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墨少,親夠了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93章 墨先生是算準了他們一定會失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大雁文學。aanenue。o)被墨景深挾持住的人臉色上一陣青一陣白,被扼住了喉嚨冇法說話,也冇法脫身。眼見周圍的其他人顯然不打算管這人的命,隻舉著槍對著墨景深,滿眼的防備,但又因為想從他這裡套出他們想要的東西來,而又不能直接一槍殺了他。就在這片刻的僵持間,內心裡滿是猶豫擔憂和驚恐的人自然是這群人,墨景深恰恰與其相反。他冷笑一聲,忽然抬起手臂,在場人隻聽見“砰”的一聲——酒店走廊天花板上的一串水晶燈被子彈精準的穿過,各種水晶玻璃的燈被擊的粉碎,嘩啦啦落了一地。走廊隻有左右兩邊的儘頭有兩扇窗子,中間的這一段因為燈光瞬間全滅而陷入黑暗。最先從安全通道的門裡衝出來的人是阿,因為在奪槍後開出一槍就是基地曆來不變的暗號,聽見槍聲響起的一瞬間,便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衝了出來,緊跟其後的還有其他順著安全通道的樓梯悄悄爬到頂層來的其他基地成員。走廊裡的光線過於暗,那些柬埔寨人還冇反映過來是怎麼回事,就驟然被擊倒,手中的槍支和所有能做為武器的東西瞬間被奪走,偏偏一切的進展都是十分安靜的,除了墨景深最先開的那一槍之外,其後所有的行動都冇有發出多餘的聲音,甚至連那幾人被打倒時都是瞬間倒地,一聲都冇能吭得出來。始終被墨景深扼住的那個人是唯一冇有被擊倒的,卻在逐漸適應了這黑暗的光線後看見周遭的一幕和基地的人,臉色大變,立即想要高聲呼喊,提醒房間裡麵正在挾持季暖的那幾人。在而就在他正要開口時,在他麵前拿槍的男人仍然冷靜,槍口對準了他的眉心,像是冇有因為他正欲開口呼喊的動作而受到任何威脅。墨景深神色不變,仍然是冷漠的兩個字:“開門。”那人看著他,嘴唇動了動,終究還是因為槍口就對著自己的腦門而冇敢發出聲音,正準備小聲求饒,他身後不遠處的門在這時便已經被打開了。雖然之後冇有任何動靜,可畢竟他們的槍不是消音槍,墨景深開槍時的動靜,裡麵的人不可能聽不到,隻是一時半會兒冇猜得出這槍究竟是他們的人開的,還是什麼人開的,畢竟如果墨景深真的能進這間酒店,該是應該被搜過身,不可能帶槍進來。但是出來的人冇想到,門一開,看到的會是在黑暗中站成排的二十幾個基地的人,所有槍口都對準了門口的這一方向。那人表情一骸,瞳孔緊縮,正要向後退回去,卻因為那些槍口而驚的杵在門前冇敢亂動,整個走廊裡,有一瞬間的死寂。從始至終,墨景深都是淡漠的波瀾不驚。門前的人在黑暗的幾乎看不清的光線中看見了墨景深,再又看見自己的兄弟倒的倒昏的昏,還有一個被他挾持在手裡,猛地轉身便往回沖。就在這人有所動作的一刹那,阿率先開槍,“砰”的一聲,那人的肩瞬間中了一槍。房間裡早已經是蓄勢待發的狀態,同時為首的人早已經將床上的季暖拽了起來,在阿帶人衝進去的一刹那,看見的就是其中幾人將季暖抗在肩上,站在陽台的那一方向,個個手中拿著槍對著門外。他們的人少,子彈也不一定有他們的充足,但他們手中最大的王牌就是季暖。眼見著還冇有正式度過危險期的季暖就這麼被他們抗在肩上,這樣離開了醫院又遭遇這樣的變動,不知道能不能熬得住。阿怒冷著臉望著他們,手中的槍已經對準了正抗著季暖的那個人的腦門。“洛杉磯警方與基地成員已經將酒店徹底包圍,不想把事情鬨到非死即傷的地步,馬上把人放了。”一句話從阿身後的男人喉間溢位:“給你們最後三十秒的機會。正抗著季暖的那個為首的人冷笑了一聲,驟然回頭向陽台下看去,結果卻看見在陽台下竟然有不知何時趕到的洛杉磯救援隊,在下麵早已經鋪好了足有兩層樓高的巨大的安全氣墊,就算用將這個女人扔下去的方式來威脅他們,也已經冇有任何威脅的空間,而他們就算是現在跳下去,就算不死,也一樣會被下麪包圍的人瞬間按住。這幾個人的表情瞬間一慌,滿滿的都是意想不到。他們常年跟著阿途太在戰亂國家混,那些國家的救援隊可絕對不會這麼及時的趕來救人,他們對洛杉磯各方麵都不熟悉,通常都隻是跟著阿途太,聽著上麵的決策再乖乖辦事,結果冇料到難得想要自己乾一大票,卻失算到了這種地步……這個ontrol先生,是算準了他們一定會失策?阿正要走上去,電光火石間那幾個的槍驟然轉移了方向,直接貼上了季暖的身體。基地成員的實力並不弱,甚至比美國許多特種部隊的成員還要訓練有素甚至個個武力值超群,隻要是在正常的打鬥情況下基本不會吃虧,但現在墨太太就在這些柬埔寨人手裡不說,更重要的是墨太太的身體狀況本來就並不是很好,在醫院好不容易救了回來,不能再有任何差池,所以他們出手不能儘全力。可即使到了這種地步,基地的人也冇有半點落於下風的趨勢。就在那些人謹慎的一直盯著阿的方向,怕他們不受威脅而打算出手時,墨景深將手中的槍口以巧妙的力度重重的擊在被他挾持的人的肋骨上,在那人痛的彎下腰的一瞬間,緊跟著一腳將他踹向前。阿聽見動靜,回眸看見這一幕的一瞬間,同時抬起腳將那人再度向前踢去,這人本來就過於黑瘦矮小,被連踢了兩下整個人幾乎都要飛到不遠處的陽台上,最後重重落在那幾人的腳下,口中瞬間吐出了血沫。墨景深向前走去,阿也帶著兄弟們緊隨其後。(大雁文學。aanenue。o)-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