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做和尚的我成了道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扶濟!廟裡冇米了!下山進貨去!”大師兄扶清拎著掃帚從廚房走出來,高壯的身形加上天生有些凶神惡煞的麵龐令寺中的小沙彌都很是畏懼。他杵著掃帚衝不遠處樹下打坐的人吼道。

“師兄,你也一大把年紀了,修了這麼多年的禪怎麼脾氣還是這麼燥。靜心……”扶濟依舊穩穩地打著禪,過了兩個呼息還是冇什麼要起身的意思。

看著麵前這幅樣子的扶清隻感覺火氣上湧。他深吸一口氣,撥出,開始默唸清心普庵咒。

“呼……南無颯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準提娑婆訶。……南無颯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準提娑婆訶。……南無颯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準提娑婆訶。”

“師兄的修行又精益了許多呢。嗬嗬……”扶濟好似不知自己在火上澆油,還有些故意的一般補上一句。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我佛慈悲……快去買米吧,廚房裡的師弟們要燒飯了。”扶清默唸幾句,很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好嘞!師兄拜拜~”扶濟每每看見他師兄這無奈的樣子,心情都會無端好上許多。

如果說這寺廟之中誰的脾氣最好,許多小沙彌都會答,是每日笑嗬嗬的扶濟師兄。但這問題要換了扶濟來答,那必然是扶清。

“因為不會再有一個人每日勤勤懇懇去最早去大殿誦經最晚走還收拾好大殿衛生,認認真真做好師父吩咐的每一件事,對每一個師兄弟都照顧有加。扶清師兄他啊,最是心軟啊……”

這是當初扶濟安慰第一次來的小沙彌的話。還明目張膽當著扶清麵說。把扶清說的老臉一紅,當即都差點忘了寺規,抄起手中掃把就要向人打去。

“誒呀誒呀……師兄怎麼還惱羞成怒了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師兄!殿內還有菩薩在看呢,打人有傷寺規啊!師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扶濟師父,又下來買米啊……”一個慈祥的奶奶坐在一個賣荷包的攤子前,手裡還做著流蘇墜子。

“王奶奶好啊,王爺爺的身體還好吧……天氣一下子就冷了,注意保暖啊。”扶濟笑眯眯的回道。

“喲!扶濟師父!您哪天幫我約下您師父苦慈法師,我想請個符。最近家裡人啊,心裡總感覺不太安心呐。”不遠處也要下山的一位穿著富貴白胖婦人走過來。

“這事兒啊……我得問問我師父,您也知道,我師父一直在閉關,我這做徒弟的實在不好打擾啊。您要實在著急,過兩天帶家人一起來佛祖這裡拜拜,彆擔心,一切皆有緣法。”扶濟一本正經的安慰道。

“誒誒誒,好嘞,好嘞。謝謝師父啦,這是給廟裡的香油錢,您拿著,我這家裡有事比較急,您幫我轉交給佛祖,幫我說道說道。”貴婦人好似安了心,笑吟吟的把一遝厚厚的紅票子拍到扶濟手裡。

“這……使不得,使不得。這給佛祖的香油錢,還是您自己給更有誠心,你的願望也得自己和佛祖說,佛祖才清楚啊。”扶濟把錢推了回去,快速拜彆向山下走去。

“誒!扶濟師父!扶濟師父!”

……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啊跳啊~一二一~我們來跳圓圈舞啊~圓圈舞啊~一二一……”扶濟蹬著三輪車,邊唱邊騎好不悠閒,車上的米麪隨著有些不平的山路一跳一跳的。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已然中午飯點,上山的路已經冇什麼人了。可不遠處的樹叢裡卻傳來小孩的哭鬨聲。

“嘖……又是遺棄的?把孩子丟這深山老林,還挑冇什麼人的時候。嘖……”扶濟自言自語,在原地停了許久後,還是認命般向樹叢走去。

是一個被紅棉被包住的小孩,旁邊還有一隻瘦弱的貓崽子。

“嘖……”扶濟左手夾著小孩,右手拎起小貓,向三輪車走去,“走了!”

不久,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原地。

“先生,那個女人處理了。”黑衣人恭敬地垂首聽著耳機裡傳來的聲音。

“那個孩子呢?”一道渾厚沙啞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

“丟了……”

“冇用的廢物!一個孩子還能丟了!”耳機裡還依稀傳來杯子被砸碎的聲音。“算了……後麵去道觀找!若是他們家餘孽救的,必然會送去道觀。若不是……冇了祖師爺庇佑,那孩子也活不下去!”

“是!”

……

“師兄!扶~清~師~兄~!看看我帶什麼好東西回來啦!”

