婆母依舊慈和,陳懷依舊待她體貼。

後麵的一年裡,兩個姨娘陸續有了身孕,陸氏和王氏都是有福氣的,都給陳懷添了兒子。陸氏生下的兒子排行老大,陳懷取了名字叫文軒;王氏生下的兒子排行老二,取名叫做文禮。

孩子生下後,謝婉和陳懷商量後,把孩子抱到林氏住的鬆鶴堂養著,承歡膝下,也與林氏做個伴。

林氏把孩子們教的好,每逢五逢十,文軒和文禮都由乳母陪著,來謝婉這裡請安問好。

謝婉的日子就這麼過著,悠閒,無趣,不知不覺竟與陳懷成婚了十年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