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後我靠種菜火遍全星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剛穿越就要嫁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艾蘇,艾蘇!”

艾蘇依稀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睜開眼,見到的卻是個完全陌生的人。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懂事,你爸說你幾句還長脾氣了。”女人見艾甦醒了,拉起她的胳膊就走,嘴上還唸叨著,“都說父子冇有隔夜仇,父女也冇有,快回家,等著你吃飯呢。”

“哎——我不……”

艾蘇剛想說她認錯人了,就見女人將她拉上一架飛行器,即將出口的話都被噎在嗓子眼兒,那是她從未見過的東西。

都說建國以後不許成精,而她是建國前最後一隻成精的小妖怪,至今也纔不過七十多歲,在妖怪的世界裡當屬於幼兒期。

麵對眼前非同常理的情況,艾蘇隻當是自己做夢,便冇有再急著否認,還在心裡感歎這夢境可真夠真實的。

她好奇地在飛行器裡東摸摸西碰碰,從窗戶望向外麵,一切都無比新奇。

這裡的高樓大廈遠比21世紀的更高更多,馬路上看不到汽車,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樣的飛行器。

還有許多無人機自主運行,隨處可見的智慧機器人,這是一個高科技的世界。

跟著女人回到她口中的家,跟外麵的富麗堂皇相比,眼前的小平房顯得極其簡陋,牆壁是統一的白色,冇有任何多餘的裝飾,跟以前傳統的毛坯房差不多。

原來這裡也有富人和窮人的差距。

飯桌上,隻有一盆漆黑的不明物體和三支玻璃管,玻璃管裡裝著粘稠的透明液體。

……啊這!

艾蘇皺著臉看著這桌“菜”,如臨大敵。之前她就感覺這個世界似乎少了點什麼,現在才反應過來,這個世界冇有綠植。

不管是剛開始的公園,或是馬路兩側,亦或是普通人家裡,一株綠色植物都看不見。

男人瞧見她的表情,猛灌下一口酒,喉嚨滾動兩下,嘶啞的聲音從喉管傳出:“嫁進陸家是你的福分,一輩子穿金戴銀不愁吃穿,彆覺得我們苛待你。”

女人也在邊上幫襯道:“是啊,小蘇,陸少將是何等人物,他們選上你你該高興纔對啊!”

“?”

艾蘇疑惑地看著他們,不太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男人說:“多大的人了,還搞離家出走這一套,我們養了你十幾年,現在也該是你回報的時候了。”

女人將塞子拔開,把其中一支玻璃管遞給艾蘇:“彆聽你爸的,雖然你不是我們親生的孩子,但這麼多年我們一直都對你視如己出,小蘇,媽媽是真心想讓你過上好日子。”

艾蘇擺擺手,假笑兩聲:“不,不用了,我還不餓,先回房了。”

小平房的隔音效果很差。

關上房門,艾蘇背靠在門後,聽著外麵還在繼續的對話。

“你在瞎說什麼,她本來就不願意,你還說得這麼難聽,她要是再跑了怎麼辦?”

“跑?她跑不了,她從來都冇出過遠門,一個小姑孃家家的能跑去哪。”

“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次不還是找了兩天才找到,彆把她當傻子好嗎,她要是真想躲,我告訴你艾斯利,你還真找不到。”

“我說你這婆娘站哪邊的,我是你丈夫,我纔是你的天,誰讓你自己不爭氣,生不齣兒子,女兒都是賠錢貨,更何況還不是老子的種,讓她白吃白喝十九年,彆說對方是陸家,就算是個乞丐,我讓她嫁,她就得嫁。”

“艾斯利!你冇有良心!養個寵物都有感情,她是你女兒!叫了你十九年爸爸的女兒!要不是你賭博欠下兩百萬賭債,咱們至於淪落到賣女兒的地步嗎!你說的好聽,陸家?陸少將?好了不起!那為什麼冇有人願意嫁給他呢?誰不知道陸遲現在就是個廢人!你根本就是把女兒往火坑裡推!”

“婦人之見!你懂什麼!陸遲那病秧子誰知道他還能活多久,隻要她進了陸家的門,等陸遲一死,整個陸家不都是她的,咱們都可以跟著昇天!”

……

漸漸的,爭吵聲平息下去,不知是女人失望透頂,還是被說服了。這些艾蘇都不關心,從剛剛的對話裡她也大概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低頭看向手腕,上麵有一朵清晰的四葉草印記,她明白這具身體就是自己的,更加確信外麵這對夫妻是認錯人了。

養父母這般作為,也難怪她們的女兒會離家出走。

艾蘇不想多管閒事,隻是個夢而已。

直到第二天再次從這個房間裡醒來,艾蘇揉揉惺忪的睡眼,反覆確認,她依然在小平房。

夢,冇有醒。

一股陌生的心慌占據她的內心,她這株苜蓿精從來冇有離開過舒適圈,師傅和師兄師姐們向來都是最照顧她,眼下隻有自己一顆草孤零零地來到未知的世界,說不害怕是假的。

她冇有emo很久,很快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第一件事就去找兩老說清楚,她再不經世事也知道占據彆人的身份是不對的,奈何夫妻倆根本不信,隻當她是不願意嫁人找的藉口。

解釋不成反而被艾斯利反鎖在屋裡。

嘗試使用法術,奈何這個世界靈氣過於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撐她施法。

艾蘇無奈,她在床上呆坐片刻,知道怎麼也說不清,反而躺平了。她可是四葉草呢,十萬株苜蓿草中纔有可能出一株四葉,而她還成精了,她是世上唯一一株成精的四葉草呢,以前師兄師姐經常把她當錦鯉拜,這次的麻煩以她的運氣也一定能順利度過!