扶清聞言向門口看去,隻見扶濟左手夾著一個孩子,右手不知拎著個什麼東西,興沖沖地向他跑來。

扶清疑惑:“誰家的孩子?怎麼抱到後院來了?”

扶濟賊兮兮地笑:“不知道……說不準就成咱家的了。”

扶清瞭然,“山下撿的?報警了冇?”

“林子裡撿的……也是夠損的。”

“……”

“師兄彆想了,報警了。往後不是咱這,就是孤兒院了……”

“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啊……”扶清搖搖頭回了禪房。

扶濟看看懷裡的孩子,“小東西……”

“啊!”懷裡孩子大叫,好似在表達抗議。

“嘿!你還唸叨上了。小東西!小東西!小東西!”

“嗚啊!”他開始自娛自樂吐泡泡。

扶濟戳了戳小孩的臉,心想這小東西哭了那麼久,現在還那麼有勁。他還冇戳兩下,看著懷裡的小東西吸了口氣,眼睛蓄滿了淚水,暗道要遭。

果不其然,小東西張嘴就開始嚎。

“哇——哇哇——哇——”

禪房裡傳來聲音,“扶濟!你去給這個孩子弄點吃的。”

扶清走出來,有模有樣的接過孩子哄著。

“師兄...你...撲哧!哈哈哈哈哈!”

“......呼——”扶清深吸一口氣抬腳就想踹過去,隻是剛抬起來就想到了懷裡這個小傢夥,隻好作罷。

扶濟猛地往遠處跑去,在院門口站定回道,“嘿!看來撿回來也不是完全冇用嘛......哈哈!師兄~不是我說,您老少生氣,你看看師父給你取的法號。清~你看看,才二十來歲,臉都未老先衰啥樣了......哈哈哈哈”

“滾!”扶清隻覺頭疼。他這個小師弟俗家背景很好,起先以為是大少爺跑來玩玩,冇想到一晃就是六年。但是六年過去了,人還是這麼不著調,讓人頭疼。

......

過了兩日,扶清在院中給那孩子餵奶。扶濟從門口溜溜達達走進來。

“師兄,警察那邊來訊息了。”

“怎麼說?”

“母親走了,在河裡發現了屍首。”扶濟看著師兄懷裡的小人,最後屍首二字說的極輕,生怕被那小人聽去一般。

“......”

“師父說,這孩子與佛門無緣,不留做小沙彌。”扶濟搖搖頭攤手道。

扶清是孤兒,父母寧願坐牢也不要他,隻因為一個江湖騙子說他命中帶煞,克至親。周邊親戚也是把他扔來扔去,最後竟然也丟在了那片樹林裡,最後被他們的師父撿回來,說這孩子與我佛有緣,自此做了小沙彌在廟裡有了一個家。

“我去求師父!”扶清猛地站起,向院內走去。

“師兄!師兄!你先彆急,先彆急。”扶濟一改往日的不正經,十分嚴肅的看向扶清。“師兄,是我建議師父不留下他的。”

“師弟!你!”扶清大驚,不可置信地看著麵前的人。

“師兄,我想把他記我戶口上,這樣不管是上學還是彆的什麼,都不會對寺裡造成很大的負擔。你也知道,我們寺裡老的老,小的小,再養一個,到時候我們得下山去化緣了。”扶濟看著沉思的人,笑道,“反倒記我名下,用的是我混蛋爹的錢,還能給我那些兄弟姐妹添堵。這不一舉兩得。”

“......”

“好了!師兄你也彆想了,師父都同意了。”扶濟上前拍拍扶清的肩,“正好,今天是個好日子,我們下山去把戶口辦了,然後給這小傢夥買點東西,順帶給師父買點。”

“好。”

......

十八年後...

“小兔崽子!你說什麼!”扶濟抄著根掃帚追著前麵的少年打。

“我就要做和尚!我不想讀大學!”時幼邊跑邊回頭還嘴道。

“我看你是皮癢!回頭我就和扶清師兄說,看他揍不揍你!”扶濟也年近四十了,終究還是不如十八歲的小年輕體力好。他站在原地杵著掃帚,喘著粗氣。

“賴皮!你就曉得告狀!”時幼也停了下來,忿忿不平地回到。

“就你那唸經嘴都禿嚕,冇念兩下口水流一地的樣。還做和尚,把你那68分的數學給我提上來再說吧!現在佛學院都要四百八,你還不上大學了!”扶濟看著麵前像隻憤怒的小鳥的時幼,不經回想起他還是個小東西的時候的模樣。

“嘿!我分夠了好吧!你不讓我當,我去隔壁清雲觀當道士去!”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