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擇殤者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疊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好黑啊”“這是哪?我不是在班級上課嗎?”夏安然茫然的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意識有些模糊的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看著陌生的環境,他的內心升起許多疑問。他鼻翼微動。下一瞬,一股鐵鏽夾雜著沙塵的味道撲鼻而來,在他周圍縈繞不散讓他頗為不適。“好癢,什東西在我臉上流動?”夏安然伸手向左臉摸去,很快指尖便傳來濕濕的感覺,他將手放在鼻子附近嗅了嗅。鐵鏽味湧入鼻腔,讓他眉頭微鎖——是血這時左眼的位置突然傳來劇烈的疼痛,使得夏安然倒吸一口涼氣,他伸手捂住左眼的位置,疼痛讓他的意識稍微清晰了些。“我的左眼怎了?”說著,他舉起右手,眨眼間右手周圍有黑煙升起,自夏安然右手處燃起一團火。火光瞬間照亮了他的四周,被黑暗籠罩的景物現出了真容。夏安然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他散出靈識探查著四周。他的靈識無法擴出太遠,現在他隻知道這是一片沙漠,沙漠中有一個由沙子堆砌出來的巨大建築,看著像是一個特大號的棺材。建築經曆歲月的沖刷顯得十分古樸,此時夏安然就在這個建築之中。在夏安然的視線中,這除了他之外再無其他活物。而這的牆上刻有壁畫但此時他無心去看。“我的左眼。。。為什看不見東西?”先前一片黑暗讓夏安然冇有注意到自己的視線是殘缺的,現在借著火光他才發現了左眼的異樣。察覺不對,他在左眼的位置摸索了下,頓時一臉不敢相信,聲音變得有些顫抖:“空的?”濕濕的手感十分明顯,血是從這流下來的。“不可能!”這一結果讓他有些接受不了“是夢嗎?但夢為什會疼?”嘶——!下一秒,額頭兩側突然傳來難以忍受的脹痛讓他頭暈目眩冇有時間思考這些問題。身體的虛弱讓他向身後退了兩步,剛好撞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險些兩眼一黑暈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緩過來後便不停用手揉著脹痛的地方。疼痛稍微緩解後,夏安然向身後看去,一口棺材擺在他麵前,讓他無法將目光移開。“棺材?為什這會有棺材?”夏安然愣了一下短暫的忘記了左眼的事情。會是誰的棺材?吱——!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一閃而過,和夏安然踩著沙子走路發出的聲音有點像,不過這個更輕,以至於夏安然冇有聽見,依舊在思考。一股十分詭異的感覺在夏安然心浮現。會不會是父母死去的那個落沉星沙漠?棺材麵有什?到底發生了什,為什我會在這?許多問題雜糅在他的腦海,他想不到答案,唯一覺得可能的便是在做夢,可身上的疼痛時刻提醒著他這不是正確選項。回過神,他深呼一口氣短暫放空大腦,仔細端倪著眼前的棺材。棺材看著十分普通並冇有什特點,隻有棺蓋有許多劃痕,深淺不一。夏安然摸了下棺蓋上的劃痕,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劃痕處有什東西在湧上他的手指。吱——!聲音又短暫的一閃而過,聲音蓋掉了夏安然觸碰棺材的聲音。但此時夏安然鼻子一酸,周圍的動靜他都察覺不到,這個棺材似乎能影響他人的情緒,現在夏安然的心就莫名升起一股想哭的感覺。意識到情緒被影響,他迅速收回了手,他不知道再繼續被影響下去會發生什,因此看棺材的眼神警惕了一分。約莫五分鍾後,他看完一側後走向棺材的另一側,在另一側的棺身上還有許多劃痕,他自上而下細心觀察著。不多時,夏安然的注意力轉到棺身下麵。火光靠近,他發現棺身上有兩個奇怪的小圓點,似乎是兩個字,不過字有點醜他冇有看出是什。就在這時一股腥臭自他身後湧來,灌入鼻腔讓他有點窒息。吱——!聲音響起的同時,夏安然感覺到右肩一振,有什東西刺進了他的右肩,隨後在他右肩處傳來一陣劇痛。他撇頭向右肩看去,他看到了自己的右肩插著五根膚色慘白的手指頭,傷口處正不斷向外滲血。頓時,冷汗打濕了夏安然的後背,一股強烈的恐懼感洶湧著。有什東西站在他的身後。夏安然僵硬的轉過身,一個蒼白如紙的人正站在他身前。下一刻,夏安然麵前的人露出了血紅的牙齒,像是常年沾血一般,而在那人的耳朵爬出一條蛆蟲,看得夏安然胃酸倒湧十分想吐。麵前的人如看美食一樣盯著夏安然,冇有過多的表情隻有對即得的美食的興奮。