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離婚後,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看著就讓人吞口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宮闕的貴賓樓層,低調奢華。

房間內隻有浴室的燈亮著,流水聲停止後,走出一個男人。

他邁著修長迺勁的步伐,腰間裹著浴巾,搓著還在滴水的短髮。

擱在床頭的手機響了,男人伸手拿起,接通。

“霍總,華星給您準備了一份禮物……”

“嘟嘟……”骨節分明的手指掛斷,將手機丟在床上。

那些想巴結他的人,總是說送禮,卻是變著法的往他床上送女人!

“砰!”房門被大力撞開。

霍世成轉頭,看到門口站著一個高挑的女孩。

身材纖細,水靈靈的大眼睛,腦袋一側紮著一個馬尾辮,看年齡不過二十出頭的樣子。

顧綰綰驚訝的看著屋裡的男人。

緊實健碩,近一米九的身高。

尤其是那張酷帥吊炸天,又冰冷禁慾的臉。

看著就讓人吞口水。

“咣!”

顧綰綰快速退出去,大腦以百碼的速度運轉。

窩靠,還真是給力啊,她隻出三百塊,竟然能定到這樣的極品貨色!

顧綰綰費力的吞下口水,臉頰通紅,全身發燙。

女孩手臂抬起放下,做深呼吸,等氣息平穩了,她故作淡定,理直氣壯的推門進入。

門一開,就看到男人坐在床邊。

霍世成身子微微弓著,香菸叼在嘴裡,金屬打火機哢噠一聲,竄起火苗。

男人蹙眉,深吸了一口,青灰色的煙霧升起,又逐漸散開。

這一幕,彷彿電影特寫鏡頭一樣讓人癡迷。

顧綰綰費力的將視線從男人身上移開,又覺得那樣太慫,轉而又看了過去。

“你都洗好了啊?”說完,她就暗自在手臂上捏了一下,她說的這是什麼話啊。

人家就是乾這行的,接到訂單當然要洗白白等著顧客了。

霍世成正在沉思,冇想到她又回來了。

這個樓層基本上不對外開放,這個房間是他的專屬房間,她能毫不費力的闖進來,肯定是華星的人收買了樓層服務員。

她就是所謂的大禮?

哼,恐怕是聽聞送到自己這的女人不管多妖嬈都吃了閉門羹,華星纔想出送個學生妹過來的念頭。

不得不說,這個女孩,確實與眾不同。

猶如出水芙蓉一般乾淨又帶著三分嬌羞……

顧綰綰的眼睛冒著愛心泡泡,她追星無數,從冇有見過一個這麼冷,這麼酷,還這麼好看的男人!

“出去。”低沉輕緩的嗓音,帶著一絲慵懶,一絲漫不經心,偏又鋒利如冰刃一樣的聲音。

卻如靈巧的手指拂過顧綰綰的心絃。

顧綰綰心跳加速,紅著耳根將視線從男人肌理分明的腹肌上移開。

眼角的餘光,仍能看到那不斷攀升暈開的煙霧,感受到那種讓人忍不住想俯首稱臣的王者氣息。

嘿,這男人長的極品也算是吃飯的本錢,可這邪獰的王者之氣是幾個意思?

難道……他就是走的冷酷無情範?

管他呢,反正自己消費,自己就是大爺!

“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顧綰綰一聳肩,她可不會裝楚楚可憐來迎合他。

男人眼睛眯著,深邃的目光中流動著一絲寒意。

“你們這挺高檔,空調都開這麼足啊。”顧綰綰搓了下手臂,準備解釦子。

“滾出去。”

慵懶的嗓音,高貴的姿態,薄唇輕啟的時候,帶著一絲邪獰之氣。

讓人忍不住膽寒。

顧綰綰被驚的心裡咯噔了一下,轉瞬就清醒過來,從剛剛那種花癡的狀態恢複了她的大爺本性。

“你知道你跟誰說話呢嗎?”

什麼高冷範,偶爾來一下就好。畢竟她是上帝,是來享受的,給她冷臉看?

不知所謂!

“今晚聽我的,我讓你什麼姿勢就什麼姿勢,造嗎?”

暗淡的燈光中,男人似乎動了一側的眉毛,眸光閃動。

顧綰綰站的很近,一時間被男人邪氣的表情秒殺,心跳再次加快。

似乎是覺得自己的態度不太好?自謙之後,她緩和了態度。

麵對美色,她是很有肚量的。

女孩語重心長的寬慰,“你就是靠色相吃飯的,爺能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氣,不用自卑知道嗎?”

“……”自卑?到底誰感覺自卑。

“但是呢,爺今天是來找高興的,你就給個笑臉哈……”

話還冇說完,男人已經從床邊站起,向著顧綰綰逼近。

彷彿獵食的猛獸被不知天高地厚的萌物驚醒。

顧綰綰好像被點了穴,愣愣的看著眼前不斷放大的俊顏,跟散發著男性荷爾蒙的胸大肌。

她仰視著男人深刻的五官,明明有著世上最精緻的麵容,卻又冷漠的彷彿世間萬物都不入他法眼一般。

強大的壓迫感襲來,女孩的視線緩緩對上男人的眸子。

顧綰綰不禁打了個寒顫,屏氣凝神。

那雙眼睛。

太深邃,太幽暗,太冷……也太迷人了。

霍世成居高臨下看著一臉癡迷的女孩,目光越發的深邃。

這麼近的距離,他才察覺到剛剛那股淡淡的奶香味是來自這個女人,並不是他的錯覺。

那股香味帶了一絲纏.綿,若有似無,讓人心神盪漾。

高大的身軀俯下,男人立體分明的五官湊近女孩,“你喜歡什麼姿勢?”

炙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低醇的嗓音震撼著她的心臟,連帶著她的血液沸騰起來。

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

男人微微眯眼,看著女孩白皙乾淨的臉頰上漸漸的染滿了紅暈。那雙大眼睛透著迷茫,濃密的睫毛不安的抖動著。

顧綰綰瞬間回神,明白自己剛剛被這個男人的眼神給蠱惑了。

她抿了一下嘴唇,尬笑著。

“什麼姿勢親密就用什麼姿勢……難不成還是剪刀手……畢竟你經驗豐富,如果你有好的姿勢……也不妨試一下……”

男人唇角泛起一絲冷笑,把他當成男公關了?

是真笨還是欲擒故縱?

下一刻,顧綰綰感覺自己的後腰被人抓住。

身子一個旋轉落下,疼痛傳來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被扔出了大門口。

,co

te

t_

u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