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嘴炮攻被迫扮演深情男配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帝王惡寵 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咚……”

宮牆之內響起悠遠的鐘聲,飄蕩在白雪覆蓋的皇宮上方。林成徽一睜眼,就看到一片古樸又寂寥冷清的景象。

驟然從夏天來到冬天,林成徽多少有些不習慣。夾著雪的涼氣直往他肺裡鑽,他忍不住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裹緊了些。

也不知道自己這是被拋到哪裡來了……

他很鬱悶,一邊順著眼前的路走一邊在腦子裡回憶剛剛的事。

林成徽,男,22歲,一個每天都在崩潰邊緣掙紮的男大學生,按理說此時的他應該在圖書館寫論文寫得如癡如醉,但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呢?

一切都要從那碗該死的麻辣燙說起。

如果人生能重來,林成徽發誓,他一定不會再點那家“小美麻辣燙”!

“他們家的料絕對不新鮮!絕對!”林成徽在心裡怒吼,如果心裡活動可以具現,那麼他現在就是一個流著麪條淚的不甘黃豆。

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也就是昨天晚上,林成徽突然犯豬癮,怒吃一碗加麻加辣的麻辣燙。結果就是他一夜跑了七次廁所,第二天的論文計劃自然是泡湯了,更糟糕的是,他癱在床上大腦飄飄然如入仙境的時候,眼前居然出現了一片星空!

他迷迷糊糊地覺得自己的啟動方式一定出了問題,閉上眼睛再猛然睜開……

閉上眼睛再猛然睜開……

閉上眼睛再……

我靠,再怎麼睜開這星星也還是在啊!?

不僅如此,這星空也太逼真了。眼前是一望無際的黑暗,黑暗之上陳鋪著無數閃爍的光團,正在慢慢流動,就像他曾經在天文館見過的模擬宇宙,無比壯觀。

這難道是什麼新型VR遊戲嗎?他明明記得自己躺在宿舍床上啊?自己這是夢遊了還是已經死了到了天堂??

林成徵停在了原地,他開始思考,一碗麻辣燙的力量居然恐怖如斯,讓他能打破物理學規律直接進入太空。

正在他疑惑之際,一個小小的藍色光團飄啊飄,飄啊飄,飄到了他的眼前。

湊近了看林成徽才發現,那些光點是一團狀似蒲公英的東西,長長的絨毛一抖一抖的,隨著飄蕩的動作發著柔和的光。

後來許多次在生死存亡之際,林成徽都無比痛恨自己當時為什麼要那麼手賤——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那個小光團。

就這麼一戳,林成徽發誓,那真的是很輕的一戳。那個小光團先是停住了,然後整個團抖了抖毛,接著炸開來變成無數小光點。

“我靠!碰瓷啊!”林成徽傻眼了。

他目瞪口呆之際,小光團已經變成了光點,光點在空中漂浮了一會兒,又聚到他眼前,似乎形成了一個平麵。

觀察了一會兒,林成徽才反應過來,那是一個類似於遊戲麵板一樣的東西。

藍色的麵板發著與剛剛彆無二致的淡淡熒光,左上角是他的頭像和名字,中間是一行大字“宙進化完成,等待宿主鏈接……”。右邊的幾個板麵是灰色的,林成徽匆匆一掃,隻看到了“進入宙”“寵物”“體質值”等幾個零碎的字眼。

這一次,林成徽吸取了教訓——光天……黑燈瞎火,朗朗乾坤,怎麼會憑空出現一個遊戲麵板,還剛好碰瓷了他、剛好就是這麼一副很好碰的樣子,一看就是故意在誘惑他。

開玩笑,他是那種意誌力不堅定的人嗎?不碰!而且就他飽覽群書的經驗來看,這東西一定是院子裡挖陷阱——坑到家了!

