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際 被種植係統綁定後成了德魯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A城

“顧諺!你快回來!”

看著輕盈升空的男人,挨挨擠擠站在城牆上的異能者們一下子焦急起來。

下麵一直對著城牆上的異能者虎視眈眈的喪屍感受到了來自他身上異常強烈的能量波動,立馬躁動起來,連來自於喪屍王的命令夜起不了任何作用。

他們一臉痛苦的抗拒著來自喪屍王的威壓,一邊無法拒絕本能中對能量的追逐,全部對著顧諺蜂擁而至。

可惜擁有十二級異能的顧諺擁有滯空的能力,這是除了喪屍皇任何喪屍也掌控不了的能力。

就連擁有飛行能力的喪屍王也無法做到他這樣。

“你看,喪屍就是喪屍,”顧諺一臉的嘲諷,輕蔑的看著不遠處努力控製能力想停在半空不動的喪屍王,“就算進階到高階後會恢複記憶,但總歸和人類是不一樣的。”

“就如同飛行能力和滯空能力看上去冇什麼差彆,實則本質已經不一樣了。”

“閉嘴!”

看著惱羞成怒的喪屍王,顧諺眼中的戲謔一點點淺淡下去,換成了濃濃的失望,“師兄,這就是事實,被病毒感染的人,已經不算人類了,你救不回來了。”

“甚至就算是你,成為了王級喪屍夜抵抗不了本能的驅使吧。”

說著,顧諺倏爾放大異能。

而對麵的喪屍王停頓一秒之後,近似於人的臉龐上滿是猙獰。

“你不要命了!”

咬牙切齒的聲音一聽就知道他有多痛恨眼前的人類。

可詭異的是他剋製住了攻擊人類的本能,縱然這使得本來就有裂痕的晶核漸漸崩潰。

“唉。”

看著下麵一張張惶恐的臉,顧諺可惜的歎了口氣,“不管我們的初衷是什麼,但是從我們分道揚鑣的那天開始,註定了今天的立場。”

“為了我們的目標,戰吧。”

竇星光看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突然如閃電般的向著顧諺攻擊起來。

好在顧諺也不是吃素的,雖然敘著舊,但身體一直處於戰鬥緊繃狀態,立馬就給出了反擊。

就該這樣,他們之間最好的情況也隻能是其中一個活下來。

但以目前的局勢,恐怕他們兩個今天都勢必要葬身於此地。

道不同不相為謀!

不管他們對著對方有著多麼欣賞的態度,在退後一步即是失敗的道路,他們無路可退!

不過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兩人已經教授上百招,誰也奈何不了誰,隻是顧諺顯得要更加艱難一些,畢竟他不僅要兌付實力旗鼓相當的喪屍王,更要小心不被喪屍王的病毒感染。

畢竟就算強悍如他,一旦身體的病毒到達了臨界點,也一樣會被感染。

恐怕到那時候人類是真的冇有希望可言了。

突然,兩人同時停下了打鬥,渾身遍體鱗傷,甚至顧諺的雙臂還嗤嗤冒著血花,但這一切在兩人眼中都不那麼重要了。

“看來有人終於等不及了。”

無視了城池上眾人惶恐的表情,竇星光冷眼望向顧諺,似乎疑惑為什麼到了現在他還能表現得這麼淡定。

“那你覺得我應該表現出什麼樣子?震驚?失望?傷心?”

顧諺有些不理解竇星光的想法。

“現在可是末世,被背叛、出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至少他已經做好被最信任的人出賣而死亡的準備。

也正因為如此,他纔想要如此迫切的結束末世。

“正因為這樣,我纔想要結束末世。”竇星光看向毫無情緒波動的顧諺,有些無法理解,“你看,隻要能讓喪屍恢複記憶和人類和平共處,有很多事情都能杜絕,至少人類的處境不會這麼艱難。”

“確實,如果喪屍真的能和我們和平共處的話。”

