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重生了誰談戀愛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錢呢?我的錢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225章

這錢咱能不掙嗎?

「我們不是說好了麼,平安夜過去之後,咱們誰都不記得那件事。【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

「江勤,做夢是不能控製的。」馮楠舒可憐兮兮地說著。

聽到這句話,江勤微微一愣,搜腸刮肚半天還真就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反駁這個觀點。

人家不是故意提的,是做夢,人還能主動選擇夢的內容嗎?

可惡。

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果然不妙。

不過馮楠舒竟然一開口就能堵死自己,這叫傻?這一點也不傻吧?

江勤有所警惕,轉頭開始觀察小富婆,結果就見她含著吸管呼嚕嚕地往裡麵吹氣,眼神傻傻的。

「……」

「你要是再提,我下次就咬哭你。」

馮楠舒慌了一下,小腳腳忍不住往後一縮。

正在此時,江勤口袋裡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是老媽的打過來的。

他的拇指在接聽鍵上懸停了一下,表情猶豫不決。

自己好像從開學就一直在忙著師範大學和理工大學的推廣活動,完全忘了打電話回家這回事,老媽的怒槽應該是滿了。

江勤把手機拿遠了一點,按下了接聽鍵。

「你個臭小子,真就是一開學就失聯啊?一個多月了,連個電話都不往家裡打?」

「還有,我帳戶怎麼又多了兩萬塊錢,伱那個創業這麼賺錢嗎?」

「江勤,你別怪媽囉嗦,我隻希望你好好學習,掙錢的機會以後多的是,你千萬別再外麵乾壞事。」

「……」

江勤捂住麥克風的位置看向馮楠舒:「是我媽的電話,你想接不?」

「想。」

馮楠舒眼神亮亮的,想起袁友琴寵著她的那一幕就覺得開心。

江勤抿了下嘴角:「那我就把我最喜歡的親子互動時間讓給你,作為回報,你以後不能再提平安夜的事情了。」

「我忍不住怎麼辦?」馮楠舒瓊鼻微皺。

「努力忍住。」

江勤把手機遞過去,此時的袁友琴聽不到兒子的迴應,正要生氣,結果聽到一聲柔柔的阿姨後瞬間一愣。

「楠舒?你怎麼現在纔跟阿姨打電話啊,阿姨都想你了。」

「我冇有您的電話號碼,江勤不給我。」

「等暑假吧,你到家裡來,阿姨當著你的麵罵他。」

江勤聽著袁友琴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語氣,直接就無語住了,心說老媽到底是多喜歡小富婆,一聲阿姨氣全消了?

不過老媽確實有點東西,兩句話就已經邀請小富婆暑假到家裡玩了,真不愧是我媽!

與此同時,櫃檯後麵的高文慧聞著味兒就來了,眼神驟然放光,湊到馮楠舒旁邊偷聽。

「你偷聽什麼?」

「我愛聽!」

江勤看著高文慧,心說這種什麼都磕的人是真他媽嚇人,然後他就溜達到了店門口,看著黃昏的火燒雲伸了個懶腰。

從星期二到星期四,江勤給自己放了三天假,此時已經接近尾聲了。

當然了,很多的事情也要接近尾聲了。

比如師範大學和理工大學的校花大賽,再比如拚團的推廣活動。

一切的一切,都有條不紊地走在它該走的道路上。

…………

四月初,陽光嬌媚,春意盎然。

科技大學的團隊撤出了理工大學,將運營業務交給了理工大學的兼職生團隊。

同一時間,臨大團隊也撤出了師範大學,將運營業務交給了師範大學的兼職生。

一切的熱鬨與喧囂都開始變得平靜。

怎麼說呢。

就好像你去參加了一次非常熱鬨的盛宴,唱啊跳啊,嗨的不行,但回家之後你還是獨自一人,在一場宿醉後隻有清晨起床的頭痛。

很多悶著頭打榜的學生冇了每天投票的任務,簡直空虛的要命,然後就開始思考人生。

誰是第一校花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女神得票再多也不會多看我一眼,我當初為什麼會那麼上頭?

我的生活因此發生了什麼改變嗎?

冇有,女神仍舊是女神,**絲還是**絲,冇希望的還是冇希望,冇對象的還是冇對象,一切都彷彿冇有任何的變化。

不過對於江勤來說,四場校花比賽辦下來,很多東西都變成了他想要的形狀。

比如大學生的消費方式,已經從線下變為了線上。

從2008年的九月到2009年的四月,從知乎到比賽,再到拚團入駐,江勤一步一個腳印的吃掉了四座高校,終於將臨川大學生的消費力量完整地捆綁在了一起,鑄造了拚團。

這股力量有多恐怖?

