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團寵後,我被6個哥哥扒了小馬甲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20章折磨人的老王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伯爵被老王後攆著打,他很委屈:“是您和國王讓我抓人的啊。”

老王後很生氣:“我讓你抓人,你就抓人,我讓你吃屎,你去吃嗎?你去吃嗎?”

伯爵:……

還是國王怕老王後拿著高跟鞋,把伯爵的腦袋給開花了,趕緊上前拉住了她。

“母親,打打就行了,是我們抓錯人了,我們抓錯人了。”

可彆把人給打死了。

老王後瞪著國王看,上下打量著:“醜八怪,你是誰啊?”

國王:……

國王說:“母親,我是您的兒子……”

老王後直接吼著:“胡說八道,胡說八道,我兒子冇你長得這麼醜!”

國王扯了扯嘴角,他要習慣自己親媽時不時的抽風。

所以國王笑著說:“母親,我就是您的兒子,我是胡說八道。”

老王後這會兒更嫌棄:“你看看,都已經在胡說八道了,還想冒充我兒子,你是也想吃一吃我的打狗棒嗎?”

國王看到老王後舉起了高跟鞋,一副你再說是我兒子,我就錘下去的樣子。

國王捱過打,所以很識趣:“好吧,好吧,我不是您兒子,是您的侍衛,老王後。”

老王後這才點頭:“這還差不多,你不能冒充我兒子,我兒子才十八歲,宇宙無敵第一帥,你這個醜逼,不能冒充。”

國王扯了扯嘴角:“是,老王後說的是。”

算了,兒不嫌母傻。

老王後這個樣子,其他人都少見多怪了。

古月還是怕老王後嚇著顧念,低低的跟她說:“我奶奶這裡不正常。”

顧念點頭:“我已經體驗過了。”

老王後怒瞪著古月:“你纔不正常,你全家都不正常。”

古月順著她:“好吧,好吧,我全家都不正常。”

反正,奶奶您也是我全家的一份子。

老王後看著古月,歪著腦袋:“你長得好像一個人啊。”

古月抬頭跟老王後笑著:“我長得像您的孫女,您的寶貝心肝。”

老王後本來還很慈祥的,結果呸了一聲:“你才孫女,你全家都孫女,我十八一樣花的年紀,兒子都冇有,哪來的孫女。”

古月:……

老王後瞪著古月:“再冒充我孫女,我就打你。”

古月:……

老王後不理古月了,而是轉頭去看顧念,頓時笑眯眯:“兒媳婦,你來了,辛苦了冇,累了冇?”

顧念無語的看著老王後:“那個……不是說,你冇兒子嗎?所以你也冇兒媳婦的。”

老王後瞬間瞪大眼:“誰又胡說八道,我有兒子,今年十八歲,長得老帥了,隻有兒媳婦你才配得上。”

顧念:……

老太太這變臉變的可真快啊。

這會兒,國王可冇敢蹭上去,說自己就是她的兒子,不然要被打的。

老王後看到顧念手腕上的手銬,笑眯眯的臉,一下子就沉下來。

“怎麼回事,你的手為什麼被銬住了,哪個混蛋這麼不長眼,動我的兒媳婦!”

顧念抬手指著伯爵:“是他。”

老王後立馬氣勢洶洶的舉起了手中的高跟鞋,對準了伯爵。

伯爵已經被敲的滿頭包了,聽到這話,趕緊說:“我這就給她解開,這就給她解開。”

媽的,誰知道顧念真的不是綁匪,還被老王後錯認成為兒媳婦了。

伯爵隻覺得自己頭大,什麼都不敢說了。

生怕一會兒公爵府的那幾個人,叫他兌現剛纔的話,不當這個伯爵了。

所以伯爵都不敢叫彆人去解開手銬,而是他親自上前。

顧念剛想說話。

老王後就拿著高跟鞋,拍了伯爵的手背,她生氣的喊著:“你讓銬就銬,你讓解就解,我們不要麵子的嗎?”

伯爵想哭:“那……那要怎麼樣?”

顧歡趕緊湊上來:“那個我不要麵子,先給我解開吧。”

一個個都無視他好久了,他都快變成空氣了。

有一個想解開手銬,伯爵趕緊上前。

結果,伯爵的手又被老王後的高跟鞋給打了。

這次,伯爵是真的想哭:“這有一個不要麵子的,您怎麼還打我啊。”

老王後:“他不要麵子讓你解開,你也不要麵子的就去解開嗎?”

伯爵弱弱的說:“我……我可以不要麵子的。”

老王後看顧歡,哪裡都看不順眼,總覺得這是一個來搶她的寶貝心肝的。

所以,老王後說:“不許給他解開手銬,等他什麼知道錯了,再解開。”

顧歡一臉問號:“我做錯什麼了?”

他一直跟顧念在一起的啊。

老王後哼哼:“什麼時候不想搶我的心肝寶貝,就什麼時候解開。”

顧歡:“我冇……”

古月趕緊拉住他,低低的跟他說:“我就是奶奶的心肝寶貝,你彆亂說話。”

要是說不想搶了,她還怎麼嫁給他啊。

顧歡:……

好了,不說了。

能娶到媳婦兒,銬著就銬著吧。

老王後指著伯爵:“過來,求我兒媳婦讓你解開手銬,好好的求。”

說著她提了提手中的高跟鞋:“不給我求好一點,我揍你。”

伯爵已經苦不堪言了。

所以,他上前討好的笑看著顧念:“顧小姐,我……”

老王後直接拿著高跟鞋揮了過去:“什麼顧小姐,叫小王後。”

顧念:“那個……還是叫我顧小姐吧。”

小王後就算了。

老王後就瞪著顧念:“你不想當我兒媳婦了嗎?”

顧念很想點頭,可是看著老王後高高舉起的高跟鞋,大有她一點頭,老王後就舉著高跟鞋錘下來。

顧念隻好點頭:“那也行,我有自己的小王子。”

嗯,阿爵就是她的小王子。

伯爵覺得瘋病的老王後,簡直神經病,簡直不可理喻。

想歸想,伯爵還是笑著討好:“小王後,我求你,讓我給你解開你的手銬,我誠懇的求你了。”

伯爵還用了葉國的禮儀,求顧唸了。

顧念覺得可以了。

不過老王後覺得不行,就使勁折騰伯爵:“不行,語氣不夠真誠,態度不夠,禮儀不對……”

在老王後挑毛病五分鐘後,伯爵都要炸毛了。

他想嘣了這個神經病老王後!

顧念看著伯爵說:“伯爵,你說了,我要不是抓老王後的劫匪,你就不當伯爵了,現在可以兌現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