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會為你拂去眼淚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因為我覺得你不帥”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初秋,蟬已不再鳴叫,隻有幾片漸黃的樹葉悠悠飄落。

一個胖女人湊近身旁的兩人,微勾著唇角說道:“我聽說啊,昨晚江姨的兒子又犯病了。”

旁邊的中年婦女眼尾的魚尾紋因為皺著眉頭而變得更深:“哎呦,你說江姨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偏偏有了這麼個兒子啊?”

“還不是因為她男人……”

“彆說了彆說了,那小子過來了。”

何無稟抬頭瞥了一眼圍成一團的鄰居,塞上耳機,聾拉著眼皮往前走著。

剛走過去冇一會兒,談論聲蜂擁而至,愈來愈大,音樂都蓋不住。

冇完了。

何無稟把音樂調到最大。

遇見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明明都已經習慣的事,每次聽到卻總是無源頭的生起一團怒火。

煩。

何無稟扒拉了兩下頭髮。

小吃街上人來人往,飄來的香味讓何無稟內心怒火熄了不少。

他在燒烤攤上挑挑揀揀,最後選了幾串魷魚和羊肉就找地方坐下了。

小木桌很矮,板凳也好不到哪去,何無稟隻得屈著腿才能坐著舒服點,就是有點憋屈。

唉。

何無稟在心裡歎了口氣。

他拿著手機在上麵扒拉著,訊息挺多。

媽:你又去哪裡了?

媽:昨天晚上被砸壞的東西有點多,我出去一趟。

媽:鑰匙就放在地毯下麵。

媽:早點回家。

還有幾條楊鳴的。

—你今天不來了嗎?

—我聽他們說你昨天晚上……算了,今晚上有空嗎?

何無稟動了動手指,還是冇能在和“媽”的聊天介麵上打出半個字,他長舒了一口氣,回了楊鳴的訊息。

無稟:有。

楊鳴的訊息很快就發過來了。

—三好要請客去KTV,去不?

—有誰?

—就咱們幾個。

—好。

何無稟把手機息了屏,抬頭看著天,吐了一口氣。

KTV門口。

楊鳴一眼看見何無稟的身影,衝他揮了揮手,喊道:“這兒!”

何無稟晚上穿了件黑衛衣,整個人與黑暗融為一體。等何無稟走近,楊鳴一看,還戴著個黑色口罩,隻露出了一雙眼睛,黑裡又帶著淡淡的淺棕。

進了KTV包廂,何無稟眼前刹那間暗了許多,三好站在上麵唱歌。

還是情歌。

……

何無稟揉了揉太陽穴。

落座後,何無稟摘了口罩,開了瓶啤酒,楊鳴看到他,湊過去說:“你酒量不行,彆喝太多。”

何無稟點頭。

按平常他碰都不會碰一下,今天就異常的想灌幾口。

心裡堵得慌。

得有點東西把它壓下去。

灌了幾瓶後,何無稟感覺有點暈,晃了晃腦袋,起身出了包廂準備清醒一下。

初秋的夜有點涼,剛出來何無稟就打了個噴嚏。

“今天晚上很冷呢。”

何無稟皺眉,循聲望去,一個瘦高的男生靠在牆角看他,雙手抱胸,深黑色的瞳孔盯著他。

冇見過的人。

何無稟點頭表示讚同,然後朝著洗手間走去,男生緊跟其後。

他在洗手檯上洗了把臉,清醒不少,但臉上的紅暈依舊冇減,眼底都發著紅。

嘖。

何無稟甩甩手,走出洗手間,剛一拐彎,他又看到了那個男生,像是在等他,何無稟嘴角抽了抽,決定當冇看見,轉身就走。

男生快走幾步跟上他,何無稟這才發現,男生比他高了半個頭。

一起走了冇多久,何無稟忍不住了:“有事嗎?”

“冇事。”

“哦。”

兩人沉默著並排往前走,直到何無稟停在了包廂門口。

何無稟抬眼看他:“你也是這個包廂?”

男生搖搖頭,從褲兜裡掏出手機。

何無稟皺眉。

男生抬起手把自己的微信好友碼放在他眼前晃了晃:“加個微信。”

何無稟眉皺的更深了。

“為什麼?”

男生輕笑:“覺得你很帥。”

何無稟不想理他,自顧自打開包廂門對他說:“不加。”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不帥。”

“?”

何無稟衝他禮貌的笑笑,關上了包廂門。

這次換成楊鳴唱了,也是首情歌,但比三好要養耳的多。

三好用胳膊肘碰碰他:“你怎麼出去這麼久?”

不提還好,一提何無稟又想起那個男生:“遇到了個神經病。”

三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三好真名叫梁盈,學習好,長的又乖,不惹事,是老師心目中最標準的三好學生。楊鳴經常叫他“三好學生”,後來為了順口改成“三好”,慢慢的就習慣了。

何無稟低頭打開手機準備給媽媽報個平安,看見好友申請冒著紅點。

何無稟手一頓。

點開。

1請求新增您為好友。

有點熟悉。

何無稟猛地站起來,抽了抽嘴角。

這不是那個神經病的微信嗎??

身旁的梁盈被他動作嚇得往後退,擰著眉不解的看著他:“怎麼了?”

何無稟撂下一句:“有事。”抬腳出了包廂。

熟悉的涼風吹來,何無稟左右一看,外麵站了個人,他一愣,還是那個男生。

何無稟走上前把手機放在他眼前:“你怎麼知道我微信的?”

男生輕笑,把食指抵在唇前:“秘密。”

捏著手機的力度微微加大,何無稟抽了抽嘴角。

結束的時候已經接近深夜了,何無稟揮揮手目送他們上了出租車。

初秋的夜晚有點冷,何無稟縮著身子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手機發出的微光打他低垂的睫毛上。

手機來了訊息,是76。

何無稟半眯著眼,抬頭望天,仔細從腦海裡搜尋“76”這個詞。

啊。

是程央。

當時加上好友後,男生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笑道:“我叫程央,長樂未央的央。”

—到家了嗎?

何無稟看著那個白貓頭像,皺眉,最後還是動手回覆。

—嗯。

—騙子。

何無稟手一頓,打了個問號。

—?

但對麵冇再回話。

他收了手機,仰頭長舒一口氣,正想坐起身時,他突然瞥到前麵的人影。

有點眼熟。

待人影走近,何無稟看到了一雙深黑的眼睛。他套了件黑色衛衣,戴了個黑色口罩,隻露出一雙眼睛,碎髮搭在眉前。

這個穿搭有點熟悉……

程央衝他招招手,小跑幾步到他跟前,眯起眼睛笑著看他,說:“你不是到家了嗎?小騙子。”

何無稟微仰著頭,淡淡道:“關你屁事。”

程央挑眉,歪頭看著他。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直到何無稟的脖子又酸又痛,起身準備離開,男生抓住了他的手。

何無稟抬頭,對上他的視線,程央之前無所畏懼的臉上多了些慌張和……害怕?

程央開口:“…去哪?”

“回家。”何無稟說完抽出自己的手,然後又被抓住了。

何無稟抽了抽嘴角,強壓著怒氣道:“有完冇完?”

“我家冇人。”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