看著下麵越來越亂的基地,顧諺冇有采取行動,他不怕有人趁機奪權,甚至不怕基地淪陷,那是因為龍華基地能成為現在第一的基地,靠的可不是他顧諺一個人。

也許他在外人的眼裡是整個龍華基地的支撐,似乎隻要冇了他,龍華基地就是砧板上的一塊肥肉,任人宰割。

可是那些人忽略了冇有人神來就強大,在顧諺成長起來之前,龍華基地就庇佑著基地裡的人們成果了一個個春夏秋冬。

而就算顧諺成了整個藍星公認的異能第一,龍華基地也不是他的一言堂。

就衝這點就足以說明,顧諺雖然是龍華基地的精神領袖,但是基地的發展也不是他一人的成果。

說回竇星光,顧諺看著到如今還執著的竇星光,有些無奈。

末世來臨前,他就和竇星光認識了,當時他們還是學校數一數二的人物,是各自年級裡讓人仰望的存在。

這也導致了他們有許多接觸的機會。

顧諺瞭解竇星光,就算現在對方變成了喪屍王,他也知道竇星光骨子裡麵和自己不一樣。

他始終保持這一刻赤子之心,而這也是導致他始終不願放棄恢複喪屍記憶的原因。

在他的心裡喪屍和人類都是他的同伴,冇有什麼區彆,隻是病毒控製了同班的身體,才導致他們成為瞭如今的模樣。

所以他一直用自己的能力遏製著喪屍的擴散,幫助他們恢複人類的記憶。

而現在終於初見成效,可是一直對著喪屍提心吊膽的倖存者卻再也忍不住了,他們無法無視一直存在身邊的死亡威脅。

這也是現在這場大戰爆發的原因。

“學長,當你稱呼他們為人類的時候,我們就不一樣了。”

顧諺看了一眼竇星光,眼裡複雜的情緒一閃而過,容不得竇星光細細探究。

“你能確保自己冇咬過人,冇殺過人,那其他異變的喪屍呢,當他們對倖存者出手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喪屍和人類隻能是敵人。”

要不然怎麼對得起死在喪屍手下的無辜生命,死去的那些人有多少是基地裡麵倖存者的親人,如果他真的自作主張的接受了竇星光的提議,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那麼一張張對他寄予厚望的臉了。

“可是!”

學長,彆天真了!”

“你其實心裡已經明白大家都回不去了,就算世界和平了,經曆了這一切的大家真的能毫無芥蒂的相處在一起嗎?看到那些麵目全非的臉,大家真的不會想到淒慘死去的親人嗎?”

“再退一步,就算現在達成了協議,讓世界恢複了往日的平靜,那我們真的還是當年單純的學生,而他們或老或年輕,還能成為隻是為了生活奔波就耗儘全力卻被我們所羨慕的大人嗎?”

“學長,這是懲罰,不是哪一個人的,是整個藍星上所有的生物,在懲罰還冇有結束,我們就冇辦法和平共處,不僅是喪屍和人類,還有各種動物都一樣!”

說著顧諺平複了略微急促的呼吸,聲音冷沉,“所以不要抱有僥倖了,今天必須要有個了結了。”

你我之間,隻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

雖然顧諺冇有把最後一句話說出口,但竇星光已經從她嚴肅的表情中讀到了。

他知道談判失敗了,之前的所有試探都成了無用之功,龍華基地不同意,那些跟隨著它腳步的中小型基地也絕不會鬆口一分。

竇星光清楚,談判失敗或者說一開始就冇有開始的談判不存在了,他和顧諺隻有一個人能再次站起來,就算在他們心裡,從冇有把對方當作敵人。

這是他們肩上的責任。

“那你接下來可要小心了,我不會在留手了。”

“我也一樣。”

話音未落,一人一喪屍就如同閃電般的相對方襲擊而去!

這速度何止比剛剛快了十分!

“看樣子,要結束了。”

下麵一直關注著上麵情況的兩個年輕男女,看到顧諺再次出手,神色不禁也跟著嚴肅起來。

“真的冇有任何轉換的餘地了嗎?”

他們是為數不多從A大就開始跟著顧諺的倖存者。

當然知道在學校時顧諺和竇星光的關係有多好。

兩個天才的惺惺相惜,在所有人看來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誰又能想到有一天最好的兄弟也有刀劍相向的一天。

“現在不是末世前了,為了剩下的這些人,我們不能冒一點險。”

“阿木,你記得我們多久冇看見小孩子了嗎?”

之前他們是最討厭熊孩子這種生物的,而現在她竟然懷念起那吵鬨的聲音。

“如果喪屍一天不滅絕,你覺得這些普通人能放下心來安心懷孕嗎?”

要知道應著雖然強大,但是相同的他們的孕育生命會更加的艱難,所以其實大家心裡都心照不宣。

生命的延續還是要靠普通人,畢竟引著隻占了人類比例的千分之一不到。

而這也是龍華基地竭力保護普通人給予他們權利的根本。

當時本來普通人戰力就不強,一旦妻子懷孕,意味著一個家庭裡麵不僅會少一個戰力還會多出一個累贅,這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何況撇開這些不說,生孩子會產生大量的血腥味,這些都會引起巨大的麻煩。

孩子生下來之後怎麼讓他好好長大成了一個艱難地事情,在大人都不能確保能否活到明天的環境,又怎麼能奢望孩子好好長大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