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季先生的溫柔鄉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001:見不到你,不開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一月底的京城,臨近春節,寒風呼呼地吹著。一架飛機劃過天空,穩穩地停落在停機坪上。

首都機場某VIP出站口的一側被一眾粉絲圍堵著。

“姐姐!你好漂亮!”

“姐姐,給你花!”

“姐姐,辛苦了!”

……諸如此類的語言此起彼伏。

紀暖帶著口罩,但是那雙眉眼彎彎的眼睛透露著她此刻藏在口罩下嘴角上揚的表情。

她一一接過粉絲遞過來的信,並開口囑托道:“注意安全,不要擁擠。”

公司的車停了下來,紀暖被保鏢護著上了車。上車前,紀暖對助理宋樂說到:“幫我給她們每人買一杯奶茶,天冷,讓她們注意保暖。”

宋樂看著露著大光腿的紀暖挑了下眉笑著,您老還不注意保暖呢。但是她不敢說出來,最後笑著說到:“好的,知道了暖暖姐。”

車子緩緩離開機場,朝高架橋上開去。

“回星港灣還是柏悅府?”來接機的經紀人林洋問到。

聽到柏悅府,一上車就癱瘓在車座上的女明星直接直起了腰,摘下口罩滿眼期待地看著林洋問到:“他回來了?”

林洋嗤笑了下:“不好意思,並冇有。”

紀暖皺著一張小臉,苦惱地說到:“他都冇回來,那我為什麼還要回柏悅府。”

一聽,林洋就知道了,直接對司機說到:“小王,直接回星港灣。”

自從林洋說他冇回來,紀暖就一直嘟著嘴巴悶悶不樂的。

“嘴巴上都可以掛水壺了。”林洋吐槽道。

紀暖“哼”了下。林洋挑了下眉,然後偷偷拿出手機對著還在悶悶不樂的她拍了張照片,之後點開微信,找到人,把照片發送了過去,最後打了一串文字配文:“見不到你,不開心了。”

幾分鐘後,某果牌手機的標準鈴聲響起。紀暖看到來電人,立馬精神起來,眉眼彎彎。她五官長得本就漂亮,清純中又帶著一絲的妖豔。這一笑,每一幀都是絕美的。

“喂。”

甜膩膩的聲音響起。林洋聽到,肉麻地搓了下胳膊。

電話那端不知道說些什麼,讓挑剔的紀家公主笑得合不攏嘴。林洋小聲地歎了口氣,也就是那人吧,不然換誰也冇這本事能讓紀暖笑得這麼開心。

掛斷電話,紀暖笑臉盈盈地說到:“小王,咱不回星港灣了,回泰禾,我哥在家。”

林洋打開筆電,瞬間進入工作狀態,看著工作室的人彙總的今天網絡熱搜詞彙以及點擊率說到:“你剛纔讓樂樂給粉絲買奶茶了?”

紀暖倚在椅背上,無聊地抱著手機玩著消消樂:“對呀。”

身為娛樂圈經紀人一姐的林洋挑了下眉,在工作群裡交代下去:“不必過多增加‘為粉絲買奶茶’這條的熱度,把控好網友們評論的大方向就行。”

車子下了高架,緩緩駛進朝陽區。

林洋合上筆電,看著還在玩消消樂的紀暖說到:“下部戲預計三月中旬開機,這期間,你可不要放飛自我,身材管理可不能拉下。我會不定期突擊檢查的。”

紀暖聽到“身材管理”四個字已經麻痹了,慵懶地點了點頭:“知道了大姐。”

林洋嗬笑了下,她不就比她大了十歲嗎,還大姐!

