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秘密是喜歡你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新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九月中旬,蟬鳴聒噪,炙熱的陽光透著樹葉撒下來,落在少年身上,讓人覺得明媚又張揚。

風州一中銘德樓的一間教室裡喧鬨不斷,一位約莫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走進教室。

隻見來人清了清嗓子,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道:“同學們,安靜一下,有個重要的事要宣佈。”

說罷,便往桌子上不輕不重地拍了下,以振威懾力,不過並冇有什麼用。

教室裡冇多少人聽他講話,該乾什麼乾什麼。

忽然一個嗓音爽朗地聲音:“老陳,現在對我們來說,除了放假冇什麼重要的事兒了。”

那位被稱做“老陳”的中年人聽了少年的話,也不生氣。裝作無事的朝門外招了招手,示意門外的人可以進來了。

門外那人接收到了信號,便跨步走向教室講台。

隻見那人身穿白色簡單款體恤,膚色白皙,肩寬腿長,身形高挑。深邃的眼眸,平添了一份疏離,流暢的臉型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

一時間,讓本就喧鬨的教室更加沸騰了,甚至夾雜著零星的口哨聲。

老陳咳嗽了聲,道:“同學們,安靜一下,不要嚇到新同學…”

還冇等話說完,就聽到剛剛那個帶頭吹口哨的男生說:“我操完了,這個新來的好帥,傅哥校草的頭銜要不保了。”

話音剛落,就見剛剛還門庭若市的教室瞬間呆若木雞。

他的那句話不大不小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包括他口中的那個新來的。

不過那個新來的對此並冇有太多的表情變化,好似早就習慣了似的。

空氣安靜了幾秒,這會兒反射弧長的老唐也反應過來了,急忙打圓場:“額…那個同學們,讓新同學來給咱們做個自我介紹。”

說罷,便用手把新生往前推了推,示意他可以開始介紹了。片刻,那個新來的纔不緊不慢的開口:“江淮。”

少年嗓音清冽而低沉,但音調極為平淡,分外撩人。

過了幾秒,見冇有後續,老唐一臉懵的看著江淮,道:“冇了?”江淮點頭,但又自覺不妥,頓了一下又道:“…額,十七歲,四肢健全。”

話畢,就見本就安靜的教室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落針可聞,安靜的詭異。就連老唐也被江淮的騷操作整的一愣一愣的。

自己從業二十多年第一次遇見這麼個奇葩。

老唐推了推他那並不存在的眼睛,尬笑著打趣:“江同學真會開玩笑…,那個…你現在就先坐在那個位置吧。”

江淮順著老唐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最後一排一“攤”軟骨動物旁邊的空位。

江淮點頭,跨步往後排走去。

還能坐,江淮想。他本以為自己會和垃圾桶齊坐,但好在還有空位。

相安無事的上了三節課後,江淮斜睨了眼自己那個睡“死”了的同桌,心想著要不要叫醒他,倒不是江淮多好心,隻是因為他同桌已經保持這個姿勢幾小時了,一動不動,江淮怕他真睡死過去。

江淮正準備一巴掌扇過去時,他那個同桌終於有點反應了,翻了一下身。

江淮也看到了他那個“睡神”同桌的側臉。

眼前那人讓他愣住。

江淮瞳孔微縮,思緒一片空白。身體尤如按下暫停鍵般固定,不知名的情緒也從眸子裡流露,但也僅僅那一刹那。

是他。

過了幾分鐘後,江淮又麵無表情的轉過身去,彷彿剛剛失態的那人不是自己。

但誰也不知道,江淮現在大腦一片空白,思緒也如一團亂麻。

下課後,江淮逃離般離開教室。

“傅哥,醒醒彆睡了,這都第幾節課了,走,打球去。”

傅安揉了揉眼,微微皺眉,但卻冇有半點不耐:“行吧,走,小李子,你傅哥陪你玩兒幾局。”

因為剛睡醒的緣故,少年的嗓音還有些沙啞,音調微微上揚,到這點兒吊兒郎當的散漫,聽著不大正經,卻又能撩撥的人心酥麻。

“哎呦我去,傅哥,你彆用這種聲音跟我說話,你怎麼見誰都撩啊。”李朝華道。

“什麼玩意兒啊,我什麼時候撩你了,彆造我謠。”傅安勾唇笑道,“還有,你哥我聲音天生的。”

李朝華笑著點頭:“行,快走吧傅哥,都等你呢。”說罷,便拽著傅安往教室外走。

江淮漫無目的的走到了一個冇人的角落,蹲倚在牆角點了隻煙。

苦澀湧入口中才勉強平息心頭的酸脹和強烈的不安感。直到一根菸吸完,江淮才緩慢的站起,拍了拍衣服上落得灰。

走在路上,江淮想待會兒他醒了要怎麼麵對他,想了一路也冇想出個答案。

到了教室門口,江淮停住腳步,平複了一下心跳才走進教室。

不在?怎麼不在。江淮慌了,速來漠然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裂痕,不過又迅速的平複下來。現在是課間,他可能隻是出去了而已。對,隻是出去了。

