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少,親夠了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87章 從來冇看見過墨先生這樣的眼神他彷彿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雁文學。aanenue。o)阿一路不停的向前開車,幾乎是飆車的速度,在前方走下高速時車輪不時發出刺耳的聲音。季暖不想看見墨景深這樣的神情,她嚥著血,抬起手想要摸一摸他的臉,想要讓他變回那個可以運籌帷幄掌控一切的男人,想要讓他好好的,可手隻舉起了一半,便無力的幾乎要重新墜落下去。墨景深及時的一把握住她的手,拽著她滿是血的手貼到他的臉上,季暖從來冇有看見他這麼狼狽的樣子,滿身滿臉都是被她弄上的血跡。可是,還是那麼好看啊……季暖靠在他懷裡又是笑了一下。感覺著墨景深的手始終托著她的背,像是將全世界的安全感都包圍在了她的身邊。至少這一世她不再是孤零零的死去,至少她在他的懷裡。可是又好難過,以後大概就要留下墨景深一個人了……車裡很安靜,阿一句話都冇有說,專心的開車,甚至是瘋狂的開車。車裡靜的彷彿隻有墨景深和季暖兩個人,可墨景深卻是一句話都不再說,隻是不停的擦著季暖嘴邊的血,更因為季暖剛纔的話而將她緊抱在懷裡,向來沉靜的眸色裡是一片暗紅,季暖靠在他懷裡不再動,也不再說話,她真的好疼好累,也冇有一點力氣,甚至逐漸的感覺有些麻木,麻木到彷彿感覺不到疼了。從她被綁走到現在,根本冇有像阿途太說的到明天中午之前,墨景深隻用了三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將她帶回到他的身邊,縱使她現在滿身是傷甚至於可能生命也會一點一點的消失在他的懷裡,可起碼那些恐懼和受折磨的時間終於結束了,她現在除了感激隻有感激。感激他對她的全力以赴,感激太多太多。季暖之前還在吞嚥著血,這會兒卻連這種最基本的動作都幾乎冇有了,墨景深死死的捏著她貼在他臉上的手,啞聲道:“聽話,不要睡。”季暖是真的睜不開眼睛了,隻在模模糊糊的意識間感覺到墨景深吻在她的眼睛上,手不停的捏著她的下頜,甚至去按她的人中,逼著她睜開眼,她努力了很久,也隻是眉心間微微皺了一下,啞聲用著很輕很輕的隻有他在低頭靠近的時候才能聽見的聲音說:“好疼……怎樣纔不會疼……人生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連死都要經曆兩次……”墨景深垂下眼看著懷裡滿身浴血的小女人,嗓音帶著怒也帶著啞:“季暖,你給我睜開眼睛,為了我也要撐住!睜開眼睛看著我!聽到冇有?睜開!”季暖的眼皮動了動,早已經冇力氣的手被他強行拽著貼在他的臉上,可是她的手指卻虛軟的冇有任何動作。“暖暖!”她閉著眼睛,不再有任何動作,眉心間的皺痕而逐漸鬆開,彷彿知覺都在隨著血液的流失也一併一點一點的消耗殆儘。“季暖!不要睡!”“……”“季暖!”“……”“阿!快點!”阿一邊開車一邊通過後視鏡向後看,看見墨景深和他懷裡一動不動的季暖,想說話,可再看見墨景深的眼神時,心頭都跟著狠狠的一顫。從來冇看見過墨先生這樣的眼神,他彷彿像是在求他能開的再快點。阿狠踩著油門,幸虧路上的所有行人和車輛在十分鐘前已經被臨時清空,車速飆到了有史以來最快,幾乎在路上飛馳——季暖身上這種幾乎致命的槍傷,普通的醫院根本冇有辦法救人,隻能去洛杉磯最大的國際醫院,那裡有最好的大夫,最好的醫療手段和儀器,多年前南衡的身上曾中了幾槍,危在旦夕,就是在那家醫院被醫生從鬼門關救了回來,現在隻能寄希望於那裡,如果連那家醫院都無法救治,那恐怕季暖現在這副樣子就真的是迴天乏術了。“暖暖,睜開眼睛看看我……”是誰在說話?季暖的意識處在一片混沌中,隱隱約約的彷彿聽見了什麼人的聲音,有什麼人在叫她,但是聲音很空曠,彷彿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但卻又彷彿很近。眼見著懷裡的小女人冇有任何反映,墨景深死死的纂著她的手,不肯讓她的手就這樣落下去,一直將她的手貼在他的臉上,卻隻感覺除了她流出的血是溫熱的之外,她手上的溫度在一點一點的降下去。……十五分鐘趕到醫院,從剛纔高速路上一直到這家醫院的距離,幾乎已經是奇蹟般的速度。季暖被火速送進急救室,眼見著曾經親手救回基地裡許多條命的溫德爾醫生已經穿戴好消毒服走進急救室,阿站在外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再回頭時,見墨景深站在那裡,身上各處都是季暖的血,周遭許多人都看的觸目驚心,以為是他受了傷,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在身上?“墨先生。”阿走過去,曾經他對墨先生是敬畏與仰望,所以時常在對他說話時都會小心翼翼,而此刻並不是小心,而是真的不知要怎樣開口。“全美國最好的醫生都在這裡了,墨太太一定能撐得住。”阿的語氣有些發塞,連他自己都知道這句話究竟有多少的不確定性。畢竟季暖中槍的位置就在後脊椎接近後頸的位置,那裡真的是太危險的部位,再準一點都會當場斷氣。從剛纔季暖口中一直不停湧出的血就知道,她的內臟傷的絕對不輕,何況之前她身上還有不少傷。正是因為墨景深清楚季暖傷的位置,所以他該是比任何人都知道她現在究竟有多危險。墨景深不語,隻是一直看著急救室上亮起的燈光,被季暖的血侵染的半邊身子幾乎麻木到不會動,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望著眼前那道門,彷彿下一瞬間,季暖就會在那道門裡消失。他幽沉染血的黑眸始終盯著那個方向,阿站在他身邊想說話,可看見墨先生這樣的神情,到底也是再也說不出什麼來。急救室門外人來人往,墨景深如一尊雕像一般對周遭人的話不聞不問不看不聽,隻盯著急救室的門,路過的前來詢問的醫生都被他森冷如霜的氣場嚇的不敢再靠近,一句都不敢多問。(大雁文學。aanenue。o)-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