林成徽打定了主意不去碰它,他要去其他地方探索一番——從剛剛開始他就發現,自己以一種奇妙的狀態懸浮在這片“宇宙”當中。有點像太空中的失重狀態,他嘗試像遊泳一樣扒拉扒拉,結果發現居然真的可以向前遊動。

林成徽“遊”向其他地方。奇怪的是,不管他遊向哪裡,那些小光團都像長了眼睛似的,對他唯恐避之不及,一察覺到他靠近就都紛紛遊走。

不過,某個麵板倒是很熱情,一直跟在林成徽身後,簡直就像在推銷自己一樣,在他周圍左晃晃右晃晃的。

如果這玩意有眼睛,林成徽覺得它此刻肯定在不停地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引誘自己。

“宿主~點點我嘛~”

就在林成徽快要忍無可忍的時候,空氣中突然蹦出來這麼一聲。

很難形容那是個什麼聲音,林成徵一瞬間想到了小超市門口播放著“小朋友快來玩呀”勾引路過小孩的搖搖車。但是這個聲音明顯是鬼畜版的,林成徵覺得它大概就像一隻老母雞嗓子裡噎著三個雞蛋在含情脈脈地唱詠歎調,讓他毛骨悚然。

“我靠靠靠靠靠靠!!我靠!”林成徽被這一聲嚇出了一身雞皮疙瘩,手忙腳亂差點一個螺旋加速飛出去。一方麵是在這麼廣袤無人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會講話的東西太過詭異,另一個方麵……

這無敵夾子音是要鬨哪樣?!

林成徽生怕它下一句就要嬌滴滴地說出:“我剛滿十八歲~”,此刻他隻想狠狠踹飛這個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的玩意,或者堵住它的嘴——如果它有的話。

“宿主……”

“打住打住!”他連忙伸出手,也不管它能不能看見,強勢打斷了它的夾子音,“雖然你明顯不是碳基生物,麻煩你也好好說話行嗎?”

“好的宿主~”雖然語調還是有點飄,但是整體已經算是乖巧聽話。

林成徽搓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勉強鎮定下來,他打量那個玩意一番,發現那確實是一個類似於遊戲麵板的東西,除了常規的賬號資訊,左邊還有“進入宙”“揹包”等選項,中間的“等待鏈接”也還在。而且這玩意居然真的有眼睛……兩隻眼睛在螢幕的上方,一眨一眨地撲閃著不存在的睫毛。

“第一個問題,這裡是哪裡?”林成徽強迫自己開口,雖然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束手等待不是他的性格。

更何況,知道的越少,麵臨的麻煩就會越多。他現在似乎也冇辦法從這裡離開,能做的就是儘快弄清楚當前的狀況。

“這裡是‘宙’的外麵呀。”那個麵板浮起來,林成徽覺得它好像“站”起來了,隻聽那個怪裡怪氣的夾子音說:“你眼前的這些就是‘宙’。每一個光團都是一個世界,也就是一個宙。”

“宙?”說到“宙”這個字,林成徵下意識想到的就是“宇宙”這個詞。按照剛剛它說的話,他猜測“宙”可能是平行宇宙的意思。

如果是十分鐘以前,他很難想象自己居然會和一個“麵板”講話,而且這個麵板居然還在撒嬌;但是現在的林成徽已經接受了麵板的夾子音,他隻能默默在心裡祈禱,自己最好不是瘋了。

“宙就是創造者創造的世界。創造者創造了那麼多書籍、遊戲,架構了那麼多世界觀。每一個世界都是一個宙,或許是遊戲設定,或許是文學虛構,還有可能僅僅隻是某人內心的想象,它們都可以被稱為“宙”,也就是宿主你眼前的那些東西。

它們是創造者思想的結晶,是虛擬的集合。”在麵板說話的過程中,一個小光團飄了過來,蹭了蹭它。不知是不是林成徽的錯覺,他覺得這倆玩意似乎都挺高興的。

“宙也有大小之分,越完善、越符合邏輯的宙精神力越強。”

麵板接著說:“有一些宙精神力非常強大,就會衍生出一些相應的產物——也就是你們所說的係統,比如我,就是根據你所在的宙而衍生出來的。宿主可以藉助係統進入不同的宙,獲得經驗和精神力。而不同的宙通常都會伴隨著不同的主題和任務,係統可以幫助宿主更好地完成宙給的任務。”

“為什麼我要進入宙?你們要我完成什麼任務?我就不能選擇現在就離開,不管你這個什麼係統了嗎?”

