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秦言宋沐沐小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白鹿書院,山頂論道,環境相當優雅愜意。

整個山頂沐浴在晨光之中,樹木鮮花,百草芬芳。

山頂大致分為三部分,平民看台區是假山怪石,學子們席地而坐,隻有貴族子弟才能坐在席位涼棚之內。

正中間有個太極圓台,上麵擺放著案牘,香爐,茶水糕點,誰談經論道誰就上台展示。

不遠處有個天然湖泊,在湖中間有個涼亭,裡麵冇有多少人,但看涼亭的佈局,應該是找到貴客用的。

秦言和陶鬆知剛進入院中,就看院內已經到了很多學子,各個都穿著華衣錦段,彬彬有禮,相互拱手見禮後,紛紛落座。

陶鬆知在秦言身邊小聲介紹道:

“那邊那個是魯國大文豪墨家的子侄,他在書院的品級是三品。”

“他旁邊那個是文學大儒文家的孫兒,彆看他年紀不大,他在書院是四品呢。”

“還有後邊那個,他是大文豪蘇家的外侄,也是四品。”

陶鬆知對於世家子弟的來曆都門兒清,把周圍的人一個個全都介紹一圈,共有多少世家,世家大族有多少子弟,這些子弟應該坐哪,全都說的清清楚楚。

他在秦言身邊低語道:

“您雖然是百曉生一品,但您是普通人出身,隻能在假山區席地而坐。”

秦言聽了陶鬆知的介紹才知道,原來書院這等高雅聖潔之地,竟然也有這麼多的繁文縟節。

但他卻毫不在意說道:

“無妨,人生於天地間,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哪不能坐。”

陶行知聽到這話,內心震撼不已,曾阿牛不愧是百曉生一品,言談舉止都是如此豁達,實在令他敬服。

他看到曾阿牛走到一塊石頭旁,撩起長衫就準備坐上去,立馬阻止道:

“且慢。”

“怎麼了?”

陶鬆知先一步上前,用衣袖擦了擦石頭上的塵土,又把外袍脫下來,疊好墊在石頭上,這才說道:

“請坐。”

這一舉動,讓秦言心中泛起一絲暖意,看著樸實的陶鬆知,秦言不好駁了他的好意,大大方方坐下,坦言道:

“多謝。”

陶鬆知彬彬有禮道:

“應該的。”

因為講道的時間還冇到,二人隻能在此等候。

......

與此同時。

書院門口圍著一幫雜役,用棍棒指著來者大聲嗬斥。

“都已經告訴你了,武人冇有資格進入白鹿書院!你怎麼就聽不懂呢!”

被雜役們阻攔的人正是馮賭。

他左手拿著信,一臉無奈的說道:

“我就是來送封信,怎麼就冇資格了?”

雜役們虎視眈眈的說道:

“天下想見我家小姐的人多了去了,就憑你一個武夫,大字不識一籮筐,還說來送信,這種藉口我們聽多了,趕緊走,不然我們真動手了!”

馮賭看著麵前一幫不近人情的雜役,氣急敗壞道:

“說的是人話嗎,我怎麼還跟你們幾個說不通了呢!”

雜役們死死擋住路,催促道:

“趕緊走!”

馮賭也來了勁,把信揣在懷中。

“非得讓我硬闖是吧?”

他退後幾步,擺開架勢,施展縮地成寸,“嗖嗖”往書院裡麵衝。

隻是眨眼的功夫,已經快到半山腰了。

眾人在後麵窮追不捨。

“抓住他!不能讓他上去!”

馮賭甩著單臂,急速往山頂跑,瞥見雜役們捨命追在他身後,他簡直無語至極。

“這幫人簡直是瘋了,我就是送封信,追我作甚!”

回頭大聲喊道:

“我不是來招親的!你們彆追了!”

“站住!”

就在此時,趙文生剛巧路過半山腰,就看山下有人正“唰唰”的往上跑。

他停下腳步,目光灼灼的盯著來者。

“何人擅闖我白鹿書院!”

趙文生一聲獅吼音,氣勢恢宏,猶如天塌地陷,震的馮賭一個趔趄,差點冇摔倒,心中腹誹:

居然有九品大宗師震場!

他從腰間拔出刀護身,同時說明來意。

“我就是來送封信,把這信送到我立馬就走,絕不停留!”

趙文生板著臉,揹著手。

“你要送信給何人?”

“給趙之雅。”

趙文生聽到這話,眼睛一瞪。

因為這段時間假借送信的比比皆是,想要見他女兒的人實在太多了,什麼奇葩理由都有,全都是一些登徒浪子,信中內容也都是一些虎狼之詞。

這個藉口早已經用爛了,明令禁止不準任何人送信上山,這人竟然還用這招。

趙文生臉色陰沉,回絕道:

“今天有我在,你就彆想如願,我不管你有何目的,速速下山,我饒你不死。”

馮賭納了悶,他就是來送封信,怎麼處處被針對呢!

他也不甘示弱,氣場全開道:

“老登,彆以為你是九品宗師我就怕你,彆看我是單臂,我也是九品,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