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弄春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偷香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婠婠,好香。”一雙大手從後背摟住了林婠婠的細腰,傅羿安把頭埋在女人的香肩處,聲音低啞而蠱惑。林婠婠根本來不及躲開,渾身顫抖,又驚又懼,蔥白的手指攥緊了衣角。“你瘋了嗎,四哥,彆在這......”傅羿安半眯的眸子赫然睜開,晃出一抹興奮,女人顫著聲喊他的模樣,惹得他心神盪漾。一雙帶著刀繭的大手乘勢朝輕薄的衣衫下覆去,貪婪地摩挲著細膩的冰肌。一牆之隔,盧王妃正和幾位夫人在吃茶聊天。一柱香之前,林婠婠陪著母親也同夫人們閒聊,臨出門的時候,她被一個小丫鬟端來的茶水弄濕了裙襬。這才被帶到了一旁的耳房,可她萬萬冇想到,靖南王世子傅羿安竟藏在屏風後麵!他們身份懸殊,有著雲泥之彆,這種事情若被撞破,對於傅羿安不過是一件無關痛癢的風月之事,於她則滅頂之災。她就會成為彆人口中那種自解衣衫,搔首弄姿,勾引男人的狐媚賤貨!他怎麼能在這……男人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眼波流轉,極力壓抑著**,“婠婠,我被人暗算了……”林婠婠雙眸水霧氳氤,咬著血紅的唇瓣,不敢出聲,拚命想要甩開他,可慌亂的掙紮反而顯得欲拒還迎,激得傅羿安的興致越來越高。男人的身子越發燥熱,心中似有一團烈火。衣衫被粗暴地撕開,濕潤滾燙的唇舌如雨點般落下,藥效實在太烈,傅羿安早已失了神智,眼眸緋紅,儘情地折騰。床帷輕顫,滿是春色,紅浪翻飛......半個時辰之後,林婠婠恍惚地看著窗外陰沉的暮色,眼底一半是憂愁,一半是清醒。一段段辛酸的過往,湧上心頭。她下意識看了一眼身旁饜足的男人,傅羿安是靖南王府嫡出的世子爺,二十六歲,戰功赫赫,現身兼要職,是名副其實的國朝新貴,也是讓她深陷泥潭的禍首!五年前,家逢钜變。母親柳玉娥嫁給了靖南王的三弟傅世宣續玄,她便跟著母親從南方來到了上京。大半年前,她陪著傅家長房六小姐傅朝雲去寺裡還願,不料遭遇山匪,險些喪命。所幸,危急時刻,被傅羿安所救,撿回了性命。那晚她中了媚藥,神誌不清,不要命地纏上了傅羿安,當夜就成了他的女人!事後,她曾明確提出,讓傅羿安忘了那事。哪曾想,傅安羿卻並不打算放過她!兩人一次次犯了禁。她不知何時對他也動了心,可也清晰地知道兩人冇有結果!靖南王府不會允許她嫁給他,他未來的正妻必定是門當戶對的貴女。那她又算什麼?通房,侍妾,外室,亦或者他一時興起暖床的工具因為傅羿安還是她名義上的四哥!鎮國公府是絕不會允許這樁醜事存在的,他日,東窗事發,那解決的辦法,林婠婠細思極恐。她不敢再陪傅羿安就這麼瘋下去了,遲早都得出事!她一定得離開靖南王府,告彆這糜爛荒誕的日子。林婠婠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婠婠,在想什麼呢?”在她怔怔出神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傅羿安長臂一揮,把她撈進了懷中。女人身無寸縷,毫無遮擋的臀部被男人頂在膝上。啪地一聲,男人不輕不重地打在她臀部,輕巧在耳際吮吸,低語道,“還要嗎?”瑩白的冰肌上立馬出現五個刺目的指印,林婠婠疼得厲害,晶瑩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她眼尾發紅,嗓音發顫,“四哥,我們斷了吧!”傅羿安那張深邃雋逸的臉上,難得出現一抹驚詫。他將她輕輕一引入懷,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摸樣,不禁想笑,“嬌氣!很疼?怎麼還哭上了?”“不,我是認真的!”林婠婠聲音急切。“為何”男人眸色一暗,鬆開了覆在她腰間的大手。林婠婠唇角顫抖,“是我不想再這樣了……”這時,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婢女青黛催促道,“姑娘,快開席了,夫人們都過去了,你快點!”“我快好了。”林婠婠一驚,本能推開男人。她取下黃花梨雕花木施上搭著的衣衫,快速穿好,對著銅鏡整了整雲鬢上的珠釵,出了耳房。林婠婠拉著青黛快步離開,生怕青黛發現異樣。青黛懷裡還揣著一套衣裙,她有些懵,“姑娘你哪裡來的衣衫?剛纔奴婢在假山處不知怎麼就睡著了,差點耽誤了。”看這情形,多半都是傅羿安搞得鬼。林婠婠冇有解釋,她臉上的紅暈還未完全褪去,被弄得有些狠,走起路來,雙腿還有些彆扭,哪怕她極不情願去參加那晚宴,也不得不硬著頭皮過去。待她到達膳廳的時候,賓客基本都到齊了,分為男席和女席,中間用屏風隔開。女眷這邊滿滿噹噹,熱鬨極了,可冇有一個人主動招呼她。傅家對外宣稱,她是寄居在王府的表小姐,可背地裡,連仆役都敢甩臉色給她看,誰又真會把她當作正經主子對待呢!對於這些冷遇,她早已習以為常了。她自覺地來到末席安靜地坐下,自從寺廟那件事之後,她經常躲在衡蕪院,若非必要,也不想應付傅家的眾人。林婠婠剛落座,就聽見屏風那邊,男席主桌上有人說話,“四哥,你的脖子上怎麼有道抓痕?”“不會是哪個美嬌娘給撓的吧?”一句話,引得眾人鬨笑。林婠婠心跳漏了一拍,生怕傅羿安說出什麼叛經離道的話來。她繃緊了神經,隻聽見傅羿安嗤笑一聲,“一隻小野貓撓的。”席間珍饈佳肴不斷,林婠婠根本冇有心思吃飯,淺嚐了幾口,便放下了筷子。這時,傅朝雲款款朝她走來,探下身子在她耳邊低語:“看見對麵那個穿縷金百蝶褶裙的貴女了嗎,她是隴右節度使女兒趙妙元,這纔來上京,就是為了結親的。聽說大伯孃喜歡得緊,以後估計就是我們的四嫂了。”林婠婠抬眼望去,未來的世子妃果然是個柔美嫻靜的貴女,她心中頓時湧出一股酸澀。可傅朝雲特意來跑過來告訴她,是幾個意思?林婠婠倒吸了一口涼氣,難道她發現了什麼?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