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奪嫡,我靠簽到苟到最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簽到第1天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天楚建寧七年,邊郡敵國來犯,兩軍交戰,糧草告急。皇帝下令邊郡就近三司籌糧即刻運往邊關,然運到邊關的糧草中被髮現摻了三成砂石。

皇帝震怒,下令徹查。查來查去,主謀無事,小鬼遭殃。邊郡三地佈政使司齊齊問斬,戶部負責複覈糧草數目的五品許郎中被推出去頂了缸。革去官職,全家流放到嶺南以北,其女許美人也被牽連,打入冷宮。

本就冇多少恩寵的許美人接到聖旨的一刹那,當場就暈死了過去。大宮女白芷驚呼上前,哭著接住了自家主子。

宣旨的老太監絲毫不慌,立刻命隨行的太醫上前替許美人診治。

在宮裡,這種場麵他見多了,無非就是想借身體不適為由撒潑耍賴,央求聖上開恩。

同住一宮殿的順嬪和薛才人和身邊幾個伺候的宮人全朝著這邊張望。

太醫上前,伸手去給許美人把脈,這一探之下,心下大駭。然而他是絲毫不敢表現出來,隻取出銀針,輕刺了許美人人中之處,把人紮醒。

很快,許美人被直接送去了冷宮。一個貼身伺候的大宮女,兩身衣裳,除此之外,彆無長物。

太醫出了許美人處,迅速前往皇後宮中。等見到了衛皇後才把許美人已經有孕的事告知。

“當時汪公公在場,臣也不敢胡說……”

衛皇後給了賞,太醫很快退了下去。等人一走,衛皇後直接把手裡的茶盞砸了,怒罵道:“這群賤人,怎得懷孕就如此容易,不過是伺候了皇上一回,就叫她給懷上了,本宮想要個孩子千難萬難!”

伺候的老嬤嬤趕緊上前安撫道:“娘娘莫要動氣,您不是還有長公主嗎。”

“昭兒再好也是個公主……”衛皇後咬牙,這幾年宮裡皇子如雨後春筍一個個冒了出來,若許美人肚子裡的那個是個皇子,當排行十一了。

她眼裡閃過一絲怨毒,小聲吩咐嬤嬤道:“你去看守冷宮的太監那傳個話,務必讓許美人肚子裡的孩子悄無聲息的冇了。”

老嬤嬤擰眉,壓著聲音問:“娘娘何不讓許美人一屍兩命,這樣許家的案子就翻不出什麼風浪了。”

衛皇後情緒和緩了不少,麵上又帶出假惺惺的慈悲來:“許美人冇了孩子這輩子隻能死在冷宮,能翻出什麼風浪?”她摸著自己平整的肚皮,“上天有好生之德,留她一命就當積德了,說不定她那孩子就托生到本宮的肚子裡了。”

衛皇後母親是先帝嫡親的姐姐,長平大長公主,皇帝的姑母。父親是百官之首的丞相,大哥是戶部尚書,她是皇帝的表妹。

當年父親母親扶持皇上登基時,皇上就許了她皇後之位,並承諾從她肚子裡出來的皇子就是太子。

奈何她肚子不爭氣。

衛皇後性子跋扈,進宮多年也無收斂。若不是上個月才被皇帝訓誡過,她立時就能叫人把那許美人杖斃了。

她要一個小皇子的命,下頭的宮人隻能照辦。

但這許美人實在謹慎,身邊的那個宮人又護主得厲害。自從知道自己懷孕後就嚴防死守,硬是把肚子裡那個球保到了七個月。

負責看守冷宮的馮公公心焦:隻能來狠的了!

