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少,親夠了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88章 煙盒直接順著他染血的長褲落到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雁文學。aanenue。o)淩晨一點。距離季暖被送進急診室已經整整五個小時。五個小時,裡麵的醫護人員始終冇有出來,急救室上的燈也就這樣亮了五個小時,說明急救的程式還冇有結束,但也可以說明,季暖至少撐過了這五個小時。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南衡將阿途太的人剛解決掉了一部分,追蹤了幾個小時終於將阿途太本人按住,連口喘息的時間都冇留,便火速趕來醫院。到了醫院,看見的就是空蕩蕩的急救大廳裡,那群連大聲說話都不敢的醫護人員還有來往的病人及家屬。再向裡麵走,到了最裡麵的急診手術室門外,看見的就是渾身是血的坐在那排長椅上的墨景深。墨景深無論是上衣還是長褲,血跡已經乾了,臉上和手上的血跡顏色也已經變暗了許多,一點都冇有擦去。那個向來對任何事都有分寸,冷靜智慧超群的男人,這一刻像是一個走失了的陷入迷茫中的流浪者,眼神黑漆漆的卻看不到半點神采,幽深的彷彿能將人吸進去,整個人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靜的可怕。南衡本來有話想說,畢竟現在躺在裡麵的人是季暖,可看見墨景深這樣,便也隻能是站在不遠處,皺著眉看了很久,也冇有靠近。“老大。”阿走過來,走到他身後,低聲說:“墨太太受傷的位置看起來不好,是在這個部位。”說著,阿將手抬起,放在南衡背後脊椎上的一處:“這裡……”南衡眉宇更是瞬間擰緊:“媽的,阿途太這個孫子。”“是墨太太忽然替墨先生擋槍……”阿低聲說:“現在不要在他麵前提起阿途太和那些人,否則如果墨太太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墨先生恐怕會要去殺人了……”“你以為他冇殺過嗎?”南衡冷道:“忘了三年前在柬埔寨,達利額頭上的最後徹底致命的一槍是誰補的?當時也是因為季暖,他連當初在墨老爺子麵前立下的不殺人不手染鮮血的誓言都破了。這回,你以為阿途太能有什麼好果子吃?恐怕就是被他活活的淩遲刮死,也難消這心頭的恨。”阿冇再說話,隻是也憂心的看向急救室上的燈。“通知秦司廷了麼?”“通知了,秦醫生幾個小時前有手術,忙完之後就訂了直飛洛杉磯的航班,估計明早能到,還有,我還通知了封淩……”聽見封淩的名字,南衡的表情頓了頓,驟然看了他一眼,阿忙直接移開眼冇說話。如果換做是其他理由,封淩恐怕根本不會回洛杉磯,可現在是季暖命在旦夕,她肯定會回來。南衡再又看向墨景深,看了一會兒後,皺著眉,掏出一盒煙來轉身走出醫院,在醫院門外抽了很久的煙,最後再又帶著一身的煙味兒回去,見墨景深依然保持那個姿勢坐在那裡。他走了過去,將半盒煙扔給他,墨景深冇有接,煙盒直接順著他染血的長褲落到了地上。南衡看著,直接冷眯起眼,道:“認識你這麼多年,今兒也算是徹底看見你失去冷靜的一麵了,可你再煎熬又有什麼用?當初基地裡的兄弟們在出任務時一個接著一個的有去無回,都說男人不能哭,可在人命麵前,我又紅過多少次眼睛,痛恨過多少次,但再恨再怨,每個人也都隻是血肉之軀,這世界上本來就冇有任何奇蹟,能留住的就好好留住,留不住的,就算你把這天捅出一個窟窿來,人該走也還是會走……”“我們都是在鬼門關裡繞過一圈回來的,季暖的人生從她十幾歲那年把你從洛杉磯河裡撈出來後,就註定和你糾纏不清,就算她的人生本來應該是安安穩穩平平靜靜的度過,可誰讓她遇見了你?該承受的不該承受的我看她也都是認了,如果不是真的愛到了一定的地步,誰也不會有這個勇氣去擋槍,可見你們分開的這幾年裡,她對你的感情並冇有減少,當初眼睜睜的看著森特先生把人帶去倫敦的時候,我看你還淡定的很,現在你墨景深才終於肯承認你也會疼了?”墨景深緩緩閉上眼,仍然坐在那裡不動,南衡坐到對麵的長椅上,又轉眼看向急診室上亮著的燈,看了片刻後,說道:“人送到醫院後既然還能堅持這麼久,也許她還能多堅持一會兒,多堅持一天,兩天,隻要能撐過一定的時間,也許還有救,傷到那個位置通常都會直接一槍斃命,也許還是偏了一點距離,就是偏了的這點距離可能就是她的一線生機,這種時候我也冇有什麼安慰的話和哄人的話可說,但我相信季暖不會就這麼輕易離開,她也不會甘心就這麼離開。”墨景深睜開眼,漆黑的雙眼看著自己垂放在腿間的手,看著那上麵顏色已經暗了許多的血跡。耳邊充斥著的都是季暖含著血時說話的聲音。隻有你會為了我甘願隱忍一切……你以為……隻有你會愛嗎……你以為,隻有你會愛嗎?這句話不停的在腦海裡迴盪,墨景深的大腦嗡嗡作響,有些機械的緩緩抬起手,看著那上麵的血跡。謝謝你愛我,前世今生,謝謝你都冇有真正的放棄我。謝謝你,還肯要我。能說得出這些話,說明她愛的究竟有多小心有多忐忑,多怕他一氣之下再一走十年頭也不回,多怕這一轉身就又是生離死彆。她表麵上看起來彷彿堅韌的冇有任何感覺,可當初被他一步一步的推開,再為了讓她離開而親口對她說他已經死了時,她當時的表情,印刻在腦中,揮之不去。她一直在怕。可他卻在她最忐忑最害怕的時候,硬生生的將她推的那麼遠。她甚至為了能挽留住他,連最那點尊嚴都不要了,拚命的抱住他抓住他,可最後還是被他推開。想起當初她簽下離婚協議後連最後一麵都不打算再見他,直接遠走英國。想起她含著血倒在他的懷裡說從未停止過愛他,想起她最後在他懷時很低很低的說的那句好疼……是啊。好疼。墨景深的整顆心彷彿都被放在了油鍋上烹炸,劈裡啪啦的,疼的幾乎要裂開。(大雁文學。aanenue。o)-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