“他是什東西?剛剛明明冇有看見他,為何我的靈識冇有注意到他?”夏安然滿臉疑或卻來不及去想,他絕望的閉上了眼:“實力比我強太多了”夏安然如待宰的羔羊一樣,靜等死亡的到來,身前的人此時也張開了大嘴,不斷滴落血紅色的口水,在他的嘴角處有裂紋向耳根蔓延,就在他要咬到夏安然的瞬間。轟——!一聲巨響,夏安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便失去了意識,意識消散之際他隻感覺心臟的位置一陣冰涼像是被冰冷的銳器捅了進去。“目前我們已知的修行境界共八個,你們馬上要麵臨的升學考覈分兩個,普通高中要求你們在初中畢業前開辟出源湖,而修行學院則需要你們進入滿月境”“至於靈識,這是你們在普通高中或者修行學府的事。。。”源力,所有修行者所使用的特殊力量,一個普通人要踏上修行必須要感應到天地源力將它吸納到己身纔可初步踏入修行,這一步也難道了許多人,有的人天生感應不到源力。在這地球中目前已知的修行境界共八個,分別為源湖、滿月、雲梯、雲海、舟夢、凋月、辰落和瀑淵這是每個修士都要麵對的,每次破境都是生命本源的質變但破境並不容易,有的人一路高歌無阻而有的人終其一生也難進寸步。也有人另辟蹊徑專修靈識,大成者,一念崩碎星球在他們眼都是不入流。但靈識玄之又玄,許多人連怎修煉都不知道,有的修煉數十年進步有限,更有甚者百年未進一步。“喝。。。喝。。。喝。。。”教室夏安然突然驚醒並大口喘著氣。“是夢?”夏安然驚疑不定,意識還停留在之前的遭遇難以平複。他警惕地看向四周,發現全班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而在自己身邊還站了一位沉默不語的老師正敲打著他的桌子發出咚咚的響聲。“報警哥又上課睡覺了”講台桌前的一個男生突然開口,引得全班人鬨笑。他毫不壓製音量,似乎專門說給夏安然聽一般。“這是報警哥第幾次上課睡覺被抓了?”“不知道啊老大,誰冇事記這個,咱們看個樂就好”兩個學生坐在剛纔說話的那人左右應聲附和。“也是”過了五分鍾,來了個老師提醒班級的人到了體檢的時間。“喂,報警哥我們要去體檢了,你不會睡懵了吧?對了,你這次是不是又要搞特殊自己回家體檢吧?”講台桌前的人起身後率先走出教室,臨走前不忘留下一句。“那肯定要搞特殊啊老大,畢竟誰讓他修煉天賦不行仗著靈識比別人強,勉強夠到來南緣初中的最低標準才進來這的”“時間久了,除了靈識增長了些,源力境界還一直卡在第一鏡,現在也隻能在一些生活方麵搞搞特殊供別人取樂,不然誰還記得他”剛纔附和的人繼續拱著火。哈哈哈哈——!嘲笑聲一片,對此夏安然冇有理會,而是摸了摸左眼——一切如常“體檢很重要,關乎是進入修行學院還是進入普通高中”班主任推了下眼睛後留下一句不帶任何情緒的話便走向講台,隻是夏安然無心理睬。真的是夢嗎?為何這真實?如果不是夢那現在自己在班級又該作何解釋?看著桌子上不鏽鋼水杯印著的自己,樣貌還算出眾,一黑一紅的眼眸相比旁人看著更為特殊。可能與心理有關?是我最近太累了嗎?或許我應該找個心理醫生問一下,但是錢好像不太夠。這時下課的鈴聲也響了。叮鈴鈴——!他迷茫地看向窗外的一棵大樹,大樹的樹枝上有兩隻小鳥相互依偎。在樹枝附近還有三隻蝴蝶飛舞,但是有一隻似乎並不合群,總是和其他兩隻蝴蝶保持一定距離,玩不在一起。就在夏安然撐著腦袋邊看蝴蝶邊思考的時候,那隻不合群的蝴蝶飛了進來,靜靜地停在了夏安然的食指上。看著停在手指上的蝴蝶,夏安然並冇有驅趕,內心在看到蝴蝶後歸於平靜,他微笑著:“你也冇朋友嗎?”蝴蝶扇動兩下翅膀,似乎聽懂了夏安然的話。“那我們應該是同類,或許我們能成為朋友”夏安然將蝴蝶放在桌麵上,正當他碰著蝴蝶的翅膀還想繼續和這個剛認識的蝴蝶朋友聊天時。“所有人都站好,男生一排女生一排站好,去學術報告廳二樓進行體檢”門外班主任的聲音響起。話落,門外整整齊齊的排好兩隻隊伍,離開前還不忘留下一句。“報警哥又開始搞特殊了”人群逐漸散去,夏安然開始變得有些失落,他靜靜地看著桌上的蝴蝶,眼神變得柔和。“你知道嗎,其實我也不想這樣”“我的爸爸媽媽在落沉星沙漠進行勘探作業時犧牲了,我就變成了孤兒”“其實我也想和他們一起去體檢,可是父母犧牲後不知道為什我的心臟就不跳了,我不想太過特殊”說著夏安然抹去眼眶的濕潤,伸手向胸口摸去。“我會好好活下去,相信爸媽也希望我活下去”他在心不斷重複,嘴輕聲呢喃著。此時手恰好落在胸口,似有電流劃過夏安然全身,讓他感到一陣酥麻。手掌傳來的感覺讓夏安然大腦有一瞬空白,呼吸停滯了一會。“我。。。還冇醒來?”“我的心臟。。。在跳?”就在這時,桌上的蝴蝶扇了一下翅膀。下一瞬,蝴蝶的軀體如鏡子一般破碎,化成點點星光後消失了,緊接著課桌、教室以及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