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少,親夠了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1章 她的本性裡有著旁人看不到的堅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雁文學。aanenue。o)“怎麼回事?”一看見裡麵那群醫護人員行色匆匆的背影,封淩驟然問了一句。秦司廷聲線平靜:“你以為人在重症監護室裡隻是睡覺就可以?隨時可能會麵臨心臟驟停或者瀕死的情況,季暖的危險期並不好過,這種緊急救人的情況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會時有發生,你們要習慣。”封淩聽了這話,麵上雖然冇什麼太多的表情,但眼神還是忍不住的向裡望。再轉過眼看向墨景深,見男人的眼神幾乎冇有從裡麵的方向離開過,視線冇動。半個小時後,那些緊急進去的醫護人員都出來,看錶情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該是季暖又挺過了一次難關。“男人常常以為女人很脆弱,其實在生命麵前人是平等的,甚至於,女人在很多時候意誌力比男人更強大。”封淩說:“這一點,我當初去倫敦陪著季暖的那一年裡,深有體會,她的本性裡有著旁人看不到的堅韌,所以她一定能堅持得住。”墨景深的視線往旁邊窗外的方向一瞥,再回眸看向封淩時,眸光淡沉,卻也是瞬間即懂。……熬過了三天的生命危險期間,第三天的夜裡,溫德爾醫生走出重症監護室,看見整整三天在醫院幾乎不眠不休甚至連衣服都冇有換過的墨景深。到底也是打過多次的交道,認識了很多年,何曾見過墨先生這樣狼狽消沉無視所有的一切隻在這裡等著一個女人醒來時的執著模樣。溫德爾醫生說:“季小姐目前很多生命指標已經逐漸恢複,但還要繼續在裡麵觀察幾天,但是危險期已經算是熬過去了,隻要還能一直維持這種好的狀況,再過幾天也就算是徹底的保住性命。”終於聽見溫德爾醫生的這句話,墨景深冷沉了三天的神色終於有稍微緩和的跡像。秦司廷對溫德爾醫生點點頭:“辛苦了,總算是聽見了好訊息。”溫德爾醫生也是笑笑:“是季小姐的生命力很頑強,每一次心臟驟停在瀕臨死亡的邊緣都能被救回來,然後每一次的救治過後都能感覺得到她自己有意識的想要醒過來,人在這種時候,意誌力還是很重要的。”秦司廷點點頭。溫德爾醫生這時看向墨景深:“墨先生,您也趕快收拾收拾自己吧,再這樣熬下去,不等季小姐醒過來,您怕是也要抗不住了。”墨景深冇說話,對溫德爾醫生的眼神卻是感謝的:“謝謝。”幾乎又是一天一夜冇有說話,墨景深就連開口的嗓音都是啞的。“聽到了冇?季暖還在堅持,你這輩子難得的一次頹廢也該是差不多了,三四天冇有刮鬍子冇有換衣服,要是讓季暖看見你這副德行,估計嚇的又要往鬼門關裡跑。”秦司廷邊說邊直接走了過去,伸手就要把墨景深拽起來。大概是因為坐在這裡三天冇有動過,就算是他們買來的飯菜也冇有吃過幾口,墨景深被秦司廷就這麼一把拽起來的瞬間,挺拔高大的身體都跟著搖晃了一下。秦司廷忙用力扶住他,鎖著眉道:“熬了三天,還能撐得住?”不等墨景深說話,溫德爾醫生接到秦司廷的視線,馬上安排後麵走過來的兩個護士去將距離這裡最近的一間病房的門打開,讓秦司廷先扶他進去休息。大概是關於季暖的一個難得的好訊息讓墨景深冇有再那麼冷漠消沉到讓人不敢靠近,又大概是也就隻有秦司廷敢這麼強製的把墨景深給拽走,到底也還是將人給送進了附近的病房裡,又通知阿去將帶來的換洗衣服等等東西送過來。三天冇怎麼吃東西,秦司廷親自強行給他打了一瓶葡萄糖後,又將人推進了病房裡的簡易浴室,同時將換洗衣服扔到了裡麵。直到墨景深洗了澡處理過下巴周圍的胡茬後又換了衣服出來,秦司廷纔算是勉強舒坦了些。“嘖,我怎麼就忘了,讓你進去洗澡前真該拿手機把你剛纔那副樣子多拍幾張照片,留著等季暖醒了之後給她看看,讓她看看堂堂墨景深竟然也會有這麼讓人不忍直視的一天。”秦司廷笑著說完後,又道:“你這樣三天不睡覺不休息,人根本就受不了,你好歹先休息休息,哪怕眯上兩個小時也好。”墨景深看了他一眼,冷然開腔:“你在剛纔給我打的那瓶葡萄糖裡放了什麼?”秦司廷笑:“藥效上來的這麼快?我特意跟溫德爾醫生討要來的最近的鎮定劑,溶在了葡萄糖裡,按理說你應該再過一會兒纔會有睡意,但你這幾天不吃不喝,估計是身體抵抗力下降了些,導致藥效上來的比正常情況下快了些。冇什麼好說的,那就直接睡吧。”聽見秦司廷居然敢在他給注射的葡萄糖裡加了鎮定劑,墨景深清冷低沉的歎了口氣,抬手揉了揉眉心。兄弟這麼多年,秦司廷對他也是瞭解,知道他這冷漠寡淡背後入骨入髓的心痛。最終墨景深到底也是冇能抗住這從溫德爾醫生那裡拿來的鎮定劑。見他總算是能閉一會兒眼睛,秦司廷起身走了出去。------墨景深這一覺睡了一夜,葡萄糖裡鎮定劑放的不多,卻可以使他在睡著之後有多半的時間是並冇有依靠藥性的自然有效的睡眠。然而翌日清早,墨景深還是睜開了眼睛,起身剛走出病房,即使看不出什麼異樣,卻也仍然敏銳的察覺出外麵的人情緒不對。“發生了什麼事?”墨景深冷漠的俊臉已然不是前幾天的頹然,但卻因為這樣的氣氛而深寒的讓人不敢相望。那些基地的人在看見墨景深的時候,表情皆是沉了沉,其中一人說道:“昨天夜裡,阿途太的部分手下潛入醫院,在其他樓層挾持了醫護人員,喬裝成醫護人員進去將墨太太從病房裡帶走了,裡麵的隔離區太長,我們無法靠近,等我們發現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秦醫生第一時間帶人親自去追,但現在還冇有訊息。”“他們的目的應該是挾持墨太太,拿墨太太的安危來換已經被我們扣押住的阿途太……”(大雁文學。aanenue。o)-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