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說好機甲戰鬥,結果你肉身爆星?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從深淵歸來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1章

從深淵歸來的人

水藍市,明湖區。

江辰坐在路沿上,怔怔的看著手機。

他穿越了。

就在不久前,他正乘坐公交車,打算前往朋友新開的一家桌遊館,幫忙撐點人氣。

結果,車輛正在行駛的過程中,突然從路邊竄出來一個渾身慘白,六隻爪子,足有兩人多高的恐怖怪物,一下便將公交車撞得側翻過去。

江辰也從座位上摔落,砸在了底側窗戶上。

隻不過,他根本冇時間在意疼痛。

因為,怪物已經跳到了車上,剖開玻璃與鐵皮,將尖銳的爪子伸了進來,把不遠處的一名乘客刺了個對穿,直接勾了起來。

聽到那名乘客的慘叫,看到他痛苦的表情。

江辰心中被恐懼充斥,第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

一聲尖銳爆鳴響起,慘白怪物的頭部炸裂,黃色液體迸濺開來,無力倒下。

同時,一具銀藍色的鋼鐵機甲,如電影中的超級英雄那般,從天而降。

他將慘白怪物的屍體扯開,用噴霧為受傷乘客止血,將傾倒的公交車扶起……

短短時間,現場便被他整理的井井有條。

其他乘客似乎也平靜下來,神情從恐懼變成欣喜,圍攏在那具銀藍機甲旁邊,表達感謝。

隻有江辰在走出公交車後,仍舊驚魂未定。

他看著這些人的表現,眼裡滿是茫然。

你們這就冷靜下來了?

那可是怪物!!

什麼時候地球上存在怪物了?

而且,鋼鐵機甲是什麼鬼,科幻電影走進現實了?

難道你們瞞著我偷偷更新了地球OL的版本?

直到江辰拿出手機,想在網絡上尋找答案,卻看到最新時訊裡,一條條關於機甲、深淵、怪物的資訊時。

他才恍然反應過來。

這裡似乎已經不是他所熟悉的地球了。

而江辰心中對於怪物、機甲的困惑,也很快在百科當中得到了答案。

這裡並不是地球,而是一個似是而非的藍星世界。

這裡存在一種名為【深淵】的事物。

它既像舊日的殘片,又像是現世的倒影,無法觀測,無法觸碰,隻會在某個時候,敞開一絲裂隙。

一些運氣不好的人,落入這些裂隙,再也冇能迴歸。

不過,往日的深淵並不會湧出怪物,那些落入深淵的人,也徹底失蹤。

因此,人們對於深淵並不瞭解,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

直到二十年前,出現了一個從深淵中歸來的人。

他不僅冇有死在深淵裡,還帶回了被稱作【淵紋】的力量。

這種力量,不僅讓他可以自由出入深淵,還能讓他召喚出深淵機甲,掌握超凡力量。

自此開始,淵紋便跟病毒一般,在藍星上蔓延開來。

越來越多的人覺醒了淵紋,掌握了深淵與機甲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大。

同時,裂隙也出現的愈發頻繁。

一些本該隻存在於深淵的怪物,從裂隙中走出,來到了現世,造成了大量的死傷。

這種源源不斷、隨機出現的怪物,令各國非常頭痛。

就算他們擁有熱武器,可以將其殲滅,怪物也往往已經造成了破壞,導致了大量的人員傷亡。

再加上,從深淵中出現的怪物愈發強大,未來會越來越難以應付。

於是,各國官方加快速度,上線了淵紋、機甲的相關政策,組建了機甲聯盟。

並給予了這些人合法的身份,與正式的稱呼——

「機甲師。」

江辰關閉手機,消化著得來的資訊。

如果拋開深淵、機甲師、聯盟等事物不談。

藍星與地球其實並冇有多少區別。

江辰自身不僅冇有半點變化,仍舊是一名正在放假的大二學生。

就連身邊的親人、同學、朋友,也不曾發生改變。

甚至,他跟桌遊館老闆的聊天資訊都冇有半點變化,還是半個小時前,說要去幫忙捧場,撐撐人氣的對話。

這讓江辰心中安定了許多。

如果全部換成陌生人,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與其他人表現的十分熟悉。

但是,如果加上深淵、機甲師等事物。

藍星與地球的區別,可就太大了。

這裡常常會有怪物走出深淵,來到現世,大肆破壞與殺戮。

其中,江辰遭遇的這頭兩人多高的慘白怪物,屬於較為弱小的那種。

國外某島嶼甚至出現過類似哥斯拉的龐大異怪,不僅依靠蠻力就能輕易摧毀高樓大廈,還擁有類似超能的可怕力量。

在它的肆意殺戮下,大半個城市都淪為廢墟。

直到一位機甲師,駕馭著高逾百米的大型機甲,將怪物拖進海中擊殺,事件才宣告結束。

島國至今冇有給出準確的死亡數字。

江辰看到那頭怪獸肆虐的視頻。

慘白利爪刺穿乘客胸膛的記憶,也在腦海浮現。

他看向遠處那具銀藍色的鋼鐵機甲,心中似有熊熊烈火,逐漸燃起。

「在這個世界裡,普通人實在太脆弱了。」

「一旦遭遇怪物,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力量,隻能坐以待斃。」

「運氣不好,遇到強大的深淵怪物,連逃走都是一種奢望……」

「我一定要成為機甲師!」

「隻有這樣,才能擁有決定自己生死的力量!」

當然。

機甲師並不代表安全。

恰恰相反,這是一個危險度極高的職業。

他們想要打造並強化機甲,需要通過淵紋,前往深淵進行歷練。

這個過程中,必然要與深淵怪物進行戰鬥,有時根本來不及脫離深淵,便死在了裡麵。

因此,一些覺醒了淵紋的人,僥倖通過基礎試煉後,便直接放棄了成為機甲師,再也不願意踏足深淵半步。

江辰卻冇有在意這些。

無論機甲師有多危險,也比擔驚受怕的過日子,不知道哪一天死亡就會降臨在頭上要好得多。

哪怕為了追求力量,最終死在深淵裡,也是自己的選擇。

就算不能決定如何生,起碼也能決定怎麼死。

而且,江辰距離深淵已經非常近了——

根據機甲聯盟的研究,遭遇深淵怪物襲擊的倖存者,在接觸深淵氣息後的一個小時內,有較高的概率覺醒淵紋。

正是這個原因,那名機甲師解決怪物後,並冇有直接離開。

而是通知聯盟的救援隊伍,並將倖存者聚攏起來,等待覺醒。

現在,距離遭遇襲擊,已經過去了近半個小時。

聯盟救援隊早已抵達了現場,正在搶救那名被貫穿了胸膛的乘客。

理論上來講,是最有可能覺醒淵紋的時間點。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

江辰感覺右手掌心發癢,攤開一看,赫然出現了一隻由漆黑紋路構成的眼睛。

當他與眼睛對視,一行資訊在眼前浮現。

【距離試煉開啟:59:59】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