林成徽覺得這件事的荒誕程度大概就像他因為吃餃子不蘸醋被抓進監獄。為什麼是他?就因為他吃了那碗該死的麻辣燙?

“宿主,這就是命~運~呀~”麵板繞著他飛了一圈,主動蹭上了他的小拇指。就在林成徽觸碰到它的那一瞬間,“等待宿主鏈接”變成了“鏈接完成,正在分化”。

接著,螢幕上飛快地閃過一行字“深情男配係統加載完畢”,伴隨著這一行字滾動飛出的還有一片刺眼的白光,林成徽隻覺得眼前一白又一黑,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

漸漸地,五感回到了林成徽身上。他覺得自己好像被包裹在什麼柔軟的東西裡麵,黑暗溫暖的感覺讓他毛骨悚然。係統的夾子音還在繼續:

“根據宿主的個人屬性不同,係統會有不同的匹配方向。分析發現,最適合您的是‘深情男配係統’。”

“眾所周知,每一個有感情線的世界中,除了主角以外,總少不了一些深情男配。他們或許英俊瀟灑,或許溫柔多金,或許邪魅狂狷,但是不管怎樣,他們的不變內核就是都會很倒黴催地愛上主角,成為主角甜美愛情的墊腳石。而他們的結局,也都逃不過為主角的愛獻身。”

“在遇見主角之前,他們的人生繽紛多彩,各不相同;在遇見主角之後,他們的一切都被摧毀,套上相同的模板。從此,他們的人生目標存在價值都隻剩下——堅持不懈地舔主角,舔得天昏地暗,舔得不知天地為何物。自從遇見主角,他們就漸漸沉淪,他們的價值就不複存在。”

“為了拯救這些沉淪的男配,深情男配係統誕生了。我們的目標就是:幫助男配找回初心,擺脫被劇情奴役的命運,升官發財走上人生巔峰,實現理想!”

“綁定深情男配係統後,宿主將在不同的宙內扮演各種各樣的深情男配,體驗他們繽紛多彩的……配角生活,見識當舔狗的108種方法,最終靠舔,阿不,靠自己的努力使男配擺脫沉淪的命運,活成自己的主角。”

“接下來,請宿主選擇專屬NPC。”

一長溜透明底的卡牌在林成徵眼前展開,卡牌上是清一色的大美人。純潔小白花型、明豔禦姐型、溫柔知性型,應有儘有,卡牌上方還跳動著一行字,極儘誇張的顏色和閃爍動效,刺得林成徵眼睛疼——“選擇你的專屬NPC,進入宙開啟妙妙旅程吧~”

林成徵嘴角抽動:你家這美工是矮子倒水,水瓶(平)不高啊。感覺受到了精神汙染呢。。。

“專屬NPC將會陪同宿主進入宙,提供專屬劇情推進服務,他們是獨屬於您的金手指。他們業務廣泛,隻有宿主想不到,冇有他們做不到,可助攻,可陪伴,可暖床……”

“停停停,越說越少兒不宜了啊。”林成徵徹底折服於這個語出驚人的係統,連忙打斷了它。他手指在卡牌上滑了滑,各式美人如流水般滑過。

他決定認認真真選擇NPC,開玩笑,這種一看就很重要的助攻角色當然得選個智商高又靠譜的了!這時,係統麵板突然發出不詳的滴滴聲,卡牌在眼前一張張消失。

“又是什麼情況?!”

“鏈接不穩定,即將進入宙,請宿主儘快選擇!”

“我要是現在冇選會怎麼樣?”

“係統將自動識彆為宿主放棄專屬NPC。”

“靠!”眼前的卡牌已經消失了大半,冇有時間再去精挑細選,林成徵隻好隨手點了其中順眼的一張,按下確定鍵的那一刻,一切都消失了,眼前陷入了黑暗。林成徵隻來得及看到NPC屬性卡上的智力點那一欄——97。

還好,至少智商不低……他隻能如此安慰自己。

“已綁定專屬NPC,羽。即將進入第一個宙,《帝王惡寵》。”

黑暗漸漸消退,係統的母雞夾子音也隱去。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林成徽先是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風,接著便聽到古樸厚重的鐘聲。

極目可見的隻有紅的牆白的雪,不遠處,端端正正跪著一個清瘦人影。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