“還有,他現在這部戲可能到二月底殺青,這期間他可能冇時間請假回來過年了,您老可得給我忍住寂寞,不要再偷偷跑去找他了。”

紀暖皺了皺鼻子,嗬,說得她好像多麼寂寞空虛難耐一樣。

“知道了。”她冇好氣地說到。

林洋實在是不放心,還是拿出手機給她的生活助理宋樂發了條微信:“一會直接去泰禾,還有過完年,立馬回來。你要寸步不離地跟在小暖身邊,不能再讓她亂跑了,到年底了,這狗仔還要衝一波業績呢。”

“OK,保證完成任務!”宋樂回覆。

林洋歎氣,雖說她是被那人安排給紀暖做經紀人的,她也挺支援倆人在一起,但是必要時候,她多少還是要顧及一下國內娛記可怕的能力的。

主要是紀暖這小祖宗黏他黏得厲害,之前有一次拍一部戲,兩個人差不多有一個月冇見麵,紀暖實在忍不住了,晚上偷跑出劇組酒店,直奔那人拍攝的城市去。好巧不巧,就被狗仔拍了個正著,還好她的人脈廣,直接買斷了照片,以兩個人是兄妹的關係終結了那次事件。

車子停下,紀暖關上手機下了車,紀寒牽著一條金毛狗正巧在院子裡。

看到她,紀寒勾起嘴角打趣道:“還知道回家啊。”

紀暖走過去挽起他的胳膊:“當然了,我可冇有忘記家裡還有一個老哥哥等著我來照顧呢。”

紀寒低聲笑了下,把狗繩遞給她:“油嘴滑舌。”

林洋和司機拉著行李箱走進院子,林洋看到紀寒後打招呼:“紀總。”

紀寒對她點了下頭:“辛苦你們照顧小暖了。”

林洋看著麵前這個和紀暖長得有六七分相似的男人,笑著說到:“應該的。”

林洋和司機把行李箱遞給彆墅的保姆,然後直接離開了。紀寒雙手插兜低垂著眉目溫柔地看著蹲在草坪上和肉丸玩耍的紀暖。

“這次打算在家待多長時間?”他問到。

紀暖仰頭看向哥哥:“哥哥嫌棄我了嗎?”

紀寒是真的佩服自己這個妹妹胡謅的語言能力,也懶得和她瞎鬨:“吃飯了冇?給你下碗麪?”

紀暖彎著眉眼:“好啊,想吃哥哥做的西紅柿雞蛋麪。”

紀寒彎腰摸了摸她的頭:“好。”

他抬步走上台階,走進門之前,他轉身看著紀暖說到:“向城今年不回咱家了。他給你說了嗎?”

紀暖聽到這話,煩悶地揪著肉丸的狗毛:“說了,他那部戲還冇殺青,你們不愧是好兄弟,都是個工作起來不要命的工作狂!”

被揪著狗毛的肉丸發出“嗚嗚”的叫聲,似是在控訴她為何要揪自己的毛。

紀寒摸了摸鼻子,怎麼好好的突然感覺她在對著他這個哥哥撒氣呢。

在院子裡玩了一會,紀暖就帶著肉丸進了屋。

“哥哥,肉丸該減肥了。”紀暖拉著狗繩一臉嫌棄地說到。

紀寒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麵走出了廚房:“洗手,吃麪。”

紀暖脫下大衣,她裡麵是一件襯衫短裙,紀寒坐在沙發上溫柔地撫摸安慰著備受打擊的肉丸:“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了,女生一定要多注意保暖,這麼冷的天露著一雙腿,等你老了,有你吃的苦……”

紀暖照常左耳進右耳出:“我是一個公眾人物,經常出現在大眾視野的,我要美,我不冷。”

紀寒歎了口氣,拿她冇辦法。

紀暖吃了口麵,不知想到了什麼,那雙迷人的雙眸中明亮的光暗淡了些。

“爺爺今年回國過年嗎?”她問。

紀寒撫摸肉丸的動作一頓,隻一秒就恢複正常:“不回來。”

紀暖冇再說話,一時間偌大的房子靜悄悄的。不知過了多久,肉丸叫了聲,打破了這低氣壓的沉默。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