既然出不去,索性打量起這個臥室。

她發現跟她同名同姓的小姑娘應該也是個有愛心的人,她在書桌腳下找到一盆已經枯死的多肉,多肉在地球上是十極其容易養活的植物,加上長相討巧,深受人類喜愛。

這盆多肉顯然已經枯死許久,連泥土都風乾了,小姑娘都冇捨得把它丟掉,她的內心應該也是相當的柔軟,艾蘇心想。

同為植物的艾蘇頓生憐惜,她對小多肉說道:“相遇即是緣,今後咱們可就相依為命啦!”

盆栽附近堆著幾把小鏟子,艾蘇撿起其中一把,敲敲剷剷,接著將一絲靈力注入水中,讓帶著靈氣的水滲入土壤,還用小石子在盆栽上佈下一個小小的聚靈陣,雖然這些微薄的靈氣對艾蘇冇什麼用,但對一株巴掌大的多肉卻已足夠。

門外的艾斯利見艾蘇冇有大吵大鬨,心裡稍稍放下,他對妻子命令道:“我出去一趟,你看好她,彆再讓她跑了!”

女人“嗯”了一聲,冇有再理他。

艾斯利點燃煙,貪婪地長吸一口,菸圈從口腔和鼻腔裡爭相漫出,他蔑笑著走出房門,眼裡帶著不屑。

傍晚時分,鄰居急匆匆地敲響房門。

“來了。”正在拖地的女人用手蹭了蹭兩側,打開門。

“艾嫂子!你快走吧!剛纔我在外麵看到那幫討債的在追你家那口子,他已經逃走了,那群人冇追上,現在氣勢洶洶朝著你家來了!”

女人一聽慌了神:“這!這怎麼辦……”

“要我說啊,你也趕緊走吧,跟那艾老賴離婚,你還年輕,再找個好人家吧,他不值得,他們就快到門口了,彆猶豫了,快走吧!那些人手裡都拿著武器,碰上了準冇好果子吃!”

“張嫂,謝謝你!”

張嫂邊說邊往外看:“冇事兒,那我先走了!”

“哎好!”

女人被說動了,其實並不是冇有人勸過她離婚,隻是都過這麼多年了,艾斯利除去愛賭也冇彆的大毛病,可是昨天他對艾蘇的態度和對她的態度,讓她產生動搖,眼下的討債危機是壓死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草草收拾幾件衣服,帶上私房錢,踏出房門前最後看向艾蘇的臥室,活了半輩子,我也想自私一次,她在心裡說。

冇有艾蘇這個拖油瓶,她更容易找到下家。

此時的艾蘇正滿心歡喜,因為靈氣的滋養,枯死的多肉重新煥發生機,沉浸在喜悅中的她並冇有意識到這個家此時就隻剩下她一個人。

幾分鐘後,一群大漢踹開房門。

“裡麵的人,都給我出來!”

艾蘇被這突如其來的吼聲嚇到,一時間愣在原地。

為首的寸頭啐了一聲:“進去搜!”

小弟們收到指令,魚貫而入。

直到破開臥室的房門,紅毛小弟和艾蘇對視良久,大喊道:“頭兒!這裡有個妞!”

很快,臥室門口被圍得水泄不通。

“頭兒,冇發現其他人。”

寸頭點點頭,衝艾蘇喊道:“喂丫頭,家裡就你一個人?”

艾蘇踮起腳朝門外瞅瞅,冇看見那對夫妻,不確定道:“應該是吧?”

應該?寸頭的兩條粗眉緊緊皺起,惡狠狠道:“小丫頭,可彆耍花樣,這家人欠債不還,不說實話就拿你抵債!”

艾蘇的腦子飛速轉動,麵上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道:“我冇有耍花樣,是真的不知道啊,我跟這家人沒關係的,我也是受害者,他們把我抓來關在房間裡不讓我出去……”

艾蘇添油加醋地控訴艾斯利夫婦的惡行,花臂男聽得動容,對寸頭說:“看她的樣子不像是說謊,艾斯利這老賴真不是東西。”

“嗯……”寸頭沉吟片刻,“你走吧。”

“謝謝大哥!”艾蘇大喜,看來自己演技不錯!

剛踏出一步,想起寶貝多肉,又轉身將盆栽抱在懷裡,美滋滋地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站住。”

寸頭看到罕見的綠植,立刻叫住她,“你手上拿的什麼?”

艾蘇緊張道:“多肉,這是我的。”

“嗬,”寸頭眯起雙眼,危險道,“艾老賴抓你居然冇把這盆多肉搶走?”

他踱步到艾蘇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差點在你個小丫頭片子身上栽了跟頭,這盆多肉可比這套房子貴多了,艾斯利怎麼可能放過這種機會。”

“那……”艾蘇正想狡辯,門外又響起敲門聲。

眾人循聲望去,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身後跟著四個身材高大的保鏢,看到屋內的一片狼藉,他意識到有事發生。

當他掃視一圈後,最終將目光停留在艾蘇身上,露出和藹的微笑:“請問,您是艾蘇小姐嗎?”

(https://www.biqukan8.cc/49632_49632085/19452216.html)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kan8.cc。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kan8.cc-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