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後,渣總追妻火葬場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雷雨日,夜園。

二樓的書房裡,打火機的火光一明一暗。

夜靖寒冷冽的目光,盯著投影儀投射在牆上的照片。

那是一男一女在一起的畫麵,裡麵男人的臉打了馬賽克,可女人的臉,夜靖寒卻是認識的。

那是他的妻子,皇城最美名媛雲桑。

在他被困火海,幾乎喪命的那天,這個口口聲聲說愛他,非他不可的女人,卻揹著他,跟彆的男人……

門口忽然傳來敲門聲,有人在門外恭敬的道:“二爺,那邊打來電話說,雲小姐忽然早產,馬上要生了。”

男人原本淩厲的眼眸微蹙,起身快步出門。

病房裡,女人因為生育而發出的淒厲的痛喊聲傳來。

“叫夜靖寒來,我要見他。”

旁側,身著潔白長裙的女人,站在病床邊,嘲諷一笑。

“雲桑,我的好表妹,你難道不知道,你害伯母成了植物人,害死了我姐,又害的我無法生育,靖寒已經恨透了你?他現在隻愛我一個人,就在昨夜,我們還……”

她話音才落,就被產床上的雲桑一把拎住了衣領。

雲桑麵色雖慘白,卻依然掩蓋不了那張盛世美顏。

“你……不要臉。”

“我再不要臉,也好過你揹著他,跟彆的男人做出那種下作事兒。”

雲桑咬牙:“我冇有。”

“哦對了,你冇有,”佟寧湊在她耳畔,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低聲道:“我信,可靖寒不信你,隻信我呢。”

這話,瞬間戳痛了雲桑的痛處。

是啊,夜靖寒不信她,夜靖寒……不信她。

她瘋了一般的,拚了全力一把將佟寧推倒在地。

本來,佟寧是可以站穩的,可偏巧這時候,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佟寧乾脆順勢跌坐在地,痛呼一聲。

病房門被打開,一道頎長的身影快步走到佟寧身邊,將佟寧攙扶起,淩厲的目光掃到了雲桑的身上。

看到她蒼白的麵色和被汗水打濕的亂髮那一瞬,夜靖寒的心莫名縮了一下。

可隨即就聽身側的佟寧道:“靖寒,你彆怪表妹,她不是故意的,她是因為生孩子,實在是太痛,所以才推了我的,我不怪她,這點痛不算什麼的,真的,隻要孩子能夠順利來到這世上,我無所謂的。”

夜靖寒原本一張驚為天人的俊顏,此刻卻帶著戾氣看向雲桑:“囂張跋扈,生個孩子也不懂得收斂。”

看到夜靖寒的表情,雲桑的心都縮到了一起,生疼生疼的。

這是她從小就當衆宣佈要嫁的男人呐。

“夜靖寒,我要跟你離婚,這孩子……”

聽到離婚兩個字,夜靖寒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頸,用讓雲桑冷徹刺骨的聲音道:“你這麼惡毒的女人,以為我還會願意要?老老實實的生完這個孩子,把孩子交給佟寧撫養,你,滾出我的人生,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說完,他嫌惡的甩開了雲桑的胳膊,轉身大步離開。

佟寧回頭,以勝利者的姿態斜了雲桑一眼,跟著夜靖寒出去。

惡毒。

愛了一生,換來的,竟隻有‘惡毒’這兩個字。

雲桑整個人,如置修羅地獄。

生育的過程,持續了整整七個小時。

可這之後,她冇有再喊一聲。

哪怕咬破了牙根,她也絕不讓外麵的人,看自己的笑話。

孩子生出來的那一瞬,雲桑也因為耗儘了力氣,整個人昏死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麵的天都已經黑了。

雲桑迷迷糊糊的聽到病房裡的人在嘀咕什麼。

“聽說牽了四條狗來呢。”

“那麼點兒的孩子喂狗……想想也真是嚇人。”

雲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她嘶啞著聲音,“你們在說什麼。”

其中一個護士聽到聲音嚇了一跳。

雲桑吼道:“什麼孩子喂狗,這裡是精神病院,哪兒來的孩子?”

是了,從知道她懷孕的那一天,夜靖寒就派人將她關進了精神病院。

整整八個月了。

“還能是哪兒來的,你的孩子唄。你生了個死胎,被佟小姐拿走,喂狗去了。”

雲桑一聽,渾身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她撩開被子下床,拖著疲憊的身子,扶著牆往外跑去。

來到醫院後門,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裡的佟寧和幾個男傭。

而院子裡,是幾條犬的狂吠聲。

“佟寧,你做了什麼,我的孩子呢。”

佟寧聽到雲桑的聲音,回頭,臉上帶著笑容。

“我的好表妹,你可真是福薄,懷了這麼久,卻生了個死胎,靖寒討厭極了,說是不吉利,讓人把你女兒的屍體,喂狗。”

她快步跑過去,隻藉著燈光,看到了兩條狗的嘴邊,還帶著血腥。

雲桑感覺心都被人撕扯了開來,她撕心裂肺的喊著撲了出去,“不要,不要啊……”

,content_nu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