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廚神:我就炒個菜,咋就飛昇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峰主黃鶴跑路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篤篤篤。

“Okay~稍等一下。”

梁镓輝抖了抖手裡的水銀溫度計,藉著光線對準一下,寬慰沙發上的江嘉華,“腋溫37.5℃,可能有點低燒。不過也不太準…我讓酒店熬了綠豆粥送過來,你吃一點…”

“嗯…我吃不下。”

江嘉華略帶疲憊的靠著沙發,忽然,坐起身,瞪眼看向梁镓輝,“對了,昨天的賬目你幫我交給阿祖了嚒?”

“交了,他上飛機前我交給了邱小姐,讓她幫忙轉交。估計在飛機上就看了。”梁镓輝放好體溫計,回頭溫純的笑了笑,見到江嘉華又重新萎靡不振的靠下。

抬起腕錶,看了看,“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到了港島了。你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先把自己的身體調整好再說……”

江嘉華翻了個身。

梁镓輝寵溺的露出微笑,從錢包裡準備出一張映著胡誌明頭像的200越南盾的小費。

笑容滿麵的打開門,然後——臉色瞬間驟變。

“謝……你們是誰?”梁镓輝一怔,急忙想要關門。

門打開,兩名穿著花襯衫的滿臉橫肉的男人站在麵前,不等梁镓輝反應過來,兩人猛然闖進來,直接把梁镓輝撞在牆上,不等他反抗——

冰涼涼的槍口頂在腦袋上,麵前舉著槍的刀疤臉冷冷的看向他。

“不要動—”

感受著對方身上的煞氣,梁镓輝整個人此刻都大腦宕機,不知所措……

另一個男人則眼露警惕的一把推開衛生間的門,然後左右觀察——率先拔掉了屋內的電話線。

“輝?”

江嘉華聽到動靜,下意識的呼喚了一聲,卻無聲作答,這讓她忍不住的睜開眼,正看到一個男人拔掉電話線,同時把桌上的大哥大收起來——

“你——”

江嘉華花容失色的看著一步一步被槍頂著頭走進來的梁镓輝,不及多想,一把就捂住了自己的嘴,滿眼恐慌。

“不要激動不要激動……我包裡有錢,你們都可以拿走……請不要傷害我們……”

梁镓輝見到妻子被槍指著,滿頭大汗的出口求饒,爭取時間,滿臉大汗,“我還有勞力士手錶,你們都可以拿走……”

留著鬍子的黝黑皮膚的壯漢轉過身,示意刀疤臉收起槍。

“梁先生、梁太太,唔好意思打攪到你們。我們老闆想請梁先生去做幾天客…希望你們不要介意我們的粗魯。

當然,我希望你們可以配合,不然……”男人冷笑一聲。

“我會配合。”

梁镓輝連忙保證,汗流不止的顫抖說:“不管是做什麼我都可以……但能不能讓我老婆先離開?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報警…隻是她現在身體不適……”

“這可能由不得梁先生,梁太太也要先和我們一起離開,放心,我會換一個賓館給梁太太休息,絕對不會怠慢。”男人笑了笑,“至於梁先生——今晚我要把你帶到菲律賓去見我老闆。”

“要幾天?”此刻,江嘉華臉色蒼白卻主動詢問。

“這就要看梁先生陪不配合了。放心,我們無意傷害兩位,但是……如果你們耍花招,恐怕兄弟我也不得已了……”男子淡笑的提起手槍,對準兩人,“麻煩兩位和我們走一趟吧……”

“我能不能先打個電話?不然我們離開這裡,劇組的人發現不了恐怕就會報警…你知道,我們這裡有不少法國人,他們可能不會知道這些…如果起了誤會恐怕也不好。”

“梁太太,放心吧,會給你機會讓你打電話的。”男人冷笑一聲,衝著兩人擺了擺頭。

梁镓輝與江嘉華兩人被兩個人緊緊挨著走出了酒店後門,已經有車停在那裡等候。

不由分說。

兩人就被套上了頭套,汽車立刻發動——

全程並冇有太多意外。

當然,也有人注意到梁镓輝夫婦走出了酒店,但並冇有會認為是被挾持走的……

……

啟德機場,智哥早早把賓利停靠在外邊守候,不一會就見到狗仔簇擁著自家老闆從機場走了出來,旁邊還有公司的工作人員和四名保鏢在護衛,他連忙趕上去接行李……

“吳導,請問你這次與法國合作,是不是意味著要進軍歐洲影壇呢?”

“《情人》這部小說講述的是華裔男子與法國女子的故事,是不是也預示著你和阿佳妮小姐的關係???”

“本屆金像獎邀請了兩岸三地的電影人蔘加,有電影人士質疑金像獎的本質應該是為港片服務,請問吳導你怎麼看??”

一眾娛記狗仔前堵後追,話筒、錄音筆恨不得插進吳孝祖嘴裡。

幸好旁邊的保鏢護衛攔擋。

“電影的事情稍後會有新聞釋出會。”

“金像獎的目標就是成為華語電影殿堂,我不認為港片會如此冇有自信。”

“抱歉,讓一讓。”

吳孝祖隨意的回答幾個問題,連忙擠上車,直接示意開車。

“吳導!”

“吳生,請問……”

狗仔依舊在後邊狂追不捨。

冇辦法,吳孝祖與梁镓輝兩人合作國際電影的訊息現在就是最具熱度的話題。

再加上金像獎的宣傳熱度。

頓時間讓吳孝祖成為輿論風口……金像獎改革並非所有人都樂見其成。

尤其是隨著宣傳加緊,各種聲音也開始冒出來。其中不乏質疑的聲音。不過有著導演會、演員會、攝像會等專業團體加持,再有眾多電影圈大佬支援,金像獎改革的步伐走的無比堅持。

這個時代,並冇有會預料到港片的衰落。

哪怕有人覺得港片市場確實有點過熱,遲早會降溫,但也不覺得會是這兩年,甚至也不覺得會出現在自己身上。

當無數資本揮著銀行支票往電影圈砸錢的時候,冇有人會認為港片會突然遭遇滑鐵盧……

吳孝祖返港自然不會Nt到與邱舒眞一起出來…老渣男祖祖子這點錯誤肯定不會犯,更不會給人剪掉魚爪的機會……

“先送我去鴻圖道導演協會。”吳孝祖輕聲吩咐。

“好的,老闆。”智哥平穩的架勢汽車,前排副駕上的保鏢阿文也拿著對講機通知後邊的保鏢車。

吳孝祖冇在意,他現在關注的是金像獎的籌備。

這也是導演協會第一次牽頭,同時還麵臨兩岸三地第一次的聚會。

這樣的攤子鋪下去,吳孝祖本人也冇把握,需要親自溝通之後才行。

最起碼在一些問題上,吳孝祖要進行覈對。

千萬不能在金像獎上出現原則性錯誤!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