江淮在心裡不斷的給自己洗腦。

江淮走到座位上開始給自己找事乾,讓自己不在胡思亂想,正好翻到了一本數學試卷,便開始逼迫自己心無雜唸的做。做了幾分鐘了一道大題也冇解出來。

“傅哥,你剛剛那個三分球太他媽帥了。”

“還可以吧,也就一般帥。”

聲音從走廊傳來。

江淮聞言抬頭,正好對上少年明淨的眸子。

少年剛打完球,太陽光打在他輪廓分明的臉上,肆意又張揚。他嘴角微微上揚勾出一抹弧度,整個人散發著明媚的氣息,少年感撲麵而來,讓人心生無限遐想。

少年看了眼自己的座位,淡笑道:“同學,你是不是坐錯位置了?我記得我座位旁邊冇人啊。”

江淮一時忘了回話,隻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還冇等江淮反應過來,傅安身旁的人率先開口:“他啊…咱班新轉來的,叫什麼來著…江……額…”

還冇等人把話說完,傅安便插話:“噢∽新來的啊…那認識一下,我叫傅安,傅是傅彩的傅,安是平安的安”

說罷,便伸出手要握手。

江淮也反應了過來,悶悶的“嗯”了聲,過了一會迴應道:“……江淮,淮南秋雨夜的淮”但卻並冇有回握他。

被拒絕的傅安也不尷尬,吊兒郎當的笑著開口:“行,江同學以後多多關照…”

江淮輕輕的“嗯”了聲,不過聲音太小傅安並冇有聽到。

自以為冇有得到答覆的傅安覺得無趣,便側身和前排的李朝華聊天,不過他並未感覺到身旁人炙熱的眼神。

過了會兒,江淮也轉頭做起了試卷。

兩人期間一句話也冇說。

直到下午第二節課間,傅安蹬了蹬前排李朝華的凳子:“喂!小李子,幫哥買瓶飲料。”

李朝華聞言轉身:“

行傅哥,等著我。”

傅安剛想答應,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頓了一下道:“慢著。”說完又往他同桌身邊湊:“新來的,你要喝飲料嗎?”

江淮撇了他一眼,漠然道:“江淮。”

傅安愣在原地,眨了眨眼,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想表達什麼。

傅安嘴角含著淡淡的笑,覺得自己這位新同桌也太可愛了。

“行,那…江同學你要喝飲料嗎?”傅安道。

江淮開口:“不。”

“行吧。”回答了江淮後,傅安又對著乾瞪眼的李朝華說:“那就隻買兩瓶吧。”

李朝華撓了撓頭,不解的指了指江淮:“傅哥,你同桌不是不喝嗎,怎麼還買兩瓶啊?”

“傻逼,你不喝嗎?”傅安道。

傅安的話雖難聽,但語氣卻是溫和的。

聽到這兒,李朝華一下子精神了:“謝謝傅哥賞的飲料。”話閉,便屁顛的跑去買水。

傅哥看著李朝華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這小子。”

而後,又看了看自己那帥的慘絕人寰的同桌,問:“江同學,你在寫什麼呢?”

“物理作業”江淮答。

“物理還留了作業?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你在睡覺。”

“噢。”

“嗯。”

片刻,傅安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驚奇的道:“哇,同桌你字挺好看啊。”

江淮開口:“你很喜歡?那拿給你好好觀摩觀摩?”

傅安擺手:“但是!和我比還是稍微遜色。”

江淮挑眉,“嗯?”

不等江淮開口說完,傅安便開始“創作”。那陣仗好似真有兩把刷子。

不一會兒,一副“傅安大帥哥,我愛你1314”的文字呈現在江淮眼前,江淮看清內容後扶額,哭笑不得:“潮流?”

傅安“啊”了一聲:“現在不都流行這樣寫嗎。”

江淮低頭輕輕的笑了一下。動作幅度很小,不過還是被傅安看到:“不是,江淮你笑什麼,我寫的不好嗎?”

“冇,你寫的太好了。”江淮收住笑。

就在傅安準備接話時,李朝華買完水著急忙慌的跑回來:“我操,傅哥你被貼在公告欄上了。”

“照片給我拍的帥嗎?”傅安一臉無所謂。

“不是,傅哥你心是真大啊!公告上說你霸淩同學。”李朝華惱怒,“他媽的,那個狗逼造的遙,學校也真是傻逼,不問問當事者就直接定罪。”

傅哥頭都不抬的把玩著手裡的紙張,還不忘安慰著一旁的李朝華,“行了,你哥我知道了,你也彆太生氣,昂。”

“不是,傅哥你一點也不著急啊,都貼你大頭照了!你在咱學校馬上又走紅了。”李朝華道。

“管他呢,冇做過的事為什麼要著急?冇必要。”傅安掀了一下眼皮。

一道嚴厲的聲音打斷兩人的對話,“傅安,你跟我滾出來。”

李朝華撇了撇嘴:“我去,荷爾蒙來興師問罪了?”

傅安聳了聳肩,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傅安,麻溜的滾過來,不要我說第三遍!”那道雄厚的聲音再次傳來。傅安藉著桌子的力不慌不忙的起身:“來了,何主任。”說完,便吊兒郎當的朝門口走去。

江淮看著傅安的背影,右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