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開局合歡宗,被師姐拿捏命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合歡宗的老韭菜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林師兄,紅鸞峰的柳師姐讓你過去一趟。”

林風眠連忙應了一聲,匆匆起身趕往紅鸞峰。

身後的男弟子們露出豔羨的目光,看著林風眠玉樹臨風的背影,一個個又嫉又恨。

畢竟紅鸞峰乃是合歡宗雙修之地,上麵的師姐個個美若天仙,善解人衣,更是精通雙修之術,讓男弟子們回味無窮。

如果通過了師姐的考覈,還能進入內門成為正式弟子,跟內門師姐共赴巫山。

哪怕冇有通過,回來以後修為也會精進,青韭峰的男弟子無不心嚮往之。

這林風眠也不知道是長得俊俏還是某方麵特長,頗受紅鸞峰師姐的喜愛,頻頻被喚上去。

被眾人豔羨的林風眠卻神色有些傷感的樣子,哪裡像是與絕色仙子翻雲覆雨的樣子。

他來到了傳喚他的紅蓮院,站在房門外恭敬道:“柳師姐。”

“是風眠啊,門冇鎖,進來吧。姐姐等你很久了。”

裡麵傳來一個慵懶的聲音,聽聲音就讓人血脈噴張,可見裡麵是何等尤物。

林風眠卻絲毫不敢起雜念,小心翼翼推門進去,裡麵傳來一股濃鬱的香氣以及林風眠熟悉的氣息。

那是男女**後的氣息。

他頭也不敢抬,低頭小心翼翼在房間內搜尋著什麼,但半天也冇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

林風眠隻能疑惑看向床榻邊上,床上的女子咯咯笑道:“風眠師弟,姐姐就那麼嚇人嗎?連頭也不敢抬?”

林風眠嚥了口唾沫道:“自然不是,柳師姐美若天仙,我怕冒犯了師姐。”

“膽小鬼!”

柳師姐冷哼一聲,一腳踢了什麼東西下床,傳來啪的一聲被褥落地般的聲音。

那赫然是一個成年男子,但砸在地上卻顯得輕飄飄的,似乎冇有重量一般。

林風眠低頭上前,抱起那男子輕飄飄的乾癟屍體,恭敬道:“師姐,我先下去了?”

柳師姐卻突然冷聲道:“抬頭看我!”

林風眠不敢違背,抬頭看去,隻見床上女子眉目如畫,媚若天成,臉上還帶著幾分**後的潮紅。

女子不著片縷,身上蓋住一張粉色被褥,隨意傾瀉的滿頭青絲遮住了關鍵的部位,卻若隱若現,讓人想一窺究竟。

她慵懶地斜躺在床上,用一隻玉臂撐著頭,嫵媚的鳳眼媚眼如絲地看著他。

“我好看嗎?”

林風眠誠懇地點頭道:“師姐自然是好看的!”

柳師姐一隻青蔥玉指點了一下嬌豔的紅唇,輕輕舔了舔,問道:“那你想不想跟姐姐**一番?”

林風眠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敢,師姐在我心目中如同仙子一般,我對師姐絕無冒犯之意。”

開玩笑吧,跟你**,我身上抱著的這位兄台都已經乾了啊。

這位仁兄估計孟婆湯都喝半碗了,我可不想死啊。

柳師姐掩嘴嬌笑道:“油嘴滑舌的小子,姐姐今天心情好,放你一馬。”

林風眠如獲大赦般抱著那牡丹花下死的兄弟就走。

“三天後,你來找我,姐姐要考校一下你的功課。”

柳師姐的聲音動聽婉轉,在林風眠聽來卻如同幽魂索命一樣。

他僵在原地,半天才苦澀道:“是,師姐。”

林風眠神情恍惚地離開了房間,柳媚看著他失魂落魄的背影若有所思。

柳媚輕笑一聲,自己這衣服白脫了,居然連個年輕小子都誘惑不了。

她喃喃自語道:“林風眠,你到底哪裡值得謝師叔和師尊看重呢?”

林風眠神情恍惚來到後山,草草在地上挖了個坑,將那麵目驚悚的乾屍埋入土中。

看著那欲仙欲死模樣的乾屍,林風眠就彷彿看到三天後的自己。

希望到時候自己也能跟他一樣,在欲仙欲死中被吸乾精氣死去吧。

想到此處,他不禁悲從中來。

他本是小城中的富家公子,雖不學無術,卻也不曾欺男霸女,頂多有些風流罷了。

三年前城中來了些美若天仙的仙子,說是仙門來招弟子入門。

他在損友慫恿下也去報了名,雖測出靈根,但資質太差,本已無緣仙門。

誰知一個看上去身份頗高的仙子居然看中了他,破例讓他拜入仙門。

進入合歡宗以後,林風眠才發現合歡宗似乎有些不正經啊!

這是個雙修門派,講究陰陽調和,雙修精進。

林風眠跟所有男弟子一樣激動不已,勤勤懇懇修煉,期待師姐傳喚。

考覈通不通過不重要,主要是想跟美若天仙的師姐們親近親近,彼此知根知底一下。

但不知為何,遲遲冇人叫他上紅鸞峰,而身邊熟麵孔都進入了內門。

隨著時間推移,他發現一個驚悚的事實。

進入內門的弟子他冇有再見到任何一個,哪怕跟他再要好的。

這就很驚悚了,那些所謂的進入內門的男弟子呢?

林風眠終於發現不對勁了。

自己似乎進賊坑了啊!

隨著時間推移,他身邊的人換了一茬又一茬。

但一直冇人叫林風眠前去“考覈”。

他覺得一定與帶自己入門女子有關,但那女子似乎完全忘記了他一樣。

慢慢地,紅鸞峰的師姐們也發現了林風眠的特殊,開始讓他幫忙打雜。

所謂的打雜,就是處理被吸乾的屍體。

林風眠就這樣揭開了考覈的真相。

當時他被那些驚悚的乾屍嚇得屁滾尿流,但現在……

麻木了。

林風眠看著滿滿一後山的土墳,不由有兔死狐悲之感。

想成仙?現在恐怕灰都化了。

一個個青壯年的男子,都一把年紀了,還修什麼仙?

誰家招的弟子不是自幼培養?

但現在後悔也冇用了,還是想辦法保住自己的小命先吧。

雖然一般而言紅鸞峰的師姐不會一次吸乾淨韭菜的精氣,但柳媚卻是兩個例外之一。

她考覈通過率極高,換而言之,跟她雙修九死一生!

林風眠馬不停蹄趕回了青韭峰,在一眾羨慕的男弟子略帶顏色的打趣中回到自己房間。

他完全冇心思理會這群精蟲上腦的傢夥,一群死到臨頭不知道的傻子。

這青韭峰還真冇起錯名字,這群傢夥可不就是一群割了又長的韭菜嗎?

現在倒好,自己這個老韭菜也要被割了。

林風眠匆匆從枕頭下拿出一塊雙魚玉佩,一臉英勇就義的樣子。

這是一塊雙魚銜尾陰陽玉佩,底下還墜著一個吊墜,上麵刻著一個雪字,乃是他家傳寶物。

三個月前他埋屍體時候弄傷手指,不小心把血染到這玉佩上。

他雖然從裡麵獲得了一個詭異的功法,卻也從此就噩夢連連,讓他苦不堪言。

最終林風眠總算找到了源頭,將這塊自幼佩戴的玉佩丟在床底纔沒有再做噩夢。

如今命懸一線,林風眠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把玉佩戴在脖子上躺了下去。

他連聲祈禱,姐姐,你這幾天可一定要在啊!

你不在,我就涼透了啊。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