四大高校的學生不知道,步行街的商戶不知道,就連208的員工都不太清楚。

但有一個人知道的很清楚,那就是萬眾商城的貨運部經理。

要知道,不管是臨川大學,科技大學,理工大學還是師範大學,都有屬於自己的步行街,都有差不多的水果店,理髮店,超市……

但拚團卻隻有一個商城渠道,那就是萬眾。

也就是說,四大高校的學生想買點高階的,貴的,隻要選擇線上渠道,就全都是萬眾的訂單。

四校合一的消費力,真的讓貨運部的經理小刀喇屁股,直接開眼了。

清明節的早上,落雨紛紛,何益軍坐在辦公室內聽嶽竹匯報著商城的改革情況。

「地下一層的改動進度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五,超市開始試運營。」

「一樓的改動進度完成了百分之五十四,周大福和老鳳祥正在洽談。」

「二樓的改動進度百分之三十二。」

「三樓的改動進度百分之七十六,火鍋店和奶茶店開始營業。」

「四樓……」

何益軍眉心一皺:「等會兒,二樓的進度怎麼這麼緩慢?這一層是誰負責的?」

「是貨運部經理羅大偉。」嶽竹說。

「叫他過來見我!」

三分鐘之後,貨運部的羅大偉來到了頂樓辦公室,立刻就受到了何益軍的批評。

他為了商城改革去向銀行借了一大筆貸款,又陪各種各樣的合作商喝酒應酬,眼看著一切都踏上正軌,結果有個經理拖後腿,這誰能忍。

不過罵著罵著,羅大偉忽然拿出一份拚團的銷售報表,給何益軍看的一愣。

「這是什麼?」

「拚團上個月的銷售報表。」

「銷售額是多少?」

「二百四十八萬……」

何益軍懵了一下:「你糊塗了?我問的是拚團的單獨銷售額。」

羅大偉嚥了下口水:「我說的就是拚團的單獨銷售額。」

「你的意思是說,拚團幫我們賣了二百五十萬的貨?你瘋了吧,咱們冇改革之前的線下銷售額也就這麼多吧!」

羅大偉直接翻開銷售數據攤在桌上:「那群大學生的消費能力實在太強了,有錢他們是真花啊,我知道我那一層的改革進度慢了,但這筆錢難道就不賺了嗎?」

「……」

何益軍仔細看了一遍銷售報表,被震撼的久久不能回神。

萬眾是全臨川最大的純銷商城啊!

為什麼一個拚團渠道就能頂得上我一個商城的營銷額?這玩笑開的太大了吧?

「老闆,老闆你冇事吧?」

何益軍愣了半晌纔回過神:「這筆錢確實不能不賺,可就算出貨量增加,你的進度也不該這麼慢啊?」

羅大偉嘆了口氣:「何止是出貨啊老闆,咱們為了改變經營模式,純銷業務已經砍的差不多了,進貨量也直接減少了百分之八十,倉庫裡的貨早就供不上拚團的需求量了,我除了出貨還得協調進貨,真的騰不出精力。」

「那……那這樣,老趙那邊的差不多快完工了,你讓他負責你那一層,然後你獨立負責拚團的進出貨!」

「好的老闆!」

何益軍抿了下嘴角,忽然有個很好奇的問題:「你說江勤,他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羅大偉搖搖頭:「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瞎算一下。」

「瞎算怎麼算?」

「四大高校差不多有二十萬大學生,就算隻有一半的人用拚團,那也是十萬人,老闆你要知道,江勤的拚團已經把大學城周圍的所有商戶都簽了,除了在食堂吃飯,不管買什麼都可以拚團,每個大學生的生活費是五百,線上消費就按一百五來算,再取百分比15的抽成,他每個月的毛利差不多會有一百多萬。」

何益軍其實並冇有細聽,而是不由自主地腦補出了一個畫麵。

臨川大學城的天空上有一個巨大的肉球,上麵寫著拚團兩個字。

它伸出無數血管,連接著周圍的商戶,也連接著萬眾。

每當有學生在線上消費,不管買什麼,都會有一部分營養隨著血管流入到肉球之中。

學生越來越懶,線上消費越來越多,而肉球則越來越胖。

「先搞個能在學生當中流行起來的論壇,再通過校花比賽養出巨大的流量池,然後通過拚團對流量進行變現,最後竟然變成了一台巨大的吸金機器,能吃能拉。」

羅大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老闆,能吃能拉很形象!」

何益軍頭皮都麻了。

他一開始接觸江勤,純粹就是為了在大學城打個廣告,從冇想過這個滿嘴騷話的大學生能搞出這麼一個玩意兒。

臨川大學的學習之星,真尼瑪名不虛傳!

「行了羅經理,你先回去吧。」

「好的老闆。」

羅大偉離開了辦公室,坐電梯去了地下一層的倉庫,看到工人們正在準備著晚上的出貨,整個倉庫門口都是熱火朝天的。

其中有個光頭的男人,名叫馬亮,外號小馬哥。

他從中午就開始安排工人配貨,一直忙到現在,已經累的滿頭大汗,然後坐到角落灌了兩口水。

小馬哥是基層工人,不懂什麼叫改革。

他的世界隻有賺錢養家,吃飽不餓。

但自從過完年回來之後,貨運部就迎來了一次大裁員。

負責家電傢俱城的人先被裁掉了,然後是服裝廠的被裁掉了……

他那時候忐忑的不行,花大錢買了兩瓶酒,找張主管打聽訊息,生怕自己被裁掉。

張主管跟他說,商城要改變經營模式,以後不需要養那麼多的貨運司機了,但又讓他放心,說他肯定不會被裁掉。

為什麼?

張主管說是因為他承接了拚團的貨運工作,僥倖踏入了安全區。

因為拚團需要貨車司機,所以商城還會用得到你。

小馬哥立馬想到了那個坑他兩條橫幅的大學生,於是趕緊回家,把要輟學的兒子痛打了一頓。

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感受到了,知識就是尼瑪力量!

(本章完)

【】

ADVERTISEMENT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