冬日的天陰沉沉的,過了午後,天空下起暴雨,沉悶的冬雷炸響,有閃電劃破灰暗的雲層。

暴雨滴滴答答砸在冷宮一排排破舊、擁擠的屋頂,不一會兒就聚成了線珠子砸到坑窪的地麵上。靠東邊最裡麵一間的屋子尤為破敗,破了個大窟窿的窗欞被風吹得不斷的搖晃。

大著肚子的許美人拿了一捆枯草走到窗邊,墊著腳努力想把那窟窿堵上。

門口吱呀一聲響,白芷提著個小食盒跑了進來,儘管撐著傘,鞋麵和裙子下襬還是濕了一大塊。

她進門瞧見自家主子的動作,嚇得趕緊將食盒放到了矮桌上,三兩步跑過去接過她手裡的枯草,道:“主子,您快快去桌邊坐下,這些活讓奴婢來就成。”

說著接過她手裡的枯草直接把窟窿堵上,然後扶著人到桌邊坐下。

許美人容色憔悴,本就不出眾的容貌此時更加寡瘦。纔剛坐穩,就急切地問:“如何?打點的簪子送出去了嗎?那宮人肯不肯幫忙傳訊息?”皇帝為人雖然冷漠一些,但隻要知道她懷孕,決計不會不管孩子的。

白芷眉眼低垂下來,輕輕搖頭:“簪子冇了,他不肯幫忙傳遞訊息……”那可是主子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了。

她都快哭了。

許美人心下微沉,伸手摸著肚子。肚子裡的小傢夥似有所覺,在她掌心動了動。

女子生產本就艱難,如今孩子已經七個月了,若再出不去這冷宮。冇有太醫,隻怕危險。

白芷不忍她心憂,連忙把食盒蓋子打開,從裡頭端出兩個小菜。麵露喜色道:“那人雖昧了主子的簪子,好歹還給了點吃食,主子你快吃!”

一碟碧綠的菘菜,麵上飄兩塊白白的肉片,一碟子小蔥煎豆腐。雖冇有什麼葷腥,好歹瞧著新鮮。

這算是待在冷宮七個月以來最好的一頓了。

她下意識的去拔髮間的銀簪,才恍然記起簪子已經送出去打點了。

白芷連忙道:“主子,奴婢來的時候已經試過了,無毒。”

許美人還是不放心,每一種菜色都夾了一點出來給窩在腳邊的貓兒聞了聞。

這是一隻胖橘貓,從前在冷宮裡到處竄,捉老鼠是一把好手。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喜歡窩在許美人腳邊。

東西有冇有毒,它能聞出來。

見橘貓就著小碟子吃了起來,許美人大大鬆了口氣:看來是真冇毒了。

於是主仆兩個放心用了起來。

起初是冇事,隻是到了夜裡。許美人的肚子突然陣陣疼了起來,兩腿之間有鮮血溢位。

白芷嚇得六神無主,眼看著要出事,再也冇有彆的法子。冒著雨衝出門想找人幫忙。剛衝到門口,馮公公就帶著幾個人衝了進來。瞧見躺著榻上,滿身是血的許美人時,故作驚悚的喊叫起來,吩咐人趕緊幫忙。

一個宮女一把推開白芷,搶到了許美人身前,孩子剛冒了頭又被她一把摁了回去。

許美人雙手抓住床單有些絕望……

床頭一聲貓叫,胖橘四爪用力,直撲宮女的麵門,把人撲得仰躺在地。

冇了人使壞,許美人肚子裡的孩子就那麼出生了。

眼前一片白光劃過。

李衍記憶還停留在醫院裡尖銳報警的儀器上,下一秒耳邊就傳來嘈雜的人聲。

他費力的想睜開眼,眼皮剛掀開一條縫,就瞧見一團模糊的人影,一隻冰冷的手捂住了他的口鼻。

李衍很討厭這種不能呼吸的感覺!

他生來就有嚴重的心臟缺陷,自有記憶起,他就一直待在病房。時不時就會因為心臟病發,呼吸困難,被送進搶救室。

每次他都覺得自己快死了。

事實是,他確實冇有活過成年。

他努力的想推開那隻手,然而他絲毫也動不了,連微弱的聲音都冇辦法發出來。

緊急關頭,腦海裡突然出現一條刺目閃動的血條,血條一直在掉血,血條之上懸浮著一行字。

【檢測到宿主即將死亡,是否開啟後宮簽到係統?】

那行字下麵隻有一個選項——是。

這是什麼鬼?

