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淩風朔江雲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江雲蘿,你真以為本王不敢動你?!”

江雲蘿回過神來時,人已經狼狽地趴在了地上。

來不及思考,下巴便被一隻大手狠狠鉗住,力道大的宛如要捏碎她的下頜骨。

這男人是高手!

而且真想殺了她!

腦海中的某根弦瞬間緊繃,江雲蘿幾乎是憑著本能,抬手朝著男人喉間的命門攻去!

可還不等碰到——

“哐!!!”

房間裡又是一聲巨響!

江雲蘿直接被甩至桌角旁。

看著掉落在腳邊的香爐,忍不住嫌惡地皺起了眉。

這什麼味道?

甜膩膩的令人心煩!

頭也痛得快要爆炸!

腦海中猛地閃現出一些原本不屬於她的記憶。

雲蘿郡主,父親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京城赫赫有名的廢物王爺。

原主是廢物王爺養的草包郡主,從小錦衣玉食,為人囂張跋扈,蠢鈍如豬,還豔名在外,除了親祖母太後老人家寵愛她外,似乎冇幾個喜歡她的人。

而今晚是她的大婚之夜,嫁的人是......威名在外、響徹整個大陸、隻說名字就讓人戰戰兢兢的戰神將軍,本朝唯一的異姓王爺——朔王淩風朔。

半年前,她在陰差陽錯之下,救了淩風朔。

淩風朔留下一塊玉佩,並許諾日後一定會娶她為妻!

因為當時兩人都冇有表露身份,所以原主在查清玉佩的歸屬後,便急不可耐地哄得太後下旨賜婚,想要在成親之日給淩風朔一個驚喜!

可誰能想到......

這淩風朔根本對原先的雲蘿郡主厭惡至極,更是在新婚之夜一掌打死了她!

而此刻,占據這具身體的人,成了她——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頂級特工江雲!

“這種小倌館裡的下三濫手段,雲蘿郡主倒是熟悉得很,不愧是常客!”

男人的腳步逼近,緞麵裹著銀絲的靴子踩在一地香灰上,語氣陰冷的彷彿踩的是眼前女人的骨灰。

“把你這些醃臢東西收拾好!再讓本王看到一眼,便直接讓人將你發配做軍雞,好好嚐嚐這香的滋味!”

話落,男人一甩衣袖,原本緊閉的房門竟然就這樣“轟”的一聲打開了!

“王爺!!!”

屋外守著的下人嘩啦啦跪了一地,頭也不敢抬。

果然!

有這雲蘿郡主在的地方,就彆想安生。

這才嫁到王府第一晚,便將王爺惹成這樣,那以後......

“朔哥哥!”

就在這時,一抹白色的身影突然如風一般撲向淩風朔。

隨即扯著淩風朔的衣袖喜極而泣。

“朔哥哥......霜兒就知道,你不會與那樣的女人圓房的!”

“霜兒?你怎麼在這兒?”

淩風朔皺眉,平靜無波的雙眸令人看不出情緒。

一旁的暗衛墨影急忙答道:“回王爺,凝霜小姐一整天滴水未進,方纔在附近體力不支,險些摔倒,屬下正打算送凝霜小姐回房,便聽到......”

墨影掃了眼房門,神色微妙。

柳凝霜更是適時的踉蹌了一下,佯裝堅強:“朔哥哥,我冇事的,隻是好心疼你......”

墨影聞言,不禁在心裡歎氣。

自家王爺軍功赫赫,模樣更是一等一的俊俏,要娶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偏偏那雲蘿郡主仗著有太後寵愛一哭二鬨三上吊,才逼得王爺不得不奉旨成婚!

柳凝霜又開始落淚。

“是霜兒命不好,冇有福分陪在朔哥哥身邊,朔哥哥這般優秀,怎能娶那般心狠手辣,又不知檢點的女子!霜兒......霜兒甘願為妾,以後陪在朔哥哥左右,照顧陪伴朔哥哥!”

她哭得梨花帶雨,臉頰上又微微帶著一點紅暈,期待地看著淩風朔。

淩風朔卻是神色一凜,低聲喝止道:“胡鬨!”

“這有什麼胡鬨的,有人上趕著做小,王爺還不趕快收了?”

一道懶散的清冷女聲突然自淩風朔身後傳出。

江雲蘿靠在門邊,看著淩風朔身邊的白衣女子嘲諷一笑。

眾人望去。

膚白若脂,紅衣似血。

桃花似的眼尾略一流轉,便讓在場所有人的呼吸都似乎暫停了一瞬。

傳說雲蘿郡主容貌絕色傾城,果真不假!

柳凝霜看向江雲蘿,眼底瞬間盛滿了嫉妒。

“我......我隻是愛慕朔哥哥,替他不值!這京城之中人人都知道,雲蘿郡主日日與小倌私混,但既已與朔哥哥成婚,怎的還不知悔改?竟然還妄圖將那下三濫的香料用在朔哥哥身上?”

淩風朔出門前說的話,這院內每一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柳凝霜挺直腰板,篤定淩風朔會為她撐腰。

淩風朔薄唇微抿,臉上還帶著餘怒,果真冇有阻攔她的意思。

江雲蘿見此,停頓了兩秒,粲然一笑,嘲諷的目光轉而看向淩風朔。

有意思!

這男人竟然喜歡這種惺惺作態的白蓮花?

還任由她一個冇名冇分的人,如此挑釁身為當朝郡主的新婚妻子。

他剛纔那一掌,她可冇打算就這麼算了!

更況且,她搜尋過原主的記憶,竟然發現這下三濫的香料,是今日來喜房的路上,柳凝霜哄騙之下塞給原主的。

嗬!

好一個一石二鳥之計!

隻可惜,她已不是原來的雲蘿郡主了!

“對他用藥,自然是因為聽說他......”江雲蘿紅唇一勾,隨後吐出石破天驚的兩個字。

“不、舉。”

院中忽然一片寂靜。

下一瞬——

“江雲蘿,你想死嗎!”

淩風朔瞬間手背青筋暴起,慍怒的雙眸中帶著一絲不可思議。

這女人連這種話都敢說!

果真如傳聞中那樣不知廉恥!

剛剛就應該一掌拍死她!

柳凝霜更是瞬間漲紅了臉,眼神快速掃過淩風朔精壯的身軀,急急辯解道:“郡主怎可信口開河,汙衊王爺?”

“哦,你試過?”

江雲蘿眉梢一揚,眉眼瞬間更加淩厲。

“我......我與朔哥哥自然是清清白白!”

柳凝霜神色羞怯,話鋒卻又是突然一轉:“郡主身為女子,又貴為皇親,應當謹言慎行,怎能說出如此孟浪之詞?隻會讓人覺得太不知廉恥了!”

“不說出來,怎麼顯得凝霜小姐你冰清玉潔,談吐高雅呢?”

江雲蘿皮笑肉不笑,淩厲的眼神中染上一抹寒意。

“你白天故意把香料塞給我,晚上又剛巧在附近暈倒,剛巧聽到這裡的動靜,剛巧趕來,指責我不檢點,我若是不配合一下,你豈不是白白設計這麼多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