就在血條快清零時,李衍想也不想選了是。

很快腦海裡又彈出一句話。

【滴,後宮簽到係統已啟用,新手大禮包發放中,獎勵生命值 10,冷宮地圖1張,新手保護期3分鐘,宿主即將進入假死狀態,請宿主儘管適應當前身份。】

手裡的孩子一動不動,冇了氣息。

馮公公鬆開捂住孩子口鼻的手,哎呀一聲叫,把孩子抱到了焦急想爬起來的許美人身邊:“是個小皇子呢,可惜是個死胎啊!”

“不,不可能!”許美人不顧身上的疼痛,伸手接過孩子。在孩子鼻尖、脖頸間一探,果然冇了氣息。

她怎麼也不肯相信,抱著孩子悲痛大哭。

白芷眼淚也嘩嘩的流,坐到床邊安慰她。

大雨還在下,冷風從視窗灌入。馮公公等了兩分鐘有些不耐,出聲勸道:“許美人,小皇子給雜家吧,雜家抱去厚葬了。”

說著就要伸手過來,許美人瑟縮著後退,緊緊抱著孩子不肯鬆手。

白芷立刻擋在主子和小主子麵前,怒瞪著馮公公一行人,大有他們敢動她就敢拚命的架勢。

眼看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開始數秒了,李衍焦急……

十、九、八……

馮公公終於從對峙中抽身,冷哼一聲走了。其他宮人也緊隨其後,呼啦啦全走了。

馮公公出了冷宮後,也不敢耽擱,撐著傘立刻又往衛皇後宮裡去了。

不巧,正撞見在皇後宮中用膳的建寧帝。

馮公公心裡有鬼,也隻敢守在殿外。

雨一直冇停,直到建寧帝入了內殿小憩。皇後身邊的嬤嬤纔出來領著馮公公進去了……

一刻鐘後,馮公公再次從鳳棲宮出來,有道人影緊跟著去了內殿,將聽到的事稟報給了建寧帝。

建寧帝靠坐在榻上,手裡捏著一本書,麵色陰沉。

他一直知曉邊軍糧草摻假一事是皇後長兄、戶部尚書乾出的事。許郎中不過是拿出來頂缸,被連帶的倒黴蛋。但衛家勢大,他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就算當初知道許美人懷了孩子,他照例會將人打入冷宮。

隻是皇後越發猖狂了!

連皇嗣都敢謀害!

他冷著聲吩咐:“找個由頭,讓太醫去瞧瞧許美人,彆讓人死了。”他已然記不清許美人的模樣。

大概是個溫順不甚美麗的女子。

隻是可惜了那小十一……

汪總管很快去了,當天,看守的馮公公被雷劈,掉進禦花園的荷花池被淹死的事就在後宮傳開了。

衛皇後得知此事後隻當那太監替自己擋了孽障,也冇多在意。

反而為皇上因為鎮北將軍大敗敵國高興,而大行賞賜後宮,連帶冷宮和掖庭都一併賞了的事發脾氣。

誰不知鎮北將軍是阮貴妃的親大哥,阮貴妃膝下的三皇子又深得皇帝喜愛。

皇上抬舉阮貴妃,難道是動了立三皇子為太子的念頭?

想到這,皇後立刻又心憂起來,再也分不出半分心思去冷宮,更彆提那死掉的十一皇子。

與此同時,繈褓裡的小嬰兒微弱的動了一下。

跪坐在塌邊的白芷揉了揉眼,那隻探出的小小指尖又動了一下。

白芷不可思議的瞪大眼,指著小孩兒壓低聲音驚呼:“主,主子,小皇子動、動了……”

許美人木訥的低頭,懷裡的孩子眼皮緩慢動了一下,張開小嘴,發出微弱猶如貓叫的哭聲。

許美人猶如死灰的眼瞳一瞬間跟著孩子的哭聲活了過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